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人事地震”不是百度金融最大的问题,这个才是……

洪偌馨 · 零壹财经 2017-04-25 阅读:667

相比从阿里、腾讯既有体系内提拔骨干来做互金业务的蚂蚁金服和腾讯系互金板块,以空降部队为主的百度金融本来就显得落后了一拍。如今,才过数月便有高管“出走”,这对于迫切需要重整业务、攻城略地的百度金融来说,着实不利。
——馨金融

01

传言已久的原百度副总裁、百度金融CRO(首席风控官)王劲离职的消息,前几日终于落定,他在自己的微博上证实了该消息。


这位原美国运通高级副总裁,在供职运通的十几年间负责过包括信用风险策略、全球模型验证、小企业客户管理与授权等多个领域,还首创了行业领先的模型风险管理体系和支撑系统,是一位资深的风控专家。

一位业内的朋友感慨到:“百度金融都靠人事变动来刷存在感了么?”这话听着有些刻薄,但仔细想想,我对百度金融的印象确实还停留在去年9月“百度世界大会”上,数位高管加盟、FSG(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组)集结亮相的时候。

去年,一直“潜行”的百度金融接连迎来多次人事调整,除了负责风控的王劲,银行业的资管大佬张旭阳和陆金所前执委黄爽先后加盟,分别负责理财、资管和消费金融,而朱光则升为百度公司高级副总裁。

此外,当时新组建的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组还包括:百度历史上首位Fellow孙云丰负责产品策略和体验,大数据专家、前百度网页搜索技术负责人沈抖负责技术研发。

这也让一直被指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发展不敌AT(阿里、腾讯),甚至比J(京东)也落下几个身位的百度金融狠刷了一把存在感,除了履历华丽的高管团队,百度金融也首次系统地披露了其布局、定位、优势以及3-5年内的主要规划等。

不过,转眼半年过去了,当时朱光提到包括身份识别认证、大数据风控、智能投顾、量化投资、金融云在内的五个百度金融发力点却并没有太大的声响,几位高调加盟的业务高管也似乎没有交出亮眼的成绩单,反而“出走”的传言一直不断。

除了已经离职的王劲之外,多位接近百度金融的人士也向馨金融表示,沈抖也早已调离FSG,而另一位核心高管在谈离职的消息也在圈内传了数月。笔者向百度金融求证了关于沈抖离开的消息,但并未获得回应。

02

相比从阿里、腾讯既有体系内提拔骨干来做互金业务的蚂蚁金服和腾讯系互金板块,以空降部队为主的百度金融本来就显得落后了一拍。如今,才过数月便有高管“出走”,这对于迫切需要重整业务、攻城略地的百度金融来说,着实不利。

在去年9月的那次亮相中,设想中百度金融的版图已经非常清晰,可是半年之后回头看,似乎很多事情都进展缓慢。


尤其是,天时地利人和,好像没有一个站在百度这一边。

去年七月,西安百金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下称“百金交”)正式亮相。彼时金融资产交易所的生意风头正劲,是互联网金融巨头的“标配”。在媒体的报道中,百金交的成立也被看作是张旭阳入职满月放出的“第一个大招”和未来百度金融生态中的重要一环。

可是还没等百金交一展宏图,金交所业务就因为操作不规范、风险暴露等问题,被监管步步紧逼。从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监管频频出手整治。

2017年1月9日,由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对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做出动员和部署。在随后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中,金交所也被重点关注。

而在其他巨头相继叫停金交所业务之前,百金交的最新动态就停留在了2016年10月,再未更新。


此之谓天时不佳。

除了百金交,近一年里百度金融最值得骄傲的进展是国内第一家直销银行——百信银行的成立。根据官方介绍,百信银行将以金融为主导,利用云计算、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等先进技术搭建全新的开放网络金融平台,构建开放、共享、共赢的金融生态。

将第一张直销银行牌照揽入怀中固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云计算、人工智能也是百度所擅长的,可是问题依然存在。众所周知,直销银行与民营银行不同,股权分配方面银行必须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企业在其中持股有限,更多扮演了一个辅助的角色。

从今年1月百信银行获批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近5个月时间,据我所知,百信银行的核心高管中几乎没有百度人的身影。

在蚂蚁金服和腾讯金融的版图里,银行都已经内化为整个生态中的一部分,但是对于百度而言,百信银行的意义和作用会是什么,至少现在还尚未可知。

此外,还有最近一直“地震不断”的教育分期业务,也给百度金融带来了不小的冲击。要知道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教育分期都是百度金融最头牌的业务,或者也可以说是百度金融资源整合之后发力的结果。

相较于交易起家的蚂蚁和社交起家的腾讯,百度的优势在于搜索、在于流量、在于掌握客源。百度的消费金融业务就是整合了这些优势,快速从教育行业突破,打造了其消费金融的拳头产品“百度有钱花”。

截至2016年12月底,“百度有钱花”已经和近3000家教育机构达成合作,环比增长约80%,服务学生数量环比增长约45%。百度2016年Q4财报中还提到,“百度有钱花”在教育信贷领域的市场份额已达到75%。

可是规模的扩大与风险的增加相伴而生,由于合作机构良莠不齐,操作不规范等等问题,百度被数次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教育这样的敏感行业里被口诛笔伐,此之为地不利。

而前述高管的离职,就是人和的问题了。

03

回到百度最初的版图上,有些业务线进展缓慢是大环境的问题,有些可能还在积蓄力量,但是归根结底,底层能力才是支撑各条业务线向前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百度当时给自己定位的四个底层能力: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和安全到现在看来也没什么问题,而且似乎也一直在加大投入,夯实基础。那么真正的问题可能并不在于能力,而在于没有真正把这些能力整合起来,变成产品和执行力。

其实这些巨头们的金融业务都高度依赖既有资源,这本身就是他们的优势。但是如果原本的优势不能利用起来,内部不能协同起来,那么金融业务也很难做的好。

就像我们前面说过的,阿里和腾讯的互金高管大多源自于体系内,这对于内部协同和资源整合来说是一件好事,可以极大地降低时间成本。当然,外部引入高管可以迅速解决本身缺乏金融基因的问题,但是想要真的发挥所长,可能需要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不仅需要业务的熟悉,更需要人的磨合和价值观的认同。

这样看来,百度金融或许还需要时间,但无论如何要加快脚步了。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人事地震”不是百度金融最大的问题,这个才是……”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 金融安全深焦

    金融安全深焦

耗时 197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