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趣店逆袭:AT得道,鸡犬升天

董云峰 · 零壹财经 2017-09-24 阅读:852

 

招会天下有道之人,倾一国之尊,下道术之士,是以道术之士并会淮南,奇方异术,莫不争出。王遂得道,举家升天,畜产皆仙,犬吠于天上,鸡鸣于云中。
——汉·王充《论衡·道虚》



文 | 董云峰
 
趣店上市了,这是在阿里、腾讯(AT)得道之后,又一个鸡犬升天的故事。
 
姑且假设一下,趣店上市之日,非要逼着蚂蚁金服发表获奖感言,我想蚂蚁金服方面应该会说:这是蚂蚁金服成功赋能合作伙伴的最新案例……
 
这并不是赋能的全部真相。因为,升天的永远是少数,最终成仙往往需要与AT深度捆绑——被投资或者被并购。
 
近期的一项数据称,过去五年,BAT共投资了30家已上市公司和几百家未上市公司;中国互联网未上市创业公司估值前30名,80%背后有BAT的身影。
 
今年以来,在监管收紧、牌照难拿的情况下,很多新兴的金融科技公司亦开始尝试赋能,向持牌金融机构服务。不过,它们的赋能,与AT等巨头公司的赋能,差异很大——巨头在赋能的同时,将被赋能者纳入其生态体系,乃至成为闭环的一部分。

趣店的逆袭
 
先从趣店说起。上周,趣店公布了招股书,拟在纽交所最高筹资7.5亿美元。此时,距离这家公司成立不过3年半,距离它从校园贷市场全面转向蓝领市场不过1年。
 
这并不妨碍趣店交出靓丽的业绩。据招股书,截至2017年6月底,趣店注册用户4790万人,累计发放贷款611亿元;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9.74亿元,同比增长53.1%。
 
短短一年间,趣店从负面缠身的校园贷市场领头羊,摇身一变为国内最大的小额现金贷服务商,并将登陆资本市场。
 
一年前,国内某第三方研究机构曾指出,基于校园市场难以盈利,和转型前景尚不明确的因素,其将趣分期估值下调20%,从68亿元下降到约54亿元,套牢了多家高位进场的投资机构。
 
按照目前趣店的财务数据,市场预期其IPO估值在200-300亿元之间,一年时间估值涨了好几倍。
 
趣店何以咸鱼翻身?答案是蚂蚁金服。虽然,这离不开趣分期团队的努力,但主要还是蚂蚁金服主导下的历史进程所决定的。
 
如今,进入支付宝APP,点击“更多”,可以进入“全部应用”,在底部就可以找到趣分期旗下的来分期,连ofo小黄车都排在它的后面,排在前面的则是滴滴、淘宝、天猫和优酷等知名品牌。
 
除了提供流量入口,趣店通过芝麻信用分筛选客户,提高风控能力;审核通过的客户,借款和还款均需通过支付宝进行。趣店还与借呗进行了渠道合作。
 
可以说,蚂蚁金服的“赋能”,在趣店的逆袭过程中扮演了决定性的作用。没有蚂蚁金服提供的流量入口、信用背书和能力输出,趣店真的能够做到吗?

赋能大法好
 
“赋能”(empower)最早是心理学领域的一个名词,旨在通过言行、态度、环境的改变给予他人正能量。后来被广泛应用于商业和管理学,其理论内涵是企业由上而下地释放权力,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驱动企业组织扁平化,激发员工个人的才智和潜能。
 
印象中,赋能这个词的流行,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最早鼓吹这个概念的,正是阿里和腾讯。到目前为止,阿里巴巴的口径是赋能商家、赋能中小企业;腾讯的口径是“连接一切,赋能于人”。
 
2015年9月,马云在参加2015年克林顿全球倡议会议时表示,科技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要用科技为年轻人赋能。从那之后,赋能逐渐成为阿里系对外输出的核心关键词。
 
2015年末,马化腾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互联网+”,是一种“寓大于小”的生态战略,其所促动的连接正在“赋能于人”,赋能于最微小的个体伙伴。从此,“赋能于人”成为腾讯系对外发声的一个高频词。
 
在上周三举行的彭博全球商业论坛上,马云再次阐述了他的赋能哲学:“我们的工作是鼓励更多公司成为亚马逊,我们期待看到他们成功……为小企业赋能,才是互联网行业最好的事情。”
 
直白而言,赋能大体包括这些含义:提供基础设施、提供生态支持、输出和培育相关能力。举例来说,小卖家通过淘宝在网上做生意,内容工作者通过微信建立渠道,就是阿里和腾讯赋能普通个人的体现。
 
不过,赋能效应,最突出的依然体现在阿里和腾讯的内部。
 
以阿里为例:除了趣店,没有阿里和蚂蚁金服的赋能,无论余额宝、花呗、借呗都不可能成为在短时间内成为行业领头羊,更不可能产生如此之大的影响力。没有阿里和蚂蚁金服的赋能,印度Paytm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复制支付宝,成为印度最大的支付巨头。
 
以腾讯为例:财付通前些年被支付宝踩在脚下,在微信崛起之后,微信对财付通的赋能,促使财付通(微信支付)成为与支付宝并驾齐驱的两大支付巨头。腾讯QQ和微信赋能微众银行,提供流量和数据支持,促使微粒贷迅猛扩张,推出两周年其贷款余额就突破千亿大关,超过了很多银行的个人贷款规模。

赋能另一面
 
马云、马化腾为我们描绘了赋能的美好前景。然而,赋能的结果并不像大佬们所说的那么美好。
 
对于中小企业和普通个人来说,赋能可以提供一定的机会和支持,但是不可能确保所有人成功。实际上,不管有没有赋能,成功者永远都是少数。
 
淘宝赋能卖家,然而大部分卖家并不挣钱;微信赋能内容创业者,然而真正赚钱同样是少数。与此同时,这两家公司业绩不断上涨,成为全球前十的互联网巨头。这就是赋能哲学相对苍白的地方。
 
尽管公允而论,巨头们的赋能,整体有利于提高社会效率、增进发展空间。
 
但在赋能的过程中,被赋能者需要逐渐适应巨头的标准和规则,适应巨头所提供的生态环境,在提升自我能力、获取更多的机会的同时,被赋能者不得不牺牲一些自主权乃至创造力,越来越依赖巨头。而随着巨头最终成为规则制定者,也就拥有了左右被赋能者命运的能力。
 
这就是说,赋能的同时,几乎不可避免地伴随着“控能”与“吸能”。所谓的去中心化,是一个最大的谎言,要不然何以中国互联网的权力格局越来越集中呢。
 
毕竟,巨头是商业机构,天生逐利,不是做慈善的。这是市场选择的结果,似乎无可厚非。
 
银联总裁时文朝所说的的“诱之以开放、烹之以闭环”,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本文希望引出的一个更有意义的探讨是,对于AT这种超级巨头,它们的赋能,应该设定边界吗?或者说,它们应该控制自身的能力和能量吗?如果它们自己没法控制,监管如何介入?
 
这是因为,赋能主体在一定程度上需要承担被赋能主体的风险。蚂蚁金服在赋能趣店的时候,实际上为趣店进行了背书,一旦趣店出现重大风险,还可能影响到蚂蚁金服的支付用户和理财用户,这才是值得警惕的。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发现,对外重度赋能,一般是面向与巨头建立了深度合作的前提之上。诸如,蚂蚁金服赋能的趣店、OFO和弹个车(大搜车),都接受了蚂蚁金服的投资。同样,直接用微信命名的微信支付,以及微粒贷,都是腾讯系的产品。
 
通过余额宝,我们看到了监管部门的审慎态度——赋能不应该是无限的,而是有节制的,赋能不应该是集中的,而应该是分散的。毫无疑问,没有监管干预,余额宝规模超过2万亿、3万亿都是可期的;最终在监管推动下,余额宝走向限额与开放。
 
前阵子与PINTEC创始人魏伟交流,他反复提到的一点就是,金融本身应当是分散的,这与金融机构的能力无关,诸如我们不能因为工商银行优秀所以把全国的银行都并进来。同理,监管限制余额宝,并非是不认可余额宝本身,而是担心这种无限膨胀背后的流动性风险。
 
更进一步,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一直在呼吁:监管部门应该开始识别数字金融行业内具有系统重要性的机构,并尝试一些监管办法;像对待系统重要性的传统金融机构那样,做压力测试并对资本金、流动性和业务范围等提出一些特殊的监管要求。

还有一个大杀器:反垄断。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趣店逆袭:AT得道,鸡犬升天”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耗时 238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