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从腾讯征信到腾讯信用分,腾讯个人征信事业都经历了什么?

格格巫快讯 · 雷锋网 温晓桦 2017-08-11 阅读:467
 

如果真的是如口号那样说的,打造信用社会,那为什么不共享数据?这样会实现得快一点哦!大胆说一句,科技巨头要搞个人征信,信用社会的理想对其来说只是副作用,围绕自家的零售金融业务发力才是正经事,这一点恐怕不需要反驳。这样说来,不喊口号、低调实在、做啥有啥没有就不吹牛的态度倒显得更加优雅。


腾讯信用分近日进行灰度测试,Q|.Q超级会员可查看自己的信用分。从一开始的腾讯征信,到今天的腾讯信用分,在这约三年的时间里腾讯的个人征信业务并未见有多大的起色,而与此同时蚂蚁金服芝麻信用分近来则是紧锣密鼓地布局,以渗透城市生活场景。那么,从腾讯征信到腾讯信用分,腾讯的个人征信事业都经历了什么?以两家巨头的体量,以及大数据征信初创公司都遍地开花的时代,算法的门槛不见得有多高。

以支付的名义,开展升维攻击获取数据

微粒贷是自动征信,有的人最高是30万,有的人5万,有的人却无法访问微粒贷功能。中科院计算所一位教授向雷锋网透露,“去年微信内部做这个项目,效果相当好;就是用了微信的数据和少量的白名单,算法却相当简单:核心是征信在朋友圈中的传递关系,往往一度好友就足够了。所以说,征信这个东西,数据是为王的,算法可以靠后。”

互联网金融从火爆到回归理性(别称:转型Fintech金融科技),顺带也普及了征信、风控等词,就好像突然意识到金融产品会有风险一样。征信是揭示风险,防止欺诈的重要手段,是金融基础的一部分,然而,互金行业里标榜的大数据征信作用如何呢?算话征信CEO蒋庆军曾向雷锋网表示,虽然现在电商、社交等领域收集到的数据维度很多,但在多数维度上,可得数据较少,数据缺失也比较严重。

回到腾讯信用分与芝麻信用分的竞争上,就由于阿里巴巴的基础,有了交易等较社交数据稍微在征信模型中强相关一点,芝麻信用分向社会开放的脚步就领先了。而对于腾讯来说,海量的社交数据并不能支撑起金融征信的伟业。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来说,社交网络数据作为弱变量数据,其在大数据征信中的作用有限。根据雷锋网此前报道,国内运用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做征信的初创企业星桥数据董事长丁卓博士表示:“其实,社交数据征信在做360度的用户画像刻画中,其作用大概只占5%-10%。对于金融行业的评估来说,这些数据不能作为直接的评价参考。”

同时算话征信CEO蒋庆军告诉雷锋网,海量的大数据中和个人信用表现即所谓的Y变量能关联起来的实际数据是很薄弱的,这种关联数据不容易获得,建模的数据也是不够的,当然更不容易开发出成熟的评估模型。

所以,国际上似乎还未有社交征信成功的案例。此前Facebook推出了涉足社交大数据征信的专利——当一个用户申请贷款的时候,贷款方会审查该用户社交网络好友的信用等级。只有这些好友的平均信用等级达到了最低的信用分要求,贷款方才会继续处理贷款申请。否则的话,该申请即被拒绝。Facebook的做法因其片面性被《大西洋月刊》评论称“涉嫌贷款歧视”。这在此前芝麻信用的人脉应用中也是一样的道理,但芝麻信用征集了消费行为数据作为补充,或者说是后者为主导。

所以,微信支付、支付宝如火如荼地扩展线下场景、拓展出海市场,正是根据自身基因优势,发起不同的攻击方向,一边是微信支付依靠社交属性从消费生活进行自下而上升维攻击——依靠“公众号+微信支付”模式,并加入了小程序、社交广告、会员等营销能力来拓展品牌商家,增强与微信用户,也就是其互联网金融潜在用户群体的关系黏着;另一边是支付宝通过自上而下地从具有征信强相关数据的公共设施场景和企业合作开始降维,逐渐服务于其信用城市、普惠金融——这是从场景入手拓展用户群以及数据关系网。

微信支付运营总监黄丽上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管是将支持消费信贷,还是其他金融业务,这些都是正在探索的方向。可见,“微信+营销”只是一个过渡。腾讯互联网金融一直缺乏的是,强金融属性相关的数据,通过自下而上的路径曲线救国合情合理。

补充数据因果关系

上述这位中科院教授解释称,人群特征有一个关键概念——关联,关联是指很多事情偶然地同时出现,但开发者可能将它们也作为“有钱人”的特征挖掘出来,从而很可能导致风险发生。关联性并不等于因果关系,有因果关系的大数据才能真正起到作用。“正如一些真正赚钱的基金经理,在对金融市场的认知基础上,他们构建出一套可能只有一两个特征的逻辑,并能基于这些简单的逻辑闷声发大财。”

前一段时间,微信理财通以电话销售的方式来向潜在的用户推销理财产品“余额+”。据介绍,“余额+”提供的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高达3.85%,远高于同期银行定期存款利率。微信的行为,用金融业的专业术语就叫做“高息揽储”。而且,根据介绍,这种“享受货币基金收益”的产品还是随时免费可取的,相当于是活期存款。这就意味着,理财通以银行销售的方式套路来抢夺理财客户。而很明显,基金定投、理财交易等金融业务的扩张,有助于腾讯快速地积累更多强相关,并能够产生因果联系的数据。

同理,微粒贷从上线初就嵌入到微信端吸取流量,数据+场景相互辅助,与腾讯征信效果的积累自然也能形成合作共赢。

此前有报道称,腾讯征信之所以如此低调和马化腾有关,据说腾讯征信的负责人曾去向马化腾汇报产品情况,却被马化腾叫停:“这样的产品,不就是买卖个人数据吗?”随后马化腾以“保护用户隐私”为由,要求产品停止开发。

不过,在去年的腾讯“云+未来”峰会上,马化腾在演讲中提出,“腾讯会把每一个用户的信用长期记录下来”,为的是保障合作伙伴的权益。

可见,征信体系之重要,数据于征信而言之重要。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从腾讯征信到腾讯信用分,腾讯个人征信事业都经历了什么? ”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消费金融:鏖战、竞合与出路

  •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耗时 233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