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离开蚂蚁金服后,徐义吉试图打造区块链世界的搜索引擎

孙爽 · 零壹财经 2017-07-20 阅读:1431

(文/孙爽)

“2013年全球拥有比特币的用户约有200万,2017年是2000万,3年里用户数翻了10倍。随着大众认知的深入,2020年前这个数字可能会达到2个亿,2025年前将达到10个亿。当前数字资产总价值在1000亿美金左右,3年内这一数字可能会变成10000亿美金。” 前蚂蚁金服区块链负责人徐义吉认为这些数据表明区块链的发展还处在早期阶段。近日,零壹财经和徐义吉就其个人履历、新创业项目和行业热点进行了沟通。

同济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不久,徐义吉加入谷歌中国搜索引擎反作弊部门。2008年,徐义吉回到上海,做跨境B2C电商创业方面的尝试。2012年底,徐义吉接触到比特币,用127元买了人生中第一个比特币,尔后“一发不可收拾”,他把公司几十台电脑拆了,买了一堆显卡、电源、主板,在家里腾出一间房专门“挖矿”、炒币(当时国外比特币比国内便宜20%)。2013年,徐义吉发起“比特创业营”,并联合UBM(United Business Media,博闻)组织了多场比特币国际峰会。
 
比特创业营发起了多个区块链创业项目,国内首条原创公有链——小蚁区块链是其中之一。当时小蚁获得了来自PreAngel的投资,但金额不够充足,于是徐义吉和其他创始人想到了共同筹资,就这样,无意中完成了国内第一个ICO(Initial Crypto-Token Offering,首次公开发售代币)。“我们完全没有料到投几万元会得到近千倍的回报。”
 
此后,徐义吉创办了国内首家比特币跨境支付平台BlockPay(后更名为GemPay,中文名竞付宝)。但他发现比特币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支付工具,而是一种投资品,“如果你明天知道比特币会大涨,你今天会把它花掉吗?不会,你会继续持有它。”
 
2016年底,为了证明区块链的价值,徐义吉加入蚂蚁金服,创建并担任了区块链平台部负责人。但是他发现“当前BAT等大企业由于种种限制,往往把区块链当成一种辅助工具,无法跳出固有思维和业务模型,并不能意识到区块链蕴藏着协作模式的巨大变革。这和2000年前后大家初识互联网时的情况十分类似,当时大家只是把公司简介放到互联网上,并没有意识到互联网的巨大潜力。”
 
在这种环境下,徐义吉发现很难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蚂蚁金服的支付宝等核心业务上,而徐义吉想把区块链应用到更多场景,亲身见证行业变革。因此,他选择离职创业,和蚂蚁金服区块链平台部前架构师、国内首个区块链互助平台同心互助发起人钟馥百,比特创业营和小蚁区块链联合发起人王冠联合发起全新公链:星云链(Nebulas.io)。
 
星云链试图成为区块链世界的搜索引擎,背后的逻辑是:区块链上各种应用(DApp)快速增长,不同区块链各自为阵,互操作性不佳。由于缺乏统一的标准,用户发现适合的去中心化应用和智能合约的成本不断增加,很多人望而却步。星云链从流动性、传播性和互操作性三个维度构建星云指数(Nebulas Rank, NR),衡量区块链中各用户、智能合约和Dapp的重要性。其中,流动性指交易的频次和规模,传播性指资产流动的广度和深度。星云链希望有效地重新组织区块链世界的信息,并致力于成为用户进入区块链世界的第一个入口。
 
根据星云链2017年6月发布的非技术白皮书,它采用的共识算法是POI(Proof-of-Influence,影响力证明):高于指定NR的用户可以交纳保证金,成为记账候选人;记账候选人通过虚拟挖矿的方式竞争获得记账权;获得记账权的用户负责产生区块,获得区块奖励(NAS代币)和交易费收入;如有用户作恶,其保证金将被没收、分配给其他记账候选人。对Dapp开发者,星云链也提供开发者激励协议来激励开发者开发更多的应用。
 
区块链是一个需要永远保持实时性的系统,这导致系统升级面临很大挑战,很多程序的bug也无法得到及时的修正,这导致很多黑客“盗币”事件发生。基于此核心痛点,星云链还提出了区块链协议的“自进化”机制:当子链完成技术验证目标后,在社区投票下决定是否以及如何合并入主链;一旦投票通过,子链通过核心的星云原力(Nebulas Force, NF)和数据资产迁移脚本回归主链,完成主链的自我进化。
 
星云链计划在2017年8月发布技术白皮书,2018年第1季度上线测试网络,2018年第2季度上线主网。
 
星云链代币(星云币,NAS)的总量为1亿个,近日星云链已完成代币的非公开售卖,共售出500万NAS,售得8000ETH。星云链计划在2017年11月ICO。
 
关于行业热点,就区块链的模式选择而言,徐义吉认为,联盟链可能是伪命题,“如果企业内部或者企业之间互相信任,何必使用区块链呢?区块链适合交易各方缺少信任的场景。”徐义吉称,如果说公有链不需要参与各方的信任,没有参与方有特权的话,联盟链由于是企业级的,一定有一部分企业享有某种特权,它意味着某种妥协,是不彻底的去中心化。另外受制于企业业务,联盟链的发展会受到限制。徐义吉认为区块链有三个特性:社区用户、代币和应用,而联盟链只重视应用,忽略了前两者。
 
关于ICO,徐义吉认为当前鱼龙混杂,真正靠谱的项目并不多,行业现状像100多年前的华尔街,正从无序往有序发展,当年他们发起的小蚁ICO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大家把它当成一个过程和路径,而非结果,但现在很多项目连白皮书都没写就想ICO,动机值得怀疑,更像是投机,是违背行业初心和价值回归逻辑的,存在着泡沫。对如何判断ICO项目,徐义吉认为要看三点:一是前景是否吸引人;二是团队执行能力,能否将设想落地,团队是否有统一的愿景;三是项目要有健康、合规、完善的机制,不要搞“一言堂”,每分钱怎么用的都要对社区交待好,要有透明度,不要做暗箱或灰箱操作。

声明:本文仅做信息传递之用,不构成投资建议。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离开蚂蚁金服后,徐义吉试图打造区块链世界的搜索引擎”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耗时 1959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