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互联网彩票的地下生意:绕过监管、“App代售”兴起

一本财经 · 零壹财经 2017-04-25 阅读:552

文 | 墨菲 嘉图

彩票,实在是一个特殊的行业。

它由国家领导,带有公益性,却又伴随着“赌博”心理。

众所周知,黄赌毒,都贴合人性深处的刚需,众多互联网玩家认为,彩票是必争之地。

因此,互联网彩票在金钱场中,上演了一出出拉锯战——监管的反复无常,资本的恋恋不忘,创业者的前仆后继。

从2015年起,互联网销售彩票被叫停,已形成的850亿的市场规模,一下被拍到零。

面对监管的铡刀,他们一边心焦难耐地等待开闸,一边用各种方式绕过监管,并兴起了一种新型的“App代售”模式,一切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1、死灰复燃

最近,关于互联网彩票的股票,突然飘红。

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彩票网——500彩票网,也持续一段时间的股票红火。

这是因为,最近网上出现了大量预言:“网售彩票禁令到期”、“互联网彩票即将解禁”、“互联网彩票前景大好”。

两年前,施加在互联网彩票行业的沉睡魔咒,已经松动了吗?

2015年1月,监管一咬牙一跺脚,给互联网彩票施以“沉睡”咒语——财政部、民政部和国家体育总局联合下发《关于开展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自查自纠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地彩票中心对擅自进行互联网销售彩票进行自查自纠,并对民政部、财政部汇报。

此后,原本一片红火的互联网彩票,陷入死寂。

这两年来,他们到底活得怎样?

实际上,部分玩家,正在用某些巧妙的方式,绕过监管魔杖,在互联网彩票还未正式放开之前,他们开始死灰复燃。

“监管的意思是,不要在互联网上直卖彩票,如果用‘代购’模式,相当于网上下单,再叫人跑腿去买彩票,不就绕过监管了吗?”曾是互联网彩票创业者的成周,一语道破其中的门道。

而众多互联网彩票,正在如此操作。

知名的App,如“天天中彩票”,首页上,陈列着双色球、竞技彩等彩票,可以通过支付宝和网易支付购买。

“天天中彩票”App上购买彩票后,无法查看“合作投注站点”。

“(这是)官方自运营的出票,我们这边只是统计数据,没有办法确定哪一个站出票,” 天天中彩票客服表示。

客服一直用“这是商业机密,不能告诉您怎么对接”来回答,拒不透露下单站点。

天天中彩票的官网注册是一家叫“海南天天众彩科技有限公司”,通过企查查查询,其法人毛涛,同时是“深圳市世纪彩讯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而这家公司的股东中,腾讯持股99%。

因此也一度引发用户猜想,认为腾讯是天天中彩票背后的“靠山”。

而一些App,则会玩得更为透明些,会公布合作投注站的电话、地址,供用户查询。

58同城,也有彩票服务,它的玩法是:给用户发纸质彩票照片。

“在58同城上买彩票不需要您在实体店把这个票取出来,彩票站会为您出票。”58客服称,只要确认照片上的彩票和用户所选号码一致,就可出票。


与58同城合作的,是7家北京彩票投注点,朝阳门彩票站的店员表示,这属于“代购”,用户预订的彩票,会打印出来,“绝对是合法、安全可靠”。

“每天票特别多,有的时候店里忙不过来,”店员称,“每到开奖日,在网上投注只能到5点半,才能保证把所有订单打完。”


如果中奖了,用户如何领奖?

去年底,58合作的一家投注点,中了双色球二等奖,奖金17万,金灿灿的奖状,摆在店里醒目的地方。

“58跟这中奖者先联系,垫付给他二等奖的钱,然后58再拿着这张票去中心兑奖。” 店员表示。

在整个购彩过程中,58彩票的盈利方式,是收取渠道费。

“用户每次购买,不管买多少,都是加收1块钱。”店员介绍,“我的销量给他一个点,我卖多少钱,给他1%。”

这意味着,58玩的相当巧妙,在这个过程中,两头收钱。

目前,PC端是完全禁止销售彩票,但却在各种App上,死灰复燃。

核心原因,还是因为手机购彩,还有监管模糊的地方。

因为电话购彩,有过开放先例。山东、海南都有“电话销售彩票系统”,均有自己官方客户端。

既然电话购彩合理,手机卖彩票应该就没事——这就是App端卖彩票的核心逻辑,在监管的灰色地带,所有的玩家们都在小心翼翼地撞线。

业内人士称,至少有上百家的App,正在地下布局,具体销售额,难以统计。因为监管的暧昧不清,大家都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来理解政策。

2、辉煌与阴霾

在监管的铡刀落下之前,互联网彩票曾经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2010年9月,《互联网销售彩票管理暂行办法》落地——为此,互联网玩家们,已翘首以盼多年。

阿里、腾讯、百度三家流量巨头自然不必多说,网易、人民网、新浪网等大型门户网站也纷纷加入,彩票盛世终于开启。

“最顶峰时,大概有三四百家。”成周回忆。

这其中的利益有多大?

在停售前,按照民政部规定,彩票销售收入分为奖金、公益金和发行费三部分,分配比例分别为50%、35%、15%。

这15%,在传统的领域,就是支付线下实体站点发行费。

互联网的玩家,赚的也是这15%的发行费。

直到去年,财政部发布了新规定,15%的发行费已成为历史,13%成为个彩中最高的发行费。

“传统门店,需要支付租金和人员费,而互联网要支付运营和获客成本,最终的渠道费在7%~10%是正常水平”,成周称。

“这个收入已非常可观,”一家理财平台负责人称,自己忙前忙后,满打满算手续费分成只能拿到3~4点,有些资产甚至更少。

在利益的搅动下,互联网彩票从2011年150亿,迅速扩张到2014年底的850亿,呈现一个势不可挡的上扬态势。

2014年,世界杯的火热蔓延到体育彩票领域,更是一大助力——互联网彩票销售额占彩票销售总额,上升到22%。

实际上,2014年互联网彩票销售总额的“850亿”数字,不是官方统计的数据,成周估计,2014年淘宝一家,就占了100多亿;而据唯彩会估算,淘宝彩票2014年实际销量在“200至274亿之间”。

“总盘子可能要比850亿大”,成周称。

这一度也让所有人认为,互联网彩票的想象力巨大,将产生颠覆性能量——2013年11月,500彩票网在纽交所上市,上市当天上涨54%,流通市值达到6.5亿美元。

正当行业中每个人的算盘,拨得噼里啪啦响时,谁都没有想到,狂欢会戛然而止。

3、晴天霹雳

2014年底,互联网彩票一众玩家还沉醉在850亿的数字里,国家审计署悄然启动针对18省市的彩票专项整治。

江湖上开始出现叽叽喳喳的传言:网络彩票将停售。

传言果然在2015年1月被证实。

“一开始大家还抱有侥幸心理,”成周称,“因为这并不是互联网彩票第一次停摆。”

互联网彩票自诞生起,争议一直未停。

围绕着网销彩票资质、管理问题,整顿被反复提及,禁令公告下了4次。

但前4次禁令,都是持续一段时间后,不了了之,平台又开始了互联网彩票销售业务。

俨然成为一场拉锯战——风起时,躲藏起来,积蓄力量;水面静了,又冒出头来,推广销售更盛从前。

所以,当第五次禁令下来的时候,行业自然以为只是短暂休整。

但这场整顿力度,远超预期:1月19日,卓彩网率先发布《卓彩网暂停销售通知》,紧接着,神彩网等也陆续宣布停售,恢复时间不详。

忐忑不安时,2月初,体育总局再次发文,要求所有彩票网站在3月1号前停止售彩。

停售的范围进一步扩大:2月26日,上市公司鸿博股份披露公司无纸化彩票代购业务暂停。

而2月28日,阿里淘宝、网易、新浪、人民网,多家互联网彩票销售平台开始宣布暂停销售彩票。

那些天,刷出各大平台的“停售声明”,颇有种山雨欲来的模样。

实际上,即使业内火热,但真正有互联网彩票试点资质的,只有两家——竞彩网和500彩票网。

其他网站的彩票销售,实际上一直在打“擦边球”。

大家的想法都是,先把坑占上再慢慢申请资质——大家的逻辑,无不是“这个彩票市场错过太可惜。”

但这两家,在撑了一个多月后,也选择停售。

500彩票网在4月3日选择停售——至此,互联网彩票销售“全军覆没”。

一批互联网玩家,开始等待政策松动、开放,这一等就是2年。

期间,有任何风水草动,都会被解读为将要“重启”,就像狼来了一样,多次之后,大家的心情从希望、失望、到了最后的绝望。

4、利益不均

停售之后,不少媒体将其归结于“互联网彩票太乱”,其两大毒瘤就是——吃票和私彩问题。

“吃票”的意思是,用户网上买了彩票,网站却并没有下单,直接私吞。

比如,双色球、大乐透等认知率最高的彩种,返奖率在50%,但彩票本就是一场小概率游戏。

如果用户中小奖,网站直接支付,继续隐瞒;如果中了大奖,网站支付不起时,就直接关站、跑路。

据《公益时报》报道,重庆一家名为“爱欧网”的网站,就利用不出票的方式,半年内营业额超过500万元。

另一个问题,就是“私彩”。

私彩就是网站自己做一个彩票池子,完全跳出政府监管。

“互联网确实放大了私彩的问题,”成周认为,“网络支付便捷、隐匿性高,更加方便私彩的传播。”

实际上,乱象只是一方面,更深层的原因,是各地利益分配不均。

我国的彩票行业,是带有公益性质的。除了渠道费用,35%用于公益事业——这35%,会按照“五五”的方式,分给中央和当地政府,用于公益事业。

但互联网打破了地域限制,一家网站能辐射到全国。

这意味着,本来属于A省的彩票资金,可能会被抽到B省——这中间的利益分成,就变得错综复杂。

比如,重庆的电子彩票比较好,原本线下销售点只能卖到当地,借助互联网后能卖到全国,销量翻了几倍,就相当于把属于其他省的公益金夺走,这和“串货”的逻辑是一样的。

彩票其中的利益纠葛太深,涉及部门太复杂——乱切政府的蛋糕,这才是监管痛下杀手的根本原因。

5、生存之道

主营业务被一刀切,最基本的生存需求成为奢望。

500彩票网股价,一天内暴跌21%,即使近日上扬,比起最高的54美金,已经被斩去70%。

近日,一众股票概念股也发出财报,安妮股份去年彩票服务收入是0,但净利润达到1165.95万元,同比上涨7.15%。

这些大企业,除了彩票销售业务外,还布局了彩票上游、中游,断臂求生后还能勉强维持。

而小网站为了生存,就只能“迂回求生”——比如已被禁止的O2O模式,和现在的App代售。

另一些平台,宣布转型。

大奖网在获得B轮融资后,宣布改名为“奖金网”,主营业务由互联网彩票平台,转型为彩票技术提供商。

唯彩会则宣布,开始探索棋牌类游戏等博彩类游戏的运营。

此外,还有一些平台开始做彩票社群、资讯,积累流量,做导流服务。

“现在都是在用偏方治同一种病,”成周认为,“互联网彩票体系建立的时间,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对于近日“互联网彩票将开放”的消息,业内人士多认为,又是一场“狼来了”,一个搅弄资本的手段。

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没有解决,监管怎么可能放开?

民间也提出了一些解决办法,比如,设计专属于互联网的新型彩票产品,或者兑奖必须要在各省线下兑奖等。

但最根本的,可能要改变国内彩票发行体制——中央和地方财政政策、传统的“五五分”制度。

政府还有一个担心的,是网销对线下实体站点的冲击。毕竟,实体站点解决了一部分低收入群体的就业问题。

“所以我认为,互联网彩票的定义是通过互联网发信、运营,不与实体店冲突、竞争的全新的彩种。”成周认为。

互联网彩票的开启,实在是谈何容易——这完全要打破原有的价值构成,重新分配利益,动了太多人的蛋糕。

近日,《国家彩票》发布专题报道,讨论“网售前提”,算是财政部等高层释放的探讨、沟通信号。

“都准备好了吗?”卷首语这样问道。

“我们倒是早准备好了。”互联网彩票的众多玩家称,“关键是,相关部门准备好了吗?”

对于创业者而言,这场刀尖上的舞蹈,恐怕还得继续……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互联网彩票的地下生意:绕过监管、“App代售”兴起”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 金融安全深焦

    金融安全深焦

耗时 186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