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罗永浩电商直播“第一把火”,这一次能避开“供应链魔咒”吗?

财星 · 零壹财经 2020-03-27 11:40:19 阅读:13719

关键词:交个朋友科技供应链直播电商罗永浩

罗永浩终于来了。 一周前他宣布进军直播电商行业,并声称自己能在很多个品类做到“一哥”???! 今天,罗永浩官宣,称自己为“中国硕果仅存的第一代网红”,将于4月1日8点通过抖音APP首播,措辞一贯幽默:看到日历,你以为是愚人节;看到商品,你又觉得不是愚人节;看到价格,你...

罗永浩终于来了。

一周前他宣布进军直播电商行业,并声称自己能在很多个品类做到“一哥”???!

今天,罗永浩官宣,称自己为“中国硕果仅存的第一代网红”,将于4月1日8点通过抖音APP首播,措辞一贯幽默:看到日历,你以为是愚人节;看到商品,你又觉得不是愚人节;看到价格,你又以为是愚人节;基本不赚什么钱,只是为了交个朋友。

并且毫不掩饰地袒露了自己的“野心”:希望能够和粉丝一起努力成为抖音的“直播带货一哥”

截至3月27日11:30,罗永浩抖音粉丝量已达到171.3万。


今天我们不想讨论罗永浩和抖音之间双向选择的问题,一个“各取所需”便可概括。我们想讲一讲,罗永浩入局直播电商是受了招商证券研报的启发,那么他目前的优劣势与报告中所提到的核心观点有没有距离甚至壁垒?

这事关罗永浩“直播带货一哥”的梦想能否成真。


绕不过去的供应链

罗永浩所提到的招商证券那份“著名”的报告,全名叫《直播电商三国杀,从“猫拼狗”到“猫快抖”》

报告最核心的一个观点直播电商未来有望冲击万亿体量,淘宝、抖音、快手三大直播电商平台陷入三国杀,电商形势不断变化,表面上比拼的是流量, 实际比拼供应链能力。


“供应链”一拳打在了罗永浩的软肋上。

罗永浩卖过药材、干过烧烤、经营过批发市场、教过英语、办过网站、开发过锤子手机。新东方教英语的经历让他成为网红,锤子科技创始人、领衔多场撕逼大战的形象让他更广为人知。

而锤子科技,就曾被供应链扼住了咽喉。

2014年7月,第一代锤子手机上市后,因为“仍有两项关键元器件良率还是很低”,锤子T1便一再跳票。可是T1的元器件都是现成的,怎么会出现良率的问题?

当初的生产商是富士康,由于罗老师对于第一款将要上市的手机非常重视,对一些元器件的修改不断打磨,导致了生产上的低合格率。

罗老师说富士康“产线欠磨合”、“工人装配操作不熟练”。富士康一听就急眼,直接把原本廊坊富士康的锤子生产线交给了北京亦庄富士康,而后者的生产力远不及前者。我看过兵法,这属于“以下驷对其上驷”,锤子一代的量产时间直接拖长。

后来合作崩了,罗老师把合作的工厂换成了中天信,结果成立六年的中天信因资金链问题倒闭,无奈之下,老罗又把生产厂商变更为松日数码。

2015年8月25日,锤子发布第二款手机,也就是“坚果”品牌第一款,此时距T1问世已经462天,总销量约为25万台,坚果手机的销量,锤子也没有公布。

销量惨淡很主要的一个原因还是供应链的问题,很多预订的人迟迟拿不到货,而不得不退单。手机产业更新换代极快,半年时间足以让顶配变成中配,迟迟没有拿到货的消费者,逐渐选择了别的产品。

回到直播电商行业,目前我们熟知的“淘宝第一主播”薇娅,有自己的工厂,并且和至少40多家工厂合作。其中一些工厂平均每天为薇娅出两万单货,但这也只是她所有服装订单中的一部分。

在电商直播圈里,拥有自己工厂的主播并不多,这背后是巨大的人力成本、仓储成本,需要主播具备稳定、可观的订单量来支撑。

另一知名主播“口红一哥”李佳琦,去年因为在卖兰蔻套装时发现自己拿到的价格比薇娅贵了20块,在直播间宣布“永远封杀兰蔻”、“给我淘宝弹窗的资源都不会再合作”。

主播们崇尚的“全网最低价”,往往由商家的广告费贴补,能给多大的补贴是主播身份的象征,直播间内的消费者会因此对主播萌生信赖感,这也异常考验主播的供应链能力,是之前经历中罗永浩的短板。

当然,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罗老师还没开播,他会怎么解决供应链问题,营造价格和质量优势,全网都在关注。

人设驱动下,罗永浩会采用什么样的人设?

报告中提及,电商直播模式多样化,已经衍生出了多种模式,其中主流模式包含秒杀模式、达人模式、店铺直播等。淘宝内部更注重特卖直播,价格是王道,更依赖供应链驱动;而其他平台更注重多元化直播,商品是王道,更依赖人设驱动。

罗永浩选择的抖音,毫无疑问就属于其他平台,更考验主播的人设。

那么问题来了,罗永浩属于一个什么样的人设?

罗永浩的知识体系、表达魅力以及改变世界的情怀,在他的粉丝心中(主要是锤粉)是一个人生导师或者优秀的相声演员的形象,在他做锤子手机的过程中,一直标榜的“匠人精神”是吸引粉丝购买的核心原因之一。罗永浩在粉丝心中, 更像是一个“导师”。

而相对而言,其他的带货主播,同直播间的观众一口一个“姐妹”、“老铁”,李佳琦、薇娅都曾经有过商场直接接触消费者的经历,他们的经历和表达方式更像是一个加强版的“导购”,这也是除优秀的供应链之外,他们能够成功的非常重要的因素。

人设等同于主播给观众的印象,观众的印象和主播的带货能力息息相关,罗永浩如何处理这种从“导师”到“导购”的人设转变?或者我们更为大胆的猜测一下,罗永浩或许能从“导师”这个人设上另辟蹊径,找出我们没有见过的直播带货方式也犹未可知。

头部效应集中 罗永浩能否突围?

报告中表示,职业主播带货能力二八分化严重:头部主播带货能力一骑绝尘,腰部主播稀缺明显。

如图所示,在淘宝生态里主播热度呈现双极争霸格局,第三名较之前者差距远矣。


当然抖音和淘宝的生态不一样,且抖音目前没有超级电商主播,这是罗永浩的机遇所在,至于能不能成为抖音“一哥”,那是另外的故事了。

此外,抖音基于内容和算法分发的机制导致MCN(主播运营机构)无法像淘宝那样建立成熟的私域流量运营系统,头部网红流量分散,但也有其优势,比如广告效果明显,平台控制力强,容易制造爆款。

至于团队伙伴这块,根据罗永浩抖音号显示的“交个朋友科技”,据企查查,公司全称为北京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黄贺,郝浠杰为监事,这两位也是以前罗永浩在子弹短信团队的伙伴。

截至27日11:30,罗永浩抖音粉丝量已达到171.3万。

机遇与挑战并重,如何做好直播电商的新工作,期待罗永浩的表现。
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出台,为业务开了正门,
数千家科技服务商,借由政策东风,与银行合作的市场空间进一步打开。
 
科技能力、应用能力、平台能力和经营能力四大评选维度,
哪些银行科技服务商将胜出?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16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