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微博究竟打了什么鸡血?

wuli财经说 · 众筹之家 虎嗅网 波波夫 2017-08-11 阅读:459

 

人们对于新浪微博强劲的财报似乎习以为常,以至于用「第二春」这样的提法来形容都显得过于陈词滥调。

 

新浪微博刚刚披露的2017年二季度财报显示,二季度实现净营收2.53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2%,利润的增长更为强劲:实现净利润7350万美元,同比增长近两倍。

 

面对这样的业绩,新浪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曹国伟说:「我们为2017年第二季度的业绩感到欣慰。微博进一步增强了社交平台的网络效应,实现了用户基数稳健增长,营收加速增长以及持续的运营杠杆效益。」

 

不过,曹国伟的话里倒是点出了个中关键——网络效应——这正是微博财报亢奋的秘密所在。

 

01 良性共生:直播、短视频与微博

 

微博是仅次于微信的中国第二大社交网络,但其网络效应曾遇到过瓶颈,所幸的是微博自身及时调整了方向,并准确地抓住了移动视频风口机会——投资了一下科技,如果没有这些天时地利,微博可能会走向另一种结局。

 

微博发布新财报时,一下科技旗下的两款产品——秒拍和一直播,早已悄然占领短视频和直播两大最火领域老大的位置。

 

 

据QuestMobile统计,2017年6月,国内直播平台中,以月度活跃用户计,一直播、YY、映客直播分列前三名。其中,一直播月度活跃用户接近6000万,超过第二、三、四名用户总和。在短视频领域,一下科技旗下的秒拍同样拥有类似的领头羊角色。

 

微博和一直播/秒拍彼此加持:前者为后者导入巨大流量,后者提升了前者的用户价值,进而放大了网络效应。

 

多亏了以太网之父罗伯特·梅兰克顿·梅特卡夫多年的布道,让「网络效应」这个艰涩的经济学术语广为人知。通常意义上,网络效应揭示了这样一个经济规律,即一个网络的价值与联网的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也就是每位用户所获得的效益会随着网络用户总人数成线性成长。

 

:Facebook在社交网络称雄全球,Uber在美国网约车市场近乎垄断的地位,以及谷歌在搜索引擎领域的霸主地位,都拜网络效应所赐。网络效应引发的一个众所周知的后果是赢者通吃,事实上,整个互联网都为网络效应法则所统治

 

单边市场往往不具有网络效应,这是多边市场特有的天赋。

 

直播平台属于典型的多边市场,这个市场由三方构成:消费者、广告商、主播,三者诉求各有不同:消费者希望从一个地方能够看到尽可能多有意思的主播,广告商最乐意在消费者人数最多的平台上投放广告,主播也希望能够在用户最集中的平台直播。

 

回到直播平台,艾瑞咨询近期所做的一项调查也显示出多数用户天生的扎堆倾向:用户选择平台的标准按照重要性排序依次是:平台人气、内容丰富度、平台规模与声誉,其中超过40%的受访者认为平台人气是他们挑选直播平台的最重要的考虑因素。用户的扎堆倾向势必将进一步提升行业老大的占有率。

 

02 早熟的直播市场:从百团大战到赢者通吃

 

迷之微笑、丰乳肥臀、挑逗眼神,构成了用户对于直播平台最初的印象,后来业内给这一类直播起了个体面的名字:秀场模式。不过,这已经是两三年前的旧事。如今,直播平台在经历残酷的市场竞争和政策清理之后,开始呈现完全不同的模样。

 

边缘、底层气质迅速退去,主流、新锐的形象日益突出。

 

从去年腾讯与人民日报合作,到近期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与一直播结成联盟伙伴,直播平台终于从边缘创新走向社会主流舞台的中央,在经历过一系列市场和监管的风雨之后,终于完成了从江湖到庙堂的惊险一跃,获得了广大流量之外的官方主流认可。

 

这种巨大转折的背后,则会让新玩家感到沮丧:剩下的机会不多了。因为直播市场网络效应的形成比预期来得要早得多。

 

一年前,这个行业才刚刚迎来它的寒武纪时代:先是财经类垂直直播平台知牛财经获欢聚时代注资10亿,接着依托微博做靠山的一直播上线,接着淘宝、蘑菇街、聚美等一众电商平台也推出直播功能,不久苏宁易购也跟进直播。连同2015年面世的战旗、龙珠、映客、花椒、熊猫等平台,国内直播平台最多时总数超过300家。

 

这300家公司,既有秀场类老手,也有泛娱乐新秀,更有游戏类摇钱树,原本彼此攻城掠池、交战颇酣,但预期中旷日持久的百团之战却意外提前收兵。

 

在过去一年,直播市场遭遇了一系列重大的政策黑天鹅事情。

 

先是政府收紧了监管的缰绳,对直播平台的监管层层加码:广电总局在2016年9月发文要求相关直播机构需要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不久,网信办又在11月对直播平台提出「双资质」要求。文化部又在年底12月出台针对网络表演市场的管理办法。

 

三大部门新规出台不久,大批不具备监管部门所要求的牌照的公司岌岌可危,仅文化部的执法中就关停了数十家直播网站。而持有牌照但尚未盈利的,以及尚未形成规模的直播公司也开始殚精竭虑。

 

以IDG为代表的风头机构蜂拥而入,进一步加速了行业洗牌。据不完全统计,仅2016年31家直播平台共计完成了超过100亿元的融资。BAT三家也迅速完成了在直播领域的布局,甚至传统视频网站也加入其中,直播一夜之间成为所有主流互联网公司的标配。

 

 

 

于是,8月5日,歌手张杰在一直播的一场直播,观看人数累计达到1681万,该直播被自动分享到微博,转评赞为2万、5万、14万。在政策、资本的共同作用下,直播平台提前进入了一个寡头时代,少了许多曲折,增加了一些无趣。这些数字印证了一个寡头的诞生。是一直播成就了微博,还是微博成就了一直播,似乎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天时地利人和,微博成为了今日让人为之惊叹的微博。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微博究竟打了什么鸡血?”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耗时 207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