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漩涡中的乐视金融:生于忧患,长于争议

洪偌馨 · 零壹财经 2017-05-04 阅读:452

既然依附于乐视生态而生,那么被卷入这场舆论和资本的漩涡也就成了它的宿命。
—— 馨金融

洪偌馨/文

前阵子,估计大家都被关于乐视的各种新闻刷了屏,这家以做PPT、造概念、“搞事情”而闻名的互联网公司让不少媒体又爱又恨。爱的是:每隔一段时间,乐视总会有一些新话题、新闻点被抛出来,恨的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即便在贾跃亭跟易到创始人周航的撕X大战未见分晓,集团危机传言不断的高压时刻,这位媒体的“好伙伴”依然在保持节奏地抛出新话题、新闻点。比如,本周接棒“传播”重任的乐视金融

这次,乐视发布的是两个好消息。一是乐视金融拿到了两块新的牌照——保险经纪和基金销售牌照,并开始上线相关业务产品。同时,乐视金融还公布了其上中下游布局。


另一条是人事变动,原民生银行青岛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杨新军将加盟乐视金融,将出任乐视金融总裁一职,分管互联网银行事业部,包括民营银行、信贷业务和消费金融业务。

对于一个互联网金融公司,或者有意涉足金融业务的互联网公司来说,拿牌照和引入新的高层都是将有大动作的前兆,按照常理推断,这似乎意味着沉默已久的乐视金融将要爆发。但是,这种新闻,似乎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坎坷的牌照之路

大多数人对于乐视金融的关注起于2015年8月,前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加盟乐视,出任乐视金融CEO,不过在此后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乐视金融始终都再无动静。

业内的目光再次聚焦于乐视金融时已经是2016年11月,乐视金融成为乐视旗下第七大子生态,正式对外亮相,并公布了旗下五个业务中心:乐视支付中心、乐信金服、乐视财讯、乐视财富中心、乐视信贷中心。

此外,王永利还公布了乐视金融“三步走”五年规划:2015年8月至2016年是规划起步阶段,2017至2018年是巩固基础、全面推进阶段,2019至2020年是加速发展、全面提升阶段。

在业务中心的划分和2015到2016年的业务规划中,牌照成为了乐视必须最先解决的问题,支付、信贷、财富管理,小到一个小贷牌照,大到消费金融牌照甚至是民营银行牌照可能都是乐视金融所需要的,但不知是出于资金原因或其他,乐视金融的牌照拿的一直并不顺利。

以第三方支付牌照为例,这块牌照被许多大公司视为互联网金融业务开展的基础,分量自然不清。有媒体报道,乐视至少在2015年3月甚至更早以前就开始与持牌公司接触,先后与几家公司谈过收购,可是期间由于价格等种种问题最终都未能成功。再加上央行对于第三方支付牌照管理收紧,想要收购的难度越来越大,因此直到现在乐视也没能拿下一张第三方支付牌照。

而现在乐视已经有的5块牌照中,小贷、保理、私募、互联网保险经纪和基金销售牌照,没有一张是所谓的“大牌照”,大多是较容易获得、收购成本相对低的“小牌照”。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有媒体报道即将出任乐视金融总裁的杨新君将负责民营银行业务,银行牌照当然是金融牌照中中分量最重的牌照之一,可是到底什么时候能拿到,这个消息是信号还是烟雾弹,现在我们都不得而知。

算不清的糊涂账

根据乐视金融最新公布的规划:在上游,乐视金融成立了面向B端供应商的小额贷款公司和商业保理公司,开展供应链金融;

在中游,平台上线了互联网理财、基金产品销售业务,互联网保险业务可以为生态内产业提供售后、物流等合作商提供保险服务;

在下游,乐视金融已经推出了循环额度消费金融服务“有π”,将业务模式创新逐渐向用户服务创新领域延伸。

我在去年乐视开发布会时曾经写过(传送门:《乐视金融浮出水面,野心成败取决于关键一点》),乐视与许多互联网巨头一样,有着巨大的流量优势,手机、电视等终端都可以转化为金融服务需求,而不同之处又在于乐视七大子生态的存在,每个垂直子生态纵向溯源,还有着更多可能。

就像京东做供应链金融风生水起,背靠的是自己的产业链一样,乐视超级汽车、体育等板块,都带来了很大的想象空间,乐视金融上中下游布局的思路也大抵如此。

机会源于此,争议也源于此。

随着乐视集团财务问题不断发酵,乐视金融的不少产品和业务也饱受质疑。

例如,乐视金融平台上可以追溯到最早的产品之一——乐享其成三号。公开信息显示,该产品于2016年7月21日发布,年化收益率7%,标的资产为亚洲保理(深圳)有限公司转让的应收账款债权,原始债权人为江苏设计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设计谷)。

根据中国证券报的报道,该产品的说明中显示,其债务人为大型综合性集团旗下专业从事电子产品、机电设备技术开发和销售的科技类公司,注册资本约2.6亿元。

而公开信息显示,江苏设计谷是上市公司毅昌股份的全资子公司,毅昌股份2016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一家名为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下称乐视致新)的企业欠款1.97亿元,占毅昌股份当期应收款的19.71%;同时,毅昌股份已为这笔欠款记坏账准备余额259万元。

而乐视致新法定代表人正是贾跃亭,并由乐视网直接持有该公司58.55%股权。

更重要的是,乐视金融合作的三家主要的资产管理机构重庆乐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乐视商业保理)、橄榄树资产管理(嘉兴)有限公司(下称橄榄树资产)和星辰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星辰商业保理),在招银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下称招银前海)挂牌发布债权收益权项目,而后通过乐视金融平台向个人投资者出售。而橄榄树和乐视保理均为乐视同一控制人控制的公司。

乐视的资金链紧张问题,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即便再如何解释这些企业只是乐视的供应商而非乐视自己,也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毕竟债务人是乐视致新。

中国的投资人大概是全世界最敏感又多疑的一群人,在一个传闻中负债累累的企业投资,心理多少有点不踏实。根据此前媒体计算的数据,乐视金融定期类才每天的成交额只有两百多万,不要说和BATJP相比,甚至比不过一些大型的P2P平台。

再回过头来看乐视金融规划的上中下游业务,上游的供应链合作企业与乐视本身说不清道不明的债务牵扯,下游的投资人缺少热情,只能靠商城的返券来维系热度,而中游的保险经纪、基金代销牌照刚刚到手,业务如何展开还未知晓。

乐视金融这盘棋该如何往下走?反正,我已经不太关心这个答案了。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漩涡中的乐视金融:生于忧患,长于争议”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耗时 194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