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消费金融机构线下业务主动“断腕” 五大原因详解

麻袋研究院 · 零壹财经 2019-04-05 16:50:00 阅读:9581

关键词:双降捷信规范超利贷风险

近期,平安集团联席CEO陈心颖宣布,截至2018年9月,平安普惠已关闭线下门店834家,变为全线上经营。 除了平安普惠外,麻袋研究院了解到,维信金科、点融网、你我贷、PPmoney、宜人贷等都已经关闭或正在收缩线下业务。 据维信金科年报披露,2018年10月10日起,...

近期,平安集团联席CEO陈心颖宣布,截至2018年9月,平安普惠已关闭线下门店834家,变为全线上经营。

除了平安普惠外,麻袋研究院了解到,维信金科点融网、你我贷、PPmoney、宜人贷等都已经关闭或正在收缩线下业务。

据维信金科年报披露,2018年10月10日起,维信金科集团就出售线上至线下业务平台订立协议,并自该日起逐步停止实现线上至线下信贷产品。

此前,多家媒体报道,点融网计划裁员2000人,并关闭90家实体店中的约60家。

在运营战略及获客方面,宜人贷正在逐步消除线下推荐渠道,并计划在2018年底实现全线上获客经营。

不仅非持牌消费金融机构收缩线下,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简称“捷信”)、中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简称“中银”)等头部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也在改变线下模式,具体见下文分析。

麻袋研究院认为,消费金融机构关闭线下门店或者调整线下业务主要包括政策风险、运营成本高、网贷备案延期、资金方产品期限偏好及“飞单”不断等五大原因。

1、政策风险

近三年,监管部门对于套路贷、校园贷、超利贷等打击力度越来越大。一些地区监管部门金融专业水平参差不齐,对于中央制定的监管政策理解不一致,并从维稳角度出发,不仅打击了违法从业机构,一些正规的机构也常常被“误伤”,特别在中西部地区,在线下展业的消费金融机构举步维艰、甚至面临着被取缔的风险。

就像前些年被认为是优质资产的车贷,撮合贷款时会收取前期服务费,现在就容易被认定为套路贷。

2019年4月2日,北京互联网金融协会在官网发布《关于助贷机构加强业务规范和风险防控的提示》,明确要求助贷机构若无担保资质,与持牌金融机构或者类金融机构开展业务合作时,不应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

再比如怀化市就规定:“没有取得备案登记的P2P网贷机构(含分支机构)一律不得从事P2P线上线下相关业务,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为未取得备案登记的P2P网贷平台开展线上线下营销…..否则,一律视为非法从事金融业务,予以取缔和打击。”以上规定就导致网贷平台无法在该地线下获客,即使是审核借款人资质、办理车贷抵押都会受到限制。

 

2、运营成本高
 
据麻袋研究院了解,P2P线下借款人获客成本在1000-4000元之间,平均获客成本超过2000元。由于参与机构众多,又有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机构加入竞争,以及互联网贷款越来越容易,导致线下获客越来越难,运营成本还在不断攀升。
 
3、网贷备案延期、严格执行“三降”

各地网贷监管机构强调:“各网贷机构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不得增长业务规模、资金端门店必须逐步关停、存量违规业务必须压降、资产端门店数量应予以控制。对于不按规定进行整改的网贷机构,将视情节采取列入负面清单、列入拟处罚名单,甚至予以取缔等措施。”

今年以来“双降”要求又升级为“三降”(降规模,降出借人数,降借款人数),网贷平台生存空间日渐逼仄。

再加上网贷备案多次延期,三降政策之下,网贷平台必须砍掉开销成本相对而言更大的业务,来降低运营成本。而线下门店租金、销售人员工资就是大头,必然是首先需要“优化”的对象。

4、线下产品期限较长,难以与资金方对接

线下获客成本高,一般是针对借款客户发放金额10-20万、24-48期的借款产品收取更多息费,来抵消获客成本。但是,正如前文所述,期限越长,风险越难以控制。因此,除了纯导流模式,对于期限超过24期的借款产品,信托、消费金融公司等资金合作方都不愿接受,或者根本不合作。部分机构甚至仅合作线上消费信贷产品,且要求借款期限在12期以内。
此外,对于长期限产品的融资成本,资金方要求也高,这就导致消费金融助贷机构的盈利进一步收缩。

5、“飞单”不断

“飞单”最早发生在在银行、外贸领域,其中银行最为普遍。银行“飞单”是指银行员工私自销售非本行自主发行的、非本行授权和签订代销协议的理财产品、基金等第三方机构理财产品。

后来,“飞单”在三方理财公司、房产中介蔓延,消费金融崛起后,开始在客户经理间出现。各家消费金融机构基本上都会出台相应的处罚措施,但是为了多拿提成,“飞单”依然时常发生。
客户经理拿着公司的基本工资,私下以公司名义干着“飞单”的活,不仅增加了公司的运营成本,操作不规范给客户带来损失,还会给公司带来意想不到的风险。

6、关闭线下门店不意味着完全放弃线下业务

关闭线下门店,主要目的是为了降低运营成本、规避政策风险,但是这不意味着消费金融机构完全放弃线下业务。

据麻袋研究院了解,部分消费金融从业机构关闭线下门店,不再招聘新的客户经理,但是还在与外部机构和个人从业者合作,只是不再签订雇佣合同,而是合作协议。这样,客户经理或者从业机构就变成了为消费金融机构推荐客户的纯导流机构。每成功推荐一个借款客户,就会拿到一定比例的佣金,佣金比例一般是借款金额的0.5%-2%。

捷信就是典型代表。

据麻袋研究院了解,为了提高盈利,捷信不仅加急布局线上,还采用ALDI模式降低运营成本,提高运营效率。具体来说,捷信此前与3C商户合作,派销售人员驻扎在商店中,当顾客想进行消费时为其推荐捷信的分期产品。ALDI模式下,捷信直接培训商户店员或店长,让商户直接为客户办理分期,不再经过销售人员。

此外,中银也是通过全国各地约200家渠道商合作获客,降低自己的运营费用。

根据网贷监管政策要求:“单一自然人在同一平台的借款上限为20万元,在多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100万元。”因此相关从业机构或者个人,可以将同一个借款客户推荐到不同网贷平台或者持牌金融机构获取贷款,来提高自己收入,又不用担心“飞单”惩罚。

既解决了“飞单”问题,又解决了相关从业机构或个人的收入提成问题,借款人大额借款需求也可以更容易满足,实现了多方共赢。

点击图片查看会议详情
5月1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在北京召开“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春季峰会”。本峰会从全球金融科技数据分析与研判出发,聚焦风投、交易所、科技企业、监管层等众多领域精英,共同探索科技价值与资本力量。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备战科创板(共16篇)

金融业装备竞赛(共14篇)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共21篇)

P2P网贷备案进度监测(共28篇)



耗时 8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