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郭大刚的听课笔记:小额分散的万花筒

郭大刚 · 零壹财经 2018-05-11 09:29:51 阅读:6386

在工作日参加学习,对于我来讲,实在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从昌平到人民大学,沿G6到六环,再经过G7到五环,从肖家河到人大西门,把车停在明德楼,到逸夫会堂,六点半点出门九点半到。起个大早,赶个晚集。这就是北京的交通状况,这就是为什么我宁可上班从昌平到石景山走六环,也不愿意到CBD的原因之一吧。生命不是用来浪费的。

刘老师特意在九点打了电话,说不能等你了贝教授(贝多广教授;编者注)要举行开班仪式了。我很歉疚地给贝教授留了语音留言。

一路小跑,奔上二楼的课堂,偌大的教室中央,坐满了同学,贝教授已经开始用他一贯温和平缓的声音开始讲座了。

虽然,被告知第一排留了座位,我还是怕迟到的我打扰到贝教授讲课以及学员们听讲,就在课堂最后一排的空座位上坐下来,支起耳朵,伸长脖子,仔细聆听。

对于贝教授的了解此前仅仅局限在中金公司和大摩以及2008年那场危机前后的一些故事,最近的三次讲座却是从普惠金融相关的话题接触到的。第一次是在2017年03月24日的2017中国金融学会年会暨中国金融论坛年会上,作为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的贝教授发表题为《普惠金融:全球经济金融发展的新趋势、新动力》的演讲。第二次是在2017年11月25日下午,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召开2017年第三季度会员大会上贝教授受聘为研究专委会主任的仪式上,回顾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将近40年金融发展历程中最重要的三个阶段,并预言中国金融的未来高潮将会是普惠金融,金融创新是历史规律,但是创新者必须要负起社会责任,而监管者则需要以保护金融消费者利益为基本底线,促进行业的健康、规范发展。这一次是第三次。每一次都受益良多。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贝教授这次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topic:在中国,消费金融也是普惠金融的一种形态。

这个话题切中了从2016年研究校园贷到现金贷到消费金融的我的思路:对于中国当下的金融领域,小额分散之后,是风险上升了呢,还是风险下降了呢?

风险,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不同,防范金融风险的目的也是不要产生社会风险,社会风险是最终的目标。

当前,宏观调控环境下,加息缩表去杠杆过程中,资产负债表结构性调整显著。资产端,去同业,以及小微企业周期末端去杠杆,都导致了优质资产规模变化显著,资产风险传递通道中,各个机构风险累积速度和抗风险能力不同导致敏感性也就不同。

小额分散之后,资产端的金融风险在时间轴上分布区间的大小取决于市场预期。结合互联网之后,由于互联网具有媒体属性,而且效能显著,那么,市场预期释放的区间会显著收窄,反映出来就是羊群效应。再小规模的风险,在短时间内释放,也可能表现为对市场的冲击吗?

小额分散之后,资产端的涉众性变化显著,结合互联网之后,由于互联网具有媒体属性,而且效能显著,市场预期波动性增强,由于事实刚兑的存在,就会有效传递到负债端,从而导致市场流动性的显著波动,进而演变成社会风险吗?

由于征信完备性和刚兑的现状,会不会带来的资产端的市场预期波动性增强呢?比如,集体逃废债;再比如,涉农领域的区域性逃债。去年现金贷和农贷市场都出现过类似情况。现在,如果要求持牌机构开展普惠业务,而且一哄而上,而贷前对于白户的风控能力跟不上,贷中行为过程管理无法及时有效发现风险累积,贷后无法高效增加违约成本,那么,资产端的涉众性风险是上升了吗?

对于中国当下的金融领域,小额分散之后,是风险上升了呢,还是风险下降了呢?是否要看风险的来源和传递呢?在互联网环境之下,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是否会有不同呢?哪个方面更显著呢?

在大消费、新零售方向下,应对风险,是否应该提升Regtech能力,通过全量数据分析,在风险累积、传递和演化过程中,更有效地发现、抑制、分散、对冲风险呢?而不是面对最终的结果呢?

IT/通信/互联网技术,对于中国金融体系的效用,体现为显著的比较效用和边际效用的叠加,前者源于外延的时间相关的简短的发展史,意味着机会成本极低,没有历史包袱,也无路径依赖,相较于发达成熟体系,效用显著。后者源于内生的利基规模和存量规模需求对于原有体系供给形成的挑战和压力,增量显著有效,增速对比其他主体显著持续 这些因素复合,呈现出的结果就是市场自然增长。如果思考顺序是,风险(负收益)先于成本,再先于收益的话,有效性仅仅是乘数而非基数,那么,正向和负向同比放大的话,人类对于正向关注更多,但对于负向心理厌恶和抗拒更多。这就是为何最终的业务基点需要锚定在regtech的道理。也就是,技术之于服务,特别是抑制风险,优于降低成本增加收益提高效率,而且首要必须中立化的逻辑原理。

投票表决得票最少的topic也许就是最不热点的话题吧。热点还是留给媒体、各种公众人物、社会活动家们和逐利者吧。做研究的可能更关心的是那些别人不关心或者看不到的角落吧。

记得,童年岁月,痴迷于父亲给的万花筒中的五彩灿烂的幻影。现在,肚子站在莽莽未知冷漠黑沉的荒原面前,心里充满敬畏和恐惧,但终将向前迈出一步,而永远没有回头看一眼背后。沉湎于过往,如何面对未来呢?纠结于仇恨,怎能走向幸福啊?

这也许就是心理阴影面积无穷大的原因吧。

半夜,一路向北,出城,车没少很多,调出老歌来,摇下车窗子,游走在高速闪耀的车河里,气流卷进车厢里,体温降了下来。独自散懒,心思终于放松了。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郭大刚的听课笔记:小额分散的万花筒”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 P2P平台数据与舆情监测

    P2P平台数据与舆情监测

  • 关键时刻

    关键时刻

耗时 33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