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从“金服”到“数科”:名符其实还是挂羊头卖狗肉?

消金界 · 零壹财经 2020-11-20 17:57:51 阅读:12182

关键词:京东数科信也科技同程数科贷前调查金融科技

在部分人士眼里,金融科技公司纷纷把公司名称后缀“xx金服”或“xx金融”改名为“数科”二字,是“挂着羊头卖狗肉”,从业务上,更是做着一样的事情,那就是做金融。 “换一个名字,只不过是为了享受科技公司更高的估值而已。”从资本的角度看,换名也想要争取更多钞票。 但市场真的...

在部分人士眼里,金融科技公司纷纷把公司名称后缀“xx金服”或“xx金融”改名为“数科”二字,是“挂着羊头卖狗肉”,从业务上,更是做着一样的事情,那就是做金融。

“换一个名字,只不过是为了享受科技公司更高的估值而已。”从资本的角度看,换名也想要争取更多钞票。

但市场真的那么傻吗?在信息充分披露的时代,谁又骗的了谁?企业大费周章改名,真的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2018年7月“京东金融”改名为“京东数科”,拉开了金融公司的“更名潮”。2019年9月20日,小米支付更名为小米数科;2020年7月13日,蚂蚁金服更名为科技集团;2020年8月7日,360金融更名为360数科;2020年10月16日,同程金服更名为同程数科

这些企业以互联网金融业务切入,可能被贴上了金融标签;可如果深入分析,会发现“金融”二字已不能涵盖上述公司业务范围。改为“数科”这一更贴合科技属性的名称,或许更符合现实情况。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更名为第一步,下一步应将旗下业务分拆上市,让金融的归金融、科技的归科技,或许会避免上市时陷入“以科技公司之名、行金融企业之实”的尴尬境地。

监管介入蚂蚁集团上市,将加快这一趋势。

01 科技投入、营收占比大 

乐信在今年二季报中,对其金融科技业务有过如下描述,并表示其已经成为消费金融生态系统建设者。

“我们将客户与线上线下的金融机构和零售商人联系起来。在这个生态系统中,我们不仅为客户提供信贷服务,而且还提供基于会员资格的特权;我们为金融机构提供金融科技服务,并为零售商人提供消费金融工具和客户管理服务。因此,我们将消费金融,会员服务和金融科技服务整合到一个生态系统中,标志着我们业务模式的逐步发展。”

此外,信也科技和蚂蚁集团等金融科技公司都纷纷表示加大在金融科技领域投入。

近期曝光的蚂蚁集团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7月31日,其获颁的专利和已提交的专利申请总计达26279项, 其中6382项已经授权、注册或正在等待专利证明。

另一家技术平台信也科技同样重视科技研发的投入。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信也科技2020年二季度研发费用为8340万元,在行业内保持较高水平。

根据京东数科招股书,京东预计将把上市募集资金用于科技研发领域。

来源:京东数科招股书

事实上,目前京东金条的业务模式主要为通过金融科技能力帮助金融机构推荐并筛选用户。

招股书显示,京东金条近三年促成的贷款规模分别为1036.85亿元、2554.92亿元、4589.15 亿元和2612.17亿元,近三年复合增长率为 110.38%。公司在业内率先推出了信贷科技开放平台模式,截至2020年6月末,金条产品余额中,由金融机构进行直接放款或已实现资产证券化的比例合计约为96%。


2015年,京东数科开启互联网平台与金融机构的信用卡联营模式,推出了 “小白卡”系列明星产品。公司基于大数据风险模型及多维用户画像分析等手段与技术,帮助发卡机构拓宽获客渠道,加强风险控制,帮助金融机构在信用卡产品设计、 用户识别、信用管理、用户运营,到业务经营等方面的全流程管理,提升运营效率。

截止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及2020年6月30日,京东数科的信用卡发卡量分别为 183.29万张、155.41万张、 289.68万张和 188.28万张;信用卡科技服务分别实现收入 4857.58万元、6289.95万元、11945.87万元和12499.85万元。

02 降低对客利率 

金融科技公司提升金融科技能力、风控水平自然会得到提升,也就更容易符合监管对于利率保护上限的限制。

由于风控水平提升,平台的资产质量表现优异。金融科技公司合作助贷业务时,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会有更多的话语权,如采取不兜底的“分润模式”等,这样就省去了巨额的保证金。

一位业内人士对消金界表示,由于省去了保证金支出这笔费用,采取轻资本模式的助贷平台,从金融机构处获取的资金成本可以降低3-4个点。

此外,明面上,资金方还会给采取轻资本模式的合作方,让利1个点左右的成本。

举个例子,信也科技在采取轻资本模式运作后,平台资金的利用成本可以降低至7-8个点,大大提升了市场竞争力。

更低的资金成本会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最为重要的,还在于可以用更低的年化利率圈住更为优质的客户。

而更为优质的客户会使蝴蝶效应进一步发酵,因为他们本身还款能力、意愿相比次级用户更强,其逾期率也就更低,省去了催收等一系列后续贷后成本,这样就更进一步降低了金融科技公司的总成本。


03 构建产业数字化能力 

此外,部分深入产业的金融公司,可通过长年累月在该条产业链里对于用户数据和行业经验的积累,来反哺金融业务、构建数字化产业。

比如同程数科(前同程金融)对于旅游行业的数字化改造。

举个例子,很多旅行社需要提前半年向航空公司购置机票,以满足用户需求。但苦于没有数支撑、加上对旅游产业链的陌生,很多金融机构不敢轻易给旅行时“输血”。

这是同程数科凭借多年在旅游产业链中积攒的科技能力,加上长期与票务代理打交道的经验,可以更加准确地把控旅行社风险,并为之建模,将这一极度“非标准化”领域打造成“标准化”模式。

我们再进一步设想,未来同程是否可以将这些风控模型输出给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毕竟,蚂蚁集团敢于标榜自己“科技身份”的最大底气,来源于其“数字金融科技平台”营收占其总营收63.4%。

如果同程科技输出业务板块总营收占比增多,无疑是进一步为自己的“科技身份”证明。

04 金融的归金融、科技的归科技 

小微信贷专家嵇少峰对消金界表示,“蚂蚁集团很大可能会把金控板块独立出来,变成两个板块,一个板块受到审慎监管;一个板块则是不受监管的数据服务,包括信贷方面的数据及其它服务。”

根据蚂蚁集团招股书,2020年上半年,微贷科技平台为蚂蚁集团创造285.86亿元营收、101.56亿元的利润,其科技与金融近乎一半对一半的利润。如果整体估值向金融机构靠,则科技版块的估值将受到严重拖累,还不如将两者分开独立上市合算。

只是有一个点需要注意,如果金融科技公司真的将业务分拆为科技板块和金融板块,那科技板块业务在与金融机构合作过程中,一定要符合国家对于“金融机构核心业务不能外包的相关规定”。

在今年7月17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中,又再一次明确,“互联网贷款业务涉及合作机构的,授信审批、合同签订等核心风控环节应当由商业银行独立有效开展”。

可在目前的实际操作中,消金界发现多家银行出现“三查(贷前调查、贷时审查、贷后检查)不到位”的现象。


每个角色都尽到自己的职责,然后将金融业务与科技分拆上市,让金融的归金融、科技的归科技,将是从“xx金融”、“xx金服”改名为“xx数科”的下一步集体动作。
10月3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与中国零售金融智库联手,共同推出“中国银行业普惠小微金融竞争力”评选活动,目前已启动案例征集。评选将包含以下三项榜单,结果将在线上及2021年1月举办的“零壹财经2020年度峰会”中对外发布,点击图片参与报名。 
 
【榜单一】商业银行普惠小微金融竞争力TOP 100评选榜单
【榜单二】小微金融数字服务商TOP 30评选榜单
【专项奖】小微金融创新业态专项案例评选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21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