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发展互联网小贷,提高其杠杆率,允许发行ABS

第一消费金融 · 零壹财经 2019-03-07 09:33:11 阅读:5986

关键词:两会互联网小贷小贷牌照名单肖钢

2019年3月6日,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前主席肖钢带给政协会议“支持发展互联网小贷公司满足普惠消费信贷需求”的提案。 肖钢认为,消费信贷市场空间巨大,特别是面向群众、与日常消费相关的小额消费信贷市场。由于传统小贷公司风控大多依赖熟人关系、抵押品和线下尽调,以服务省内和企...

2019年3月6日,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前主席肖钢带给政协会议“支持发展互联网小贷公司满足普惠消费信贷需求”的提案。

肖钢认为,消费信贷市场空间巨大,特别是面向群众、与日常消费相关的小额消费信贷市场。由于传统小贷公司风控大多依赖熟人关系、抵押品和线下尽调,以服务省内和企业客户为主,没有有效满足市场需求,所以互联网小贷公司应运而生。

但是,肖钢认为互联网小贷发展过程也面临三方面问题:

一、互联网小贷公司被近年来现金贷整治所误伤。在现金贷整治过程中,有明确消费用途、偏重小额普惠的消费信贷业务受到波及,其中不少互联网小贷公司经营的消费信贷业务被当做现金贷整顿,使得行业发展受限。

二、传统小贷公司政策难以针对性地支持互联网小贷公司发展。目前,互联网小贷公司监管沿用传统小贷的监管政策,使得行业发展难以得到针对性支持。例如,互联网小贷公司跨区域经营面临限制,难以发挥互联网技术便捷低成本的用户触达优势。第一消费金融认为这个问题并不存在,网络小贷公司跨区域经营目前并未受限,此问题有强行加戏的嫌疑。

三、与消费金融牌照相比,互联网小贷牌照权限较低——资金渠道少、杠杆限制大。目前,互联网小贷最高3倍的杠杆,较之消费金融公司的10倍杠杆低很多。

针对前面三个问题,肖钢提出以下建议:

一、区分对待现金贷和消费信贷业务,支持与消费场景结合、小额普惠型的消费信贷健康发展。

二、区别对待互联网小贷公司和传统小贷公司,对互联网小贷公司提供针对性的政策支持。由于传统小贷一般由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监管,但互联网小贷公司跨区域经营会造成监管真空或监管重复同时存在,因此建议对互联网小贷公司差异化监管。第一消费金融发现肖钢的这个第二点提议无法和前面第二个问题对应起来,因为这里提的是互联网小贷公司遭遇监管真空或监管重复与前面提到的互联网小贷公司遭遇跨区域经营限制无逻辑关系。

三、加强互联网小贷监管,提高准入门槛,并根据互联网小贷的经营模式、规模、合规情况、风险管理水平等方面建立分级的管理机制,对评级较差的互联网小贷应限制其杠杆、限制其展业范围、甚至要求退出市场;对评级较好的则给予较高杠杆,允许跨区域限制。

四、拓宽互联网小贷公司资金来源,鼓励其进入银行间市场,发行债券和ABS产品;同时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与互联网小贷合作。

第一消费金融认为,肖钢前述提案指出的问题和相关的建议整体上真实有效,对于消费金融行业属于重大利好,虽然当局是否会听取其意见的最终结果还需时日验证。互联网小贷公司对银保监会“积极发展消费金融”政策指导下的消费金融市场功不可没,但一直以来未得到较多的正向呼声。互联网小贷此次由肖钢提上台面来讨论,或成互联网小贷享受更为平等政策参与消费金融市场的一大转折点。

在互联网小贷发展过程中,确实存在以下几方面问题:

因为政策的不确定性(不支持,不否定,暂停发放网络小贷牌照),实际上让互联网小贷平台难以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资金(有银行的授信准入里均要求主体为银行、消费金融公司或信托,明确拒绝网络小贷牌照),原因是身份被质疑不合规;

因为较低的杠杆率,互联网小贷的发展即便稳如借呗、花呗的运营主体,都受到社会各界太多的质疑;

以及融资政策的不支持,导致以小贷公司作为主体发行ABS或发债困难。在资产支持证券市场,除了商业银行的个人消费贷款资产、商业银行信用卡个人信用贷款、蚂蚁金服借呗资产、京东金融金条资产、小米小贷、类似中和农信这样的小贷公司的公益和扶贫性质个人信用贷款、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锦程消费金融个人消费贷款等几类资产外,个人无抵押、无担保、无明确场景、无客群限定的消费贷款资产很难发行资产支持证券的案例,同时有场景的小贷公司的确如肖钢所言融资困难。

截至2019年3月7日,历史发行额57418.19亿元的资产支持证券市场上,主体为小贷公司的仅76家,占比小贷公司总数的比例不足1%(央行公布的2018年末小贷公司数量为8133家)。其中,发行过ABS的互联网小贷公司仅有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上海搜房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25家,占比小贷公司的总数比例约为千分之三。

虽然互联网小贷牌照各方面都受到限制,但是互联网小贷在用户体验、大数据风控、资产质量、贷款规模等方面已经出现卓越案例——借呗、花呗的运营主体商诚小贷和蚂蚁小贷。如果单独比拼不含房车贷款的个人消费信贷余额,借呗、花呗的余额应该是超越了建行、工行、招行、浦发、交行和中国银行这几家银行的头部信用卡玩家任何一家。互联网小贷领军玩家事实上称霸个人消费金融市场,完败信用卡、消费金融公司这两类市场主体。

据第一消费金融统计,截至2018年3月7日,除开已经注销或变更性质的互联网小贷公司(如上饶市国美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变更为上饶市国美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市场共有互联网小贷公司271家。

附属材料一:互联网小贷工商信息中体现出的工商变更情况

由于其他具有放贷资质的牌照如银行、信托、消费金融较难获取,互联网小贷牌照实际上已经有一些股权交易案例,如宁波金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在2019年1月23日发生股权变更,股东从最早的恺英网络(002517.SZ)、中颐财务咨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大智慧(601519.SH)变为只剩下宁波金控一家。

如果仅仅从工商信息统计,有浙江海博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宏达小贷(834670.OC)、宁波金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上海永达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南京市焦点互联网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无锡市金鑫互联网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江苏淘车无忧互联网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广州二三四五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农信互联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浙江阿里巴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市龙商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苏州紫光数码互联网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抚州市临川区东方中信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南京市宏图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安庆市银谷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鹰潭市信江广达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德清升华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大连金州广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两江新区宗申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乐清市合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博能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两江新区科易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晋中市丰茂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市渝中区科融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和温州市瓯海恒隆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等共26家,建议有意向在参股互联网小贷牌照的人可以调研前述交易的价格。

附属材料二:2019年版网络小贷牌照名单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保险业数字化转型探究(共10篇)

融资租赁40周年访谈与案例 (共20篇)

备战科创板(共17篇)

金融业装备竞赛(共16篇)



耗时 11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