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花呗ABS成功发行就能消除市场杂音?关键还要看借呗!

新金融女记 · 零壹财经 2018-01-18 11:37:02 阅读:3796

今日,有媒体报道,因市场需求高于预期,最新一期蚂蚁小贷ABS发行量临时从25亿上调至40亿。

而此前几天,因蚂蚁小贷ABS发行,市场欢呼监管并没有一刀切喊停网络小贷的ABS。蚂蚁金服在给媒体的通稿中直接指出“正常发行消除了是换成市场杂音”。

那么,正常发行的蚂蚁小贷ABS到底是什么?如何正确看待蚂蚁小贷ABS正常发行?此举作为解蚂蚁小贷监管压力消解的信号?蚂蚁小贷的合规还有多远?

今天女记要和你聊聊以上几个问题。

01
让人误解的蚂蚁金服通稿

1月15日,蚂蚁金服主动向媒体发新闻通稿,称“以蚂蚁小贷消费金融为基础资产的ABS产品已经获准发行,进入邀约询价阶段”。

这条消息很快被刷屏。因为这是蚂蚁小贷ABS被监管“喊停”传言四起后,重新开闸的第一笔融资,所以备受瞩目。

而这个消息释放的第一个信号是,监管并没有一刀切喊停网络小贷的ABS。蚂蚁金服的人和行业人士鼓掌道贺——无论对蚂蚁金服、对整个行业而言,这无疑都是利好消息——有人甚至将此解读为“现金贷”的ABS未被一刀切,近期以来蚂蚁金服收到的监管压力也已经消解完毕。

然而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

不知是蚂蚁金服公关团队是否有心还是无意,通稿全文没有明确这一ABS的底层资产到底是来自蚂蚁小贷旗下的花呗还是借呗。在女记收到的蚂蚁金服发来的通稿中,笼统地将发行的此笔ABS称之为蚂蚁小贷消费金融ABS。同时通稿提到“蚂蚁小贷的花呗、借呗都是小额、分散、低利率、有明确场景依托的消费金融服务。”并称正常发行能否“消除市场杂音”。

但事实上,女记认为,这笔ABS尚未能消除市场杂音。因这笔ABS是以蚂蚁花呗为基础资产,而非争议最大的借呗。从逻辑上来说,花呗的ABS获批是不足以支撑蚂蚁小贷ABS是在正常发行的结论,事实上,此前市场一直被传暂停的也是蚂蚁借呗的ABS,而非花呗。

作为蚂蚁小贷的左右手,蚂蚁花呗和蚂蚁借呗,仅有一字之差,很多人搞不清两者的区别,其实,因为业务模式上的区别,借呗和花呗在本轮监管的大环境中,受到明显的差异化对待。

02
被监管盯上的借呗 问题在哪?

那么花呗ABS被放行,借呗ABS仍未被“解禁”背后透露出监管什么信号呢?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得真正弄懂两者的区别。

花呗类似于蚂蚁金服发的一张虚拟信用卡,可以在阿里旗下的天猫、淘宝等所有平台或者阿里合作的其它第三方商户进行消费,资金由蚂蚁金服转到商户的支付宝账户。用户透支的额度在免息期前还上则不收取利息,逾期则收取相应费用,另外还能分期付款。

借呗就类似于蚂蚁金服以消费贷的名义发放的个人贷款,客户分期还贷并支付利息。与花呗只限定在上述场景中进行消费所不一样的是,借呗的授信是可以通过支付宝提现的,贷款资金直接进入个人账户中。

对比下来会发现,花呗依托淘宝等其它第三方商户场景,资金由蚂蚁金服直接汇入商户的支付宝账户,所以能够明确这笔资金的用途(刻意造假套现除外);而借呗的资金到达用户支付宝账户后,一旦提现到个人银行账户后,这笔资金就进入了蚂蚁金服的监控盲区,至于资金用途、使用场景都是无从核实的。

这就让借呗表现出的“弱场景”甚至是“无场景”短板,令监管在判定其性质时无法干脆利落得划在“非现金贷”业务中。

对于借呗到底是否处于现金贷产品,蚂蚁金服自己的说法和外界看法有所认定。在现金贷监管文件,现金贷被定义为“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而蚂蚁金服就不断对外强调借呗是“依托支付宝APP场景的,由客户明确用于个人消费用途”的金融产品。然而打到支付宝的钱,并未有明确的消费场景和用途,亦可提现。外界对此的质疑是,借呗就是一款现金贷产品。

如今花呗ABS成功发行,那么借呗是否能够成功发行呢?对此,蚂蚁金服相关人士接受新金融女记采访时并未明确表示。而女记认为,因为二者存在较大不同,特别是在是否有场景的认定上存在较大的差异,而次轮监管在对待现金贷和消费贷上实际上非常拧得清,借呗ABS是否能成功放行,仍存在加大的悬念,我们只需拭目以待。

03
蚂蚁小贷的高杠杆游戏被叫停

那么花呗ABS放行,是否也意味着近期以来传言的监管对蚂蚁小贷的“关注”被消解于无声中?

事实上,除了业务性质,蚂蚁小贷被监管盯上的另一个直接原因就是高杠杆。

长期以来,蚂蚁小贷将借呗、花呗这两款产生现金流的基础信贷资产打包,到资本市场发行资产证券化(ABS)产品获取千亿融资,这种能够有效解决信贷资产流行性的直接融资方式除了费率低之外,还有出表的优势,所以一直成为蚂蚁小贷的融资利器。

一组来自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自备案制以来至2017年9月30日,阿里系共发行了118支消费信贷ABS产品,发行规模为2750.1亿元,占全部市场(3300亿元)的比例为82%。

没有限制的ABS融资,让网络小贷公司的杠杆红线成为虚设,另一组来自兴业经济研究咨询股份有限公司的报告的数据,指出“蚂蚁金服旗下两家小贷公司通过 ABS 等方式进行表外融资,截止 2017 年 6 月末,净资本合计 106 亿元,总贷款余额合计 2651 亿元,目前存量 ABS 余额超过 2500 亿元”,得出的结论则是“融资总额与资本金额的比例远远超过重庆银监局 2.3 倍的杠杆要求”。

这组数据若无误的话,去年6月末蚂蚁小贷融资总额约为资本净额的49倍,但公开资料显示,蚂蚁小贷的ABS发行在去年8、9、10三个月增速飞快,仅借呗在10月份就发了239.7亿。

有圈内知情人士告诉女记,蚂蚁小贷当时疯狂发ABS融资是有两个原因的,一是提前为即将到来的消费高峰期备足“子弹”,双11、圣诞、新年一连串的消费高峰期;二是已经听到一些监管要收紧的风声了。

去年12月初,监管出手,现金贷新规落地,要求以资产证券化融入的资金需要纳入表内,表内外合并后的融资总额与资本净额比例必须符合当地监管规定。对于超比例的公司,要求制定压缩规模计划,限期整改达到比例要求。

蚂蚁小贷正好撞在枪口上了。

04
合规之路还有多远?

事实上,业内已经观察到,近期来,蚂蚁金服已经通过一系列动作进行降杠杆。

2017年12月18日,蚂蚁金服宣布两家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金从约38亿元增至合计120亿元。与此同期,蚂蚁金服近日撤回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ABN产品发行计划。对外则声称“取消发行计划是因为2017年底融资情势紧俏及债市定价上升”。2018年1月初,部分借呗账户被关闭,蚂蚁金服回应这是“基于用户的使用情况和信用行为,对用户的资格和额度进行动态调整,是正常的”。

短短一个月,一整套组合拳下来,蚂蚁小贷的杠杆降得如何?女记认为,即使花呗ABS获准发行,也不能得出蚂蚁小贷的杠杆已经降到位的结论。其实,在蚂蚁金服的官方通稿里面,多处表态是在强调自己继续降杠杆的决心。

一处是蚂蚁金服微贷事业群资深总监邵文澜说 “现金贷整治办法出台以后,蚂蚁小贷制定了相应的新规落实方案。蚂蚁花呗和借呗未来将根据监管政策导向,合理安排发行额度”;另一处则是“蚂蚁金服表示,后续将视杠杆压降情况和监管要求进一步对两家小贷公司增资”。

兴业的那份报告提到,完成合规蚂蚁小贷有三条路可选,一是继续增资,但是杯水车薪;二是接入银行等外部资金,但银行资管产品也有不能投“现金贷”的限制;三是将放贷业务转到同属阿里旗下的网商银行来做。

女记认为,就目前而言,若按前两条,借呗仍会受到较大的杠杆限制,第三条的价值更高,就像腾讯旗下的现金贷业务——微粒贷是放在微众银行的业务框架中来做一样,蚂蚁借呗或许有被网商银行收编的结局。对此,我们拭目以待。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花呗ABS成功发行就能消除市场杂音?关键还要看借呗!”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网贷风险事件曝光台

  • P2P平台数据与舆情监测

    P2P平台数据与舆情监测

耗时 35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