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农村金融或强调区域管理:贷款不能出县 资金不能出省

快嘴谈经 · 东方财富网 2018-02-09 阅读:374

  大型银行获得低成本资金后,向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中小银行购买同业存单等同业产品,中小银行以此获取的资金,在用以委外投资、购买其他更高风险偏好的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或同业理财。在这一同业链条中,资金通过“大行—中间银行—中小银行—小银行”层层传递,同业链条通过农商行为代表的中小行加长,银行间资金大量流入债市等金融市场。

  银行业金融机构“去杠杆”,促进资金脱虚向实,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之下,农村金融机构也将被加强监管。

  2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监管层或对农商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在区域分支机构设立、表外理财上继续强化监管。在区域经营上,以本地为主,贷款不能出县,资金不能出省。在同业和表外理财上,继续去杠杆。

  今年1月18日,银监会《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指出,抓住影子银行及交叉金融产品风险这个重点,严查同业、理财、表外等业务层层嵌套,业务发展速度与内控和风险管理能力不匹配,违规加杠杆、加链条、监管套利等行为。

  就同业链条而言,农村金融机构占据其中一环,部分农商行的角色从此前资金提供方变成资金需求方,成为“大行—中间银行—中小银行—小银行”同业链条一环。

  化解集中度风险与区域监管强化

  2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金融监管机构近日在农村金融机构监管方面强调,农村金融机构在经营上,以本地为主。多位金融机构人士表示,监管的方向之一是“贷款不能出县,资金不能出省”。

  长期以来,农信社、农商行等“小、散、乱”的问题一直困扰行业。不过,农村金融机构分布城乡最前线的网点,长期深耕三农、小微领域等先发优势是其他金融机构难以模仿及超越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给农村金融和农合机构的发展带来重大机遇。

  华南某农商行行长表示,农商行在监管导向上,要求以服务本地为主。在政策文件没有明确规定不能投放异地,所谓“异地”究竟是跨省、跨地区还是跨县,在政策文件上一直不是很明确。在实际操作中,该行贷款的投放主要是以本县域为主,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跨县、跨地区的。

  “农商行异地经营没有那么严格的规定,一般还是要在经营所在地开展业务。从业务上来说,贷款抵押品登记、贷后管理成本等,会使得农商行考虑是否选择跨区域经营。”有广东农商行人士表示。

  一般而言,各地农信社或农商行在省级多由省联社指导业务。有华南省级农合机构人士,该省通过“一县一策”,制定信贷投放和资金运营政策指引,指导农合机构研判当地经济与产业。

  从上市农商行来看,农商行系统大多以所在市/县为主,偶见跨省经营。

  如,截至2017年中,广州农商行财报显示,主要客户及非流动资产均位于广东省;常熟农商行共有145家分支机构,其中108家分支机构、约82%的资产位于常熟市,其他分布于江苏省内。

  对农商行而言,跨地区经营也有化解贷款集中度风险的意愿。江阴农商行财报显示,在贷款地区分布方面,授信业务主要分布于江阴地区,而跨地区异地分支机构,进一步化解贷款集中在江阴的风险。张家港农商行表示,扎实推进上市和跨区域发展两大战略工程,构建跨越式发展新平台,该行40家支行中,张家港27家,江苏省内其他地区12家,江苏省外1家。重庆农商行设有1777家分支机构,包括3个分行,其中云南曲靖分行是全国农商行首家异地分行。

  不过,近年来,营业网点下沉是银行业的一个趋势,这是由于一线、二线城市等经济发达地区金融竞争激烈,市场趋于饱和。有银行业人士表示,农商行、城商行等金融机构适应市场变化,向城郊、县域乃至镇域布局,已成为获取负债端来源的重要途径。

  拆解同业链条与表外理财严监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农商行同业理财亦将受到强化监管,在同业理财、表外业务等方面进行约束限制。

  在金融杠杆链条中,农商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获悉,此前,农商行多是同业市场的资金提供方,随着同业市场的发展,部分农商行的角色变成资金需求方。其业务链条简述为:大型银行获得低成本资金后,向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中小银行购买同业存单等同业产品,中小银行以此获取的资金,在用以委外投资、购买其他更高风险偏好的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或同业理财。在这一同业链条中,资金通过“大行—中间银行—中小银行—小银行”层层传递,同业链条通过农商行为代表的中小行加长,银行间资金大量流入债市等金融市场。

  一是,对同业理财而言,农商行发行的同业理财在各类型银行中最高。根据普益标准的数据,以2017年12月下半月为例,总计509款同业产品中,从银行类型看,城商行同业产品发行量最多,占比接近半数,国有行最少;农村金融机构同业产品平均收益最高,达到5.59%,国有行最低,仅为4.81%。利率

  在严监管之下,根据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的数据,同业理财几乎萎缩一半。截至2017年底,金融同业类产品存续余额为3.25万亿元,占全部理财产品存续余额的11%。金融同业类产品存续余额较年初大幅减少3.40万亿元,降幅为51.13%;占比较年初下降11.88个百分点。不过,其报告并未披露农商行同业理财详细数据。

  二是,在农商行开展同业业务方面,从各地银监部门罚单来看,同业违规是信贷之后的第二大处罚原因。仅2018年1月,就有多家农商行因同业违规被处罚。1月22日,辽宁沈抚农商行因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超监管评级购买资管计划受益权,同业融出资金超过监管要求被处罚。1月9日,贵州花溪农商行因同业业务非真实转让信贷资产被处罚。1月16日,山西绛县农商行因同业融出资金超过监管指标被处罚。1月29日,大庆农商行因同业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处罚。

  三是,从农商行表外业务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监管或要求农村金融机构表外理财业务不超自营资产的一定比例,但尚不清楚这一限制是针对农商行理财发行还是投资而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银监会发布公开数据推算,截至2017年末,农村金融机构的理财产品存续余额为1.57万亿元(较2017年初下降4.27%),总资产为32.83万亿元(同比增加9.8%),按已发行理财产品口径计算,农商行理财产品占总资产的比重约为4.78%,在各类型银行中最低。

  有资管人士表示,目前,银行表外“去杠杆”政策继续推进,对农商行而言,将影响农商行理财业务开展。

  申万宏源证券金融研究团队在其报告中表示,同业理财经过去年一年的收缩,规模已下降过半,后续继续压缩本就在预期之内。“表外业务不允许超过自营资产2.5%”估计存在重大理解偏差,推测多半是针对表外委托贷款业务、而非整体表外业务,若如此,严控委托贷款本就在预期之内,并无任何超预期之处。

  不过,从供给来看,同业存单中,股份行和城商行是主力,农商行占比较小。根据数据,截至2017年末,同业存单余额约为8万亿元,城商行和股份行是主要发行主体,占同业存单余额的比例为48%和39%,农商行约占10%。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农村金融或强调区域管理:贷款不能出县 资金不能出省”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盘点与预判:致新金融的2017

    盘点与预判:致新金融的2017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零壹数据新金融排行榜

    零壹数据新金融排行榜

耗时 256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