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妖僧暴雷,二师兄逃逸,网贷“取经”敢问路在何方?

帝都金融圈 · 零壹财经 2018-06-20 11:35:57 阅读:5513

导读

互金圈事多,雷多,端午节也不消停。6月16日一早,当大家还沉浸在激情世界杯、端午小长假的喜庆氛围中,“唐小僧雷了”、“资邦金服雷了”的消息不胫而走。于是有了帝都金融圈今天要讲的网贷取经路上的故事。

网贷平台的发展历程如一部现实版本的西游记,在西天取经过程中,凑齐了做“师父”的“唐小僧”,做大师兄的“悟空理财”,还有二师兄八戒理财”、三师弟“沙小僧”以及白龙马—“白马金服”。

然而取经团并非是一条心,平台背景不同,打法完全不同,命运截然不同,正如西游记里所说:“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经历了行业大浪淘沙似的洗牌,再看网贷“取经团”,有人已落水,有人还在等着上岸。和西游记中胜利大团圆不同,如今只剩下大师兄、三师弟和白龙马还在取经路上迷茫前行着。

“唐小僧”投案暴雷

6月16日,累计借贷规模突破800亿的网贷平台唐小僧暴雷,据称其高管主动向警方投案自首,其母公司资邦金服的办公场地已被警方查封,使得很多人度过了一个惊心动魄的端午假期。唐小僧平台经过短短两年不到的运营时间,能够做到800亿元的成交规模,成功秘诀在于烧钱营销,不仅通过分众传媒等投放大量广告,还持续利用“100元3天返50,1.3万元37天返500,2000元16天返90”等高额返利活动吸引公众投资,被称为民间四大高返平台之一。

此外,唐小僧的母公司资邦金服的工商信息显示,其下设有41家分支机构,主要集中在上海、江苏、浙江等城市。网贷管理暂行办法中已明确表示“禁止网络借贷中介机构自行或委托、授权第三方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进行宣传或推介融资项目”。资邦金服打着网络借贷的名号进行线下募资,严重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成为取经路上的妖僧。

“八戒理财”清盘回巢

与师傅“唐小僧”选择主动投案不同,二师兄“八戒理财”在网贷管理办法出台及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开启之后,出于对形势的判断,就选择了以主动清盘的方式退出市场。八戒理财于2015年6月上线,是汇盈投资旗下的理财平台,其资金主要用于投资债券型基金、货币基金、银行理财、小额抵押贷、供应链金融、信托资管等产品。2016年3月17日,八戒理财发布资金清偿公告,表示自公告之日起,停止注册投资,开始逐渐结算理财产品。其在公告中特别说明:

“经济快速下滑的背景下,货币宽松结合供给侧改革,固定收益产品收益不断下滑,风险持续暴露,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细则出台,八戒理财部分产品需做出调整,出于对用户的负责,决定暂停产品,清偿用户的全部理财资金。“

八戒理财能够主动清盘退出,说明实际控制人还能够理顺债权债务关系,还能够有资金实力至少兑付投资人的本金诉求。然而,在创业者下了血本之后,又有多少平台能真正做到主动舍弃,以理性的、负责任的方式主动退出呢?

大师兄,三师弟,白龙马冲击备案各显神通

作为大师兄“悟空理财”母公司的玖富集团贵为中互金协会理事单位,有前银监会创新部副主任出任总裁加持护法,为冲击备案,近期更是完成了高达6500万美元的D轮融资,并将实缴注册资本增至10亿。

作为三师弟的“沙小僧”于2017年7月接入了新网银行资金存管系统,同时于2017年11月成功接入中国互金协会信披系统,在为合规备案努力着。但三师弟也曾陷入质疑旋涡当中,其曾宣布于2016年11月获得大唐金控A轮融资5000万,但企查查股东信息一直显示仅有两位自然人股东。

“白龙马”的备案相比较更为不明朗。我们打开白马金服的官网发现,白马金服官方网站上既没有相关信息披露栏目,也没有对接银行存管,同时,平台还设立了1000万元风险保证金,合规性大大存疑。


网贷平台取经路上的进和退

取经是一件孤独的事情,大多数人注定无法到达西天。早期网贷平台退出西天之行很简单干脆,就一个字:跑。2013年以前的P2P并不存在第三方存管,是典型的裸奔行业,往来资金走的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自然人账户,卷款跑路成为了此阶段平台退出的主要手段。自2013年开始,由汇付天下等第三方支付公司切入P2P托管,继而一些银行也开始接入网贷行业,平台卷款跑路之风才得到了有效遏制。

随着互金行业金融风险的不断加剧,部分行业乱象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政府开始出手整顿。以2015年11月公安机关介入e租宝事件为标志,大量地方公安经侦部门主动介入问题平台的查处,也有诸如“唐小僧”这样的高管主动向公安机关自首,实现平台的清盘退出。据帝都金融圈了解,实际上地方公安部门和金融办部门手上大多有份纳入观察的平台名单,只是在哪个时点以何种方式介入,是一个选择问题。

2017年年底备案指导文件出台后,2016年8月24日以后的新设平台原则上不予首批备案,老平台出现了壳价值,被并购退出又成为很多平台的选择。例如亿钱贷卖身红岭创投小九金服也卖身景廷投资。虽然存在网贷壳资源交易市场,并且有对赌协议加持,但由于买卖双方的信息不透明、壳资源估值难、监管不确定等问题,壳交易成交率并不高。网贷平台想要卖出个好价钱,既能还清债务,也不用清盘,可谓是难之又难。

在网贷备案延期的当下,取经路走下去的难度和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大,是否值得继续走下去,以何种方式离开取经征程,都是所有网贷取经人共同面临的问题。无论选择如何,帝都金融圈呼吁广大互联网金融行业创业者应充分承担起自身的责任义务,要相信未来是美好的,中国金融市场的未来必然更加开放和包容性,只是道路注定是坎坷的,需要洒下无数的血和泪。大浪淘沙下,无论有没有师傅的耳提面命,也无论西天灵山的经文是真是假,都希望大师兄、三师弟和白龙马能够守住理念、坚持和担当,兑现自己对社会和投资人的庄重承诺,给广大西游粉一个好的交代。

零壹财经将于2019年1月10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以全面独立的研究,联合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众多领域的学者领袖,召开以“新银行、新互金、新技术、新连接”为主题的新金融年会,探索新金融的变化与机会。本次年会,银行成为真正的主角;金融科技兵器谱榜单(第一期)、商业银行数字客户旅程探究报告、中国银行业运营效率报告&排行榜和区块链产业发展年度报告等多项成果也将在年会上发布。


1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妖僧暴雷,二师兄逃逸,网贷“取经”敢问路在何方?”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新颖说股

新颖说股

同理

回复 赞 (0) 6月23日 15:56

  • 金融业装备竞赛

    金融业装备竞赛

  •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

    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2019

  •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

    金融科技兵器谱访谈录

耗时 36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