【专栏】北京千余名老人上亿养老钱被骗,谨防理财骗局

爱有财资讯 · 零壹财经 2016-06-07 10:51:07 阅读:3850
来源: 第一财经  邵芸 

随着我国进入急速老龄化阶段,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越来越高,数量也数来越来大,养老问题也受到多方的关注。在多部委协调下,2008年“爱晚工程”正式启动,旨在搭建社会化养老服务网络。

不过,自2014年以来,一家名为怡养爱晚(北京)养老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怡养爱晚”)打着“爱晚工程”的旗号,借经营养老基地,以“零风险”、“高回报”和“零费用”吸引老人们投入养老储蓄,短短一年多时间就吸收了大量资金。

这家公司表面经营得有模有样,且善于利用政策做背书,不少上当受骗的老人是退休老干部、老教授,如今怡养爱晚资金链断裂,当初一些投资的老人不仅拿不回十几万到几千万的本金,一些老人甚至可能无家可归。

打着官方旗号行骗

6月1日,怡养爱晚的平谷基地人去楼空、大门紧闭,一些前来讨要本金的会员在门口显得十分焦虑,年逾80郑轻(化名)教授夫妇看到这一幕万分着急,去年6月他们用多数养老钱购买了这家养老公司的会员,直到这家公司董事长陆航和当初的销售人员的电话无法接通,他和其他1385名老人才如梦初醒。

去年6月,郑轻随学校车队到怡养爱晚的平谷基地体验,该基地疗养设施、书画间、按摩间、卡拉OK等等一应俱全,老人们生活平静,公司办公室装饰豪华,背景墙写着“民政部爱晚工程”的大红字,各类证件齐全。

当时,销售人员告诉老人,养老基地属于公司自营资产,是由公司和民政部共同投资建立的,享受民政部特殊的免税和补贴,向会员的募集资金将用于购买养老基地,交钱越多,体验时间越长,一些老人当场表达了参与的愿望后,销售人员挨家上门,敦促老人签署投资协议。

如今,这个基地因拖欠物业公司100万费用而被收回,怡养爱晚宣传中179栋自有木质别墅被证明是一个谎言。事实上,怡养爱晚只是从个人手中租赁了35栋别墅来作为养老基地,自己在景区里并没有资产,由于公司拖欠租金和员工工资,一些别墅业主更换了门锁,公司的移动资产也被扣下。

成立于2014年的怡养爱晚,以“爱晚工程”和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的名义,称其是全国老年人才专家委员会的唯一企业平台,为老年人提供所谓“零风险”的养老投资和“零费用”的养老服务,投资的年化收益率最高可达16%,只要合同期满,养老服务的缴费还能全额返还。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拿到的该公司宣传材料显示,公司宣称在全国各地甚至韩国的宜居风景区内共设有17个养老基地,提供健康养生、专车接车、专业医护等服务,还会举行各种文化活动满足老年人精神生活,会员可以申请在任何一个基地免费饮食居住,享受候鸟式的养老服务。

为了招募会员,怡养爱晚通常在社区和旅游景点招揽老年人,采取盯准高等院校、机关单位的方式,成批地吸引老年人入会,不少老年人会员还是社会地位、学历都比较高的退休老干部、老教授,老人们投入金额也较高,从10万元到上千万元,不少老人变卖房产,背着儿女把养老储蓄投入了怡养爱晚公司。

一位接近公司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该公司今年已经出现兑付困难,涉及到法律诉讼,公司现在应该没有能力兑付到期的理财产品。

参与投机资金链断裂

今年5月21日,陆航发表《告养老会员、基金客户书》,承认公司销售业绩断崖式下滑,4月收入仅151万元,同比下滑94%,5月至今没有销售收入。由于公司没有按期兑付,部分客户情绪激动,目前北京门店已经全线关闭。

实际上,怡养爱晚资金断裂的风险早已埋下。去年6月,怡养爱晚推出小额担保理财产品,逐步将投资门槛降到10万元、5万元甚至3万元,许多投资者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购买了产品。

怡养爱晚没有透露给投资者的是,公司当时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资金缺口。早在去年3月,怡养爱晚的两家股东世纪爱晚(海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世纪爱晚”)和上海怡海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就已经抽逃出资3000万元和7000万元,实缴出资更为0。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11月,世纪爱晚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财产,价值共计93.75万元。根据披露的信息,世纪爱晚一直在陆航直接和间接的控制下,到2013年底公司资产总额达到2.5亿元,但负债率高达84%,当年亏损251万元。

更致命的是,怡养爱晚《告养老会员、基金客户书》称,公司与中融爱晚(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融爱晚基金”)合作的中融汇联基金公司在2015年6月倒闭、立案,直接引起中融爱晚基金挤兑,损失近2亿元,这是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开信息显示,中融爱晚基金的法定代表人为陆航,目前只有中融爱晚-爱晚工程专项基金一只基金,于2014年成立,投向是怡养爱晚江西庐山(醉石温泉)连锁基地的并购、装修和运营。

然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致电怡养爱晚在江西庐山的养老基地庐山醉石温泉度假村,工作人员表示,公司与怡养爱晚没有任何关联,怡养爱晚只是相当于旅游中介,双方合作合同是从2015年2月到2016年2月,目前还有一批怡养爱晚的老人会员住在度假村,6月到期后他们也要离开。

中融汇联和中融爱晚基金究竟把钱亏到哪里?为什么要从怡养爱晚会员养老基金里挪用2亿元填补?究竟是2亿元还是更多,目前还无法求证。但可以确认的是,老人们正面临巨大的经济损失甚至无家可归的结局。

怡养爱晚还剩下多少时间

在北京平谷京东大溶洞附近的山水放歌别墅区,1月前还热热闹闹,如今已经冷冷清清,只有沿路停放着的孤零零的电瓶车上还留着怡养爱晚的标识。

5月29日,怡养爱晚开始在平谷基地实施退出计划,宣布停止伙食供应、停止入住、水电等各类费用自理、送老人回城。陆航向会员表示,如果自己出事、公司资金链断裂,投资者谁都别想拿回钱,建议会员们帮助公司推销理财产品,这样不仅有望退出还能获得工资、提成奖励。

但仍有部分老人坚持留下,抵制单方面违约的做法。在平谷基地,《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遇到一位独自推着米面爬坡的老人王进(化名),由于怡养爱晚关闭食堂,他必须要自己买菜做饭,每天来回路上就要花两个钟头。王进年过八旬,没有儿女,妻子去世后,他变卖家中房产在怡养爱晚投入了100多万元。

6月1日,怡养爱晚借用朝阳区建外SOHO的一间办公室接待会员,气氛一度剑拔弩张。为了安抚老人,怡养爱晚工作人员让老人们排队填写退款申请表,告诉老人还可以通过续签合同、把利息转为房产等方式。

但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追问下,工作人员透露,老人们填申请表并不能保证何时能退款,公司资金确实存在问题,但在庐山基地和海南基地仍有房产。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致电怡养爱晚在海南的基地海南兴隆钓鱼台山水温泉度假酒店,这里也是怡养爱晚宣称的“爱晚工程示范基地”。但是酒店工作人员却表示,“我也不清楚我们跟怡养爱晚是不是一家,现在员工都放假了,接待客户至少要等到9月以后。”

虽然陆航没有出现,也无法联系上,但是他通过微信公号承认,公司仅在海南和江苏镇江尚有资产,但是海南兴隆钓鱼台基地的固定资产目前用于银行抵押贷款4000万元,位于镇江的基地也存在股东纠纷,项目至今没有进展。陆航表示,公司正在与度假村、景区酒店谈合作,有望在3~6个月内扭转局面。

一些老人对陆航的说法提出质疑。不过,也有部分老人认为应该给陆航一些时间让公司缓过来才有希望拿回本金,如果诉诸法律手段,公司倒闭,本金将无法取回。

江西文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宏伟告诉记者,这些会员只是抱有侥幸心理,最终可能还要走向法律途径维权。他认为,怡养爱晚称募集资金用于并购基地,事实没有收购基地产权,只是与第三方租赁或其他合作谎称收购诱使受骗会员投资,属于虚构事实,是诈骗犯罪典型特征之一。

周宏伟表示,怡养爱晚作为一家养老服务公司,不具备向公众及会员融资资质,不能发行理财产品,其向社会宣传承诺固定回报和保底而获得公众资金的,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甚至涉嫌集资诈骗。他建议老人们要搞清楚公司法律背景,如果既有承诺都做不到,对后续解决方案一定要更加谨慎。

零壹财经将于2019年1月10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以全面独立的研究,联合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众多领域的学者领袖,召开以“新银行、新互金、新技术、新连接”为主题的新金融年会,探索新金融的变化与机会。本次年会,银行成为真正的主角;金融科技兵器谱榜单(第一期)、商业银行数字客户旅程探究报告、中国银行业运营效率报告&排行榜和区块链产业发展年度报告等多项成果也将在年会上发布。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北京千余名老人上亿养老钱被骗,谨防理财骗局”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金融业装备竞赛

    金融业装备竞赛

  •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

  •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

耗时 38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