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区块链

SV下架,是赵长鹏的独裁还是澳本聪的倔强?

区块链 Mr.J 零壹财经 2019-04-17

关键词:赵长鹏SV下架澳本聪CSWBSV

是独裁,还是情怀?
一场“真假中本聪”的口水战,继续发酵。

1、澳本聪和他的“倔强”

澳本聪,一个带着些许戏谑的称呼,正是业内很多人对Dr Craig S Wright(下文称CSW)的普遍认知。

从2016年开始,CSW就一直对外宣传自己是比特币的创造者中本聪,并表示能自证身份。但随后故事的发展,大家早已耳熟能详:CSW提供的所谓的证据全部站不住脚,更无法证明中本聪身份。

之后CSW“倔强”如故,坚称自己就是中本聪,并陆续抛出了一些证据,但都被证伪。骗子,似乎成了CSW的最明显的标签。

而这次的口水战,还是始于CSW的倔强。

两个月之前,CSW在社交媒体发布《我是中本聪》的文章,再次高调宣称自己“中本聪”的身份。

对此,闪电网络支持者、闪电火炬发起人Hodlonaut坚决反对,表示CSW的欺诈行为已经是社区共识,鼓励建立CSWFraud类似的主题标签。

Hodlonaut带着讥讽色彩的言论激怒了CSW。他扬言要对Hodlonaut发起法律诉讼,并要求Hodlonaut撤销相关言论并向其道歉,同时将悬赏价值5000美元的BSV调查Hodlonaut的真实身份。

Hodlonaut被迫注销了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但CSW也因此成为众矢之的。比特币社区不仅发起了“WeAreHodlonaut”、“抵制澳本聪”、“下架BSV”等行动,还纷纷把头像换成Hodlonaut之前的推特头像。同时,加密社区宣布将筹款2万美元,为Hodlonaut提供法律援助,以表示对Hodlonaut的支持。

2、赵长鹏和他的强势

上周五,币安交易所赵长鹏转发Hodlonaut被诉的推文,并称:“CSW不是中本聪。再做这种狗屁事,我们就会下架(BSV)。”

而这种带有威胁性质的言论,没有让CSW停下“维护身份”的脚步。CSW已经向其他称自己不是中本聪的人发出了诉讼函,其中就包括英国“What Bitcoin Did”节目的主持人Peter McCormack。

4月14日晚间,赵长鹏在推特上表示全力支持Peter,并再次重申自己的观点:CSW是个骗子。同时,赵长鹏还表示,自己不愿意在技术上选边站,过多干预市场,而更愿意让市场力量来决定。

来源:twitter

但就在赵长鹏发文的第二天,也就是4月15日,币安官方就发布公告称,将于4月22日将下架所有BSV交易对。

来源:币安官网

赵长鹏随后转发这条公告,并称:“做正确的事情”。

币安宣布下架BSV后不久,ShapeShift交易所也宣布下架BSV,并表示将在48小时内完成。同时,Kraken交易所通过用户投票决定是否下架BSV,目前已获得73%支持,或将考虑下架BSV。CoinBase交易所也被曝修改了BSV的确认时间,使得BSV交易完成时间接近7天。此举也被认为是CoinBase是在变相地驱逐BSV。

受下架消息影响, BSV价格24小时内下跌21.57%,市值排名跌至14位。

来源:CoinMarketCap

3、是独裁,还是情怀?

对于币安下架BSV及其后续事件,业内热议不断。

BSV的支持者刘晔律师在微博表示,“下架几家甚或全部下架,对BSV的建设没什么影响”。

来源:微博

BSV社区对于币安下架也不以为然,甚至纷纷表示,“感谢币安,让真正的比特币脱离了整个浑浊的币圈。”

来源:微信社群

对此,北大经济学博士、知密大学发起人刘昌用认为,在这次纷争中,CSW“有骨气、有信仰”,“自己挑衅cz下架,所以有骨气;下架之后一片叫好,这是有信仰。但是缺乏理性和智慧,这是他们的致命伤。”

他表示,币安下架BSV的主要原因是不满CSW和BSV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恶劣影响。从整个层面上讲,赵长鹏也是一个有情怀的人,可惜他对BCH有成见,没能理解“去中心化”本质上需要“分叉”。

在刘昌用看来,作为BSV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币安下架BSV后将会对BSV产生持续的影响,会减少BSV的交易深度和规模,结合BSV对下架的自大态度,会使得BSV社区进一步走向封闭。

据CoinMarketCap数据,截至4月16日,币安仍是BSV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两大主要交易对BSV/USDT和BSV/BTC占BSV总交易量的12.81%,24小时成交额高达4000万美元。

来源:CoinMarketCap

赵长鹏和币安此举可以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由此说赵长鹏是一个有“情怀”的人也不为过。毕竟,下架BSV就意味着损失一大笔交易手续费,而原因仅仅就是因为忍受不了CSW的所作所为。

这是赵长鹏的“情怀”,可却也是他的霸道和独裁。

赵长鹏与CSW在社交媒体上的骂战,原本只是两个个体之间的意见相左。CSW无论如何叫嚣,也仅是个人行为,无法代表整个BSV社区的意愿。毕竟BSV不是CSW一个人的BSV。尽管BSV是由CSW主导,但时至今日,整个BSV社区已有超过1700万个持币地址。

但币安却仅仅因为创始人的私人立场和情绪,完全不顾广大投资者的利益,突然宣布下架。从某个角度来讲,这是一种通过下架市值靠前的币种来进行“武力炫耀”的表现,更可以看出交易所在整个产业链条中的强势地位。

赵长鹏作为币安的掌舵人,以一种近乎独裁的方式处理这件事,不够理智,甚至有些“狂妄”。

DGroup创始人赵东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我不认为交易所下架BSV是对的。并不是我支持BSV。CSW是个骗子、假中本聪难道大家是第一天才发现吗?既然上架了,又赚够了交易手续费,现在又把人抛弃,让那些买了BSV被套的人怎么办?”

宝二爷郭宏才在朋友圈说道,“我们希望币安能够超过纳斯达克,但需要卧薪尝胆,而不是夜郎自大。”

相较于币安,Kraken和火币的选择更加明智。

虽然Kraken目前也正在考虑下架BSV,但这个考虑不是创始人拍脑袋做出的决策,而是通过用户投票得出的。这代表了用户的想法,即便下架BSV也不会受到投资者的质疑。

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表示,火币鼓励抗击作恶行为的举动,但交易所本身不宜因管理者好恶而决定上下币事宜。火币会关注用户反馈,最终也可能将决定权交到用户手上。

币安,明明可以更温和、更顺“民意”地下架BSV。只是赵长鹏和币安没这样选择。

当然,币安下架BSV的影响,远没有现在渲染的那么大。币安下架BSV,顶多失去一个币种的手续费,但也因此获得了“反CSW”阵营的好感,或许带来更多新用户;而BSV目前已经在全球80多个交易所上线,即便被币安等几个交易所下架,会影响到交易深度和规模,但不会动摇BSV的根基。

既然如此,为何会产生如此大的动静?以至于几乎整个行业的KOL都纷纷表态?零壹财经·Binary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两个个体之间的舆论骂战被突然上升到了两个主体间的市场纷争,让很多人措手不及。

CSW与赵长鹏之间的骂战,顶多只是一种舆论争辩,各有道理,吃瓜群众看看热闹也就罢了;但币安下架BSV的举动,却将这一场舆论争辩直接上升到了市场行为,影响了很多投资者的直接利益。

下架币种,此前各大交易所也都有过先例,理由无非是技术不过关、团队不靠谱、成交量不足等。但这次,币安为了创始人支持Hodlonaut选择下架BSV,却让大量持有BSV的投资者平白遭受损失,难免过于随性。

尤其是赵长鹏,前一日还在社交媒体表示“不愿意过多在技术上选边站,让市场决定一切”,转过头币安就在未征求用户意见的情况下,贸然宣布下架BSV。

这种矛盾,究竟是情怀还是独裁?

2019年8月22-23日,“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暨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夏季峰会”将在贵阳召开。本次峰会由零壹财经·零壹智库联合中国零售金融智库共同主办,以零售金融研究为主题,齐聚100+银行嘉宾与顶级金融科技公司高管,通过“政策解读+案例分析+项目研讨+圆桌对话+晚宴交流”的形式,全方位探索科技赋能时代,零售金融发展。

活动报名链接:http://www.huodongxing.com/event/2497465700900

上一篇>技术前景获看好,全球多家央行与金管机构纷纷试水区块链

下一篇>日本金融厅下令,要求加密交易所加强内部监督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Facebook 数字货币实验(共19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39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