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多家公司连夜调整放贷利率!“两高两部”新规影响远超今年315

消金界 · 零壹财经 2019-10-22 17:33:19 阅读:2705

关键词:互金企业放贷利率监管

“有几家头部互金企业,昨晚连夜开会,暂停放贷业务。”一位接近头部互金平台的业内人士这样说道。 就连拍拍贷、你我贷、微贷网这样的上市公司,都加紧连夜调整放贷利率和规模。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和只是暂停、调整业务的头部互金平台不同的是,大量中尾部现金贷、贷超,皆因满足...

“有几家头部互金企业,昨晚连夜开会,暂停放贷业务。”一位接近头部互金平台的业内人士这样说道。

就连拍拍贷、你我贷微贷网这样的上市公司,都加紧连夜调整放贷利率和规模。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和只是暂停、调整业务的头部互金平台不同的是,大量中尾部现金贷、贷超,皆因满足不了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所10月21日印发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里的要求,要么出海、要么永久关停业务。还有一批人在迟疑不定,变化来得快,一时确定不了方向。

在这场号称“比315影响更加深远”的事件里,互金从业者再一次躁动起来。

 大平台连夜调整业务

“51这种上市公司都出问题,两高两部又发文,这个可是比315影响还大的事件,每家公司都特别在乎。”某头部互金企业负责人李阳说道。

毕竟是由两高两部这种国家机关亲自发文,和地方政府、金融办发文是完全不同的性质,一定会溅起很大水花,影响一拨人。

“意见”中明确写道,2019年10月21日起正式施行,也就是说10月21日为最终整改日期,所以很多平台连夜加班调整、或者直接暂停产品。

这些平台调整的主要方向就是产品利率。

“一般来说,每家公司都是有很多条产品线的,但主营产品线,其年化利率基本大多超过36%,所以他们应该主要调整这条产品线的利率。”李阳表示。

有些企业压低利率,有些干脆暂停了主营业务线,停止对外放款,要么也仅仅针对老客放款。据李阳透露,总体来说每家业务量几乎砍掉了一半。

据一位借款人透露,下载借款APP后,仍旧可以完成正常的注册、信息填写,但到下款这一步,页面会长时间显示“在等待”中。

页面入口还在,但是没有风控、下不了款了。

形势越来越严峻的情况下,多家头部互金平台考虑转型。

除了最为热门的助贷外,他们还有的申请或者参股互联网小贷、消费金融公司或者商业银行,成为持牌机构,然后开展消费金融及小微企业贷业务;

还有的一部分选择为金融机构提供金融科技服务,如提供消费金融系统,智能语音机器人、风控模型、舆情监控等。

但消金、银行牌照难以获取,消费金融公司或者银行对股东也有着很高的要求;要走输出金融科技服务这一路线,当前中小平台的技术实力并不高,而且技术应用的效果不佳。如智能语音机器人只能用于还款提醒,逾期超过一个星期的客户催收效果不理想。

是继续坚守还是谋求转型,这些头部互金平台需要尽快做出决定。

 小平台忙转型

“意见”出炉后,头部互金企业至少还有出路,中尾部小型现金贷企业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关停了业务,谋求转型。

“和我们合作的两家贷超都停止获客了,理由是他们合作的小额贷款停止了自家业务。”一位三方引流人员说道。

毕竟“意见”最为直接的打击对象,就是非法民间借贷行为。

“意见”尽管表示,实际年化利率在36%这个杠杆以内的民间放贷行为均会被认定为合法,但实际年利率等于合同利率叠加各种费用(包括介绍费、咨询费、管理费、逾期利息、违约金、砍头息等),所有费用叠加在一起,年化利率要保证在36%以内的平台并不多。

“那些想要继续从事非法放贷业务的人员,应当清醒地认识到,套利空间殆尽,不要做无谓的挣扎。”知名律师肖飒撰稿表示。

“根本没有盈利空间,民间借贷已死。”一位业内人士下的结论更加直白。

除了受“意见”影响,很多企图借着“非法放贷”之名,撸最后一批口子的老赖,也是加速这些小型现金贷关停产品的原因之一。

各种等着薅羊毛借钱不还的人,疯狂打探谁家还有口子可以撸。

“现在放出去,也基本都是收不回来的坏账。”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内忧外患下,这些小贷从业者只好选择停止业务。

有人选择转型电商、有人选择出海,还有一批人,仍旧在互金这条线上坚守,这一次,他们抱起了巨头的大腿。

互金产业链中,有些头部三方导流企业,开发出了一种叫做“抢单”的业务模式。

他们从各个渠道买取流C端流量后,对每个用户打标签、并初步评定其资质,信贷经理入驻自行挑选合适的用户。

“我们就是给这些头部互金企业的抢单业务,导流C端流量。”一位曾经的贷超从业者说道。

 牌照生意兴起

“意见”出炉后,现金贷、或者说放贷行业再也不是阿猫阿狗都能进入的低门槛行业了。具体来说,这一门槛就是牌照。

消金界发现,这两天朋友圈多了很多牌照生意,但动辄上千万、上亿元的网络小贷牌照,让多数草根放贷者望而却步。

就算资质稍差一些的小贷牌照,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价格,也要在1000万元以上,三四线的小贷牌照,同样需要花费上百万元。

更何况,小贷牌照持有者要求属地化经营,对于借助互联网、将放宽范围扩大至全国的放贷者来说,意义不大。

 
还有些已经具备互联网小贷牌照的从业者,做起了牌照挂靠生意。

“监管把利率卡这么死,拿着牌照有什么用,反正也赚不到钱,还不如用这块牌照挣点钱。”几乎在“意见”发出的同一时刻,有人发了这条朋友圈。

金融行业回归监管,从业者首先需要强大的资本,甚至背景资源,才能获取牌照,做大规模,用规模优势换取利润。这显然是大公司才能玩得转的,那些草根只能纷纷退出转型。潮起潮落,金融行业的创业拐点已至,又会演绎出怎样的故事呢?我们拭目以待。
 
12月2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年度峰会“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即将召开。本次峰会将打造50+银行与消金、100+媒体传播、2项榜单、1000+嘉宾的行业盛况。12月20日,北京东方君悦大酒店,期待您的莅临!报名通道:http://hdxu.cn/iqGSK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17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