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蚂蚁集团联合贷难题何解?有人坚定合作,有人趁机更换服务商

消金界 · 零壹财经 2020-11-10 18:10:21 阅读:4740

关键词:存量联合贷微贷科技网贷新规联合贷蚂蚁集团

“存量联合贷资产我们就不做调整了,如果再有新的联合贷进来,需要按照网贷新规的规定做出调整。”一位银行从业者告诉消金界。 上述银行从业者所说的“网贷新规”,是指伴随着“蚂蚁集团IPO搁浅之夜”一同正式落地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网贷新规”...

“存量联合贷资产我们就不做调整了,如果再有新的联合贷进来,需要按照网贷新规的规定做出调整。”一位银行从业者告诉消金界。
 
上述银行从业者所说的“网贷新规”,是指伴随着“蚂蚁集团IPO搁浅之夜”一同正式落地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网贷新规”)。
 
网贷新规最能引起银行从业者关注的,是针对于联合贷款的监管细则。
 
网贷新规明确规定,“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根据蚂蚁集团招股书介绍:
 
“根据奥纬咨询研究,截至2020年6月30日,按照我们平台促成的信贷余额计算,我们是中国最大的线上消费信贷和小微经营者信贷平台,其中消费信贷余额为人民币1.732万亿元、小微经营者信贷余额为人民币0.422万亿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我们与约100家银行合作伙伴合作开展业务,包全部政策性银行、大型商业银行、全部股份制商业银行、领先的城商行和农商行、在中国展业的外资银行,同时也与信托公司合作。”
 
这1.7万亿元的消费贷余额中,有约2/3是助贷,其余为联合贷资产。
 
如何处理这已经存在的、规模巨大的联合贷存量资产,就成了各家银行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和大量银行从业者交流后,消金界发现,这些银行从业者在处理蚂蚁集团联合贷存量资产时,大体分成了三个派别——
 
一是相信蚂蚁集团能度过此次危机,希望继续和其合作的“稳妥派”;
二是正好借助此次机会,清理和蚂蚁集团合作的存量资产,之后或换服务商(比如从蚂蚁换成腾讯),或干脆用自营承接空缺信贷资产的“激进派”;
三是不知如何是好的“犹豫派”。
 
“监管条文一向是法律不追溯过往,新贷新办法,老贷给个期限,限时整改到位。网贷新规之前的联合贷应该不受监管约束,等上批联合贷资产到期了,我们再看吧,目前暂时就不承接新的联合贷资产了。”这是大多数从业者的想法。
 
不过,网贷新规明确表示,在营的网贷公司,应当在过渡期内完全达到要求;逾期仍不符合本办法规定的,不得开展新的业务。
 
可对于蚂蚁集团来说,在众多股东压力下(甚至社保基金都追加了70个亿),及时完成存量联合贷整改,尽快上市已经是一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事情。
 
 01 “稳妥派”的最大底气 
 
“目前毕竟只是征求意见稿,一直到正式施行还有一段时间。我们相信网贷新规仅仅是监管的投石问路,蚂蚁可以通过和银行创新业务模式来规避监管。况且本次是征求意见稿,未来还有转机。”其中一位从业者表示。
 
“稳妥派”从业者未来还是希望继续和蚂蚁集团合作,“人家流量毕竟大”。而且在他们看来,网贷新规是针对于所有网络小贷平台进行了限制,又不止仅仅针对于蚂蚁集团。
 
据一位地方城商行支行负责人表示,现存的联合贷业务,他们已经在“逐渐收缩并开始整改”。
 
况且从监管近期动态看,并没有将蚂蚁集团联合贷业务“一刀切”的意思。
 
近日,针对于个别媒体报道的“银保监会计划引导银行机构暂停和蚂蚁集团开展联合贷款业务合作”,对此,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
 
“相关报道不实。银保监会近期未就银行与合作机构合作发放贷款业务出台新的监管举措。银保监会支持银行保险机构依法合规与蚂蚁集团开展业务合作,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在业内人士看来,银保监会这番表态相当于给蚂蚁集团联合贷业务定了调,平稳过渡。
 
在众多“稳妥派”从业者眼中,此次“网贷新规”可能和“资管新规”一样,为做好过渡期存量资管业务整改工作,会设置一定的整改期限,甚至有可能屡次延长最终整改时间点。
 
2020年7月,人民银行宣布将资管新规过渡期延期一年至2021年底,该政策旨在让银行体系的风险逐步释放,有序化解。
 
“根据以往经验,监管应该会给蚂蚁集团整改联合贷资产以相当长的时间限制。”其中一位从业者表示。
 
从整个银行业宏观数据来看,受疫情影响,银行2020年日子并不好过。
 
根据中债资信数据,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从2018年的1.86%上升至2020年上半年的1.94%,处于近十年最高水平;拨备覆盖率从2018年的186.31%下降至2020年6月末的182.40%,下降3.91个百分点,仍高于目前150%的监管要求;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从11.03%下降至10.47%,下降0.56个百分点,在各类监管指标中波动幅度最大;2020年上半年,银行业净利润降幅达9.4%,为近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如果此时要求蚂蚁集团快速整改大量的存量联合贷资产业务,数以万亿元的资产,再叠加银行因受疫情影响而产生的各类主要指标波动。
 
宏观大环境也好、监管近期表态也罢,无论从哪个角度,“稳妥派”从业者都认为不可能将蚂蚁集团联合贷“一刀切”,这也是他们继续坚定选择和蚂蚁集团合作的最大底气。
 
02 “激进派”趁势换合作商 
 
与“稳妥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激进派”,他们中大部分都是头部股份行,甚至是国有大行。
 
这些资方本身就具有强劲的金融科技实力和风控能力,很早以前就有退意。
 
“蚂蚁太强势,合作中他反而成了甲方,后续不太想合作。”一位股份行从业者说道。
 
几位曾和蚂蚁在联合贷层面有过合作的银行界人士称,随着规模越做越大、合作银行数量越来越多,蚂蚁集团变得“越来越霸道”,占据了更多的话语权,不仅在分蛋糕时攥取了更多的收益,而且要求“我们推过来的客户、必须得放款”。
 
这些头部银行正好趁着此次机会,切断和蚂蚁集团的业务合作,更换服务商。
 
“我们已经和腾讯业务团队有接洽了,看看他们能否承接这部分资产。”一位六大行贷款业务部负责人告诉消金界。
 
据介绍,他们团队甚至已经在考虑用自己旗下消金公司作为主体,“来承接蚂蚁集团这部分退出的资产”。
 
据多家媒体报道,多家城商行、农商行发现,随着和以蚂蚁集团为首的金融科技公司合作联合贷的规模逐渐扩大、越发深入后,不良率相较头几年也显著提高。
 
这也给了这些银行换服务商,或者说加大自营业务占比更多的理由。
 
事实上,就算没有此次网贷新规和上市暂停事件,蚂蚁集团联合贷业务也早已处在“风口浪尖”。
 
今年7月底,多家银行收到了来自央行的《关于开展线上联合消费贷款调查的紧急通知》。《通知》称,为掌握金融机构个人消费贷款业务创新情况,决定开展线上联合消费贷款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将蚂蚁花呗和蚂蚁借呗的合作情况进行单独区分。有银行业人士认为,这或与花呗与借呗在整体中占比较大有关。
 
一位业内人士对消金界表示,从8月份开始,在上海地区和蚂蚁集团合作规模最大的银行,开始紧急排查和蚂蚁集团合作的联合贷及助贷项目。
 
“各种材料都要重新过、重新检查合规与否。”上述从业者说道。
 
据上述六大行贷款业务部负责人介绍,他们把此次蚂蚁集团联合贷业务整改危机视作机会,如果能借此机遇扩大银行自营项目占比,用户数据也能更多地把握在自己手里了,“不用受制于人”。
 
03 小结 
 
从更大的宏观视角来看,蚂蚁集团目前正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一方面,高达1.7万亿元的信贷余额,蚂蚁集团表现出微贷科技的成功。同时作为消费信贷的绝对创新者,对刺激消费方面也有正面意义。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三季度经济数据,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0.7%,年内首次转正。其中一季度同比下降6.8%,二季度增长3.2%,三季度增长4.9%。消费复苏因素是一个重要的驱动力。具体数据而言,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3.3%,连续2个月正增长。
 
更何况,在监管今年屡次喊话“让利实体经济”、“扶持小微企业”的主旋律下,蚂蚁集团0.422万亿元的小微信贷余额也显得弥足珍贵。
 
如果短期内蚂蚁集团这条大船迅速调头,其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可谓不剧烈。
 
但另一方面,从蚂蚁集团自身出发,快速整改不符合网贷新规要求的资产,尽快上市是一个必答题。
 
先不说数以万计股民的期待,随着业务的逐渐发展壮大,被各方力量捆绑的蚂蚁集团早已不是阿里的蚂蚁。
 
比如近期全国社保基金追加投资了70亿元,认购超1亿股蚂蚁新股,成为除阿里集团外认购金额最大的战略投资者,亦计划在这个巨头上市之际,为全民多赚些养老金。
 
蚂蚁集团需要花费时间认真细致整改不合规资产,与利益相关方殷切期盼其快速上市进而变现的需求间,产生了一道鸿沟。
 
蚂蚁集团能否跨过去,如何跨过去还存在着巨大的变数。此时各家银行作为合作方,分化为“稳妥派”、“激进派”和“犹豫派”也就不足为奇。
 
有从业者指出,蚂蚁集团或将不符合“网贷新规”的资产,划分给新成立的蚂蚁消费金融公司、甚至网商银行,可以满足杠杆率需求。
 
不过一位金融科技行业资深观察人士认为,债务关系无法轻易变革,这条也是死胡同。
 
小微信贷专家嵇少峰对消金界表示,“蚂蚁集团很大可能会把金控板块独立出来,变成两个板块,一个板块受到审慎监管;一个板块则是不受监管的数据服务,包括信贷方面的数据及其它服务。”
 
刚刚下发的“网贷新规”毕竟只是“征求意见稿”,如果这真的只是投石问路,后续应该会出台更多细则,给类似蚂蚁集团这样的公司指出明路。
 
“过几天我再和你说吧。” 上述资深观察人士有些神秘地称。
 
蚂蚁上市大戏,故事还在继续。
 


2021年10月21日,由零壹财经·零壹智库主办,深圳信用促进会、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研究会数字经济研究小组、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第一届中国信用经济发展峰会暨2021第三届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将在深圳举办。
本次峰会聚焦征信、大数据与风控实务,邀请政府、学术界、金融界、技术界专家和高管共同参与,助力深圳数字经济行业创新发展,探寻信用经济与风控的新征程。同期峰会还将发布信用经济发展系列报告之一《隐私计算技术应用发展报告》,为业界提供更加全景、更贴近实际的认知,助力市场的繁荣发展。

点击下方图片,报名参与秋季峰会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22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