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Lending Club遭监管指控 砍头息不是中国特色

洪偌馨 · 零壹财经 2018-04-27 07:28:09 阅读:7646

据彭博社报道,美国时间4月25日,美国最大网贷平台Lending Club遭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后文简称“FTC”)指控,后者称其涉嫌对用户进行隐性收费,并在用户不再借款的情况下继续对其进行收费。

FTC认为,Lending Club此举违反了保护消费者免受欺骗和不公平交易待遇的联邦法律。因为这项指控,Lending股价随后大跌14%至2.80美元,相较年初下跌了32%,而相较其IPO时下跌了超过80%。

在FTC控诉LC的多项罪名中,“隐性收费”这个名词似乎在国内不太流行,但是它的另外一个名字我们可能更熟悉——砍头息。监管和市场都在“抵制”的砍头息,为什么P2P平台们总是难以戒掉?

原因并不难理解,P2P平台无法摆脱砍头息,根源上还是在于商业模式本身的脆弱:风险高而利润率低,平台需要通过一些手段提前锁定收益、保障现金流、对抗风险。

如今,随着国内外监管环境都在趋严,一些平台在逐渐找到其他方式替代砍头息在平台运营中发挥的作用。但转换形式并没有降低借款人的成本,当然,也没有让P2P的商业模式更健康。

1

所谓砍头息,其实就是借款人在借款申请成功后,平台直接从该笔借款中一次性扣除一笔费用。不同平台的处理手段不太一样,但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差别。

比如你想在线上平台上申请10000元借款,你可能会发现真正打到你银行账户上面的只有8000元,中间被平台扣掉的2000元就是砍头息。

当然,平台不会直接告诉你这是砍头息,它通常有一个更加平易近人的名字——服务费。
 

这种操作手法容易让人觉得反感,因为用户申请的金额和到手的金额不一致,而且我什么都没做就凭空少了钱,网上关于砍头息投诉最多的案例都是这一类型。因此后来,砍头息有了另外一个更隐秘的版本。

比如同样申请10000元借款,打到用户银行账户的也是10000元,只不过在生成借款合同时,砍头息(合同里还是会写成“服务费”)会被加进总的借款额度里,比如用户的借款总额会变成12000元。

 
这张图大家很熟悉了,用借款计算器计算时,并不会包含服务费

因为在整个借款流程中,平台都会尽量弱化服务费的存在,借款用户大多只会看到非常低廉的借款利率,但是一旦按下申请借款的按钮,砍头息的存在感就会突然间放大。

据此前媒体报道,Lending Club去年促成了89亿美元贷款的发放,收取砍头息金额约为4.5亿美元,比例大约为5%,这已经足以让美国监管部门跳起来控诉。

可是对于国内的许多平台而言,有些收取砍头息的比例高达20%,甚至更高。

2

其实,对于定位信息中介的P2P平台而言,收取服务费似乎确实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

宜人贷为例,在财报中,宜人贷的收入形式主要以服务费/管理费的形式体现,同时向借款人和出借人收取。

对线上借款人,宜人贷在借款达成后,先行收取一笔前期服务费,之后每月收取一定的月度服务费,对线下借款人则是前期一次性收取所有服务费;对出借人,根据利息收入的10%收取管理费。

但是,在所有的服务费中,宜人贷对于借款人前期服务费的依赖程度最高。从四季度的数据来看,在对于借款人收取的服务费中,前期服务费总额为23.77亿元,月度服务费为3.84亿元,而对于出借人收取的服务费只有3.40亿元。

这也就意味着,借款人前期服务费在总体服务费中的占比接近80%。而这个前期服务费的收取形式,与前文我们描述的第二种砍头息收取方式——将服务费纳入合同借款金额如出一辙。

诸如此类将手续费前置的平台当然不止宜人贷一家,而他们之所以选择这种模式的原因也非常简单。

一个从业多年的朋友告诉我,这种选择在根本上来自平台的“求生本能”,提前锁定收益也就意味着可以降低自身面对的风险,也能保证运营的平稳和从容。

一方面,平台作为信息中介虽然看起来赚的是“无风险收益”,可以向借贷双方收取手续费,但是如果不是一次性提前收取,一旦借款人不能按时还款,平台的收入也就不能保证。

更何况,大多数平台还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比如计提一定比例的“质保金”作为风险保障,因此更需要提前锁定收益。

另一方面,平台在获客、风控、运营的过程中花费不菲,尤其随着竞争加剧,流量昂贵,各大平台的财报都显示出市场营销成本上升的趋势。提前锁定收益,也是覆盖前期成本的需求。否则,平台的现金流压力巨大。

说了那么多,再回头看LC,出现“砍头息”事件的原因,也很可能与之前连年亏损,平台现金流较为紧张有关,出于平台运营的考虑,做出这种选择似乎也并不难理解。

而对于国内的平台而言,许多都正在或准备冲刺IPO,做好现金流、维持更好的账面盈利状况,也是获得资本市场认可的必须课。

3

P2P本身商业模式的脆弱,决定了其难以摆脱对于砍头息的依赖。可是随着国内外监管体系的成熟,对于消费者保护条例的颁布,砍头息的存在也再难被容忍。

尤其国内,随着监管收紧,对于在线借贷的利率上限、利率计算方式等都做出了规范,而这也是P2P备案最重要的标准之一。所以,出于合规需求,许多平台也在逐步对于收费方式进行调整。

拍拍贷为例,在其公布的2017年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中,拍拍贷强调,公司开始主动管理贷款量,并且停止收取前期交易费用。

这也就意味着,这种提前锁定收益的模式被打破,服务费被平摊到之后的还款期限中,按月收取。

不过这种规范带来的结果是不少P2P平台的营收与利润数据突然变得很难看。如果去看一下上市P2P平台四季度财报便不难发现,这一收入变化所带来的影响着实不小。

考虑到风险后置,盈利愈发艰难的P2P平台们后续的挑战还将越来越大。

当然,眼下更要命的问题是,他们什么时候可以通过备案。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Lending Club遭监管指控 砍头息不是中国特色 ”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P2P网贷备案进度监测

    P2P网贷备案进度监测

  • P2P平台测评

    P2P平台测评

  • 上市互金平台监测

    上市互金平台监测

耗时 39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