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日本货币政策重心转移 全球货币政策或将面临拐点

wuli财经说 · 中国金融新闻网 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闫宇闻 2017-06-21 阅读:110

  日本央行6月议息会议如市场预期,维持现行货币政策不变,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在零附近不变,维持当前经济评估不变,上调民间消费评估。自2016年9月日本央行货币政策会议后宣布实施附加收益率曲线控制的量化和质化宽松(QQE)新政策框架以来,日本经济渐进改善。日本央行由之前的以不定的市场利率购买固定数量国债,转为以固定利率购买市场能提供的不定数量的国债,实质上增强了宽松货币政策的可持续性。目前日本央行仍维持日本经济“温和复苏”的判断,但受制于海外经济影响,幅度有限。

  日本央行6月议息会议如市场预期,维持现行货币政策不变,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在零附近不变,维持当前经济评估不变,上调民间消费评估。自2016年9月,附加收益率曲线控制的量化和质化宽松(QQE)货币政策实施以来,日本经济渐进改善。日本是世界上最先采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经济体。关注日本货币政策动态,为我们探究全球其他经济体货币政策走向和判断全球货币市场趋势具有重要意义。

  QE到QQE 货币宽松步伐稳定

  回顾日本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历程,每一项重大政策的推出均以经济的失速或通缩为背景,且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实施初期皆有较好刺激效果,然而此后皆因重大事件冲击而失效,进而加码宽松。

  八个里程碑记录了日本货币宽松政策的发展与演变。1999年2月,零利率政策出台(至2000年8月);2001年3月,量化宽松(QE)货币政策出台,零利率与QE并行(至2006年3月),政策目标为央行准备金账户余额,货币宽松温和可控;2010年10月,全面货币宽松政策出台;2012年2月,引入“中长期通胀目标”;2013年1月,通过2%的通胀预期,发布“政府和日本央行克服通货紧缩,实现经济可持续增长的联合声明”;2013年4月,引入QQE;2014年10月,实施无限期、开放式的QQE,取消资产购买计划,将基础货币作为政策目标(至2016年1月),在此阶段基础货币投放快速增加,日元趋势性贬值;2016年1月,再次实行负利率政策,进入负利率与QQE并行时期,并对商业银行新增准备金账户征收负利率;然而市场质疑其未来宽松空间,日元掉头升值。期间,2006年3月到2008年12月,经济复苏,零利率和QE暂退。2009年1月到2013年3月,零利率回归,QE加码。其中,2010年10月和2012年10月,启动资产购买计划(APP)和贷款支持计划(LSP),期间多次加大购买规模,但宽松步伐总体平稳。

  推陈出新货币政策重心转移

  2016年9月,日本央行货币政策会议后宣布实施附加收益率曲线控制的QQE新政策框架。新政策一方面维持每年80万亿日元(约合782.24亿美元)金融资产购买计划不变,维持对金融机构在日本银行的新增超额准备金执行-0.1%的负利率不变;另一方面将稳定短期和长期利率作为货币政策调整的方向,继续购买日本国债直至10年期国债收益率保持在零附近。日本央行同时宣布,继续推行QQE直至日本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稳定在2%。

  新政策框架下,日本央行由以不定的市场利率购买固定数量国债,转为以固定利率购买市场能提供的不定数量的国债,实质上增强了宽松货币政策的可持续性。政策出台基于以下两点考虑:其一,“负利率+QQE”政策效果有限,日本银行短时间内无法实现2%的通胀目标,新政策势在必行。其二,日本央行大规模的政府债券(JGB)采购和负利率政策的组合导致收益率曲线过度平坦,市场利率过低失去金融功能的有效性,影响债市正常运作,给金融机构经营和养老金投资带来过大压力,且银行可能会通过对企业和零售客户收取费用转移负担。

  2017年4月,政策委员会明确表示,将在未来继续执行附加收益率曲线控制的QQE新政策框架。5月,日本银行行长黑田东彦再次表示稳健实现2%的通胀目标和有效执行收益率曲线控制直至物价指数稳定在2%以上的决心。截至5月底,日本银行总资产负债规模500.8万亿日元,较2013年实施超宽松政策前增长两倍多;政府债券(JGB)购买量同比增加70.7万日元,低于官方指引10%以上,增速为两年来最慢;国债收益率仍处于低位,较2013年实施QQE和负利率政策以来更为平缓;通胀率仍为0.3%,远低于2%预期。

  日本央行目前仍维持日本经济“温和复苏”的判断,但受制于海外经济影响,幅度有限。根据黑田东彦近期讲话显示,其认为现行收益率曲线处于适当位置,并将努力维持在当前水平。日本央行既未采取降息措施,又未扩大QQE和ETF规模。借引日本央行政策委员会审议委员白井早由里的说法,日本央行今年必须放慢资产购买步伐并将长期利率目标调升至0.5%,为退出规模刺激计划打下基础。从市场方面判断,一方面日本央行购债能力不可持续,通胀率设定及期限可能超出目标水平;另一方面,日本央行没有加大宽松力度,也可能是为进一步货币宽松做准备,但市场质疑其未来宽松空间。

  全球流动性拐点将近

  从负利率政策到量化宽松,从日本到欧洲,央行的总量货币宽松政策对实体经济的作用都十分有限。美国经济复苏,虽然通胀数据表现疲软,但家庭开支和商业固定投资表现更为肯定,美联储预计年内开始缩表,货币政策仍将维持宽松,但是已明显退出宽松周期,全球货币政策正由全面宽松转向边际收紧。日本央行虽然仍在执行低利率政策,但政策的变动既是其对于“负利率+QQE”政策的反思,也是对新的货币政策框架的探索。

  日本面临的问题也是全球经济体面临的问题:经济复苏乏力,频繁运用货币政策,或是与财政政策相配合基本已经无法给予经济新的动力,深层次的经济结构性改革是全球经济面临的挑战。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日本货币政策重心转移 全球货币政策或将面临拐点”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耗时 200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