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哪些银行在做假数字化转型?

苏宁金融研究院 · 零壹财经 2021-10-08 10:36:09 阅读:19110

关键词:不良贷款率盛京银行金融银行银行数字化转型零售金融

截至2020年末,中国有4600多家银行,有54家上市银行。我们投资银行股也好,分析银行同业也好,都会发现银行数字化转型概念到处被热炒,但是,有多少家银行是真数字化转型,亦或在年报里面做做样子,骗别人,也骗自己? 识破假数字化转型银行,可以从以下指标着手。 零售营收占...

截至2020年末,中国有4600多家银行,有54家上市银行。我们投资银行股也好,分析银行同业也好,都会发现银行数字化转型概念到处被热炒,但是,有多少家银行是真数字化转型,亦或在年报里面做做样子,骗别人,也骗自己?

识破假数字化转型银行,可以从以下指标着手。

零售营收占比

零售营收占比=银行零售金融业务营收/银行全部营收*100%。

银行零售业务主要指借记卡、信用卡、财富管理、私人银行、零售贷款等业务,覆盖个人和小微企业。银行业素有“得零售者,得天下”之说,但是零售最难做,要降低海量客户运营成本、要控制千变万化的差异化的风险因素都是要探索的,2020年一些主要银行的信用卡、消费贷款的不良是上升的。零售金融要做好,是个系统工程,有赖于差异化的具有鲜明场景特征的APP、丰富的产品供给(财富、贷款、资讯等)、全流程数字化基础设施的建设,也有赖于快速决策的组织架构(如宁波银行的零售公司总部,常熟银行的小微金融总部)。零售业务人力和财力的投入比较浩大。但是零售金融比对公业务的风险总体要低多了,尤其在一些经济不发达区域尤其明显,2020年在北方某区域的银行对公的不良率高达40%。

原来零售都是股份制行和城商行干的事情,大银行原来是不屑于做零售,但是最近都纷纷开始零售转型。从2015年开始,建行就开始将超过一半的新增信贷投向零售领域,2018年确立了零售优先战略。工行也确立了第一个人金融银行的战略定位。

零售营收占比过低,说明银行数字化程度还不够高,做不了海量客户的金融服务,还在依赖于大企业贷款等传统服务。除了这个指标,还可以看贷款指标的公司和个人贷款的比例。锦州银行,2021年H1,对公贷款占比达88.75,个人贷款仅占比1.96%,这个比例比较失衡。兰州银行,2021年H1,对公贷款占比65%,个人贷款占比25%,信贷均衡度少为好一些。招行2021年H1,个人贷款占比53.22%,公司贷款占比38.86%,个人贷款已经超过了公司贷款。

2021年招行零售金融营收占比达53.57%,工行零售金融营收占比42.20%,光大银行零售金融占比为41.5%,2020年建行零售金融营收占比超过43%。

净息差

净息差=(利息收入-利息支出)/总生息资产平均余额*100%。

该指标是衡量银行贷款业务盈利能力的指标,指标越高,银行贷款业务盈利能力越强。

净息差对于贷款利息收入为主要来源的银行是最重要的盈利指标。生息资产一般包括存放中央银行款项、存放同业款项、各项贷款、拆放同业、债券投资、买入返售资产以及其他能够产生利息收入的资产。付息成本主要是和行内存款的利率水平相关,存款利率越低,利息支出越低,净息差才有可能更高。所以现在争夺低成本核心存款是各银行的竞争白热化的焦点,净息差指标对于银行产品要求非常高,对银行全流程的客户服务能力也很高。存款客户在C端需要消费权益聚集、电商购物、财富资讯等服务,在B端需要资金管理、业务流程管理、投行等非存贷服务。在资产端,要提升贷款等高收益资产比重。

如果贷款规模高,净息差低,那只是低质量、无效的增长。如果净息差高,但是风控不行、不良贷款多,也赚不到钱,还落下了高利贷的嫌疑。净息差反映了获取低成本存款的能力,还有贷款议价能力强。如果银行真在做数字化转型,那么就可以通过数字化的附加价值,如个性化的财富信息、本地化的消费权益、提升企业资金和管理效率的工具,让客户心甘情愿将钱放到你这里。

2021年H1净息差方面,微众银行(4.38%,2020年数据),常熟银行(3.02%),网商银行(2.95%,2020年数据),平安银行(2.93%),招行(2.54%),张家港银行(2.41%),宁波银行(2.33%),光大银行(2.20%),建设银行(2.13%),工商银行(2.12%),南京银行(1.91%),兰州银行(1.56%),锦州银行(1.54%),盛京银行(1.48%)。

非利息收入比例

非利息收入比例=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营业收入*100%。

非利息收入比例越高,意味着银行的盈利不完全依赖于贷款等重资产业务,也可以依赖于财富管理、支付结算、托管业务等轻型银行业务。非利息收入收入主要包括债券承销、托管手续费、借记卡和信用卡交易手续费收入、代理基金收入、结算与清算手续费收入(电子支付)、贷款业务佣金收入等。非利息收入比例意味着银行抗周期能力很强、综合金融服务能力很强。

这个指标比净息差难多了,非利息收入对于金融专业程度、产品丰富程度的要求要远远高于贷款业务。

比如2021年H1,招行的托管业务收入高达158亿,是招行最高的非利息收入,招行的托管业务不仅仅是托管,还要提供“托管+运营外包”、“托管+投研报告”、“托管+交易结算”、“托管+风险管理”和“托管+绩效评估的专业服务,托管+投研报告模块使用招行研究院的专业的行业、宏观、微观研究报告为托管的管理人提供有价值的研究支撑,为管理人提供更持久使用招行托管服务的价值。

非利息收入比例是数字化能力的高端指标,基本上就可以确定领先的数字化转型的银行,但是如果银行贷款业务占比较高,也要扣除做联合贷款收取合作银行的手续费的收入。现在建行上线了建行生活APP,未来一定会对建行的非利息收入有利好。

2021年H1非利息收入比例方面,招商银行(41.13%),宁波银行(36.12%),南京银行(32.72%),微众银行(32.30%),浦发银行(30.51%),平安银行(29.30%),建设银行(28.88%),工商银行(28.11%),光大银行(27.44%),江苏银行(27.17%),浙商银行(21.33%),张家港银行(20.04),常熟银行(15.08%),贵阳银行(11.82%),锦州银行(8.23%)。

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

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一般准备+专项准备+特种准备)/(次级类贷款+可疑类贷款+损失类贷款)×100%。

不良贷款余额越低,资产质量越高,拨备覆盖率就越高,意味着银行对冲风险的能力越强。拨备覆盖率是衡量资产质量的重要指标。银行会计提坏账准备金,形成“资金池”以抵御不良资产风险。拨备覆盖率分母-不良贷款的划分各行有一定的主观性,有的银行要求严一点,有的银行要求的松一点。拨备覆盖率目前监管的要求是120%-150%,但是很多优秀的银行机构拨备覆盖率远远超过这个水平。拨备覆盖率也是一些经营较好的商业银行“藏利润”的地方,是银行利润调节的“蓄水池”在这种情况下降低了会计核准的准确性和对外披露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如果是这样,更是说明拨备覆盖率较高的银行经营情况也较好。

但是,银行藏利润也藏不了多久了。财政部在2019年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稿)》中提到,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监管部门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要对超额计提部分还原成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

2021年H1拨备覆盖率方面,常熟银行(521.76%),宁波银行(510.13%),招商银行(为439.46%),张家港银行(416%),南京银行(394.84%),平安银行(259.53%),锦州银行(193.47%),盛京银行(130.93%)。

活期存款占比

活期存款占比=(个人活期+公司活期)/客户存款总额*100%。

存款的高质量增长目前是银行非常关注的一点,吸收大量的高成本存款如结构性存款、定期存款无疑饮鸩止渴,会加速推高贷款端成本。在资产端监管LPR机制的不断推行、互联网存款不断潮退态势之下,降低存款成本已经是银行不得不做的工作。传统的银行没有“吸引人”的产品,仅能通过送返点、送礼品等传统方式去拉高成本存款,时点过去,存款全部归零。真正在做数字化转型的银行可以通过高技术含量的产品去拉活期存款。比如招行开发了托管+产品、聚合收款、CBS产品等有特色的批发金融产品为招行沉淀了可观的活期存款。CBS是招行2020年投入大钱开发提升的产品,2020年CBS新上线了股权激励系统,以及“CBS+经销商协同”、“CBS+费控报销”服务方案,“福薪通”企业数字化薪酬福利管理服务。招行通过这些产品,用数字化产品可以提升客户的效率为卖点,攻略了财政、社保、公共资源交易、政府类公司、公积金等政务客群,2020年机构客户日均存款余额9143亿元。

活期存款占比指标是衡量银行数字化转型重要的指标,也是衡量银行产品的深厚底蕴的晴雨表,数字化活好不好,产品深度能看出来,从活期存款占比也能看出来。

2021年H1活期存款占比方面,盛京银行(23.32%),张家港银行(29.94%),南京银行(30.63%),光大银行(32.77%),平安银行(34.49%),浦发银行(46.79%),青岛银行(47.27%),工商银行(50.42%),建行(60.08%),招商银行(66.4%)。

不良贷款率

不良贷款率=银行不良贷款/总贷款余额*100%。

银行贷款按风险类别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五类,次级、可疑和损失三类为不良贷款。不良贷款率只是一个结果,而且不良贷款的确认有非常大的主观性,一些银行为了美化报表,会做大量的“财技”安排,以“时间换空间”。比如要掩盖不良的银行会突击授信给空壳公司,由空壳公司收购出现坏账的企业,然后借授信资金偿还坏账,以达到掩盖不良的目的。

还有的银行会和信托公司勾结,比如某商贸企业从银行贷款渠道获得表内贷款1.4亿元,发生了不良,银行为了掩盖不良,会通过借助信托公司,通过理财资金池通过表外给该商贸企业融资4亿元,表外贷款利率可以高达13%,该商贸企业可以将表外4亿元的1.4亿归还表内贷款,剩下2.6亿元自用。

即使是正常类贷款,还要关注正常贷款迁徙率。某银行正常贷款占比高达90%,但是与此同时,正常贷款迁徙率也高达50%,也就是在期初为正常类、关注类的贷款,在当年期中有可能有50%都变为不良贷款。

不良率是数字化转型成果的非常重要的体现,你说你净息差高、营收高、科技人员占比高,但是不良率却高的吓人,也是没用的,体现了数字风控能力的薄弱。为了降低不良核销坏账?也没用的,营收很高,利润很低,很明显知道你贷款质量很差。

2021年H1不良贷款率方面,常熟银行(0.90%),张家港银行(0.98%),招商银行(1.01%),交通银行(1.60%),吉林银行(1.79%),锦州银行(2.29%),秦农银行(2.43%),盛京银行(3.04%)。网商银行2020年不良贷款率为1.54%。

数字化转型停留在口号上,害了普通员工,也害了股东。

指标只是结果,数字化转型在过程上更重要。如果银行内审批流程70%以上都要线下审批,那一定不是数字化银行。如果银行财务人员还要用EXCEL表来计算全行的数据,那一定不是数字化银行。如果银行仅是依赖平台贷款饮鸩止渴,自身运营和风控能力虚弱到地上,那一定不是数字化银行。如果处理一个风控的反欺诈非常紧急的排期,要在1个月以上,那一定不是数字化银行。如果银行的大数据产品仅是数仓或者hive,没有实现数据产品化,没有业务人员可以低门槛的做产品数据分析的工具,那一定不是数字化银行。如果我们对公产品还是要大量线下办理业务,那一定不是数字化银行。如果我们投入了大量的科技成本,但是客户使用我们的产品价值没有增加,那一定不是数字化银行。如果数字化转型,没有给一线业务人员赋能展业能力,那一定不是数字化银行。

数字化转型,既是星辰大海,也是田间地头,不能盲目追求高精尖,要追求实用主义,要让一线员工来评价吐槽,要让客户来评价,要让市场来评价。

【注: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在任何情况下,本号所载信息或所表述意见仅为观点交流,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报告案例征集令(一)


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面对后疫情时期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经济形势,数字金融朝向合规化、智能化、纵深化方向迈进。在零售金融领域,消费金融与普惠小微金融成为聚焦点,结合零壹智库多年来的洞察研究,拟在年末发布《消费金融行业发展报告(2021)》与《中国数字化小微金融创新实践报告(2021)》。


报告案例征集令(二)


今年是我国融资租赁行业的关键一年,监管层加速整合出清空壳公司、驱动行业洗牌;融资租赁公司借助金融科技,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业务本源,为了全面摸清行业竞争格局与数字化生态体系,零壹租赁智库拟在年末发布《中国融资租赁行业年度报告(2021)》。


欢迎各家机构积极献言献策,提供一线实战前沿案例,我们将评选后纳入报告成果之中。如有合作意向,请您扫描二维码添加作者微信13426224968,添加时请注明身份(单位+姓名)。邮件:leasing@01caijing.com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239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