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致刘教授:保护实体经济应该谈规则还是谈“颜色”?

新金融女记 · 零壹财经 2018-04-09 阅读:144

刘姝威教授的征讨檄文《宝能的“颜色革命”》终究还是被删了,理由是“内容违规”。



坦白讲,在读刘姝威教授的这篇文章前,女记对这位斗士般的女专家充满敬意,特别是当年在“蓝田事件”中,其利用财务数据分析,通过流动比率、速动比和净营运资金等财务数据判断,蓝田偿债能力很弱,并以此在内参上用六百字的文章给领导人写信《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一度女记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要求就是做一名能写出类似专业财经新闻的记者。以至于刚入行的女记,还曾专门买来《刘姝威教你读财报》学习其专业、理性。

然而,昨天,刘教授的新雄文《宝能的“颜色革命”》却让人吃惊,如此大字报式文体,如此不严谨、如此不客观的文章真的出自当年那个写蓝田股份的刘姝威笔下?昔日之专业主义为何被大字报式的炮轰所替代?



01

华润怒怼:缺乏基本逻辑和常识


不得不说,为了讨伐宝能,刘姝威真的很敬业。这篇引发市场争议的讨伐“雄文”《宝能的“颜色革命”》在4月8日凌晨发出。以至于我的同行们用这样的标题来写这一事件《万科独董不休假 清明轮番怼宝能》。

然而,此文一处,却让刘姝威迎来一场始料未及的“反声讨”。以至于最终以违规被删掉结束这场闹剧。

最早“反讨伐”的是华润置地。在刘姝威的文章中,其认为宝能就能够动用巨额银行资金和保险资金,精准地把作为行业龙头企业的上市公司控股权收入囊中。这仅凭宝能的独资股东姚振华一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她暗指宝能借助外界力量,与华润置地“合谋”,吴向东为华润内部宝能的幕后支持者。文中写到:“正是在吴向东再次公开出现之后不久,华润置地把土地出让价109亿元的地块以4亿多元转让给宝能。也正是在宝能得到华润置地转让的地块后,宝能开始指使钜盛华和前海人寿大量买入万科股票,仅用半年时间,宝能就持有万科20%股份,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夺取了华润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万科原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为此,她还拉出“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案发,同年11月份吴向东辞去华润置地董事会主席职务”来隐射华润置地。

对此,华润置地怒怼“与事实严重不符,缺乏基本逻辑和常识。”随后此文因违规被微信删除。

一个堂堂的财务专家,却被质疑缺乏基本逻辑和常识。刘姝威到底是如何缺乏常识的,这事还得从华润的这几块说起。

上述提及地块,位于深圳前海自贸区。2013年8月,华润置地通过公开竞标取得位于深圳市前海自贸区的一块土地使用权,土地出让价款109亿元,而4亿多元则仅仅是该地块2015年的盈利收入。据华润置地2015年度报告,华润置地出售给宝能子公司两块地100%开发权益的出售收益约4.28118亿。

竟然将出让价与盈利收入弄混淆!不知是否刘教授太急于下定论,连基本的材料都没有熟悉,还是有意为之?不知写下此段的是否还是当年那个写《上市公司虚假从虚假会计报表识别技术》的刘教授?

除了事实性错误,刘姝威被质疑的还在于在该讨伐文中,为了达到目的,还选择性采用了片面采用某些事实。如文中为了说明宝能的进入带来实体经济的恶化,提及宝能是南玻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2016年宝能把南玻的创业团队和管理层全部赶走,之后,南玻业绩急剧恶化。2017年8月22日南玻公布未经审计的《2017年半年度报告》:南玻净利润同比下降15.83%。” 

然而根据南玻财报,我们很难简单粗暴地将南玻业绩下滑直接归因于宝能。比如女记看到的南玻在宝能进入前的数据中曾出现过更大幅度的下滑——根据公开数据,南玻2011年净利润15亿元,同比下降18.1%,2012年净利润2.75亿,同比下降76.66%,而在2014年到2015年宝能举牌后,南玻2016年净利润反而大增至7.98亿元,同比增长49.82%。而刘姝威文中提到的2017年半年报南玻净利润同比下降15.83%并不能代表南玻的整体业绩。然而实际上,根据南玻2017年三季报:净利润为7.11亿元,同比下降0.54%,可以看到亏损也在逐步减小!为何不选择最新公布的数据,而选择一个半年报数据?刘姝威写此文的私心可见一斑——她的文章看到的数据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一个个数据,以偏概全,得出“宝能入主后南玻业绩下滑”的结论。

除了在事实面前选择性“失明”,刘姝威还枉顾南玻的最新消息,去年下半年开始南玻“老班底”先后回归 南玻A信用评级维持AA+。隐瞒这些,刘姝威到底意欲何为?

这一次为了炮轰宝能刘姝威真的蛮拼的——这种拼不在于半夜发文,而在于竟不顾“中国经济环境的清洁师”的人设坍塌,不惜透支其作为一个公知的公信力和专业形象。

在女记的朋友圈里,有人对于《颜色》一文的读后感是“时间终究把所有的刘姝威都变成了郎咸平”。我想,以专业主义为信仰,无论是记者还是学者都应该爱惜自己的羽毛。

02

大字报体炮轰为哪般?


除了事实性的错误和选择性的呈现,刘姝威的文章引发争议的最大问题在其大字报式的行文风格——在未有充分事实依据作为支撑的基础上,刘姝威言辞激烈,不仅在标题上就给宝能戴上“颜色革命”的大帽子,文中更是大量充斥着大量定性的指责——宝能“空手套白狼” “掠夺实体”获得的是“不义之财”, 文末更是举起大旗要求对宝能“刻不容缓”“严肃处理”、“依法没收”、“不义之财”。同时上纲上线——如果不严惩这种行为,那么,这个国家的经济就会衰退,因为没有人愿意再干实体经济。

扣帽子、贴标签、搞批判……刘姝威对于这种大字体的问题用来似乎十分得心应手,这与多年前那个就事论事,就连标题都都是朴实如《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严格控制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减持套现》、《乐视网分析报告》的刘姝威判若两人,那个给我们带来精彩的财务分析,还有独立观点与思辨的财务专家,转眼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吃相难看的“网络喷子”?

“化身网络喷子”,大概是刘姝威太着急于其目的了——不要让宝能轻易退出。

事实上,在这一时间节点上,刘姝威的文章不得不令人解读其发文背后的用意和字字诛心——万宝之争的节点看,宝能已经不得不退让变成了一个纯粹的财务投资人,作为一个拥有25%股权的大股东,没有派驻一个董事和监事。且4月3日晚间,万科A公告称,宝能集团旗下的钜盛华投资平台拟对9个资管计划持有的万科股份进行清算。根据公告,钜盛华作为委托人的资管计划共持有万科约11.42亿股股份,占万科总股本比例为10.34%。——宝能去意已定,但此刻华生及刘姝威再次发起炮轰攻击,不得不令人遐想独董们的用意——他们是否希望因通过舆论的压力左右宝能的退出方式?谁是他们更希望成为接盘方?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安邦的吴先生刚刚过审、银保监刚刚挂牌,在此刻以“颜色革命”给宝能戴帽子,刘姝威们是否希望通过大字报体式的炮轰借风把宝能推向砍头台?

值得玩味的是,与此前多次宝能快速做出反应不同,这一次宝能一直选择沉默,至今尚未回应。坦白讲,这事换谁都难——上来戴大帽子面前,宝能要辨太难。

03

宝能是否有问题,谁说了算


宝能是否有问题?到底应该谁说了算?独董职务的意义与权力边界到底在哪里?

华生与宝能的焦点在于后者投资万科是否合法合规,这一点早在“宝万之争”爆发之初,万科管理层就曾质疑。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6年3月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前海人寿举牌万科不违规,“前海人寿举牌万科股票没有违反相关监管规定,压力测试结果表明风险可控。”

2015年底,前海人寿还曾专门发公告中阐明了投资万科的初衷,表示2015年6月-7月,我国股市出现非理性下挫,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稳定市场的措施,其中包括鼓励保险公司增持蓝筹股;前海人寿在此背景下,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坚定看好中国经济和中国资本市场,择机买入符合蓝筹股条件的万科股票,完全符合监管机构对保险资金运用的相关规定。

更何况,与安邦不同,就宝能监管已经给了应有的处罚。

对此,经济学界和金融界也引发了一场有关独董身份的争议。证券业协会前副会长林义相质疑独董职责的边界在哪里,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则评论认为:“刘姝威文章有些意气用事;当代独董制度的核心是在于"独立性"。他指出,当代独董制度的核心是在于“独立性”,必须确保独立董事与上市公司无任何利益关系。否则,独立董事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性,可以取消了。刘姝威教授一边拿着万科的高额独董年薪,一边建议严惩宝能,谈何独立性。若刘姝威教授仅仅是高校的一名学者,我还相信她说话的分量。她现在是万科的独立董事,身份性质变了,言论方向可能就会跟着变化。总而言之,刘姝威教授的万科独董身份,是她炮轰宝能的最大“硬伤”,她可能维护的只是一部分股东的利益。而不是全体投资者的利益。

经济学家管清友点评表示,独董和学者的边界模糊,更深层次是法律边界的模糊。有没有违法,算不算违法,很模糊。公众和投资者需要一个独立第三方的权威说法。

女记认为独立董事最关键的两个特征,无论是独立性还是专业性,刘姝威均不具备。独董的独立性,一方面是必须在经济利益、行权等方面独立,不受控股股东和公司管理层的限制。而刘姝威代表的是部分股东的利益,而非是投资者的利益;另一方面,独董是不在公司中内部任职,并与公司或公司经营管理者没有重要的业务联系。显然,刘姝威更像是万科的“新闻发言人”。

独董更要具有一定的专业素质和能力,能够凭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对公司的董事和经理以及有关问题独立地做出判断和发表有价值的意见,关于专业性女记早在第一部分分析过了。所以这样看来,不仅是专家、学者,刘姝威独立董事这个职位也是不合格的。

就像如今在网红脸当道的年代,我们怀念的是那个没有玻尿酸的八九十年代一样。但愿,刘教授不要忘记自己为何而出发。但愿再过十几年,我们能记起刘姝威,不只是曾经炮轰宝能、炮轰乐视,也实实在在给我们带来过精彩的财务分析,还有独立观点与思辨,反正不是那个吃相难看的“网络喷子”。

女记有话说:

毫无疑问,万宝之争是自中国股市诞生以来最为波澜壮阔、情节曲折的一个资本故事。这个案例将来一定会写进各种财经教科书,被人反复分析研究。

而对于万宝之争的反思,女记记得原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教授高西庆的一段话极为中肯以及建设性:“宝万之争”的发生应该归结于立法滞后,需要改变法律,必须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解决问题。立法机构需要从“宝万之争”等事件上总结经验,推动法律进步,以契合现阶段资本市场发展的需要。换言之,如果说法规本身存在缺陷,应该从法律修订角度入手去解决问题,而不是把责任推给市场主体。

回到刘姝威炮轰宝能的事情上,女记认为,站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时间点,一位真正的学者应该给到这个社会的是探讨和推进保护实体经济的规则,而不应该动辄谈颜色和革命。这种大字报体式的炮轰不应该成为中国舆论监督的主流,更不应该成为当前中国经济治理和金融监管的主要形式。

最后,同样是征讨檄文,女记帮刘教授们找来同样事关万科的另一篇范文——律师曹洪林通过微信公众帐号“法曹参军”发表的文章。这篇文章的可借鉴之处在于其有理有据,字字确凿,也就落地有声。仅供刘教授参考学习。

附:范文(点击标题即可查看)

万科合伙人制度“原罪”?资金来源涉嫌侵害国有股权益(http://mp.weixin.qq.com/s/59xbtamsEDMlCOjvkDehfw)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致刘教授:保护实体经济应该谈规则还是谈“颜色”?”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冲刺:互联网金融整改验收与备案

    冲刺:互联网金融整改验收与备案

  • 零壹财经峰会:聚焦新零售新金融

    零壹财经峰会:聚焦新零售新金融

  • 中美金融科技上市公司对比研究

    中美金融科技上市公司对比研究

耗时 274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