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历史转折中的助贷

董云峰 · 零壹财经 2021-08-23 16:57:26 阅读:12252

关键词:互联网贷款助贷张家口银行济宁银行烟台银行

  转眼间,互联网贷款监管的落地,已经过去了一年。 2020年7月,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正式确立了互联网贷款的法律地位,并对互联网贷款业务的发展作出了规范。 去年末以来,监管继续加码。今年2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
 

转眼间,互联网贷款监管的落地,已经过去了一年。

2020年7月,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正式确立了互联网贷款的法律地位,并对互联网贷款业务的发展作出了规范。

去年末以来,监管继续加码。今年2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叫停了地方银行的异地互联网贷款业务,并从出资比例和集中度等方面提出了量化监管要求。过渡期最晚到明年7月份。

这意味着,互联网平台与地方银行共同掀起的助贷狂潮,将告一段落。

面对监管落地,商业银行都是如何反应的呢?在近期密集出炉的跟踪评级报告中,互联网助贷业务的变化以及整改压力,也成为评级机构重点关注的因素。

比财务报告,这些评级报告往往有着更丰富的信息量,我们也得以进一步了解中国地方银行的生存现状。

那些较早涉足助贷业务的地方银行,近年来通过助贷已经获取了不菲的收益;那些行动迟缓的,连汤都没喝上,就遭遇了监管暴击。

去年7月以来,有些银行已经开始了积极调整,有些还在做最后的冲刺,试图赶在过渡期结束之前最后一搏。

基于评级报告,新金融琅琊榜梳理了济宁银行、浙江稠州银行、阜新银行葫芦岛银行天津滨海农商行等十多家地方银行的互联网贷款业务情况。

助贷业务的比重可以高到什么地步?济宁银行互联网贷款占全行贷款总额的比例高达30%。

助贷业务一定坏账少、利润高吗?浙江稠州银行的互联网贷款不良贷款率达到了4.58%。

在强监管之下,那些入场较晚的地方银行,已经很难掀起多大浪花了。阜新银行在去年积极推进互联网贷款业务,一年下来,余额不过0.75亿元。

对部分银行而言,新政的冲击相当剧烈。诸如葫芦岛银行去年末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为5.10亿元,较上年末下降85.00%;烟台银行互联网贷款余额腰斩,去年末较年初大幅下降54.03亿元至46.93亿元。

也有继续大干快上的。2020年末,天津滨海农商行个人贷款余额为251.3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0.98%,占贷款总额的19.54%;其中联合贷款余额187.54亿元, 较上年末增长61.53%。

这一切,正是历史转折中的助贷。

下列内容整理自评级报告:

济宁银行:济宁银行与网商银行、百度小贷、微众银行京东数科等平台合作开展的互联网联合贷款业务是其零售业务的重要支柱。截至2021年3月末,公司互联网联合贷款不良率为1.48%。随着监管对互联网贷款业务管理加强,济宁银行相关业务拓展面临一定挑战。截至2020年末,公司互联网贷款规模为242.53亿元,同比继续增长13.43%。

浙江稠州银行:截至2020年末,公司互联网贷款余额79.50亿元,有余额客户数103.02万户,户均贷款余额0.77万元,不良贷款率4.58%;贷款品种以个人消费贷款为主,占全部互联网贷款余额的95.00%;同期末,公司互联网异地贷款余额15.92亿元,占全部互联网贷款余额的 20.03%。

阜新银行:2020年,阜新银行推进互联网贷款业务,借助腾讯云技术上的优势和在互联网贷款方面的经验,合作打造互联网贷款平台。但受制于阜新市个人贷款体量较为有限,加之当地银行同业竞争激烈,阜新银行个人贷款业务规模仍较小,未来仍面临较大的业务拓展压力。截至2020年末,阜新银行个人贷款余额39.60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74%,占贷款总额的4.33%;其中互联网贷款余额0.75亿元。

葫芦岛银行:引入人保财险和众安在线,由葫芦岛银行全额出资的形式,通过互联网渠道发放个人小额消费贷款。2020年,由于《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及监管集中度要求,该行暂停互联网贷款发放,互联网贷款规模有所下降,年末互联网贷款余额为5.10亿元,较上年末下降85.00%。

张家口银行:该行根据监管导向调整线上消费贷款的投放节奏与方向,逐步退出河北省外客户并压缩单一合作机构贷款规模。截至2020年末,该行线上消费贷款余额为111.82亿元,较年初增长4.07%,增速较年初下降31.13个百分点,其中微粒贷104.46亿元,未来面临压降压力;线上消费贷款不良率为1.52%。

承德银行:截至2020年末,花呗余额42.57亿元,借呗余额53.74亿元,京东金条余额53.36亿元,京东白条余额4.95亿元。由于该行个人消费贷存量基数较大,业务属性多为联合贷及助贷,预计在互联网贷款监管政策趋严的背景下,未来增速将明显放缓或将面临被压降的可能。

洛阳银行:截至2020年末,该行线上联合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22.00%至75.75亿元。该行目前正在推进自营消费贷款研发工作,未来随着监管对个人按揭和互联网贷款业务管控的趋严,该行个人贷款业务将面临较大的调整和拓展压力。

廊坊银行:在监管环境收紧的情况下,廊坊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规模亦出现收缩。廊坊银行与合作机构的出资比例自70:30至100:0不等,平均水平为90:10,截至2020年末,互联网贷款余额为152.70亿元。目前,该行主要推出的产品包括微粒贷、借呗、花呗和美团生活费等,未来或面临一定调整压力。

青岛银行2020年,该行互联网贷款共发放197万笔,累计金额194.07亿元,截至2020年末,互联网贷款余额104.83亿元,同比增长2.20%。该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主要采用助贷模式,合作方主要包括360数科、美团小贷、众安在线、平安普惠

烟台银行:该行与京东金融、蚂蚁金服、 平安普惠和360金融等机构开展线上联合贷款和助贷业务,受监管政策趋严以及联合贷款风险暴露等因素影响,2020年以来该行压降联合贷款规模,年末互联网贷款余额较年初大幅下降54.03亿元至46.93亿元。受此影响,截至2020年末,该行个人贷款余额较年初下降20.25%至140.36亿元,在总贷款中的占比较年初下降10.84个百分点至27.17%。

泉州银行:该行继续推进与民营银行、小贷公司及泰隆银行合作,借助“微粒贷”、“网商贷”、“美团生活费”和“生意贷”等贷款产品提高客群覆盖面,增加信贷投放量。截至2020年末,该行个人贷款余额338.19亿元,同比增长52.11%,其中联营贷款余额140.18亿元,同比大幅增长。随着该行线下贷款和直营业务的快速发展,同时出于风险防控考虑,该行将逐步压降线上联营贷款规模,个人贷款增速或将放缓。

天津滨海农商行:2020年,滨海农商银行个人贷款较快增长,主要依靠联合贷款规模增长,随着联合贷款监管趋严,未来业务规模拓展或面临一定压力。截至2020年末,滨海农商银行个人贷款余额为251.3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0.98%,占贷款总额的19.54%;其中联合贷款余额187.54亿元, 较上年末增长61.53%。

石嘴山银行截至2020年末,公司互联网贷款规模为109.87亿元,主要为消费类贷款,且异地互联网贷款占比很高,不良贷款率1.49%。总体而言,公司互联网贷款规模较大,且异地互联网贷款占比很高, 面临较大调整压力。

江西银行:在居民消费信贷需求走弱以及暂停与第三方互联网公司合作开展的消费贷款产品的综合作用下,江西银行降低了个人消费类贷款的投放力度。截至2020年末,江西银行联合贷款余额为5.68亿元,较上年末大幅压降。

九江银行:随着互联网贷款管理政策的趋紧,九江银行互联网平台贷款发放余额明显减少,导致个人贷款增速明显放缓。截至2020年末,九江银行个人贷款余额663.62亿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295.66亿元,个人经营性贷款172.80亿元,其余主要为个人消费贷款和信用卡贷款。

海口农商行该行全额出资,平安普惠负责获客并对贷款资金提供20%的保证担保,平安产险对贷款资金提供80%的履约险服务,三方独立进行风控审批。海口农商银行在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出台后按照监管要求开展相关业务,2020年,共发放互联网贷款10.01亿元, 截至2020年末余额为8.28亿元。

2021年10月21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将携手北京信用学会、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研究会数字经济研究小组、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在深圳举办“2021第三届中国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暨零壹财经·零壹智库秋季峰会”。本次峰会以“新治理结构,新发展格局”为主题,邀请政府、学术界、金融界、技术界专家和高管共同参与,助力深圳数字经济行业创新发展,探寻数字信用与风控的新征程。

点击下方图片,报名参与秋季峰会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310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