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对话潘亦婷:在宜信,我们怎么投资非银信贷?

观点 零壹财经 零壹财经 2018-01-22

关键词:投资宜信信贷金融科技私募

互联网金融勃兴于2013年,自2016年以来,在风险投资之外,公司投资行为愈来愈多。零壹财经全球金融科技投融资数据库信息显示。这些公司扎根行业,深谙行业运行的种种规则,在做大做强后投资同行,成为互联网业态中的“产业资本”。
互联网金融勃兴于2013年,自2016年以来,在风险投资之外,公司投资行为愈来愈多。零壹财经全球金融科技投融资数据库信息显示。这些公司扎根行业,深谙行业运行的种种规则,在做大做强后投资同行,成为互联网业态中的“产业资本”。宜信海外非银信贷基金(Overseas Private Credit Fund, OPCF)是其中表现抢眼的一只。

同时,由于具有抗周期的避险属性,OPCF也被宜信财富视为重要产品。宜信财富在其发布的《2018年资产配置策略指引》(以下简称《指引》)中建议投资者将5%的资产配置到海外私募信贷中。《指引》认为私募信贷资产类别的表现历来优于传统信贷资产,对于追求较高回报及风险分散的投资者而言,是具有吸引力的资产类别,尤其在目前的低收益环境中。策略各异的私募信贷基金管理人的活跃募资动态也印证了人们对该资产类别依旧持有很高的信心。

OPCF推出于2015年底,初期规模为8000万美元,近两年又推出新的基金,计划每年度推出三到四支规模2000万 - 5000万美元的基金,规模日益壮大。

近日,零壹财经对话OPCF合伙人潘亦婷,探询它的投资逻辑和版图。

立足宜信,反哺行业

宜信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从事普惠金融和财富管理事业的金融科技企业,在支付、网贷、众筹、机器人投顾、智能保险、区块链等领域都积极布局,2015年宜信旗下宜人贷登陆纽交所。

潘亦婷认为,宜信的背景是OPCF独特的优势:自身从事非银信贷业务,已打造出一家美股上市公司,对信贷资产有更多辨别能力,能优中选优。而意向投资标的也十分看重这一背景:首先,非银信贷平台有将自身融资渠道多样化的诉求,作为最懂这个行业的机构,在行业发生流动性风险的艰难时刻,像宜信这样能继续存在于市场、为优质平台持续提供融资服务的机构具备相当的稀缺性;其次,宜信在个人信用贷款、小微企业贷款、房贷、车贷、融资租赁、等方面拥有丰富经验和布局,可以为它们提供业务上的指导;另外,宜信拥有股权和债权等多种类型的投资基金,能满足多样化的融资需求;最后,它们渴望了解、进入中国这一巨大市场,而宜信作为中国企业对它们而言有着无需赘言的吸引力。

底层资产基于小额、大量、分散贷款的现金流,收益稳定,对抗周期

潘亦婷称,在过去几年,行业规模连年翻番,根据摩根斯坦利报告,预计到2020年P2P将达到2900亿美元规模。主权基金、养老基金等大型机构投资人纷纷配置非银信贷资产;对风险和收益异常敏感的投行也看好这块业务,高盛和巴克莱分别在2016年和2017年底开展网络信贷业务。

为什么这个类别发展良好并受到顶级机构投资人的青睐呢?潘亦婷认为, 非银信贷,特别是基于个人、小微、短期过桥房地产贷等类型的中小额贷款的投资组合, 具有收益较为稳定的特性。究其原因,主要有两点:1. 底层资产是大量的、分散的小额贷款,因为数量庞大且分散,产生的现金流较为稳定;2. 此类资产收益由现金流决定,而不是由市场定价决定其收益,不受公开市场价格波动影响。因此资产收益较为稳定,且与公开市场相关性较低。目前公开市场股债双强,市场面临下行周期调整概率加大。这带来抗周期资产的配置需求。非银信贷作为抗周期的避险资产有投资组合配置价值。

《指引》同时也指出,展望2018年,预计多数机构投资者将维持或增加向该资产类别的配置。

私募信贷能为投资者带来分散化的好处,同时其具有吸引力的风险调整后收益也让其成为传统投资组合及私募股权投资组合的良好补充。

专注债权投资,追求可预期的稳定回报

OPCF的投资标的是非银信贷平台上的资产,而非此类平台自身股权。而宜信也有股权投资基金。那么,面对一家非银信贷平台,何时投股权?何时买债权?潘亦婷认为,如果平台是在起步阶段,此时对它进行股权投资,可能会获得高额回报,但由于缺乏历史数据,对债权投资来讲不够稳妥。她介绍道,股权投资看重的是“可能获得的正向回报足够大”,对风险的容忍度较高,而债权投资对下行风险的容忍度十分低,要求的是可预期的稳定回报,这也是为什么投资Lending Club创始人新设网贷平台Upgrade的是宜信新金融产业基金,而不是OPCF。

另外,对非银信贷平台而言,如果向借款人收取的利率较高,市场份额大幅快速增长的机会相对较小,对股权投资来说是减分项,而债权投资对此类平台更为青睐,因为这意味着它给债权投资者的回报较高。

多样化资产,企业贷、消费贷、房贷面面俱到

具体来说,OPCF的投资标准是什么?潘亦婷透露,首先是平台本身的业务模式、股东背景、风控流程、科技运用能力要强,在细分市场有护城河;底层资产方面,历史表现要充分,风险水平稳定,收益良好;交易结构方面,要有保护性的结构,力求在经济下行或发生其他波动的时候,客户收益和本金得到充分的保护。

另外,OPCF还考虑分散风险,它已投资的几家平台在资产方面各有特色:有专注于小企业、有专注于房地产、有专注于消费贷款。她还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这些网贷平台的借款人来自各行各业,且来自不同地域,这本身就是一种风险的分散。

定制化风控,多重保障

潘亦婷有多年信贷风控经验,在加入OPCF之前,是宜人贷首席风控官。这样的职业背景会如何为她的投资保驾护航?她领导的OPCF会否要求被投资公司提供担保?她认为,如果只是单一的平台担保,不一定能有效降低风险,也很难为投资者提供额外的收益。作为投资者,只有有能力鉴别资产,才能获得超额收益。所以,有时OPCF会看担保,。但是更多的时候,OPCF会使用一些金融工具,比如与风险水平关联的过度抵押机制,比如特殊目的实体,甚至一些更新颖的工具,比如基于风险水平的期权,来控制风险。“这时有些平台由于没信心,就不会接受有些保护措施,那么这些工具也像试金石,通过它,我们也能看出平台对自身风控的自信程度。”

而在《指引》中,宜信财富也是将平台作为风控的重心之一。《指引》表示,在2018年最大的风险点在于作为出借人的平台是否自律。该类别中可用于投资的资金量超过2,000亿美元,达历史最高点,随之而来的投资压力可能导致出借平台及基金管理人降低其信审标准或目标收益率。

聚焦美国,放眼全球

目前OPCF投资的几家网贷平台均位于美国,潘亦婷表示原因是美国市场足够大,优质平台足够多,发展历史足够长。另外,由于OPCF是美元基金,投资美国网贷资产没有汇率风险。出于这点考虑,OPCF如果投资英国和澳大利亚的网贷平台,也会用当地币种来募集资金。

潘亦婷曾在Capital One担任计量分析总监,负责公司账面上全部3000亿美元资产的经济资本的计算和分配。Capital One以信用卡服务闻名,从业背景使她对两国信贷业务的异同深有感触。首先,她认为,中国未被银行服务到或服务好的人群比美国庞大得多,这些人对非银信贷的渴求比美国人大得多,这是一个重大不同。从业务上看,在中国,欺诈风险和操作风险的重要性在信用风险之前,而在美国最主要的风险是信用风险。她列举了一组数字:在中国,网贷平台关停、跑路的比例是2/3,而根据他们的调研,美国的这一数字是2.5%。另外,中国的征信和法制体系等基础设施相较于美国有待提高,这倒逼中国信贷公司把科技运用到极致,加上海量用户需求,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要比美国快很多。所以,在中国做过业务之后,再去看美国,“会觉得简单很多”。

结语

出于对多元化资金来源、拓展机构投资者的需要,Lending Club、Prosper和SoFi等美国网贷平台发起了基金,投资本平台上的债权资产,而我国网贷还未发展到这一阶段,网贷平台债权投资者仍以散户为主。2016年8月24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发布,提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根据风险评估结果对出借人实行分级管理,设置可动态调整的出借限额和出借标的限制。”这标志着我国监管层对网贷出借人适当性管理体系已有考量。在这种局面下,宜信发起OPCF,积极参与海外网贷资产投资,有利于我国网贷了解和学习相关经验,为完善我国网贷出借人适当性体系出力。

声明:本文系商业资讯​,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

上一篇>王永利:推出法定数字货币 需要厘清三大问题

下一篇>曹彤:若回避债三板和ABS,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将永远不能解决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网贷大转折——备案进度测评(共4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3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