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开了一场研讨会,征信行业一夜回到解放前?

洪偌馨 · 零壹财经 2017-04-27 阅读:608

一个信用体系的建立,不仅仅关乎金融行业。毕竟,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接触和使用金融产品的频率还是很低的,那在日常生活的众多场景中,是否信用就没有价值了呢?但一旦这个口子放开,如何制定个人征信的使用标准和边界又是一个更大的坑。
—— 馨金融

01

最近,几位身处征信行业的朋友都有些焦虑,不管是接连曝光的几篇关于征信业监管的发言稿,还是各地有关部门对于征信机构的态度,都在释放出一些让他们不安的信号。

距离2015年1月个人征信首批试点名单的公布,已经过去了27个月。这一举措曾被视为吹响了中国个人征信市场“开闸”的号角,但如今,包括参与试点的机构、市场上那些下注个人征信行业的公司无一不陷入漫长的等待。

事实上,一直以来,关于个人征信市场的大讨论就从未停止,但监管部门并未曾对试点机构和牌照有过明确的回应。直到4月21日,在京召开的“个人信息保护与征信管理国际研讨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和央行副行长陈雨露的发言,让大家了解到了监管部门对于个人征信试点机构和行业的态度。

其中,对于8家试点机构为何迟迟没能通过验收、获得牌照,万存知也直接点出了它们的“三宗罪”:形成“数据孤岛”、信息误采误用以及主体治理结构不具独立性。

“这8家共性的问题列为三个方面:

第一个,8家每一家都想追求依托互联网形成自己的业务的闭环,这样在客观上就分割了市场的信息链,而且每一家的信息覆盖范围都受到限制,因为信息不广、不全面,这样带来产品的有效性不足,不利于信息共享。我们征信是搞信息共享的,现在我们开业准备的情况是不利于信息共享的。

第二个原因,这8家各自依托某一个企业或者企业集团发起创建,在业务或者公司治理结构上不具备或者不具有第三方征信独立性,存在比较严重的利益冲突。

第三个原因,这8家对征信的基本理念和基本规则了解不够,而且也不太遵守,在没有以信用登记为基础的情况下,在数据极为有限的情况下,根据各自掌握的有限的信息进行不同形式的信用评分并对外进行使用,存在信息误采误用问题。”

仅这三点就几乎推翻了现在8家试点机构的商业模式、股权结构、还有战略定位。一家试点征信机构的朋友感慨:“一夜回到解放前。”

02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万存知还提到了一些行业因素导致牌照发放的延迟,比如,“个人征信机构试点的起步正碰上互联网金融整顿,而后者现在仍未结束。”这也导致了与互联网金融发展有着重要依附关联的个人征信业务受到影响。

这个原因的辐射面又更广了。个人征信市场的崛起与互联网金融,尤其是消费金融、个人信贷市场的爆发有着直接的关联,毕竟个人贷款风险评估是个人征信在金融领域最核心的应用。

原本金融的核心能力就是风险定价,所以,不管是否冠以征信之名,那种通过判断借款人还款能力和意愿,来把控风险,决定利率的能力都是各家金融机构、互金公司一直在锻造的核心竞争力。

所以,事实上,个人征信市场的参与者远远不止获得试点的8家机构。一些数据公司、以及各个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风控部门其实都是这个市场的参与者。尤其,随着大数据的广泛应用,现在征信和数据公司的界限非常模糊。

如果从应用层面来看,个人征信行业又可以分为数据征集、模型分析与征信洞察、和征信产品应用在内的三大产业链核心。这个链条上的已经汇集了成百上千家公司,尽管他们没有征信公司之名,但都涉及到征信业务的各个环节。

这也是一些个人征信试点机构比较无奈的一点,在业内人士看来,关于个人征信市场颇受争议的个人隐私保护,数据采集使用等问题的“重灾区”并不是这些“准持牌”机构,而是其它未正式进入监管部门视野内的各类公司。

无论如何,个人征信市场跟互联网金融行业早已形成了共生关系,按现在这个说法,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整顿情况将直接影响个人征信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个人征信业务的界定。

个人征信市场的问题似乎越变越复杂了。

03

除了针对个人征信试点机构的三点,万存知的发言中还提到了征信市场发展之困,包括个人信息的保护、征信产品的使用、申请征信机构的资质、征信牌照的发放标准等等。

其中有一点我个人比较困惑,跟业内的朋友交流也并没有莫衷一是的答案,那就是关于征信产品的使用。从监管部门的表态来看,这也是目前个人征信试点机构争议较大的一点。

按照官方的定义:征信是专业化的、独立的第三方机构为个人或企业建立信用档案,依法采集、客观记录其信用信息,并依法对外提供信用信息服务的一种活动。而央行征信中心副主任王晓蕾曾给出过一个更为具体的定义,即“从放贷人那里采集借款人信息”。

如果按照这种说法,首先征信不管是从数据来源,还是使用场景都有很强金融属性。但显然目前几家个人征信试点机构对于征信结果的使用范畴早已从金融领域拓展到了商业、生活领域。

因为征信是一个专有概念,所以,这里面就有个很微妙的界限,这就好比一个商场,如果它以客户今年在商场的消费数据来界定谁是vip、谁是vvip那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它用征信来划分客户群体那可能就不合适了。因为传统征信的使用场景、使用目的,甚至别人能不能用我们的征信都有严格的规定。

但如果不叫征信,换一个名称是否就可以减少争议呢?毕竟,从效果来看,这种对于个人信用的判断结果在金融以外的场景使用还是有很大价值的。比如,租车、租房、住酒店、办签证等等,确实可以建立信任、提升效率。

并且,一个信用体系的建立,不仅仅关乎金融行业。毕竟,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接触和使用金融产品的频率还是很低的,那在日常生活的众多场景中,是否信用就没有价值了呢?但一旦这个口子放开,如何制定个人征信的使用标准和边界又是一个更大的坑。

从个人的维度,征信是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的命题;从市场的维度,征信是一个潜力巨大但风险更大的市场,这个行业发展的过程,是一个公司、监管和个人必须合作但又不停博弈的过程,看起来脉络清晰但其实无比复杂。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开了一场研讨会,征信行业一夜回到解放前?”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 零壹数据新金融排行榜

    零壹数据新金融排行榜

耗时 230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