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中国金融难民,中国金融赌徒

董云峰 · 零壹财经 2018-08-09 08:43:53 阅读:7564


多年前,在我入行没多久的时候,一位报社领导讲了一个小故事。我至今依然记得下面这个细节:

当着众人的面,对着电视镜头,他一把鼻涕一把泪,讲述着艰辛与冤屈,呼吁媒体和政府为自己做主;采访结束之后,媒体记者散去,他很快和人一起谈笑风生,乃至炫耀自己的“演技”。

这让我意识到媒体人的道德激情有时候是愚蠢的。你以为的受害者,未必值得你付出那么多的热血去捍卫。

现实很复杂,人性很复杂。更多的时候,没有人是完全的受害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无论是股民,还是P2P投资人,他们是金融难民,也是金融赌徒。真正意义上完全无辜的人,又有几个呢?

仿佛所有人都有错,等同于所有人都没错,这是可怕的。如果是这样,现实中的种种怪现状,追责与解决又该从何说起呢?

我并没有答案。

1

十年前,在上证指数从6000多点一路狂泄的时候,股民们的整体情绪是稳定的。

在当时的一篇报道中,路透社称:

2008年6月,因上证综指跌至14个月来新低,一小队愤怒的投资者周四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门外进行抗议,抱怨他们已经在股市中损失数十万元。

“上亿股民已经被埋在中国资本市场地震的废墟下,多数人已经奄奄一息,”本周一条广为流传的手机短信写道。

注意关键词,一小队。哪怕上亿股民被套牢,真正去交易所抗议的没几个人。

回过头看,在史上最惨的熊市之中,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群体事件,主要与当时特殊的外部环境有关。

金融危机和汶川地震的天灾人祸,让国人变得众志成城,而北京奥运会进一步升华了这种情感。那一年,这个国家的向心力前所未有。

2008年之后,中国股市一直跌跌撞撞,没有大的行情。股民们经历了一次希望到失望,又再一次希望到失望,最终越来越习惯。

其中一个插曲是2013年8月中旬的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导致股票市场出现非正常剧烈波动,此后一些投资者向光大证券发起诉讼,要求赔偿损失。

到2015年底,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就郭志刚等57人分别起诉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民事赔偿纠纷案做出判决,令光大证券共计赔偿原告损失425万元。

谁说中国股民没有素质?你以为他们只是敢起诉证券公司?错,他们连监管都敢动。

2016年初,温州职业股民徐财源将一纸诉状递交法院,该行政诉状直指证监部门,诉其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他说道,“2015年的股灾以及2016年初的熔断机制,我认为证监会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些年来,绝大多数股民都没有通过资本市场实现财富增长,是不折不扣的金融难民。

他们应该是这个国家最成熟、最理性的投资者了,不,赌徒……

经济学家吴敬琏就说过,中国的股市是个赌场,而且是一个不讲规矩的赌场。

2

房子在中国早就不只是拿来住的,金融属性越来越浓厚。当房价下跌的时候,买房人会“维权”吗?

答案是肯定的。过去这些年我们习惯了房价一直上涨,但在为数不多的几次熊市期间,这样的事件屡见不鲜。

同样在十年前,2008年9月,万科杭州四楼盘226套小户型房源以最低“7.5折”集中面市,第二天万科在杭州的办公区被砸,还有过激业主在楼盘售楼处乱砸东西。

最讽刺的是,万科的降价行为让地方政府非常不满,于是出现了“售楼处被砸警察旁观”。多年后,王石还对媒体说,“在几个重点城市,当地政府派出调查组进驻万科查税。而在南京,当地物价局给万科开了四千万罚款单。”

从2011年开始,限购令在一二线城市蔓延开来,市场迅速降温。那一年是维权高发之年:10月,宁波合生国际城房价从1.5-1.6万调低到1.2万,售楼处沙盘被砸;11月,北京大兴顺驰领海房价从1.8万调到1.4万,售楼处沙盘被砸;11月,上海万科清林径房价调低15%,老业主协商未果将售楼处砸毁……

有趣的是,作为本轮P2P爆雷潮的中心地带,杭州的房地产“维权”同样非常集中。据公开信息,在整个2012年,单是发生在杭州的静坐、举横幅、砸售楼处就超过20起。

在2014年2月,杭州多个楼盘宣布大幅降价,随后引发了多起打砸售楼处的事件。这也是本轮房地产牛市之前,最广为人知的“维权”事件。

如今,杭州房价相比2014年2月早已翻倍,当初打砸售楼处的业主们,不知道心底是否会有那么一点点愧疚?

最近的一次类似事件发生在北京。2018年6月底,北京通州K2十里春风由于售卖价格前后相差2万多,导致许多早期购房者集体要求退房。

在不断高涨的房价面前,这些“维权”的买房人,几乎都躲过了沦为难民的命运,而是成为别人眼中的幸运儿。

不过,在2016年以来的这波超级牛市之后,投资性乃至投机性购房越来越成为主流,限购限贷并不严格的二三四线城市更是如此。

一面恐慌,一面贪婪。他们是赌徒,如何确保自己有朝一日不会是难民?

大概是国运吧。

3

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爆雷事件一直都有,这些年来,倒掉的P2P更是高达数千家,但引发公开维权的少之又少。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P2P行业是草根出身,长期缺乏实质性监管,各路牛鬼蛇神聚集,行业形象不佳,在这种情况下,P2P投资人风险偏好普遍比较高。

再加上,早期P2P行业的收益率极高,20%、30%比比皆是,因此投资人往往带着搏一把的心态,更加接近愿赌服输的赌徒。这样一来,哪怕雷掉了,就是自认倒霉。

然而,2013年之后,互联网金融成为一股热潮,并得到了政府的持续肯定和鼓励。

这种肯定和鼓励,在P2P平台那里,变成了国家背书。他们打着国家支持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旗号,在资本的助推下,野蛮生长。

另一方面,从地方媒体到中央媒体,从电视台到视频网站,开始向P2P等互联网金融平台敞开大门。

在此过程中,投资者教育的匮乏以及平台和媒体的不当宣传,使得众多风险偏好并不高的投资者加入进来,乃至诱导了一些无知小白盲目进入。

这种错配与乱套,为后面发生的维权事件埋下了伏笔。2015年,是一个转折之年。

2015年12月,e租宝被立案调查,很快引发投资人来到中央电视台进行维权。在此之前,这家平台曾经活跃在中央电视台、地方卫视以及大批主流媒体之上。

2017年2月9日,上千名快鹿债权人受害者,冒着大雪前往上海公安局;2月12日,他们又来到上海市政府信访办。

2018年1月23日上午,雅堂控股宣布退出P2P业务,当日晚间,来自全国各地的三十多名投资人,熬夜打地铺蹲守此地,声讨要雅堂控股集团创始人杨定平给个说法。

2018年7月,杭州又一次成为焦点,众多外地投资人赶赴杭州,黄龙体育中心和江干区体育中心成为P2P受害者临时接待点。

最近的一次大规模维权风波,发生在本周一,投资者们不分平台、集体抱团,从各地赶赴北京。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浪花。

但从这一天开始,北京最著名的特产,被赋予了新的内涵。

4

中国式维权的吊诡之处在于,维权者既是难民,也是赌徒。

就像在股市里,牛市的时候高喊厉害了我的国,熊市的时候哭爹喊娘骂政府,其实都是同一批人。

按理说,你选择了参与赌博,在失败之后就没有理由维权。

诸如币圈人士,他们是百分百的赌徒,既做好了一夜暴富的准备,也做好了一夜归零的准备。这种人最不会维权。

投资P2P的人,大部分并非无知,而是明知道高风险却依然选择投机,并不值得同情。

那些所谓的维权者,他们未尝不知道自己理亏,无非在做另一场赌博罢了。

诚然,必定存在少部分人,在盲目和无知之中,沦为互联网金融大跃进的炮灰。

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赌博,然后就不明不白地成为了难民。

遗憾的是,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我们很难选择不做赌徒。因为一旦踏空,结果同样是难民,房地产市场就深刻证明了这一点。

更悲观的解释是,在现实中,无论有钱没钱、有房没房、炒没炒股,我们大抵都活在难民的恐惧之中。

于是,我们既恐惧泡沫,又期待泡沫;我们既害怕被收割,又渴望成为收割者。

我们之所以赌博,正是希望摆脱成为难民的恐惧,但赌徒往往不得善终。

根据概率论:在一次赌博中,任意一个赌徒都有可能会赢。谁输谁赢是偶然的。但只要一直赌下去,输光却是必然的。

这真是我们的宿命吗?

零壹财经将于2019年1月10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以全面独立的研究,联合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众多领域的学者领袖,召开以“新银行、新互金、新技术、新连接”为主题的新金融年会,探索新金融的变化与机会。本次年会,银行成为真正的主角;金融科技兵器谱榜单(第一期)、商业银行数字客户旅程探究报告、中国银行业运营效率报告&排行榜和区块链产业发展年度报告等多项成果也将在年会上发布。


2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中国金融难民,中国金融赌徒”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金融业装备竞赛

    金融业装备竞赛

  •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

  •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

耗时 36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