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贷

“后P2P时代” 需要警惕这个可怕的敌人

网贷 大先生 · 财星 2020-02-26

关键词:P2P后P2P时代资产端51人品积木盒子

一方面是还不了钱,另一方面则是不想还钱。
2020年2月份,全国都在被疫情相关信息统治的时间段,在转型、清退大潮中逐步深化的P2P网贷行业迎来多个重磅消息:在行业中成交规模靠前的积木盒子宣布转型,港股上市公司51信用卡旗下平台51人品、美股上市公司微贷网暂停发标。

自2018年夏天的那场惨烈的爆雷潮开始,之后监管调控、市场自我净化所带来的转型、清退加速潮,本文把这段时期定义为“后P2P时代”

这场突如其来且旷日持久的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巨大影响,各行各业无一幸免。以民间借贷为主要商业模式的P2P受疫情所带来的各地封闭影响,催收工作严重过受阻,逾期率大涨,且不少借款人从事餐饮、旅游等疫情影响首当其冲的行业,收入水平受到极大影响。

资产端严重受损,直接影响到作为中间方P2P平台的现金流,更影响直接借贷关系中出借人的回款情况,这个影响远比想象中要大,大到上市公司、头部平台都无力支撑的地步。

借款人、平台、出借人三个环节均遭受重创,除已经发布相关公告的平台,有更多资金实力、业务规模不及上述三家的平台也在遭受着同样的情况,也在苦苦支撑。

越是行业低谷,越是需要警惕那个自2018年以来一直被这个行业着力打击的群体。

头部平台的转型与暂停发标

2月15日,积木盒子发布公告称,按照83号文的规定,平台将在母公司、股东和各合作方的协助之下,开展有序、分批次的业务结清工作,稳步退出网贷业务,公告之日起开启战略转型,申请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

公告显示,即日起,积木盒子将停止发布新标、停止债权转让操作、关闭充值通道,接受项目期满已实现回款的以及充值未出借的用户发起的提现操作。

平台将成立退出工作小组,该小组将协同平台长期合作的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共同开展债权债务清算工作;启动债权人委员会的筹备工作,债权人委员会成立后将与退出工作小组共同制定与业务处置相关的各项执行方案并监督落实。

同日,51人品亦发布公告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部分借款人因停工停业暂时失去来源而导致无法还款,平台的贷后清收作业也受到影响,同时为响应监管三降政策,平台决定2月16日起停发新标。

与停发新标同步的是,2月16日起暂停人品业务充值、省心投投资功能,取现、赎回不受影响。

多个媒体报道中显示,51人品相关负责人曾表示,目前情况如公告所示,是否涉及平台清退,还要等待下个官方公告。

三天后,多个关于微贷网停发新标、筹备转型小贷的消息流传。

相关消息显示,微贷网在出借人群聊中表示,因公司员工居家隔离、交通封锁、复工推迟等等因素,借款人还款能力及意愿均受到影响,公司收到了大量借款人申请延期还款减免利息等请求。基于此,为保障出借用户的权益和利益,响应监管政策和要求,自2020年2月18日开始,平台产品Ⅹ计划按照实际标的进行匹配,产品对应期限由原先的单一商品期限转变成对应标的期限,按照实际标的到期日正常归还本金,收益部分暂不兑付,收益部分具体结合后期疫情情况、借款人还款情况以及公司运营情况再做安排。

截至当前,微贷网并未有明确的相关公告说明。

受到重创的资产端

作为资金使用方和利润创造方,借款人的经济水平决定着平台的上层建筑与出借人的本息能否得到保障,而在疫情之下,资产稳定性这一决定P2P模式是否顺畅运行的基础开始动摇。

绝大多数中小企业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现金流受到极大冲击,为节约成本,裁员是最直接的办法。

除夕当天,人社部发布通知称,企业因受疫情影响导致生产经营困难的,可以通过与职工协商一致采取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尽量不裁员或者少裁员。符合条件的企业,可按规定享受稳岗补贴。

尽管国家部委的“不裁员或少裁员”倡议发布较早,但真正的现实往往更残酷。

2月9日,处于持续闭店状态的北京“K歌之王”,宣布与全部200余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倘若30%员工不同意则破产清算;次日,新潮传媒复工第一天宣布裁员500人,占总员工数的10%,高管集体降薪20%。

这是整个社会的缩影,如果P2P的借款人是裁员名单中的一员,中断收入来源,回款将受到影响。

除经营个人消费贷的资产外,多个平台的主要资产来源于小型商户,这些商户分布于餐饮、物流、旅游乃至农村种植养殖业,是本次疫情中冲击最直接、最严重的领域。

这些行业具有人口密集、附加值较高、参与性较强等特点,疫情暴发后,绝大多数人基本被封闭在家里或小区,相关消费基本暂停,以此为生的相关商户普遍资金周转紧张、房租高企,员工工资负担也较重,其困境可想而知。

2月1日,由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五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要求各金融机构灵活调整住房按揭、信用卡等个人信贷还款安排,合理延后还款期限,并且要合理调整逾期信用记录报送。

各个银行均发布公告,内容大同小异:为受疫情影响收入水平的个人提供延期还款、酌情处理逾期等措施。

一方面是还不了钱,另一方面则是不想还钱。

这就需要提到与P2P平台一直在持续作战的一个群体——“老赖”。

这是最可怕的敌人

虽然在P2P高峰时期,也存在少部分群体以专职“撸口子”为生,“放款就等于发工资”是其人生信条,但其未成规模、气候。

2018年夏天网贷行业那场爆雷潮,让这个群体开始抬头,他们开始抱团,呈现集团化、规模化、组织化等特征,甚至成立自媒体,散步着对平台不利的谣言。

谁最希望承担着催收责任的平台就此倒掉?

针对逃废债问题,2018年8月8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关于报送P2P平台借款人逃废债信息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通知》指出:近期P2P网贷机构风险频发,部分借款人借机“恶意逃废债”,逾期不还款,等待P2P平合资金链断裂倒闭,从而逃脱还款义务,加剧了P2P平合的风险爆发。

2019年全年,监管部门、整个行业几乎都在与恶意逃废债群体作战,采取了一系列的举措:包括要求上报恶意逃废债借款人名单,将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和“信用中国”数据库,将试图通过信访、投诉等方式借机恶意逃废债的移送相关部门依法处理。

多地互金协会在其官网公布会员机构所提交的“老赖”名单,向社会公布。

2019年9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联合下发《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全文,通知涉及支持在营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持续开展对已退出经营的P2P网贷机构相关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打击和加大对网贷领域失信人的惩戒力度等内容。

随后多个平台响应通知,启动了对接央行征信的接入工作,但需要正视的事实是,接入过程是一个需要时间的工作,平台上传的数据需要标准化、全面化,而疫情所爆发的时间,是信息接入的起步阶段,足够的失信惩戒尚未完成。

这个阶段,仍需要平台承担起相关追偿责任,全面而完整披露借款人及项目信息,为出借人提供更多参考信息;监测借款人还款意愿、能力变化,对于潜在逃废债行为提前介入。

这是平台经营任务的责任,也是对出借人负责的体现。

打游戏的人会对一句话耳熟能详:活着才有输出。

零壹财经·零壹智库、数字资产研究院和中国投资协会数字资产研究中心联合出品《区块链时代必备:数字货币极简课》,疫情期间,只收49元,就可以收听30堂音频课。经济学家朱嘉明等大咖强烈推荐,全面认知数字货币。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收听。

上一篇>深圳第八批12家自愿退出P2P名单曝光!浩森金融、富门理财在列

下一篇>陆金所转型:管理贷款余额接近24家持牌消金总量,入股平安消金、独立上市成焦点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7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