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告

包商银行镜鉴:城商行信用风险研究

报告 杨茜雯 零壹财经 2019-06-29

关键词:城商行信用风险包商银行

笔者参照八个维度和五个方面对包商银行信用风险进行研究。
导语

5月24号央行和银保监会联合发布公告,因“包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宣布接管包商银行,接管组由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会同有关方面组建,组长为央行办公厅主任周学东。5月27日,央行及银保监会负责人就接管包商银行后续工作开展做出回应。

那么,包商银行信用风险的成因何在?城商行整体情况如何呢?笔者参照八个维度,从资产负债规模、存贷款增速、资本充足率、盈利能力和流动性水平五个方面对包商银行进行分析发现:

包商银行存在同业负债大幅增加超过政策上线;贷款投放增速超过存款增速,过于激进;不良率攀升、拨备下降,资本充足情况承压;贷款发放集中、风险聚集;央行借款大幅增加等诸多问题。

但通过研究城商行整体情况后发现,包商银行或许只是“个例”,城商行整体而言风险仍在可控范围之内,传闻部分农商行城商行面临“技术性破产”不攻自破。

一、从“风险最小的城商行”滑落

包商银行成立于1998年12月,是内蒙古自治区最早成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前身是包头市商业银行,2007年9月经中国银监会批准更名为包商银行。据wind数据,包商银行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共有18家分行、291个营业网点,员工8000人。2016年12月开始陆续发起设立了包银消费金融公司、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和29家村镇银行。

在2006年及2007年,包商银行还被银监会评定为首批风险最小(即二级)的七家城商行之一,监管风险评级连续多年保持在二级水平。那么包商银行的严重信用风险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一)何为信用风险

信用风险是金融风险的主要类型。按巴塞尔委员会的定义,信用风险为银行借款人或交易对手未能按照约定条款履行其义务的可能性。信用风险发生时,银行将因未能得到预期的收益而承担财务上的损失。

信用风险主要由两个方面因素导致:宏观经济情况和特殊事件。顺周期性便是宏观经济情况之一,即经济扩张期机构偿付能力较高,违约风险较低,经济紧缩时信用风险相应增加。就特殊事件而言,当受信方遭遇特殊事件出现经营危机导致无法还本付息,而授信额度较高时也会给金融机构带来一定程度的信用风险。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包商银行出现信用风险呢?

(二)包商银行的信用风险或源于过于激进

在央行发布的公告中并未明确指出包商银行到底出现了何种信用风险。在《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报告中,中国人民银行分别自资产负债规模、存贷款增速、资产质量、风险抵补能力、资本充足率、盈利能力、流动性水平和表外业务八个维度对银行业稳健性进行评估,本文参照八个维度,从资产负债规模、存贷款增速、资本充足率、盈利能力和流动性水平五个方面略作分析。

包商银行于2018年6月28日发布的公告指出,因“拟引进战略投资者,主要股东股权可能发生变动,故暂不披露2017年度报告”。据可获得信息,最新的财务报告为2017年三季度报告,笔者以三季度及之前的报表进行解析。

1、同业负债大幅增加且超过了政策上线

据包商银行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该行合计负债5437亿元,其中吸收存款2,235亿元,占负债总额41.11%,同业和其它金融机构存放款项1,697亿元,较2016年末716亿元增加137%,占负债总额的31.21%。要紧的是,按《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银发〔2014〕127号)第十四条“单家商业银行同业融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该银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包商银行同业负债达31.21%,已略超过政策上限。
图1包商银行同业业务(单位:亿元人民币)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注:2017年9月30日为环比

值得注意的是,包商银行不仅同业负债呈上升趋势,其资产负债率自2016年中以来也逐季攀升,2016年底我国开始去杠杆,但包商银行的杠杆率却逆势而行,从2016年第三季度的92.59%攀升至2017年三季度的94.36%。

2、贷款增速显著高于存款增速,贷款投放较为激进

据包商银行财务报表,包商银行发放贷款额逐年增加,增速自2012年四季度逐年加快。与贷款行成鲜明对比的是,包商银行在2014年至2016年吸收存款增速出现明显下降,数据显示,包商银行2014年吸收存款1695亿元,2016年吸收存款1936亿元,年均复合增速仅6.9%(图2)。
图2包商银行存贷款及增速(单位:亿元人民币)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注:2017年三季度为环比

存款增速下降而贷款增速增加,笔者通过观察其资产负债情况发现,负债端而言在2013年至2015年增速较快的便是向央行的借款及同业拆借(图3)。
图3包商银行央行借款/拆入&同比(单位:亿元人民币)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可见,包商银行2013—2015年期间在存款增速显著下降的时候贷款增速并未放缓,同业资金依赖较大,依靠央行借款以及同业拆借放贷或许已经埋下了隐患。毕竟一般而言同业拆借的目的大多在于解决短期资金问题。当2016年市场开始去杠杆,银行业整体流动性降低时,隐藏的“短借长贷”容易诱发流动性风险并可能向外传导。

3.不良率攀升、拨备下降,资本充足情况承压

笔者通过研究其指标发现,包商银行自2011年起不良率持续攀升,但在不良率攀升的同时,其拨备覆盖率及拨备充足率反而逐年下降。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包商银行不良率自2011年的0.43%上升至1.68%,拨备覆盖率自2011年末的333.26%下降至176.77%,而一般情况下,当不良率上升时,不良贷款拨备应随之上升,由于计提的不良贷款拨备会计入损益表冲减当期利润。难以排除调节拨备以调节利润的可能。
图4包商银行不良及拨备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截至2016年末,包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1.69%,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9.07%,截至2017年9月末,资本充足率下降到了9.5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到了7.38%。按照监管要求,非系统性重要银行在2017年底、2018年底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必须达到7.1%和7.5%。从包商银行的情况看,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2018年底达到监管要求也面临不小的压力。

4、贷款发放集中、风险聚集

据2016年财报数据,包商银行个人贷款占比43.4%,公司贷款占比52.26%。而公司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两项分别占比21.53%和12.65%,而合计占比34.18%,超整体贷款的1/3(图5)。而笔者统计了几家上市城商行贷款结构发现,宁波银行公司贷款余额最高分项占比16.92%,南京银行不超过24.06%,上海银行仅有15.07%。相较之下包商银行单一行业贷款占比算是非常高了。
图5包商银行贷款结构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贷款集中度较高,风险受行业景气度影响较大,在某一行业不景气时极易导致大面积违约风险的发生从而影响银行贷款质量及流动性。

5、多次向央行借款支撑其发展

据包商银行财报,截止2017年3季度末,包商银行向央行借款105.9亿,而2016年底这一数据为12.2亿,2015年末也仅有19亿而已。我们知道,在一般情况下,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的借款只能用于调剂头寸、补充储备的不足和资产的应急调整,而不能用于贷款和证券投资。

我国商业银行向央行借款主要是直接借款,而直接借款的利率一般高于同业拆借的利率(图6、图7)。而同业拆借由于期限一般来说较短,以隔夜拆借和7天为主,一般而言无法实现资金的长期周转,但央行借款有年度性贷款、季节性贷款以及日拆性贷款三种。包商银行不到一年时间向央行借款增加8倍多,个中缘由无从得知,但超乎寻常的举动确实值得深思。
图6MLF利率/年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图7上海银行间拆放利率

资料来源:http://www.shibor.org,零壹智库

综上,从近期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出,包商银行在资产负债增速、同业业务、向央行借款、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等方面都存在着一定的风险,被央行接管并非单一风险因素导致。除此之外,非金融集团投资控股等属性在对风险处理上并无优势,加之央行在2018年4月出台的《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中也对控股股东做出了严格要求,非金控股金融机构日渐收紧。而根据包商银行公告中提到的股权变更,或也与非金融控股股东有着密切的联系。

为了更加深入探究包商银行风险因素,以及该信用风险存在的隐患,笔者通过分析城商行的历史数据,从行业角度窥见一二。

二、城商行群体:整体平稳风险抬头

在包商银行后续的答记者问中,央行及银保监会发言人表示将继续关注中小行的流动性状况,并表示会加大对中小银行的政策支持。期间亦有传闻说我国“有些农商行、城商行面临着严重的信用风险,处于技术性破产的边缘。”那么城商行目前整体状况究竟如何?包商银行是个例,还是行业整体都存在着较大的风险呢?

(一)城商行整体不良率相对平稳,近期抬头

通过观测城商行整体数据我们发现,与包商银行不同(包商银行在2011年至2016年不良率逐年迅速攀升),城商行整体不良率仅在2013、2014年有所抬头,从14年底至17年底整体趋势保持平稳。

但是,2017年之后,尤其是2018年中开始,不良率有所上升:从2017年底的1.52%上升至2019年3月份的1.88%。(图8)
图8城商行不良及拨备覆盖率(%)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另外,城商行整体拨备覆盖率在2015年至2018年保持平稳。对比来看,包商银行的不良率更多来源于自身风险管控,而非中小银行整体风险。但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下半年起,城商行整体不良率开始走高,拨备覆盖率降低,城商行整体信用风险近期内有所提升。可见,在经济上行期间、市场平稳之时进行逆周期风险管理的重要性。

(二)城商行资产规模占比逐年提升,增速放缓

据wind数据截至2019年4月,城商行总资产达35.49万亿人民币。截至2018年底,城商行整体资产规模31.7万亿,占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比重13.2%。2016年底这一数值为12.5%,2017年增长到12.9%。城商行资产规模在银行业资产占比逐年提升,但增速放缓。(图9、图10)
图9城商行资产及占比(单位:万亿元人民币)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图10城商行资产负债&同比(单位:万亿元人民币)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城商行资产规模占比提升,但整体资产规模增速放缓,可见城商行在整个银行业体系资产规模增速放缓的大趋势下,整体发展仍保持了良好势头。

(三)城商行存贷规模增速保持良性协同
图11城商行存贷规模及增速(单位:万亿元人民币)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上述,包商银行2014年至2015年底存款规模增速大幅下滑,贷款增速却稳中有升。但观测城商行的整体数据,2014年至2015年期间存款规模增速大幅上升,从10.6万亿上升至15万亿,与包商银行截然相反。显然,包商银行存款类负债减少而向央行借款及走向同业拆借并非行业普遍现象。城商行整体而言,存款增速与贷款增速保持着良性的协同效应。

(四)城商行整体盈利水平及流动性保持良好

笔者前文提到,自2018年中以来,城商行整体不良率有所提升的同时,拨备覆盖率呈现下降趋势。但笔者同样发现,我国自2018年中开始,流动性比例得到明显提升:2017年3月至2018年3月流动性比例一直维持在50.3%-52.7%,而这一数值自2018年底上升至60%。(图12)
图12城商行资产利润率及流动比率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

在不良率抬头的情况下资产利润率有所提升,同时流动性增强,城商行整体偿债能力有一定的保障。综上,包商银行信用风险较大程度上为个例,并非城商行整体风险所导致。

三、小结

就城商行整体而言,不良率保持稳定,资产规模逐年上升,虽然近年来增速放缓,但银行业资产占比增加,发展态势良好。拨备覆盖率有所降低,但流动性比率得到提升,偿债能力亦有保障。但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中旬起,城商行整体不良率呈现上升趋势,风险有所抬头。

此次包商银行信用危机的事件告诉我们,在经济上行,行业发展态势良好的时候须强化信用风险管理,实施逆周期风险管理策略,切莫盲目扩张,过度发展。不然,当宏观经济增速降档,整体经济低位运行时,前期积累的风险很容易暴露产生危机。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在上海召开“2019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秋季峰会”。本次峰会特邀全球领先的个人消费信用评估公司FICO教学风控管理课程,1天峰会+2天培训,兵器谱TOP20榜单+奖项,构建数字信用与风控的研讨交流契机。

上一篇>流量激战:金融机构网络放贷的渠道与模式

下一篇>21家银行小微金融线上化报告: 两类流量入口与三大信贷模式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46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