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从吃“独食”到分“蛋糕”,深扒蚂蚁金服的基金野心

新金融女记 · 零壹财经 2018-05-09 11:26:24 阅读:5279

今天,女记的支付宝终于收到余额宝弹窗升级提醒。


这是余额宝上周“杀”出的大招——5月4日,余额宝宣布新接入“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中欧滚钱宝货币A”两只货币基金,额度暂时不设限,爱买多少买多少——不再限购、天弘基金独霸余额宝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从天弘基金吃“独食”到三家公司分“蛋糕”,促使蚂蚁金服动自己“亲儿子”天弘基金的奶酪的,除了近2万亿余额宝的流动性风险之外,还有对公募基金销售市场审时度势后的结果——前有天天基金等第三方平台对客户维持着较高的粘性;后有老对手腾讯旗下理财通,依托活跃而庞大的微信用户迅速圈走了一大波基金小伙伴。

种种因素叠加,让蚂蚁金服终于下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决心。打个比喻,如果说去年支付宝做“财富号”是招呼基金小伙伴进群的话,今年分流余额宝则是伸出一条白花花的大腿,勾搭大家抱紧了。

从早期的基金淘宝店,到蚂蚁基金销售平台,再到如今的“财富号”,蚂蚁金服在公募基金的战术不断调整,但是战略野心路人皆知,始终如一。但愿,真的如蚂蚁金服CEO井栋贤所言,对基金公司的开放不会有亲疏远近之分,唯一的选择标准是是否创新和具有用户价值。

1、天弘独霸余额宝时代终结

对于金融业,特别是互联网金融,余额宝是一款注定要写入历史的产品。这款嵌入在国民级应用支付宝中的货币基金,搅动了中国互联网金融的一池春水,唤起中国国民的互联网理财意识,并直接挑战银行存款的痛点,在短短五年时间做到如今的1.7万亿,规模惊人直逼四大行。

而这爆款,从一开始就是为天弘基金量身打造,独自享用,让这家2013年以前名不见经传的基金公司,凭规模直接坐上公募第一把交椅。

在靠收取管理费为生计的基金行业,规模就是效益,按照货基市场正常的管理费0.33%计算,管理1.7万亿货基一年就哗哗流入56亿。

确实就这么惊人,天弘基金2017年管理费入账44亿高居公募榜首,其中42亿来自货基,也就是管理余额宝对应的货基产品的收入。

毫无疑问,若非因流动性风险问题被盯上,导致出台了各种限购举措抑制规模的话,余额宝在2018年春节的时候肯定冲破2万亿了。

作为余额宝的脑残粉,女记几乎把银行卡上的钱半毛不剩得挪到余额宝里来,反正随存随取,还能支付消费,这么方便的体验还有相对较高的收益,何乐而不为嘛?

可是这种不错的感受在不断升级的限购中打折,尤其是2018年2月开始,工资卡上的钱无法自动转入,还要每天早上9点定时抢购,来晚了就卖光,这种情况下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资金站岗,另一个是转战别处。

但无论哪种对支付宝来说都是负面的,所以,引入其它基金公司来破解当前的困境成了不二的选择。与其让客户体验变差最后流失,不如把天弘基金消化不完的货基流量分给其它小伙伴,一起把余额宝蛋糕做大,既笼络了“人心”,又分散了流动风险,可谓“一箭双雕”。

2、蚂蚁金服的公募野心

作为首先接入余额宝的博时和中欧,确实令人羡慕——率先抱上了阿里爸爸的“大腿”。

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流量入口——前两天刚发的财报,首次正式披露了支付宝的用户数量:8.7亿!以截至3月末天弘余额宝的规模1.6891万亿元来算,平均每个用户认购了约2000元。

或许担心这庞大的流量一下子把这两家基金公司的系统给冲垮,余额宝这次升级是分批逐步开放,也就是拿到内测资格之后才能买其它两只基金,整个放开过程大概持续1周,女记就是今天才接到定向要求的。

女记大胆预测,如果说一个天弘能管理1.7万亿的货基的话,那博时和中欧加起来,是不是至少能再管理2个1.7万亿,把余额宝总量扩容到5万亿!估计2018年居民存款余额的增速还会继续下降了,60亿的居民存款被虎视眈眈,余额宝的分流会不会让货基市场变天,我们拭目以待。

一个有意思的的细节是,在余额宝页面下方很小且不显眼的字显示,天弘余额宝仍然是由天弘基金直销,而博时和中欧两款货基则由蚂蚁金服旗下网商银行提供基金销售服务。

这排小字透露了博时和中欧们与天弘基金的区别——天弘基金是付流量的费用,而博时和中欧除了给支付宝付流量费用之外,还要付网上银行的代销手续费。“不管收费名目,归根到底只看管理费的分成,博时、中欧分出去的肯定比天弘要多得多”,一位公募人士如此评价。

但尽管如此,支付宝确实动了天弘基金的奶酪,而且看到天弘、博时和中欧三支货基的七日年化收益分别是3.959%、4.011%和4.45%,这可能直接导致用户赎回收益最低的天弘余额宝,去购买收益最高的那只,现有的1.7万亿余额宝蛋糕即刻面临重新分配。

保护壁垒被打开,需要与其他基金公司贴身肉搏收益,成了天弘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女记还记得2014年初,余额宝七日年化收益超过6%,之后不断下滑,破5,破4甚至破3,女记这样的屌丝记者一边口诛笔伐它“收益创新低”,一边仍然买买买,没办法啊,当时能兼顾支付又能兼顾收益的,除了余额宝还有谁?

但是现在,这个问题的答案明显多了选项,比如腾讯旗下理财通的余额+啊!

3、阿里、腾讯两大巨头抢占公募销售市场

女记开篇就说了,余额宝分流有两大促因,一是流动性风险的分散;二是对市场的审时度势,尤其是劲敌腾讯理财通,它对标余额宝的产品“余额+”,就是一款由汇添富、易方达、南方和华夏等家基金公司分流的产品。

而且女记还觉得腾讯的设计挺巧妙,他设计成谁家的收益高就优先默认这家产品,份额哗啦啦上去,收益一经摊薄,马上最高收益者又变成另外一家的产品,系统又自动切换更换默认名单。这是题外话了。

毋庸置疑,理财通对支付宝的市场地位构成了强大的威胁,就在今年3月份,马化腾对外宣布微信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10亿,而微信钱包成了理财通最大的流量入口。

阿里和腾讯两家巨头除了在支付领域打得不可开交,在公募基金代销领域的战火也是一触即发的。

阿里率先在公募基金领域布局,早在2013年就力推淘宝基金店,一度掀起开店狂潮,直到各大基金公司发现投入了巨大精力却拉动不了销量,最后草草收场。

此后2015年阿里斥巨资拿下基金销售牌照,成立专门的基金销售平台蚂蚁基金,代销业务却无较大的起色。

2017年,蚂蚁金服又大刀阔斧变革,启动蚂蚁聚宝的“财富号”,为基金公司开通了一个交易平台并导流,并且蚂蚁金服还向入驻的基金公司开放用户的一系列数据,比如基本资料,风险偏好啊等等,盈利模式则是与基金公司分成管理费。

实际上,这个模式一开始没有得到热烈回应,大家心里还嘀咕这是不是和之前的淘宝基金店一样的玩法,截至目前,接入蚂蚁基金的基金公司超过了百家,但是入驻“财富号”的大概只有20多家。

而另一头,腾讯已经迅速圈走了一大波公募基金小伙伴。今年1月份,腾讯通过100%持股的腾安信息科技拿到了一张公募基金销售牌照,以理财通平台为基础,开展独立基金销售业务,截至目前接入的基金公司也超百家了。这条鲶鱼在剧烈地搅动着整个公募基金销售市场。

虽然女记不确定基金公司与互联网巨头的合作否有排他性条款,但是阿里、腾讯核心伙伴的两大阵营已经初具规模。目前的合作中,巨头们是占据了话语权的上风,但是,对100多家基金公司而言,他们的优势是牌照,况且,白花花的大腿已不止一条。

基金公司挑选合作对象的依据简单粗暴——带货,谁给我卖得多,我拥护谁。监管施压叠加劲敌当前,蚂蚁金服终于下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决心,牺牲一个天弘,换我公募大好江山。

回想2017年“财富号”启动时,蚂蚁金服CEO井栋贤做了一番表态:“开放不会有亲疏远近之分,唯一的选择标准是是否创新和具有用户价值”,以此打消除天弘之外其它基金公司的顾虑。

我们就拭目以待这次分走天弘基金蛋糕之后的效果吧!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从吃“独食”到分“蛋糕”,深扒蚂蚁金服的基金野心”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 P2P平台数据与舆情监测

    P2P平台数据与舆情监测

  • 关键时刻

    关键时刻

耗时 36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