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张立钧:金融科技普惠效果还没达到 却达到了普惠欺诈

格格巫快讯 · 凤凰财经 凤凰财经 2017-12-04 阅读:235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业管理咨询主管合伙人张立钧

凤凰网财经讯 2017年12月2日-3日,以“决策与市场”为主题的第六届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邀请到政商学等各界嘉宾,围绕十九大后中国经济改革、金融和产业发展方向等议题进行探讨。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业管理咨询主管合伙人张立钧在12月3日下午的“金融科技与未来”圆桌对话上表示,现在现在很担心我们金融科技本来是应该带来的是一个普惠。现在真正的普惠的效果还没达到,达到的是一个普惠的欺诈。有很多打着所谓的金融科技旗号的公司,甚至在海外上市,市场也很好。他表示自己一直在呼吁,“”

至于原因,他表示,看现在P2P也好,ICO也好,还有消费贷,所有这些产品都是面向社会最弱势的群体。这些人群对所谓的金融最基本的回报是不太清楚的,往往这帮人(都是社会的大妈,大爷)被忽悠的是最多的。

以下为张立钧发言实录:

张立钧:谢谢主持人,传统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如何不在传统金融机构推广使用,对于整个它带来的场景也好,效果也好,肯定是有很大的折扣的。其实中国这几年它的冲击,你可以把它成是一个相当于农村包围城市的效果。其实我们最开始的所谓金融科技的运用,更多是在长尾客户,不管是支付宝也好还是第三方支付,还是一些线上的各种理财产品,还是其他的消费贷,信贷,更多的是一些长尾客户,传统金融机构不太愿意的。“二八定律”里面,80的客户原来没有带来很多价值,但是现在他的这种效率,通过科技的效率,达到了效果,普惠的效果也好,还是利润的效果,其实已经产生了颠覆传统的“二八定律”的思维。所以现在传统的金融机构必须去考虑这个事情。

其实传统的金融机构对于我们讲的金融科技也好,科技金融也好,其实它一点都不陌生。70年代末80年代初金融科技1.0就已经发生了,只不过大家没讲,那个时候是什么呢?叫IT+金融,我们中后台的整个IT的电脑化,这也是金融科技,大家没有去想这个事情,因为它都在中后台,它帮助传统金融机构提升了整个金融的效果,中后台处理的效应。进入2.0是从互联网出现之后,金融科技的2.0,就是互联网+金融,很简单,它是更多的渠道的创新,但是它没有到更深层次的,我们现在金融机构所面临的就是3.0,什么概念?

就是我怎么样用大家现在都在谈的ABCD人工智能(AI)、区块链(Blockchain)、云计算(Cloud Computing)、大数据(Big Data),关键是怎么样去提升客户的体验,因为我们传统的金融机构都是往往以产品为中心,渠道为王,这是过去的。现在每个人都在讲客户为中心。那什么是客户为中心?场景化的营销,客制化的定制,怎么样把金融的产品嵌入到我们的衣食住行,日常的生活当中,怎么样运用这些大数据的分析,人工智能的手段,我们一直在强调的这些科技嵌入到我们日常的生活当中,这是传统金融机构要去考虑的,而且他们其实很多也在做的。包括最近今年推出很多银行做的智能投顾的产品,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面有很多金融科技的影子在里面。

于盈:有什么样的主要的应用场景呢?

张立钧:一个是,应用场景其实非常多,比如说消费金融这一块,我知道消费贷,现金贷最近都在风口上面,那是因为我们传统的金融机构其实没有很好的融入进去,因为传统的金融机构还是对于这些产品的设计,它如何去了解客户我们讲QYC他是有很多基础在这里面的,我再加上大数据的运用,我对这些产品的推销,产品如何了解客户,针对适合的客户去提供适合的产品,用适合的渠道,我们讲CPC,我们跟客户讲的这个战略里面, CPC,你怎么样把客户产品渠道三者的一个优化。其实很多比如说消费贷,装修贷,教育贷,旅游贷,其实传统的金融机构这里面我们传统模式是没有这些场景的。

但是你跟这些行业去结合,跟他们结合在一起,推出这些产品,就有这些场景的应用在内。

我补充几点,其实我最近也在谈一个想法,刚才您提到虽然有些他并不是真正的科技公司,但是确实有很多打着所谓的金融科技的旗号,甚至在海外上市,市场也很好。我一直在呼吁,我现在很担心我们金融科技本来是应该带来的是一个普惠。现在真正的普惠的效果还没达到,达到的是一个普惠的欺诈。

为什么?因为你看P2P也好,ICO也好,还是消费贷,所有的这些产品都是一个社会的最弱势的群体,这些人群对所谓的金融最基本的回报是不太清楚的,往往这帮人(都是社会的大妈,大爷)被忽悠的是最多的。

所以监管的角度,这里面有几个方面,很多是本质性的,不管是金融科技还是传统的金融,我觉得有几点监管需要去考虑的,一个是投资者教育以及投资者保护的问题,这在中国是非常缺乏的。

第二点,刚才几位嘉宾谈到,从业者最基本的从业资格,及他的行为规范,这个是没做到,我们现在在做很多P2P或者消费贷,我们接触一些客户,我是拒绝为他们服务的。

第三点,随着金融科技,他突破行业,突破地域,突破物理网点的限制之后他所能够覆盖的人口越来越广,但是我们的监管还是沉淀在传统的机构监管和及属地监管的概念上。很多地方小微牌照,信贷牌照,小微的网贷牌照是地方金融办发放的,每个地方的监管的理念及监管的尺寸是不一样的。

但是它的牌照完全是可以跨境的,因为互联网小贷完全可以到全国去做的。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次他卡住,地方不准再发放这一块,他也考虑到这个监管走向。其实最近有这个趋势,我想在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大的框架下面,不管是最近出台的我们讲大资管,还是这次的消费金融这些网贷,它都是有走向功能监管跟所谓的行为监管的一种变化。

这一波的变革过程当中,有一些传统的,我们现在看网点,基本上传统的零售的业务,百分之九十几都是离柜的,都是数字化,传统的做这些工作的人是要被变革的,所以我们帮很多客户在做一些咨询的时候,比如说帮他们做网点的战略转型,很重要的一点,一个是你网点的布局,你怎么样跟生态圈里面其他去合作,因为这里面未来在共享跟分享经济下面,首先是考虑的是我们讲只求使用,不求拥有。

第二个里面的这些人,应该更多的不是交易型的,更多的是一个知识型,或者顾问型的,因为如果到你网点里面,肯定是有相对复杂的问题,而不是交易型的问题。所以这里面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转型正在发生。刚才钱院长也提到人工智能,两周前我在香港Fintech论坛上,我做一个主题发言的时候就提到,传统的所谓的积极主动管理的基金,大家都知道,在华尔街,90%是树于被动型管理的基金,这些人围绕着主动管理的,你说分析员也好,基金管理人员也好,会受到很大的冲击。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张立钧:金融科技普惠效果还没达到 却达到了普惠欺诈”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耗时 240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