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银行扎堆挤上“中收”赛道

夏心愉 · 零壹财经 2021-08-18 10:59:27 阅读:9600

关键词:开放银行财富人群财富管理资产端零售AUM

如果一条赛道成为行业共识,就会瞬间因为扎堆竞争而变得拥挤。 在银行业,因为资本约束和旧发展模式式微的双重倒逼,中间业务就成了这样一条赛道。“愉见财经”和多家上市银行同仁私聊,发现他们无论表面的话术是谈AUM、谈轻资本转型、谈在息差之外建设更多的利润引擎(多利润中心),究...

如果一条赛道成为行业共识,就会瞬间因为扎堆竞争而变得拥挤。

在银行业,因为资本约束和旧发展模式式微的双重倒逼,中间业务就成了这样一条赛道。“愉见财经”和多家上市银行同仁私聊,发现他们无论表面的话术是谈AUM、谈轻资本转型、谈在息差之外建设更多的利润引擎(多利润中心),究其收入结构的根本,就是想——做大中收。

资本倒逼

中泰证券研究所所长戴志锋预言过一句,说:核心资本未来会是中小银行的核心竞争力。

深以为然。说两个事实吧。

其一,天风证券做了一个测算:1,假设未来三年上市银行如要保持2020年末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变,那么2021~2023年的资本缺口达1283亿元、2739亿元和5431亿元;2,假设未来三年上市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要求不低于9%,测算不达标银行需提升至9%面临的资本缺口,可得2021~2023年的资本缺口达1021亿元、1856亿元和3005亿元。3,目前上市银行的外源性资本补充规模,虽然可以填补部分资本缺口,但仍需加大资本补充工具发行力度。

上头这一大段可以一言蔽之:

未来三年资本会越!来!越!缺!

其二,中报期打头炮的招商银行宁波银行,是股份制和城商行两大梯队的“课代表”,利润增速双双超过20%、不良率都比去年末再行下降,这两张半年报基本上已经代表了中小银行里的最高水平。

巴特,资本充足真的是连“课代表”都很难考好的卷子。除非放弃增长,否则,就算是对这样进退有弹性、资本内生能力已经较强的银行来说,两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都跌了,分别降至11.89%和9.38%,较上年末下降了0.4和0.14个百分点

这是趋势。从“愉见财经”了解到的行业动态来看,后续即将公布财报的上市银行,除非刚好补血到位,否则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也几乎都是下降的。

银保监会发布2021年二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还显示出了这一指标“逐季下降”的态势: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0%,较上季末下降0.14个百分点。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近期多位银行业管理层人士也都不约而同在交谈时提到了资本约束对银行进一步发展的掣肘。

“愉见财经”暗暗地观察了某家中型银行,他们家这资本消耗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除了正常原因外,还有资管新规2021年底 deadline压下来的一大堆“回表任务”,眼看着都是吃资本的血盆大口。所以事实上他们投放的新增贷款规模是已经受到了影响的。

我也旁敲侧击问起了那家行的管理层下半年的发展,对方还挺有意思的,说,下半年虽然有很多不确定性,但在要在资本约束下“破题”,是不确定性中最确定要做的。

我们换上一颗管理层的脑袋来愁一愁哦,假设你家行,比对标行少了200亿核心一级资本,所谓“对标行”么就是要跟上人家甚至赶超人家的咯,那请问,如何在维持原有发力节奏和战略布局不变的前提下实现“向上赶超”呢?

继续粗放型发展?对不起,还差着几百亿规模呢,核心资本再乏力,那差距只会越拉越大。答案几乎是——不可能。

我们的既定思路里,资本就像面粉,只有源源不断搞面粉过来,加加水,风险资产收收息,才能和出利润的面。但往后大概是要改改老思路了,特别是几家大中型商业银行被纳入“系统性重要银行”后,还将面临要求更高的资本考核。

发展倒逼改革。

模式倒逼

除了资本约束以外,对公业务原来依仗的房地产山头失火了,零售业务最无脑地傍房贷消费贷也香了——又是另一种倒逼,所谓发展模式倒逼。

比如从前有不少银行业务喜欢傍着大里做,依靠规模效应就能赚钱,好比依赖吃房地产业务的救命丸子,再不然就是搞搞政府平台,反正多少是有隐性背书的。

但现在,这些方法都不好使了。这不,连股份行课代表都摊上事儿了。

另一头呢,从国家到监管,对于银行的相关指导也是层层加码。资金不该多去的地方管得死死的,对于鼓励投放的地方:深度经营实体经济、发力绿色金融、支持战略新兴产业等,那态度也是不可动摇。

旧模式退位,新模式暂时还顶不起每年刚性的KPI时,那就会形成一种“虚席以待”:转型、升级,形成更多发展引擎,题中之意也包括,做大中间业务。

孕育新生

双重倒逼之下,最显见的是,几乎家家银行都打出了财富管理的牌:综合拓客、产品拓客、场景拓客、开放银行拓客,然后思考如何做大用户价值,成为客户们的财富管理主办银行。一系列的研究报告也反复证明了这将是一片天量市场,刚兑打破后,财富人群需要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相比大家耳熟能详衡量中间业务的指标——AUM,我发现现在很多银行开始用财富管理发展乘数,来判断一家银行财富管理转型成效,即拿零售AUM比资产负债表中的总资产。以标杆招行为例,这一指标系数是第二名的两倍以上。

除了寻思着该到哪里去拉动获客,资产端也是银行们比拼的重要战场。“无论是什么财富管理、资产管理、综合融资服务,前提都是要我们手上有大量的优质资产,没有好资产,谈别的都是无本之木。”上述股份制银行管理层人士表示。

据某家银行的人说,一些分行即便是没有信贷规模了,也被总行敦促要加大优质资产储备。

这条赛道,已经成为各家银行的兵家必争之地。“愉见财经”的预判是,本行或集团能够形成大财富体系,某种程度上已经形成了客户、资产、产品能力、渠道打闭环的,会在这片“红海”里辟出独有的“蓝海”好风光。

当然,除了财富管理,投资银行、托管、票据、金融市场等都成为银行开拓多元盈利空间的抓手,这里就不一一枚举业务动态了,我们等各家行半年报出齐了以后再做整体观察。

本文的最后,还是想牢骚几句。因为我发现创新能力偏弱的银行,还是太喜欢路径依赖,表内不能做吧,一拍脑袋就是表外、表表外、再到撮合业务。比如房地产融资不能直接做了吧,又还是想到找信托通道。

我听到某家银行的算盘是这样打的(以前也有此业务现在更多)。他们主动获取房地产公司项目信息,通过房地产信托来营销房地产企业,对接多家信托来扩宽企业融资渠道,最终在赚取托管、中收的同时,还想着努力把企业存款也沉淀在银行里。

2021年10月21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将携手北京信用学会、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研究会数字经济研究小组、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在深圳举办“2021第三届中国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暨零壹财经·零壹智库秋季峰会”。本次峰会以“新治理结构,新发展格局”为主题,邀请政府、学术界、金融界、技术界专家和高管共同参与,助力深圳数字经济行业创新发展,探寻数字信用与风控的新征程。

点击下方图片,报名参与秋季峰会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17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