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互联网金融公司“消亡史”

洪偌馨 · 零壹财经 2017-07-19 阅读:543

无论互联网金融面对多少争议,不可否认的是,科技在提升金融效率和优化金融服务上的价值,这是一个不可逆的改变。我关注的是,未来谁能抓住这个机会,如何抓住这个机会。
——馨金融

洪偌馨/文

1

去年的今天,我写了一篇文章探讨从互联网金融到金融科技,概念的转变和标签的轮换。

如果说当时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们只是面临战略上的调整,那么如今他们正在经历一场更为严峻的生死考验。这两天跟一些业内的朋友交流,谈及行业前景,大家都难掩悲观的情绪。

刚刚结束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无疑彻底拉响了互联网金融公司们的“丧钟”。从新闻通稿中的信息来看,未来一段时间,强化金融监管将成为主旋律,而那些依靠监管套利而崛起的业务和公司必然将受到最大程度的冲击。

虽然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通稿只有一处直接提到了互联网金融,“要坚决整治严重干扰金融市场秩序的行为,严格规范金融市场交易行为,规范金融综合经营和产融结合,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强化金融机构防范风险主体责任。”

但作为金融市场中的一环,互联网金融公司们终将难逃大环境改变带来的影响。简单列几项直接冲击互金行业的内容:

√ “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分业监管带来的套利空间将大大收窄,而一度处于“三不管”地带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也将面临更为严苛的管理。

√ “加强功能监管,重视行为监管”。那些监管套利的产物,不管如何变换“马甲”和偷换概念,终难以逃脱“穿透式”监管的射程。

√ “坚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权”。在缺少独立牌照的互联网金融行业,放权地方发放的金融、类金融牌照一度成为了不少互金公司寻求的庇护所,未来这个通道显然也将基本堵死。

√ “健全风险监测预警和早期干预机制”、“筑牢市场准入、早期干预和处置退出三道防线”,相比于前几年对监管金融创新的“高容忍度”,未来,对于互联网金融行业处于政策不明“灰色”地带的创新和探索,监管可能会更早介入和监测,套利空间进一步压缩。

√ “严格规范金融市场交易行为,规范金融综合经营和产融结合”、“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监管的穿透性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的概念,但是结合综合金融与产融结合的概念,一些希望通过金融业务进行运作为其他业务提供便利的公司,可能要面临监管的重新审视。

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其实,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互联网金融整治的推进,整个行业的“洗牌”已经开始。当套利空间越来越窄、市场红利逐渐消失之后,那些缺少核心技术、空谈概念的公司们正在一一现出原形。

首付贷、校园贷、现金贷……这些一度坐享市场红利的“爆款”业务陆续被叫停,不少公司就此停摆;P2P、众筹行业的规模增长也随着监管的到位而快速放缓,公司数量锐减;还有那些试图借道地方交易所的互金平台,如今也只能另寻它路。

尽管面临诸多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科技对于金融效率的提升和金融服务的优化已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所以,现实情况是:互联网金融概念仍会延续,但“互联网金融公司”们却在消失。未来,它们要么转为科技公司服务于持牌机构,比如蚂蚁金服要做TecFin;要么获取资质归入正规军,比如完成备案、接入存管的P2P。

不管选择哪条路,眼下留给互联网金融公司们的时间显然已经不多了。

2

全国金融会议五年一次,上一次召开于2012年1月。

那时,互联网金融这个词还没有正式登上历史舞台,金融市场上的新兴力量、金融服务的“补充”角色是小贷公司、担保公司、村镇银行……估计很多人对于这类机构都比较陌生,但曾几何时,它们也曾肩负着普惠的重任、扛着创新的大旗。

2008年5月,《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发布,作为有效配置金融资源和民间金融“阳光化”的一股新生力量,小贷公司登台亮相。尽管有不得吸储、不得跨区、杠杆有限等诸多限制,但小贷行业依然在短短几年内快速做大。

试点五年之后,截止2012年末,全国已有小贷公司6080家,贷款余额5921亿元,当年全年新增贷款2005亿元。

相比之下,担保公司的历史要更长一些。第一家融资性担保公司成立于1993年,但直到2003年,随着大量民营资本的进入,担保公司的数量开始猛增。到2012年初,根据银监会公布的数据,全国融资性担保公司已有8402家。

另外,2007年开始试点的村镇银行,尽管从发起机构、股东背景,到经营区域、业务范围都有诸多限制,但这个为数不多民间资本可以涉足银行业的渠道还是在短期内吸引了大量的资本涌入。截至2012年9月末,全国已有799家村镇银行。

复盘来看,2012年是个神奇的年份,这些当时的新兴力量都遭遇了不小的挫折。

最先受到冲击的是担保业。2012年初,北京中担担保、广州华鼎担保公司违规事件爆发,其实际控制人陈奕标出逃海外。曾经的明星企业轰然倒塌,牵涉进数十家银行、数百家小企业、以及数百亿资金。

受上述事件影响,银行开始收紧甚至中断与民营担保机构的合作;与此同时,不断显露的行业风险令监管部门开始了大规模的清理整顿,并发文暂停了融资担保机构的牌照发放。

紧随其后的是小贷行业,民间借贷危机持续发酵,中小企业贷款违约增加。不少公司都深陷发展危机,不得不为早些年高歌猛进的发展“买单”,不少地区的监管部门开始清退不合格的小贷公司。

村镇银行的声量就更小一些,2012年以后从业的财经媒体人应该都没有太接触过这个细分领域。因为在经历了几年的摸索之后,效果欠佳的村镇银行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我认识几位入股了村镇银行的民营老板,也在那几年转让了股份。

后来我发现,在这三个行业里我所认识的人,大都转投了P2P行业。

从金融从业者到互联网金融从业者,这多出来的“互联网”三个字营造了巨大的套利空间。

比如传统的小贷公司要受到展业区域和杠杆比例的限制,可是一旦加上互联网变成P2P,一切限制就都不再是问题。

“可能出现一个既不同于商业银行间接融资,也不同于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的第三种金融融资模式,称为‘互联网金融模式’。”2012年,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谢平在某次中国金融40人论坛的演讲中如是提到。

那一年,移动支付开始替代传统支付、P2P开始替代传统存贷款、众筹融资开始替代传统证券业务……互联网金融公司们开始走上舞台。

监管总是滞后的,而这个滞后的时间,就是“套利”能够存在的时间。

同样的故事总是在重复上演。

3

“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兴与衰:

2006年,宜信成立,债权转让模式成为中国式P2P的雏形

2011年9月,银监会发布《中国银监会关于人人贷有关风险提示的通知》,P2P极其潜在风险首次被监管点名

2012年12月,安信证券在一份报告中表示,目前国内活跃的P2P平台超过 300 家

2013年,这一年被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元年,移动支付、P2P、众筹等新兴业态开始蓬勃发展

2014年底, P2P平台数量从2014年初的800家飙升至1575家;2015年底,这一数字又达到2595家(数据来源:网贷之家)

2014年底,国内已有128家众筹平台;2015年底,互联网众筹平台的数量超过365家 ,年度规模迈入百亿门槛(数据来源:零壹财经)

2015年底,中国互联网金融市场发生的投融资案例共计402起,获得融资的企业数为370家,融资金额约为944亿元人民币(数据来源:IT桔子)

2015年1月,央行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要求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八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为期六个月

2015年6月,股权众筹试点启动(京东金融“东家”、平安集团旗下的深圳前海普惠众筹、蚂蚁金服的“蚂蚁达客”三家获得试点许可)

2015年7月,《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直到意见》出台,明确监管职能分工

2015年12月,e租宝事件爆发,涉案500亿人民币、90万投资人

2015年12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

2015年12月底,网贷平台交易规模接近万亿,但平台数量首度出现负增长,环比下降了0.65%。

2016年初,金融科技开始替代互联网金融成为新的风口,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强化自己的科技属性

2016年4月,“首付贷”整治,上海地区所有商业银行率先暂停与房屋交易中介机构开展按揭贷款业务一个月

2016年4月,“校园贷”整治,教育部办公厅、中国银监会办公厅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

2016年11月,一直稳居众筹行业头把交椅的京东金融“东家”已经连续两个月未发布新项目,其它大多数股权众筹平台也基本处于停摆或转型的状态

2017年4月,“现金贷”整治,银监会下发《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第二十九条明确提到: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

2017年7月,金交所和互联网金融平台业务全部暂停,15日迎来大限。

至今,股权众筹试点未果,个人征信牌照“难产”

……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互联网金融公司“消亡史” ”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耗时 224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