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国民技术一夜丢了5亿涉事方早已人去楼空 定增大王刘益谦踩雷

格格巫快讯 · 东方财富网 2017-12-06 阅读:251

  当你睡醒的第一件事,发现自己5个亿一夜蒸发,你会怎么办?

  现在真有这么一家公司,一夜丢了5个亿,前一天还涨停,隔天就宣布钱蒸发了,要停牌了。

  被关在里面的股民,眼见着怀里的,人生的大起大落简直难以接受。“金猪”变成了黑天鹅

  11月29日晚间,公告称,由于公司累计投入5亿元的产业基金合伙人北京旗隆及母公司相关人员“失联”,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司股票也于11月29日开市起停牌。国民技术前海旗隆

  据媒体最新报道,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已经受理了国民技术的报案,正在做进一步的调查。

  如今剧情一夜反转,不知道多少人又要关灯吃面了。当初借着国产芯片板块的东风,无数股民带着资金杀了进去,

  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搞安全芯片的国民技术怎么就被搞医药的前海旗隆给“骗了”?究竟怎么回事呢?

  根据国民技术的公告,双方的合作始于2014年底,到2016年底,基金存续期结束,国民技术收回了至少2600万元的投资收益。当时国民技术使用闲置自有资金2亿元,购买前海旗隆产品的稳健份额,年基准收益率为6.5%。

  现在回看,这次投资使得前海旗隆获取了国民技术的信任,为后续合作奠定了基础。2015年11月9日,国民技术全资子公司深圳前海国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北京旗隆合作设立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国民投资首次投入了3亿元,2016年3月2日追加投资2亿元。

  双方约定,北京旗隆为普通合伙人和执行事务合伙人,独立管理合伙企业的日常运营,并对合伙企业的投资业务独立决策,有限合伙人不得参与及干预。也就是说,国民技术方面只能投钱,不能干涉,甚至不能过问。

  前期,国民技术对前海旗隆是很满意的,其在公告中表述,“深圳国泰设立后,积极寻找新兴的科技、医药等行业的优质成长型企业项目”。2016年,深圳国泰执行现金管理并取得收益,当年底,国民投资收到分红5000万元。

  在失联之前,国民技术投资在前海旗隆身上的投资收益不菲,加上前面提到的2600万元,至少是7600万元。年报显示,国民技术2016年取得投资收益9564.34万元,占利润总额82.61%。

  现在看来,却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统计发现,此次5亿元损失,超国民技术近十年利润之和4.39亿元。

  前海旗隆早已人去楼空

  在此次“失联事件”中,北京旗隆扮演了关键角色。

  此前,国民技术子公司国民投资与前海旗隆子公司北京旗隆合作设立了产业基金管理中心深圳国泰。其中,北京旗隆为普通合伙人和执行事务合伙人,执行事务合伙人独立管理合伙企业的日常运营,并对合伙企业的投资业务独立决策,国民投资作为有限合伙人不得参与及干预。

  有媒体前往北京旗隆位于北京金融大街上的注册地址进行实地调查时发现,北京旗隆已经人去楼空,所欠租金尚未归还,拨打多位负责人电话则均处于关机状态。

  而多家媒体前往北京旗隆的母公司前海旗隆在深圳的办公地址后发现前海旗隆也已经人去楼空。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通报前海旗隆、北京旗隆相关人员“失联”外,对于5亿元本金的去向,国民技术并没有进行说明。

  业内人士表示,资金都是有托管的,投资者正常赎回,投资者无需过分担心这些产品。而前海旗隆当前仍有多只私募产品、信托产品处于存续期,

  由此看来,受到波及的主要是国民技术,若后续无法追回,5个亿将打水漂。

  关键人可能是他?

  其实,这家前海旗隆在南方私募圈小有名气,因为公司前任董事长曾自称,又在2015年A股经历股灾时率先喊出“为国护盘”。代雪峰“医药巴菲特”

  据前海旗隆官方微信号上的信息,现年42岁的代雪峰出生于1975年,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口腔医学专业,他从1994年开始投身证券投资市场。

  2014年4月1日,前海旗隆成立,注册资本1.2亿元,代雪峰是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91.5%。同年5月,前海旗隆取得私募基金管理牌照,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成为开展私募证券投资、股权投资、创业投资等私募基金业务的金融机构,具备独立发行私募基金资质。

  在成立一年后,代雪峰因为发布了一篇《为国护盘第一天》的公开信,被媒体广泛报道。

  从旗隆系近年来调研的上市公司也可以看到,包括有乐普医疗、葵花药业、利德曼、万孚生物、福瑞股份、双鹭药业、科华生物、斯莱克、沃森生物、翰宇药业、誉衡药业、博济医药、海王生物等。

  可以看到,旗隆系作为主要投资医药项目的基金,的确主要调研的上市公司都是医药行业,除了斯莱克(主营高速易拉盖生产)不是医药行业上市公司外,其他调研的上市公司都是医药生物行业。

  不过,代雪峰目前似乎在尽力撇清和前海旗隆的关系。

  前海旗隆成立后,投资人和股权发生过9次变更记录。2016年11月28日,前海旗隆变更法人代表、董事长、总经理,旗隆投资当时的董事徐馨漫妮代替代雪峰出任上述职务,2017年8月22日,出资比例高达99%的代雪峰将股权转让给徐馨漫妮,而徐馨漫妮之前为前海旗隆的总经理。

  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除此之外,代雪峰也彻底清空了持有的其他公司的股权,这些变更情况当时均未引起关注。即便不是第一大股东,代雪峰也牢牢掌控着前海旗隆。

  据业内传出的代雪峰微信朋友圈截图显示,其2017年11月1号还发布朋友圈,表示全天忙得没出过办公室(应是在国外),而11月11日又发布朋友圈显示在北京,此后则再无更新。

  定增大王刘益谦踩雷

  6.59万投资者遭遇突如其来的黑天鹅,复牌一字跌停是躲不掉了。

  此次黑天鹅事件曝光后,11月30日,深交所对国民技术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预计前海旗隆、北京旗隆相关人员失联可能导致的损失及对公司2017年度业绩的影响,并说明拟采取措施。

  而作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的刘益谦,是此次最大的损失者。

  根据国民技术三季报,刘益谦持有2469.13万股,以停牌前15.66元的股价计算,刘益谦持股市值约为3.87亿元。

  2012年开始,两大原始股东——中兴通讯、中国华大陆续清仓了国民技术的股份。

  2013年9月26日,中国华大通过协议方式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7480万股(占公司已发行股份的27.50%)。

  2013年11月15日,刘益谦、范康麒、韩学琴、赫喆、黄建英、彭国华、谭嘉亮、上海兴全睿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一起以每股17.95元的价格接手了这部分股份,共计人民币13.43亿元。股权转让完成后,刘益谦持有1114.20万股国民技术股份,占总股本4.0963%股权。

  2015年一季度,刘益谦的持股数增加至1234.57万股,持股比例提高到4.54%,位列第一大股东,此后随着2015年推出每10股派1元再转增10股的分配方案,刘益谦的持股变成了2469.13万股。

  留下的一地鸡毛怎么办?

  业内人士表示,这一地鸡毛要分成两摊来看。

  对于在协会完成备案、做过托管的产品投资者来说,基金资产被卷走的可能性不大。

  “做过资金托管的问题不大。而且他们旗下现在还有很多基金没清盘,没有变现的情况下,代雪峰拿不走现金,卷走的可能性比较小。”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而对于国民技术来说,与前海旗隆子公司合作成立的“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却没有在协会备案。

  换句话说,这只基金的操作和运行并不透明,是否有资金托管,除了代雪峰和国民技术,外界无从得知。

  财经评论员曹中铭表示,尽管国民技术发现前海旗隆、北京旗隆失联后立即报案,但由于其合作设立的基金没有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也没有办理托管,因而追回资金挽回损失的难度非常大。这也意味着,上市公司将蒙受巨大的损失,并且最终会传导至公司全体股东身上。

  不仅如此,面对巨资被骗的“黑天鹅”事件,国民技术复牌后,其股价会出现大幅下跌可能已经“注定”,甚至可能因为巨量抛单将股价砸至跌停而致使股民割肉无门,这也意味着投资者出现损失的情况很难避免。

  因上市公司方面决策、操作出现重大失误,将影响股东整体权益;因股价将出现下挫,影响投资者的利益;国民技术被骗,由全体股东来埋单——这显然是非常不公平的。

  国民技术巨资被骗,表面上看是个案,但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具有普遍性的特征。透过该案例,至少凸显出A股市场存在的多方面问题:

  其一是上市公司治理、内控、风控方面的问题。

  在该案例中,由于国民技术作为有限合伙人不参与所设产业投资基金的日常运营,不参与决策与管理,实际上已处于任人宰割的地位。所设立的基金不备案、不托管,资金安全没有保障,等于是将自己置于巨大风险之中。这一切,实际上与国民技术的公司治理不完善,没有建立严格的风控机制关系密切。事实上,公司治理不完善,内控、风控不健全的上市公司在如今的A股市场大有人在。

  其二是为上市公司委托理财敲响警钟。

  近些年来,上市公司掀起一股理财热潮。众多上市公司为了将闲置资金充分利用,为了获取额外收益,纷纷打起委托理财的主意。有的上市公司甚至亲自操刀,将巨额资金投入股票市场或大宗商品市场。但无论是委托理财也好,还是亲自操作也好,理财都是存在风险的。国民技术虽然属于“极端”的案例,但其实也为上市公司的(委托)理财行为敲响了警钟。如果不注意防范风险,不做好风险控制,就有可能重蹈国民技术的覆辙。

  其三,监管的滞后性同样值得重视。

  国民技术发布公告后,深交所立即下发了问询函。比如对于5000万元分红问题,深交所要求上市公司说明仅在现金管理的情况下,获取高收益的原因及合理性,并要求审计机构对5000万元分红的真实性进行审计,对该交易的真实性等方面发表意见。其实,收到5000万元分红时,上市公司是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的,如果那时深交所能提出上述问题,并引起了国民技术重视的话,或许就能避免上市公司遭遇骗局了。如今在监管上,依然有亡羊补牢的必要性。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国民技术一夜丢了5亿涉事方早已人去楼空 定增大王刘益谦踩雷 ”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变革与契机:互联网金融五周年

    变革与契机:互联网金融五周年

  • 冲刺:互联网金融整改验收与备案

    冲刺:互联网金融整改验收与备案

  • 零壹财经峰会:聚焦新零售新金融

    零壹财经峰会:聚焦新零售新金融

耗时 256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