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Facebook改名背后:苹果隐私新政重塑权力格局

互联网+ 张信宇 · 36氪 2021-11-02 阅读:6261

关键词:Facebook改名苹果隐私新政数字广告个人数据安全

脸书改名Meta、All in元宇宙的背后逻辑。
文 | 张信宇  来源 |  36氪

在我们不经意间,以苹果今年4月调整的隐私政策为代表,数据环境的改变,可能正在重塑一个技术文艺复兴式的新时代。

由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我们还没能直接看到苹果隐私新政对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等中国互联网巨头的明显影响。但在全球另一大主要市场美国,苹果隐私新政似乎已经春风化雨般影响到了很多公司。

在这些变化中最明显的是,苹果隐私政策调整削弱了Facebook和Snapchat等依赖推荐广告收入的产品,甚至逼得Facebook不得不改名,All in 元宇宙;而更为古典的互联网服务“搜索”将重新强大起来。

从上周开始,美国主要科技公司纷纷公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业绩财报。相比起此前疫情更为严重的时期,各种在线服务的增长已经有所放缓。但对于互联网巨头们来说,尽管面临着监管趋严和全球供应链紧张的局面,目前仍然处于一个高速增长期——人们在疫情期间被迫学会了熟练使用各种互联网产品,这使得所有提供线上服务的公司受益。

但有所不同的是,分析师和投资者慢慢发现,作为苹果隐私新政ATT(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应用追踪透明度框架)起效的第一个完整季度,不同互联网巨头开始呈现出了不同的发展态势,尤其是那些非常依赖数字广告收入的公司:谷歌、Facebook、Twitter、Snapchat以及电商平台亚马逊。

01 ATT——Facebook的噩梦

今年4月,苹果顶着Facebook的激烈反对,强硬调整隐私政策推行了ATT,所有App Store上架的App都必须遵守这一新政策,即App开发者需要征得用户许可,才能跟踪用户或访问其设备的IDFA(Identifier for Advertising,广告标识)。简而言之,App要想获得及处理苹果用户的数据,必须征得同意。

毫无疑问,这一新政当然会获得那些在乎个人数据安全及隐私的用户的欢迎,而Facebook则是其最大的反对者。如果无法便利地追踪用户行为,Facebook的广告推送将不再那么精准。

苹果公司软件工程高级副总裁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曾用8秒钟一句话概述了苹果隐私新政ATT到底是什么:ATT给予用户是否愿意被App和网站追踪的选择权。

在苹果决定实施这一新政之前,谷歌也已经在尝试让Chrome浏览器封锁第三方Cookie,转而用其它折中的方案,既能保护个别用户的身份信息,也能对一群用户推送广告信息。不过,由于反弹,谷歌延期了这一政策。

但即便没有苹果和谷歌两大移动操作系统厂商的限制,App和网站开发者想要随心所欲获取用户各种行为信息的时代,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关于个人信息保护和数据监管,目前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欧盟走在最前面。早在2018年,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即GDPR)就已生效,对用户数据的收集和处理的规定极为严格。到了今年,我们中国也颁布了被外媒称为“世界上最严格隐私法之一”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且即将在几天后的11月1日正式施行。

《个人信息保护法》明令禁止了大数据杀熟、过度收集人脸等生物数据、算法降权营销等数据领域的乱象。此外,它还要求收集和处理个人信息应取得充分同意;个人有权要求算法说明具体信息,也有权拒绝仅使用算法。这跟苹果ATT在“知情同意”的角度也很相似。

在这些法律法规当中,全球立法者都不约而同地认识到了数据威力的强大,并且非常明白需要用立法的形式去规范数据的采集和使用,限制互联网巨头利用数据无序扩张。而苹果和谷歌的这些政策,只是这一数据监管大环境下,在操作系统层面的响应和反映。

不过,如果把数据保护视为一股限制性的拉力,出人意料的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又成为了完全相反的推力,它极大地推进了全球市场的数字化进程。这导致了最简单直接的结果就是,大量广告主将他们的投放预算从传统渠道加速转向线上数字渠道。

在大流行及随后经济复苏的推动下,苹果、微软相继迈过两万亿美元市值大关,亚马逊、谷歌也已经逼近这一关卡,即便是监管压力最大的Facebook,也一度超过一万亿美元市值。相比起能源、地产和银行业,科技公司是大流行时代当之无愧的商业之王。

也正因此,在苹果公司刚刚调整隐私政策的2021年第二季度,尽管业界热火朝天地讨论了半天ATT可能会拖累Facebook的广告收入,可实际上Facebook的二季度财报非常亮眼,当季营收大涨56%,创2016年以来最快同比增幅。但Facebook自己是清醒的,在这样一份财报之下,公司预警称广告业务将因iOS隐私调整和监管遭遇越来越多的负面阻力。

事实也正是如此。到了第三季度,在管理层的连续多次预警之下,再加上疫情从最严重时期持续恢复,Facebook的营收增速骤降至35%。根据移动应用分析提供商Flurry的数据,在苹果公司调整隐私政策后,只有16%的用户同意被追踪。这导致开发者越来越难以收集用户数据,当然也会导致那些依赖用户数据推送广告的公司收入模型调整。

今年的Facebook新闻不断。一边是被苹果的隐私新政处处掣肘,还因各种数据和青少年保护问题被美国国会和各行政部门反复摩擦,而另一边它自己也在寻求变化。从今年7月开始,扎克伯格就数次高调宣称,Facebook要从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元宇宙公司。而就在当地时间10月28日,扎克伯格正式宣布将Facebook公司改名为“Meta”,表明全力转型的决心。至于烦不胜烦的监管和苹果ATT,显然都不是Facebook当下能解决的问题了。

与Facebook陷入类似境遇的,是最初以阅后即焚功能闻名的社交应用Snapchat。由于重新设计了产品,Snapchat也在跌落后重新赢回了美国年轻群体的欢心,去年以来整体的用户增长和收入都非常炸裂,Snapchat的开发商Snap也成为这两年投资回报最高的股票之一——18个月上涨890%。但是,在今年第三季度,Snap的收入增速一下子从第二季度超高的116%掉到了57%,且低于华尔街预期的62%。

Snap在财报会上表示,其业务在第三财季因苹果ATT而受到了重大冲击,因为旨在转化的效果广告占到了其广告组合的一半以上。在财报发布后的交易日,Snap股价应声大跌超过20%,是本财报季中跌幅最大的。Snap财报甚至拖累了当日的Facebook股价,Facebook也下跌了5%,为近一年来最大单日跌幅。很明显,一旦苹果限制了开发者对用户行为数据的获取(哪怕只是增加了一层知情同意的操作),像Facebook和Snapchat这样更为依赖直接转化的效果广告平台,就会受到更多的负面影响。

事实上,由于疫情的持续消退和正常社会经济活动的恢复,包括Twitter、YouTube、Pinterest在内的所有线上流量平台的增长和收入都在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只不过由于它们的效果广告占比没有那么高,受到苹果ATT的影响和冲击就相对温和。Twitter首席财务官Ned Segal称,与Snap和Facebook相比,苹果公司的隐私政策调整对该公司来说影响没那么大。

02 反对机器喂料,重拾人的理性

对Facebook和Snapchat的广大广告主来说,当他们面临花同等钱的广告效果却没有原来那么好,那么他们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是为了取得原来的广告效果,需要花更多的钱给Facebook和Snapchat;第二则是转向其它类型的广告平台。

相比起Facebook和Snapchat,谷歌和亚马逊则被认为将是苹果ATT影响下的获利者。来看看主流商业财经媒体最近几天给几家公司写的标题吧:华尔街日报《广告业务助推谷歌财季利润增长近一倍》;路透社《亚马逊在数字广告业务中战胜了苹果的隐私政策》。

尽管假如我们真的去对比谷歌和亚马逊跟他们各自上个季度业绩的话,并不会发现特别突然的数据增长——跟Facebook一样,由于疫情恢复,谷歌和亚马逊的收入增速也在下降。而亚马逊由于业务更受制于全球供应链混乱,导致履约难度大增,受到的影响更大。

但是,如果转到苹果隐私政策调整的层面,大多分析师和投资者仍然更为看好这两类公司的后续发展:以谷歌为代表的搜索广告平台,和以亚马逊为代表的拥有庞大客户购物数据库的电商公司。

“谷歌和亚马逊要求用户已经在寻找一些东西,因此不那么依赖cookie。”亚马逊代理商SupplyKick营销经理Eduardo Cruz对路透社解释说。

这里的核心区别是,Facebook们的推荐算法其实是对收集来的用户数据进行分析然后推送相应内容和广告,节省了用户主动搜索的步骤,让用户更“懒”了。而在谷歌和亚马逊的平台上,用户去找想要的内容和商品的话,就必须首先向网站表达自己的需求,不管是通过搜索还是分类。即便同样是强调转化的效果广告,在加强数据监管和苹果隐私新政的大背景下,基于推荐和基于搜索受到的影响也完全不一样。

与此同时,由于疫情大流行对经济结构的大幅改变,数字广告市场大盘仍在蓬勃发展。根据广告媒介采买机构群邑的数据,今年数字广告市场全球支出有望增长26%,高于此前预期的15%。这意味着,新增长而来的广告主更可能使得谷歌、亚马逊和苹果自己获益,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和尚未完全商业化的TikTok虽然用户增长没问题,但将在广告收入中收益较少。

此外,对推荐算法的不利因素还不仅来自于最现实的广告收入转移。本月早些时候,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Facebook前雇员、“吹哨人”弗朗西斯·豪根(Frances Haugen)除了提交一系列关于Facebook和Instagram如何无视用户身心健康损害的文件,还建议美国的立法者们要求Facebook等科技公司向外部开放算法推荐系统,以让外界更好地研究平台上的仇恨言论和有害内容如何影响用户。她还提出,Facebook应该将目前基于兴趣和热度的推荐算法,改回到最初简单按照时间线顺序排列动态。

回想一下我们在使用的中国主流社交产品和内容媒体——今日头条、抖音、快手、微博、小红书也全都是用基于用户行为的算法推荐来展示内容的,只有微信里有一点差别:微信朋友圈是时间线顺序,微信公众号流、视频号流都是社交和算法推荐。

但如果按照我们谈到的变化趋势,基于用户信息收集和处理的算法推荐将受到越来越多各方面的抗拒,而其本质实际上正是人类自身的危机感。没有人想败给一串数据代码,但现实是脆弱的人性很容易就会被强大而无处不在的社交网络一击即溃,然后社交网络得以获得广告主的青睐。人类害怕这样的现状,害怕被推荐算法无底线引诱、操纵,最终成瘾以致失去自我。必须承认,过去社交网络兴起的二十年里,监管都是滞后的。

那么现在怎么办呢?在技术发展和监管趋严的博弈下,看起来古典互联网服务——搜索和分类是可以被更多人认可接受的。

人们越来越反对机器喂料,越来越重新重视人主动获取信息和服务的理性。尽管苹果隐私新政的影响还处于早期阶段,但Big Tech之间权力格局的变化已经不可阻挡地发生了。失意者Facebook的选择是干脆放弃解决当下困境的努力,转而押注遥远未来——元宇宙。相比起打造一个搜索引擎去跟谷歌竞争、改变自己的算法迎合监管,显然All in下一个时代的故事更为性感唬人。

如果尝试用历史经验来解释当下这个互联网时代在发生的故事,那可能会是: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算法推荐统治之后,其中一些人想要掀起一场科技界的文艺复兴,而且他们看起来可能会成功;而另一些被围攻的失意者则想要直接快进到下一次工业革命。
 


零壹智库推出“金融毛细血管系列策划”,通过系列文章、系列视频、系列报告、系列研讨会和专著,系统呈现“金融毛细血管”的新状态、新功能、新价值、新定位。
 

上一篇>2021年DAU增长承压!抖音调整组织架构 能迈过增长瓶颈期吗?

下一篇>首部行业研究专著!《互联网仲裁行业发展蓝皮书》重磅发售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第四届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5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23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