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蔡凯龙:以人民的名义, 教你识破网络数字造假

蔡凯龙 · 零壹财经 2017-05-05 阅读:603

 文/蔡凯龙 现象级热播剧《人民的名义》终于落下帷幕。据悉,该剧在六大网络平台上的播放量已突破210亿。然而,年初IP大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网络播放量有309亿,《青云志》也有240亿。这两部其热度和影响力远不如《人民的名义》,然而数据如此惊人,为什么?

善良的吃瓜群众都能看出其中端倪。没错,这里涉及数据造假。《人民的名义》出品方品牌总监王维嘉接受采访时表示:“没有买任何点击率和收视率,对这部剧有信心”。该剧着实对得起“人民的名义”,用实际行动不作假,真是难得的一股清流。

对该剧的赞美越多,就越凸显其中的可悲和无奈:诚实不造假,反倒成为难能可贵的品质。笔者曾经在由互联网金融CEO组成的群组里,委婉指出一位业内老前辈的多项夸大的数据和与事实不符的表述,他的学生居然暴跳如雷,以“对长辈不尊”的名义踢我出群。权威可以扭曲真相,说真话反而是异类,这是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社会现象。难道像《人民的名义》剧中侯亮平这样正直不阿的人,在现实生活中都快“绝种”了吗?

中国互联网数字造假乱象

数字产生在语言和文字之前。到了现代社会,即使有丰富的文字音像视频,数字也仍然是人类认识世界的重要工具和科学发展的基石。因为比起文字,数字更加客观、纯粹和直接,最重要的是数字更易于比较和衡量。数字的客观性和可衡量性,却不适用于中国互联网业。因为《人民的名义》这面照妖镜,仅照出中国互联网业数字造假的冰山一角。纵观整个行业,数据造假蔚然成风,甚至猖獗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中国互联网行业数字造假的范围广,主要集中在用户数、点击率、播放量、营业额和融资额。造假的形式五花八门,造假程度令人匪夷所思,经常突破人们的常识和底线。历史上1958年“大跃进”的浮夸之风,个别地方“亩产万斤”,那时候的数据造假是增加多少个百分点,现在互联网数字造假则是胆大妄为到把数字翻几倍甚至在数字后面直接加几个零。

互联网农业公司一亩田,曾经出现“9小时前老板采购了1073741.8235吨洋葱”的交易信息,单笔107万吨的洋葱采购量已经超过了洋葱盛产地区西昌每年30万吨的产量。2015年9月原WE队员微笑在斗鱼TV直播的时候,显示同时观看人数13亿,这意味着全中国男女老少同时放下手中任何事情一起上线看该直播。

类似这样触目惊心的数据造假的例子,比比皆是。“网络上的点击率90%都是有水分的。”北京某影视公司CEO说。中国互联网企业数字不造假,就好比扶路上跌倒老人一样,称得上是一件壮举和一种美德。也难怪国外投资界对中国互联网企业数据总是带着有色怀疑的眼光。

数字造假:利之所趋,危害无穷

中国互联网业的数字造假,其原因无非是有利可图,因为获利极高,成本极低。

行业已经过了高速增长期,互联网盈利与增长模式已经深刻改变。曾经的人口和流量增长的红利逐渐消去,行业现在处于用户存量争夺的下半场,竞争异常激烈。企业需要在产品、内容、服务和技术等方面有突出优势才能从竞争对手中抢来用户,这更加需要企业练好内功。很多企业为了报表好看,融资估值高,不惜走歪路和捷径,选择在用户数,点击率,融资额度等数字上造假。

选择这些数据造假是因为:用户数点击率等数据属于公司内部运营数据,外界很难去验证,而这些数据又是衡量一个企业运营和估值的关键数据。二是这类造假数据万一被揭穿,除了媒体不痛不痒的评论,造假企业不负担任何实质后果。三是市场上有庞大和成熟的数字造假产业链,造假异常方便。

数字造假的根源在于社会诚信体系缺失和浮夸之风的盛行。在生活领域有食品药品造假,危害大众健康;在学术领域有论文学位造假,毁坏学术界的清誉;在互联网业有数字造假,则扼杀了行业发展的源动力:创造力。

中国互联网数字造假的直接后果就是:全社会对互联网数字的不信任。虚假数据扰乱市场公平,导致具有创造力的企业无法得到市场和资本的关注。造假如此容易,劣币驱逐良币,诚信的企业反而生存不易。造假数据对行业的发展产生错误的价值导向,从而逐渐形成恶性循环,败坏了行业风气,助长行业泡沫,最终给行业发展带来深层的伤害。

笔者曾经有一次参加财经意见领袖聚会,在座各位网络财经红人,无一不是粉丝和文章平均点击率数以万甚至十万计,相比之下我只有千计的粉丝和阅读量,显得特别单薄。期间一位财经网红跟我诉苦:“蔡老师,我也痛恨买流量刷点击率,可是我跟您不一样,您是业余爱好写写文章,可以无所谓这些数字,而我是全部身家都投入,背后有广告商的考核,投资方的回报和下一轮的融资估值的压力。我不买流量,别的竞争对手也会买流量,这关系企业生存。”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这听起来似曾相识,侯亮平抓的腐官也曾说即使自己不贪别人也贪,自己只不过随大流。数字造假已经成为行业默认的常态,严重影响行业健康发展。也难怪民众对互联网企业数字极其不信任。

识破数字造假:

用常识,找权威,对标杆,做抽查

面对这些数字乱象,我们难道只能束手无策吗?单单靠目前的监管和惩罚机制,已经无法遏制住数字造假的势头,只能靠提高自己的辨识力。总结起来就是:“用常识、找权威、对标杆、做抽查”。

用常识:常识能迅速让你看穿离谱的假数据。请大家记住这几个常识性数字:2017年中国网民规模已达7.3亿,手机网民规模达6.95亿。直播同时观看人数过亿实属凤毛麟角,只有央视春晚和世界杯级比赛有这种可能。居然有人把一般直播造假到13亿,数字离谱到中国人口快不够用了!

找权威:数字之所以能体现权威,在于它的客观性。因此权威数字只能出自于没有利益关系的主体。比如官方发布数字和一些值得信赖的第三方机构(大咨询公司或者大会计事务所)的报告。唯一有利益关系却属于权威数字的是上市公司的公告,因为上市公司对发布的数字负有法律责任,受严格的监管。比如4月28日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P2P公司信而富,这家公司上市申请书公开披露的交易运营数据,不敢参杂任何水分,成为中国P2P业不可多得高质量真实数据。

对标杆:行业的标杆或者龙头老大企业,一般竞争压力小,注重自身形象,不会大肆在企业数据上造假,因此他们的数据比较有参考价值。比如腾讯公布微信2016年底全球每月活跃用户达到8.89亿,微信支付用户4亿。百度地图公布的下载量是5亿。这些行业标杆数据相对真实,能成为评判同类企业数字真伪的标准。去年六月份WiFI 宣称自己有9亿用户,月活跃用户5.2亿。只要跟微信和百度的数字对标,便可看出它的水分不小。

做抽查:很多数字造假比较隐蔽,无法用常识、权威数字或者标杆数字来辨别,只能用抽查法。笔者曾经应邀主持一个大型互联网金融活动中的圆桌论坛,在活动前和圆桌演讲嘉宾沟通时候,我对其中一位初创公司CEO所宣称其APP用户2000万提出质疑:2000万占全国手机用户7亿的35分之一,排除地域年龄职业等因素,以最保守估计,当时会场700人左右应该有20人是该App的用户。我跟该CEO打赌现场不会超过5个人下载安装过他的App,若不信我可以在随后主持时现场帮他验证。该CEO尴尬一笑带过,再也不提用户数。

人民心中有杆秤,网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但如果一个行业集体造假,甚至到普通人都能轻易识别,那这个行业已经病得不轻,该治了。

国家最高领导人在12届人大参加辽宁代表团审议时指出:“经济数据造假,不仅影响我们对经济形势的判断和决策,而且严重败坏党的思想路线和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败坏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此风不可长,必须坚决刹住!”

中国互联网数据造假之风也不可长,也该坚决刹住。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蔡凯龙:以人民的名义, 教你识破网络数字造假”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耗时 194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