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从游击队到百团大战!“反催收”恶意套利已成个贷行业最大风险

新金融女记 · 零壹财经 2020-06-03 16:05:30 阅读:7095

关键词:个人信贷业务反催收代理反催收联盟消费金融逾期率

以“维权”为表象,以缠诉闹访为手段,通过虚假宣传批量招募客户,通过传授逃债技巧等方式牟利————有组织、有计划,以反催收牟利的“反催收”联盟正在成为个贷行业最大风险。 女记调查发现,从事个人信贷业务消费金融平台、信用卡中心、融资性担保公司因受“反催收”联盟抱团攻击,逾期...

以“维权”为表象,以缠诉闹访为手段,通过虚假宣传批量招募客户,通过传授逃债技巧等方式牟利————有组织、有计划,以反催收牟利的“反催收”联盟正在成为个贷行业最大风险。

女记调查发现,从事个人信贷业务消费金融平台、信用卡中心、融资性担保公司因受“反催收”联盟抱团攻击,逾期率明显激增。“老赖们”组团拖欠,甚至恶意骗贷。当前,围绕如何“退息”、甚至“索取赔偿”不仅形成所谓“反催收”代理 ,更已衍生了一个灰色产业 — 一些宣称可以帮助客户“停掉高额违约金、利息”、“减少还款金”,通过收取高达10%~70%的高额费用形成一条恶意套利的灰色产业链。此类公司形成反催收套路,甚至用不光彩手段,如恶意投诉等方式达成目的。不仅严重扰乱金融秩序,还存在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诈骗等风险隐患。

 “反催收”联盟曲解政策猖獗反扑已经严重影响了正常金融秩序。女记独家获悉,目前多地监管部门已对日益猖獗的“反催收”进行调查。一位人行消保部门负责人告诉女记,一场围剿“反催收”,维护金融市场秩序的行动正在开始。

01 反扑:“反催收”愈演愈烈

因“反催收”被骗的案例并不少。某女士今年年初接到自称是“反催专家”的陌生电话,该“专家”称,了解到某女士有一笔18万元的逾期借款,可以指导如何向公司施压退费退息,甚至可以免除剩余本金、修复征信。在利益的驱使下,某女士轻信了“反催专家”,向其支付高额佣金,并按照指示向监管单位反复进行投诉。但是由于诉求缺乏证据支撑,某女士的投诉最终被监管单位告知不予受理,而当初的“反催专家”也早已不见踪影。

反催收不仅伤害了借款人,也已经严重干.扰了金融行业的正常秩序。

 “‘反催收’已经成为整个行业最大的风险了,再这样下去,不少公司会因此扛不下去。”作为广东一家消费金融公司的运营部的负责人曹康(化名)今年以来压力极大。因为他面对的不再是一一欠款个体,而是专业的、有组织有计划的职业化“赖债”团队——反催收联盟。

与借疫情申请免息的“温和式”“反催收”相比,让金融机构更难搞的是恶意投诉。女记发现,如今“反催收联盟”已经形成非常完整的恶性投诉套路。例如制造“噱头”,通过威逼方式要求从宽处理,达到减免费用等目的。此外,部分借助贴吧、微博等公众网络平台,将逾期客户的投诉材料广为传播,以制造“声势”;同时此类群众还提供各类投诉模板、各监管机构投诉地址等,引导逾期客户向监管机构施压,升级投诉。总而言之,核心套路就是两个词“投诉”、“耍赖”。

 “就像遭遇了精准阻击一样,完全无法招架。”曹康告诉女记,对于行业来说,“反催收”联盟自2018年底就陆续出现。过去几个月,尽管不乏媒体关注,但“反催收”乱象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愈演愈烈。

02 调查:“网红”助推“反催收”变异升级

女记发现,短短几个月内,从事个人信贷的公司遭遇疯狂阻击背后,是“反催收”联盟如同病毒变异般,杀伤力大幅提升。他们出现了这些变化:

从“游击战”到“百团大战”

广东一家信用卡公司资产管理部负责人告诉女记,“反催收”已经从此前散兵游勇的“游击战”的联盟进入了团战模式了。

据悉,“反催收”联盟最早的雏形是部分“老赖”把成功经验总结成所谓的“上岸”秘籍通过各种贴吧分享出去,但随后部分“老赖” 却以此谋生,通过收费入群等方式分享“教程”。

如果说这一阶段是散兵游勇的“游击战”阶段,那么今年,随着抖音、西瓜视频、快手等平台上出现了大量的专门教人如何进行“反催收”的“网红”,“反催收”正式进入“百团大战”时代。据统计目前,这些平台上的此类知名账号已多达数百个,其粉丝多达500多万。他们以短视频平台为阵地,借力此类平台的推荐机制,迅速捕获有此需要的“猎物”,瞬间壮大起来。

以一个名为“X老师咨询”的账号为例,该公司认证为“烟台某商务信息咨询官方账号”,在过去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该账号连发91条短视频,赤裸裸的声称“帮助负债者不倒”。截止5月22日,粉丝数已经达到1.2万。


除了通过类似的“网红”发出集结信号,“反催收”联盟还大肆“拉人头”。一位正在招募代理的“反催收”人士告诉女记,目前该公司正在全国范围内招收代理。以提成算业绩,每笔业务可以收取5~10%,业务能力强的代理中介月收入可以超过50万元。

从乱象到暴利行业

如果说,一开始出现的“反催收”是个别乱象,那么现在则是一门暴利的生意。

女记搜索发现,在淘宝、闲鱼以及微信公众号上,早已出现各种公开售卖各类“反催收”服务,他们宣称可以帮助客户“停掉高额违约金、利息”、“减少还款金”,甚至“保护客户剩余资产,不被强拍、低拍”、解决征信问题等服务。

一家名为“防爆”公司声称,可以为全国范围内的客户追回信用卡罚息,包括“信用卡3年内产生的逾期违约金、最低还款产生的利息等等”。费用为免除利息30%。

“目前佣金行价在10%~70%不等。”一位中介告诉女记。这意味着,按“行价”最低标准计算,一笔逾期10万元的费用,需要交纳至少1万元佣金。

除了直接抽取“提成”,不少公司从事作为咨询,以收取服务费或者会员费方式牟利。

从卖教程到形成完整产业链

集结壮大同时,女记发现,围绕“反催收”一条由骗贷、反催收教程、债务托管(重组)、甚至征信修复等构成的完整灰色产业链浮出水面。

女记留意到有不少反催收交流的Q.Q群、微信群,部分甚至具体到以某个银行命名,专门“传授”各种反催收办法。这些群里少则几十人,多则数百人,群里有专人教大家如何与银行沟通、如何写投诉材料,甚至有完整的投诉模板。而想入群或者看帖,往往需要付费。

不仅如此,针对部分借款人因为逾期或者多度借贷而导致信用记录问题,“反催收”产业链还存在所谓的“征信修复”业务。一位曾参与过类似课程的人士透露,此类公司通过私刻印章、伪造病历等方式欺骗银行,让银行相信逾期是人力不可抗的原因造成的,目的是让银行同意出具异议申请。

03 起底:公司化运营,反催收人士、律师等分工明确

进一步深入调查,女记发现,让金融机构无法招架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反催收”不仅已经形成产业,与早期反催收的单打独斗相比,暴利已经让这一乱象进入公司化、组织化、职业化的状态。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大量以商务咨询、法律咨询、网络科技信息等名义成立的公司开始从事专业反催收业务。

女记不完全统计,目前此类公司在辽宁、上海、江苏、广西、湖北、山东等地均已出现,部分公司甚至存在“狡兔多窟”——一个团伙设立多家公司进行运作,以躲避监控。部分公司不仅上线了官网,甚至还通过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新媒体平台开通了自媒体号,进行网络直播或者发文章吸引粉丝。

据悉,此类公司往往有专门揽客的业务员,专门研究各家银行、网贷、消费金融公司及金融监管部门投诉规则的法律人士,擅长网络数据分析的管理人员,甚至还有各类专门帮助债务人“出场”处理问题的社会人士。部分公司通过发展代理,甚至通过违规(违法)购买部分网贷或者金融机构的逾期人员名单进行精准获客,扩大业务范围,正处于迅速野蛮生长状态。

广东省小额贷款公司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徐北接受女记采访时表示,要注意“恶意逃废债”和“正确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区别。“早期不排除一些机构和平台利用国内信用体系不完备的情况违规或者高息放贷,但经过几年的整顿这种事件越来越少,市场越来越规范,反而一些原来非法放贷的从业人员转行去做‘反催收联盟’。”徐北表示,“反催收”对于金融行业正常经营干.扰极大,如果肆意下去,会造成金融机构更加“惜贷”,提升借款成本,让很多真正更需要借款的人借不到钱。老赖“反催收”成了恶意套利的方式。

“疫情影响之下,个人信贷资产的不良本身就受经济周期影响有所抬升,而此类恶性‘反催收’更是让不少消费金融公司雪上加霜。”一位熟悉行业的第三方研究人士指出。

04 围剿:监管摸底“反催收”

在消费信贷行业深受“反催收”之害时,监管和有关部门已经开始注意到反催收对于金融行业造成的干.扰,一场针对“反催收”的围剿已经悄然启动。

最早打响“围剿”行动的是上海。3月20日,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宣布与申城警银携手破获职业人犯罪团伙,成功破获一个“职业投诉人犯罪团伙”的案件。案件中涉及的 “退款工作室”采取至相关支付机构办公场所聚众、拉横幅、喊口号,及向人民银行投诉、举报、信访等方式,要求支付机构赔付资金损失。最终,12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依法刑事拘留。人民银行上海总部有关负责人为此专门提醒:为了保护自身和他人的合法权益,消费者应通过合法合理的途径反映诉求,不可采取缠诉、重复恶意投诉等方式非理性维权。

此外,各监管部门也针对“反催收”、“恶意代理投诉”等乱象向广大消费者作出风险提示:2019年9月2日,广东银保监局发布关于防范“代理处置信用卡债务”的风险提示,表示发现部分“维.权人士”通过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向监管部门投诉,扰乱消费者还款计划,严重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2020年4月9日,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发布关于防范“代理退保”有关风险的提示,提醒广大消费者警惕“代理退保”的风险隐患,防范恶意代理投诉行为,呼吁广大消费者理性维护自身合法权益;2020年4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推进破产案件依法高效审理的意见》,其中,意见明确要求,人民法院要准确把握违法行为入刑标准,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行为。

从关注到重拳整治,系因“反催收”已经对正常金融经营秩序及社会信用体系造成极大冲击。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海清律师接受女记采访时表示,“反催收”的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对金融秩序以及社会信用体系的破坏,一方面,反催收的直接结果是网贷平台、银行等金融机构坏账增多,此外,风险承受能力更弱的网贷平台更容易因此而一蹶不振,而网贷平台背后是数以万计的投资人,这将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另一方面,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提档加速的今天,反催收的“流行”对信用体系的破坏也是显而易见的。当然,出现问题并解决问题,也是完善我国信用体系建设的必由之路。

 在女记的采访中,多位靠近人民银行、银保监局、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监管人士均透露出一样的信号——正在对日益猖獗的“反催收”进行调查。一位人行消保部门负责人告诉女记,今年以来,已经多次组织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就“反催收”情况进行摸底调查,希望能否通过行业协同方式形成“反催收”群体画像,同时就“反催收”采取一系列整治动作。“可以预见,上海之外,各地也将纷纷有一些具体的整顿行动,以维护金融市场的健康和稳定。”上述监管人士透露,一场围剿“反催收”,维护金融市场秩序的行动正在开始。
领取「零壹智库Pro」会员优惠券,畅读零壹精品研报!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23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