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等待上岸的P2P们

洪偌馨 · 零壹财经 2020-02-18 17:29:00 阅读:7236

关键词:P2P互联网金融积木盒子第三方资管公司网络小贷

几日前,P2P平台积木盒子宣布退出网贷业务,转型申请小额贷款公司。在被疫情信息淹没的2月,这纸公告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事实上,积木盒子并不是唯一一家宣布告别「网贷」的平台,一些还有能力持续经营的P2P平台都在积极找寻新的出路。例如,数月之前,P2P巨头陆金所借助其母...

几日前,P2P平台积木盒子宣布退出网贷业务,转型申请小额贷款公司。在被疫情信息淹没的2月,这纸公告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事实上,积木盒子并不是唯一一家宣布告别「网贷」的平台,一些还有能力持续经营的P2P平台都在积极找寻新的出路。例如,数月之前,P2P巨头陆金所借助其母公司平安集团申请到了一张消费金融牌照,开始了「持牌化」发展之路。

令人感慨的是,在一纸公告背后,是一家头部平台长达数月(甚至一年)的权衡和努力。对于它所代表的P2P行业来说,这是一封告别信;而对于积木盒子和等待提现的用户来说,这只是一个开始。

截止2020年1月底,这家老牌的P2P平台已经累计促成借贷额592.446亿元,而待收规模相较于巅峰时已下降大半,至40.2亿元。

积木盒子的转型退出只是网贷行业的一个缩影。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P2P在营平台数量从1932家下降至700多家,平均每月有近百家平台出局。对于一个涉及数千家公司、数千万出借人、借款人、和从业者的行业来说,这个「出清」的过程太过惨烈。

P2P行业整治多年,备案一波三折,网贷平台们被推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99%的公司都在很短地时间内走到了崩盘的边缘,只有极少数头部平台有望从这场清退漩涡中全身而退。

去年底,「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发布,对网贷平台转型小贷公司给与了明确的指导。尽管这样的转身也并非易事,但对于徘徊已久的P2P平台来说,这无疑是最快也最有效的一剂解药。

1. 漫长的徘徊

现在回头来看,结局早有征兆。

2016年8月24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机构暂行管理办法》(下称8·24文)发布,宣告监管正式介入网贷行业,P2P平台们由此开启了漫漫备案路。当时,有人乐观地将此解读为「转正」的信号,也有人保守地认为这是收紧的开始。

积木盒子就是后者。

其创始人董骏回忆到,在8.24文发布之前,管理层便察觉到了市场和资本环境的变化,曾经蜂拥而至的投资机构突然变得非常谨慎。这不是一个好的苗头,行业可能会出现大的分化。

基于这个判断,积木盒子在2016年6月至10月间启动了一系列战略转型,剥离出了以读秒(智能信贷)、璇玑(智能理财)、虹点基金等业务线,成立金融科技公司——品钛。积木盒子则专注于网络借贷服务,更契合管理办法的要求。

果然,8.24管理办法出台后的一年里,各级政府部门及行业协会累积发布有关P2P的各项监管政策超50份,从「资金存管指引」、「备案管理指引」到「催收规范」等不一而足。

P2P平台们在层层加码的合规之路上徘徊,头上的紧箍咒越来越紧,而备案方案却久拖未决。

这一时期行业分化加速,少量头部平台稳住局面,抓住了「合规」所释放的积极信号,赢得了片刻喘息的空间。这一点从包括积木盒子等一些平台的数据中可以看到,从2017年到2018年年中,它们的规模稳中有升、盈利情况向好。

但与此同时,大量尾部和腰部平台开始密集「出清」,2018年7月出现了一次「暴雷潮」。

零壹财经数据显示,2018年7月1日到7月22日,至少有99家平台出问题,涉及待还本金至少在439-489亿元以上,其中不乏交易额超百亿的大平台。层出不穷的问题平台,加上第三方机构也牵涉其中,投资者情绪一片恐慌。

从数据来看,当时P2P行业的资金端,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紧张局面。

以往小平台退出时,资金会加速向大平台聚拢,这是行业洗牌的正常趋势。但是在这一次洗牌中,大平台也未能幸免,这是投资者对行业整体信心下滑的一种体现。

零壹财经数据显示,截至到2018年7月15日,P2P网贷行业待还余额为9402亿元,较6月底减少208亿元,尤其是7月7日之后,整个行业包括头部平台都出现了资金加速净流出的现象。

在巨大的市场压力之下,停滞已久的P2P备案检查宣布重启,P2P和网络小贷的清理整顿延长至2019年6月。

2. 焦灼的形势

事后来看,2018年的这次「暴雷潮」于P2P行业而言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越来越多知名平台的倒下揭示了一个几近残忍的现实:P2P作为信息中介在商业上的可持续问题。因为,投资人和监管似乎都没有按照这个标准在看待它们。

进入2019年后,备案检查还在缓慢推进,但大部分有实力、有远见的P2P平台都开始主动「求生」。这一时期,「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将纳入牌照式管理」逐渐成为主流意识。

头部平台开始积极申请或收购各种金融、类金融牌照,仅2019年,度小满入股哈银消费金融公司、新浪微博砸2亿成为包银消费金融新股东、玖富入股湖北消费金融公司,乐信则通过旗下子公司入股了国内第18家民营银行——江西裕民银行

而在这其中,与P2P业务最为契合的网络小贷也成为了「转型」的首选。

在董骏看来,这种转变的核心门槛一是资产端的能力,二是资金端的供给。前者来说,P2P和小贷差异不大;而后者则更考验平台的合规和综合能力,决定了能否获得机构资金的信任。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积木盒子开启了一轮内部调整,将资产类别和客群结构做了进一步的划分,部分归拢到现有的类金融牌照之下,部分进一步减少规模,以控制监管和外部环境变化所带来的风险波动。

2019年6月底,首批试点备案预期再次落空。在随后7月初的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上,备案一说再无提及,而原本「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备案试点」说法则改成了「监管试点」。

而与此同时,「三降」的要求一直在持续,这意味着平台的业务压力还在加大。这段时间,P2P平台暴雷频频,行业进一步洗牌出清。

与前些年不同的是,越来越多的平台开始选择主动退出,以2019年三季度为例,当季退出运营的152家平台中有40家平台是完成了全部兑付后「主动退出」。

而剩下的平台也加快了「去P2P」的步伐,比如,在资金端加大机构资金占比以替代个人资金。这一点在已经上市的P2P平台方面体现的更为直观,机构资金占比大幅提升。
 

2019年二季度上市互金公司业绩

3. 何时能上岸

尽管已有预期,但焦灼的形势之下,P2P行业转型的难度日渐加大。

进入2019年四季度以后,越来越多的省市宣布清退辖内P2P平台。备案一说再无提及,而另一个更为明确的信号来自2019年11月发布的83号文(全称,《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

该文件为徘徊中的网贷平台指了一条路,文件对网贷转型申请小贷牌照给予了明确指导,包括申请转型试点的P2P平台必须承诺对存量业务承担兜底责等要求、以及存量业务化解过渡期等等。
通过将P2P平台纳入现有的牌照而进行规范管理,这是眼下最高效、最可行的一种方式,也是将用户损失降到最低的一种路径。所以,从去年12月开始,不少P2P平台都加快了转向网络小贷的步伐。

与此同时,为了推动转型的平稳过度,进一步规范P2P网贷行业,央行征信则启动了一轮大范围的接入计划。在行业剧烈动荡的当下,这一举措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资产端的压力,减少「老赖」等恶意欠款者的出现。

据了解,自该项目启动以来,有数百家P2P平台参与了央行征信组织的「接入」培训。但对接央行征信的过程并不容易,P2P平台需要按照标准格式整理并上传,自开业以来的所有交易数据,并通过央行的校验和审核。

近日,人人贷已经宣布完成了央行征信系统的接入工作。而刚刚宣布退出网贷业务转向小贷公司的积木盒子表示,已经完成了部分数据测试、验收和上传,预计近期内也能完成全量上传并接入。

退出网贷、转型小贷、接入征信……对于包括积木盒子在内的P2P平台而言,这场「持牌化」的蜕变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它们还需要获得广大出借人的支持,达成清退协议。

根据积木盒子发布的公告,平台已经停止发布新标、停止债权转让操作、关闭充值通道,接受项目期满已实现回款的以及充值未出借的用户发起的提现操作。

同时,平台将成立退出工作小组,并协同平台长期合作的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共同开展债权债务清算工作,启动债权人委员会的筹备工作。按照计划,清算方案需要获得债权人以及监管的认可方能执行。

转型路漫漫,希望能上岸。
零壹财经·零壹智库、数字资产研究院和中国投资协会数字资产研究中心联合出品《区块链时代必备:数字货币极简课》,疫情期间,只收49元,就可以收听30堂音频课。经济学家朱嘉明等大咖强烈推荐,全面认知数字货币。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收听。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20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