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微信正式对信用卡还款收费 揭秘代扣法外江湖

快嘴谈经 · 网贷之家 经济观察报 2017-12-04 阅读:244

12月1日起,微信正式开始对用户的信用卡还款业务进行收费。按照其此前披露的收费方式,每个自然月累计还款额超出5000元的部分按0.1%进行收费(最低0.1元),不超过5000元的部分仍然免费。

三天前,发生了一件看似不关联的小事。

11月28日,多家支付公司收到来自深圳金融联网络服务中心的一封邮件,显示将于近期对现有代收付业务服务范围进行调整,其中非公益类、公用事业类商户及收款账户开户行(代收)、付款账户开户行(代付)不在深圳地区的商户将于12月7日起统一进行关停操作。

天眼查显示,这家“深圳金融联网络服务中心”正是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深金结”)的下辖机构。这家不为大众所熟知的机构所发送的邮件,可能是微信支付信用卡还款业务收费背后的真正原因。

经济观察报从多位支付人士处了解到,关停代收付通道的并非仅仅只有深金结,全国各地央行分支行的集中代收付系统都在陆续关停。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其与深金结方面沟通的结论是“12月7号关一批,12月21日再关一批”。而除此以外,其他代扣通道“基本上也是今天关一家明天关一家的节奏,年底之前应该都会整治完”。

“深金结”们的尴尬

邮件内容显示,关停相应代收付业务的原因,在于“代收付业务市场环境变化的影响。各银行均加强了渠道管理,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强小额支付系统集中代收付业务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银办发[2017]110号,下文简称‘110号文’)的相关要求”所做出的决定。

今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内部发布了110号文,明确了集中代收付中心将严禁向公用事业类和公益类以外的其他机构提供代收付服务,对于已为其他机构提供代收付服务的集中代收付中心要求断开,并提出了2017年12月31日的大限之期。

时隔半年,靴子终于落地。“财付通之前使用的通道,除了深金结,还有天津、陕西、山西央行分支行的集中代收付通道,这些通道一停,成本立刻就上去了。”一位银行系清算中心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代扣江湖临时生变,考验的是各家支付机构的金融通道能力,而之所以微信还信用卡开始收费,支付宝还没开始收,区别就在于此,“财付通之前是做游戏点卡起家,随着微信支付的发展规模才逐渐壮大起来,从金融通道能力来论,确实不敌支付宝支付宝有300多个金融BD(地推人员),一个人搞定2家银行,直联网络基本覆盖全国。但是长期来看,直联这个事情也不能长久,所以以后到底怎样,还不好说”。

长远来看,银联和网联可能会成为支付机构们仅有的两个选择。

一位接近银联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确认,“财付通在银联是有交易量的,目前为止就支付宝没有”。

就全国而言,此前各集中代收付中心到底涉及多少灰色产业规模,是一个难以量化的数字。但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透露,全国而言,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的接口规模相对较大。

而提及中国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则不得不提一家名为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有限公司的企业。公开资料显示,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成立于1995年12月,是经人民银行总行批准,由13家银行发起共同设立的专业跨行支付清算机构,2014年由事业单位改制为企业,更名为深圳金融电子结算中心有限公司。“这家企业的存在是因为一些历史问题,为了解决同城结算的问题而设置的。”深圳当地一位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从公开资料中查询获悉,该公司董事长曲显斌此前担任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支付结算处处长。通过天眼查,经济观察报同时发现,该公司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深圳金融电子结算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深圳市快付通金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快付通”)20%的股份,快付通是一家持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

上述人士评价,以后各家集中代收付中心就回归同城结算的功能以及一些不收费的公益类代扣,各家集中代收付中心可能会面临收入的骤减,基本归零。他说:“深金结或许因为快付通的股权带来一些收入,但未来整体收入锐减已成定势,前景如何,依旧迷茫。”

代扣“法外江湖”即将消失

在一位接近央行的人士看来,110号文与217号文,均是央行针对支付市场乱象的规范举措不断立体化的过程。

集中代收付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业务?顾名思义,该业务上分为两块,对消费者的代扣和对商户的代收。而事实上,对于该项业务,业内有一个更直白简洁的称呼,谓之“代扣”——基于持卡人与商户签订的业务委托协议,授权商户向持卡人指定账户发起并完成指定款项扣钱的业务,不需要持卡人再次确认和输入密码,甚至在每一次扣款时,无需再度提醒持卡人。

特别值得提醒的是,代扣服务本身不一定拘泥于银行卡,也可以是银行虚拟账户等,代扣服务分为对公代扣、对私代扣两类。相较于银联只能对私扣款的功能,集中代收付中心的代扣接口功能似乎更为强大。在拥有协议书的情况下,需要商户发起的扣款指令要素只有卡号(必送),姓名、证件号、手机号(可选)等,并不包括密码和其他验证要素。

一位第三方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此前代收付业务有三种玩法:

一、支付机构可以一家家谈银行,但这种做法存在一个致命缺陷,根据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规定,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连接多家银行系统,变相开展跨行清算业务。然而对于一些规模较小的支付机构而言,与银行单点连接做代扣业务,效率太低,难成气候。而这个模式的可持续性已经很有限,趋势来看,未来将会被网联统一收编”。

二、支付机构也可以通过银联触达各家银行实现代扣,这样做效率很高,但是成本也很高。“银联目前所采取的是阶梯费率,单笔在0.7元到1.7元不等,银联自己留0.2元,其余给发卡行;而面向银行理财等大额,则根据金额大小收取2/笔到8元/笔的费率,实时代扣则更高一些,采取相当于POS收单的费率。”

三、通过集中代收付中心实现代扣,同样高效,可以一次性打通国内所有银行。“但这个通道是稀缺资源,不是每家支付机构都能拿到,拿到接口的支付机构可以把接口继续外放,多放一道就多一重溢价。”“相较而言,集中代收付中心的代扣接口是最好的通道,比银联通道好用太多了。首先,便宜。代扣不以费率计价,按笔数计价,单笔几毛到几块不等,对大额而言,特别划算。其次,方便。POS收单只能做对私的银行卡,且需要密码、验证等手段,代扣则不同,只要持卡人账号就可以做代扣业务,不需要密码、验证等手段,且对公对私不受限制,操作便捷。除此以外,不用顾忌银联的检查,代扣走的是集中代收付中心的代扣接口,属于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的业务,而后者是中国人民银行直属的、实行企业化管理的事业法人单位。央行没有出面整肃之前,没有机构监管这块市场。”一位第三方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

但某种程度而言,集中代收付中心的代扣接口很容易为一些“二清”机构、“大商户”甚至不法分子所利用,成为“法外之地”。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也正是风控的缺失导致了这条灰色产业链最终走向末路。

早在今年5月,就有接近监管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透露称,央行之所以动议整肃代收付业务,源于此前山西同城清算系统的一起风险事件。一家第三方支付企业CTO告诉经济观察报,理论上,只要掌握了代扣渠道,要实现不法目的几乎不存在任何技术上的难度。“在信息倒卖的这个灰色产业链里,持卡人信息根本不是什么秘密。而持卡人的银行卡号、身份证号等基本信息一旦泄露,通过代扣就可以在没有密码的情况下轻易扣完卡内资金并转移。”

随着110号文的落地,这片“法外江湖”可能也终将消失。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5月出台的110号文,11月13日央行进一步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银办发[2017]217号文,下文简称“217号文”),除了切断无证机构的支付业务渠道,也将全面检查并从严惩处持证机构为无证机构提供支付清算服务的违规行为。值得一提的是,人民银行亦同步下发了持证机构自查内容,其中包括代收付业务开展情况,以及非银行支付机构、银行、银联、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集中代收付中心也都在自查序列。“此前已经发生了多家支付机构将代扣、快捷、网银等通道放给银行,再由银行集中清分放给下游支付机构甚至‘二清’机构和‘大商户’,包括平安、中信、恒丰等多家银行在内的银行系清算中心都因此受到相应惩处。”一位央行中支机构的人士表示,217号文的出台可以看出监管逻辑也在发生变化。

该人士评价称,以前是谁乱放通道就处罚谁,现在是谁帮通道做清分就处罚谁,现在是自查阶段,各家支付机构、集中代收付中心、银行,大家不该放的通道该停停、该关关,过了12月31日,就是各地央行中支机构进行检查,此后如果再发生重大风险事件,相关责任人就地免职。“这么一来,基本上从源头上断代扣收付乱象的根了”。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微信正式对信用卡还款收费 揭秘代扣法外江湖”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耗时 244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