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中信证券:北京取消对公贷款利率0.9倍限制意味着什么

格格巫快讯 · 凤凰财经 凤凰财经 2017-06-19 阅读:43

投资要点:发改委16日公布,按照李克强总理、张高丽副总理和马凯副总理批示精神,价监局于6月16日约谈北京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牵头行工商银行北京分行,要求北京市银行业规范有关自律管理行为。抓紧取消对公贷款利率“不低于贷款基准利率的0.9倍”的限制,各商业银行不得再就有关事宜进行沟通协商,要通过商业银行之间的竞争推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金融环境。

我们认为,取消对公贷款利率限制反映了前期的金融去杠杆的确传导到了实体经济,加大了实体经济融资难度。考虑到目前复苏基础仍不牢靠,因此需要平衡去杠杆与实体经济的承受能力,而尽管已经从政策上要求取消贷款利率限制,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但是目前金融机构面临的资金压力仍然不减,如何合理地调整货币政策的结构性差异,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才是降低整个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关键。在目前去杠杆政策已经取得了实质进展的背景下,政策有可能保持稳定,进一步加大监管力度的可能性比较低。而在短期来看,在库存周期与地产周期进入尾声的情况下,实体经济仍在承受下行压力,基本面好转机会不大。而随着关键性的季末时点度过,流动性压力也会有所减轻。综合基本面与资金面的情况,我们认为目前债市仍然偏多,继续坚持十年期国债收益率3.6%的顶部中枢不变。

正文:

本轮去杠杆以来监管政策加码导致银行资金成本上升,实体经济被动承压

本轮去杠杆中银监会加大对于同业业务的监管以来,银行间市场利率不断上行,无论是质押式回购、同业存单还是SHIBOR利率都在不断上行。而银行间市场作为银行主要的负债来源之一,利率的走高将会不断推高银行的负债成本。而这种成本将会被动转移至贷款方。尤其是城商行、农商行等在获得存款上存在难度的银行,其资金成本的高企对于依赖其作为主要资金来源的小微企业无疑是噩梦。

对于实体经济来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贷款利率就在不断抬升,本轮去杠杆以来金融去杠杆政策的不断边际收紧导致银行同业负债利率进一步上行,银行负债成本的抬升导致实体经济被动承压。最为直接的例子是5月下旬以来,一年期SHIBOR利率与贷款基础利率(LPR)出现倒挂,而SHIBOR作为大型银行之间互相拆借资金的利率,在一定程度代表大银行的资金成本,而SHIBOR与LPR率的倒挂说明实体经济融资环境较之前更加恶劣,经济增长受到抑制,我们认为这也是本次在政策层面上取消对公贷款利率的主要原因。

仅取消贷款利率限制或并不能改善当前存在的融资问题

为改善实体企业融资难问题,除本次降低对公贷款利率下限外,未来还需更多结构性措施配合。我们从商业银行自身业务层面来考虑这个问题,可以获得贷款折扣的企业本身就在与银行的业务往来中占据主要位置,其优质的资信状况保证其可以获得低于基准贷款利率的资金。然而对于那些资质本身来说并不十分优质的企业,其在与银行的沟通中没有很多的话语权,虽然由于放款了贷款利率折扣限制,会引起银行贷款业务中的优质贷款方选择新的银行进行业务往来,但是并没有改变相对弱势企业的弱势地位。对于银行而言,自身优质客户被更提供更低利率的客户抢走,银行或许会增加对于其他企业的贷款额,但是并不会降低融资成本。尤其是在当前的市场环境和货币政策下,银行获得负债的成本并没有大幅度降低的空间,为保证足够的利润空间,其自然不会大幅降低对于企业的贷款利率。

同时,对于不同资质的企业,其寻求贷款的银行也各有不同。国企、央企、上市公司等规模大、资信好、偿债能力强的公司是大银行青睐的客户,而小微企业、三农企业等则因自身条件不足,一般选择农商行、城商行等作为其主要的融资来源。而这些中小银行本身由于负债来源更为依赖同业业务,获得资金的成本较大银行更高。这种资金成本与负债能力之间的错配,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目前我国货币投放的结构决定的。对于大中型银行而言,由于本身有大量的存款,并可以通过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补充流动性,且进行同业业务(如发行CD、进行质押式回购)的成本相对较低,因此获得负债的成本相对较低;而对于农商行等地方性小银行,由于其存款规模小,且增速相对较慢,进行业务往往极度依赖同业业务进行支撑。

贷款政策与货币政策的结合才能降低实体融资成本

为了有效降低实体经济中企业的融资成本,更为重要的是将贷款管理的政策与货币政策相结合,利用货币政策工具对于不同规模银行“雨露均沾”地投放流动性。在货币供应量上,保证不同银行资金相对充足,不会出现“旱涝不均”的情况,保证银行,尤其是是中小银行有钱可以用来向实体经济注入流动性。在资金成本上,也可以减少中小银行存款不足不得不通过同业业务筹集的资金量,降低其融资成本,再叠加目前的监管政策,保证提供的资金流向实体经济,而非脱实向虚。通过货币政策量价结合的方式,可以有效降低银行获得负债的成本,再与取消对公贷款利率“不低于贷款基准利率的0.9倍”的限制的政策相结合,才能最终降低整个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中信证券:北京取消对公贷款利率0.9倍限制意味着什么”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耗时 210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