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为何宁可被堂前吊打 互金公司也要强认爹

洪偌馨 · 零壹财经 2017-04-24 阅读:562


“傍干爹”的事件屡见不鲜,其根源还是在于金融本身是一个基于“信任”的行业。尤其,对于新兴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而言,一个强大股东来做信用背书的价值不言而喻。但问题是,真相一旦被拆穿,面临的不是更大的信任危机吗?
——馨金融

上个星期,几乎全行业都在为现金贷的监管操碎心了心的时候,有一家公司B轮融资的消息却抢尽了风头。

4月18日,麦子金服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面向60多家媒体宣布已完成B轮融资。不过随后投资方从招商银行系、到银行系到某投资公司再到“明股实债”、尚未立项,几经反转,令人哭笑不得。

做记者多年,对于各种传播的套路早已见怪不怪。大家都想蹭蹭热度、刷刷存在感也可以理解。只是,一些互金公司总能不断有新的招数刷新我的认知底线,也真是活久见。

我其实也可以理解这一类互金公司的心情,金融本身是一个基于“信任”的行业。尤其,对于新兴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而言,一个强大股东来做信用背书的价值不言而喻。

那些天生含着金汤匙的巨头公司们自然不缺乏信任,也不缺乏媒体关注,在许多平台看来,既然出身”草根“,傍一个干爹就成为了逆袭的捷径。这几年里,这种“套路”屡试不爽。

01

麦子金服的故事最早甚至要从今年1月开始讲起,麦子金服披露2016年数据时,CEO黄大容就向媒体确认已经获得B轮融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1月确定融资但是拖到现在才公布,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从2017年4月10日开始,好戏正式开演。

4月10日,有媒体爆出,麦子金服旗下老牌网贷平台“诺诺镑客”或将被某大型央企收购,作价30亿元。

随后,一篇名为《央企30亿收购网贷平台诺诺镑客或存变数,麦子金服未必舍得》的评论开始在网上流传,大意是像诺诺镑客如此合规又技术领先的平台,央企收购属于“捡漏”。


麦子金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消息不实。但是此时,距离麦子金服的B轮融资发布会已经很近,换句话说,预热得已经差不多了。

根据华尔街见闻报道,在发布会期上,麦子金服对B轮投资方是谁,投资金额等关键信息依然保密。

就此,黄大容在现场给出的解释是,“这轮资金方是银行系下面的子公司,不但涉及到证监会还涉及到银监会,所以我们保持低调”;另外,黄大容称,麦子金服正在做结构调整,从融资发布会到资金完全进场需要时间,这个时候如果把这家大银行说出来,“我们彼此都会担心受到一个非常大的影响”。至于B轮的融资金额,她强调“肯定是几个亿了,大于等于三是肯定的”。

不过讽刺的是,就在一边强调低调的同时,麦子金服的公关人员发到现场媒体微信群里的第一版新闻稿显示,B轮投资方为“招商银行系”;但很快又说新闻稿有误,并在更正版的新闻稿中去掉了“招商银行系”字样。

对于新闻稿为何出现这样的字样、会场出现的招商银行系投资代表到底如何解释,麦子金服到现在也语焉不详。或许也并不重要,因为至少搜索麦子金服的关键词,已经和招商银行紧紧捆绑在一起,“傍干爹”计划也就基本完成了。

4月18日晚,招行对于网上出现的其参与麦子金服B轮融资的报道迅速做出澄清,并强调“招商银行及附属公司从未参与麦子金服融资”。


随后麦子金服方也发公告澄清此事,不过在强调与招商银行并无关系之外,又释放了更重磅的信息。

公告表示,“由于麦子金服正在谋求分拆上市,因此B轮资金需要在完成结构搭建完毕后才能入资,目前麦子金服在搭结构进资金的过程中,故需等资金到账完毕,再向大家披露B轮的更详细的情况。

但真实的情况是,发布会出席的所谓投资方代表周琦并不是最终出资人,但是他计划通过招商银行私人银行部向高净值客户发行理财产品募集3个亿的资金。周琦及其控制的有限合伙企业在此次投资中担任基金管理人。这也是麦子金服为何一开始宣称获得招行银行投资的原因。

而如果是通过这种方式拿到钱,最终的额度、何时到账还远不能确定,因为银行方面甚至都还没有立项。

但是似乎也不重要了,因为在傍上干爹之后,大家还记住了麦子可是一家要分拆上市的公司啊。

02

不过,招商银行也并不寂寞,因为之前海通证券也被如此“套路”过。

2015年4月2日,有报道称沪上某大型上市券商海通证券欲出资10亿元,投资麦子金服。当时,这则消息也在第一时间被“打脸”,海通证券于4月3日便发布公告称,公司总部集团层面并无媒体所报道的投资计划。

2015年4月8日,真相终于揭晓,麦子金服宣布获得海通创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投资,后者是海通证券旗下从事私募股权投资的投资平台。虽然海通创新与海通证券有股权关系,但显然不能直接划上等号,再说这PE投资所用的资金也是来自其它有限合伙人并不一定是海通证券。

尽管海通证券一直在极力撇清,但这并不没有改变舆论和大众的认知。直到现在搜索相关新闻时,关于麦子金服A轮融资的新闻标题也大都显示该笔资金来自海通证券、海通系......



值得玩味的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海通证券的股价也在几次消息公布时出现了大幅波动。

2015年4月3日,海通证券股价大涨9.57%,而到了4月9日,海通证券全天振幅高达7.78%,当日主力净流出高达8.3亿元,超大单资金更是流出11.7亿元,成为两市流出资金排名第四位的股票。

相比海通证券,招商银行对于这次“喜当爹”事件的处理则更为决绝。据我了解,招行不仅在第一时间发布公告否认、要求对方撤下了所有的新闻,并且已经准备正式起诉麦子金服。

03

总结起来,互金公司”傍干爹“的传播套路大概主要有几个步骤:

1. 先主动给记者透风、爆料,有知名机构要投资(记者也是被“套路”的一环),传播一轮。

2. 接着自己语焉不详地否认,传播一轮。

3. 放任媒体继续猜测,被传的投资机构否认,又传播一轮。

4. 正式召开发布会,揭晓谜底,传播一轮。

5. 被投资机构“打脸”、否认,又传播一轮。

6. 自己出来解释、澄清,又传播一轮。

7. 媒体介入开始调查真相,又传播一轮。

......

某家被“傍大腿”的金融机构人士无奈的说,恐怕连起诉对方,对方都会很高兴,因为又帮他们做了一轮传播。

事实上,在互金圈这种蹭热度、“”傍大腿”的做法早已屡见不鲜。

2014年8月27日下午,深圳的一家P2P平台人人聚财举行融资发布会,高调宣称获得博时基金全资子公司博时资本1亿元战略投资,由此成为华南区域第二家引入风投的P2P平台。

与麦子金服这次的事件几乎如出一辙,当时也有一名被称为投资方代表的人出现在发布会上。同样,在几个小时后人人聚财便被“打脸”。博时基金在当日晚间7点左右对外发布消息称“博时资本1亿元入股某P2P网站的相关报道不实,博时资本没有任何人员出席传言中的签约发布活动”。

事后,有媒体调查发现,这所谓的投资其实是博时资本受单一委托人投资指令委托,用资管计划产品财产受让人人聚财股权。说白了,这只是有笔资金借博时资本做了个通道,最后就直接被解读为博时资本,甚至博时基金投资。

无独有偶,2014年1月8日,总部位于北京的P2P平台爱投资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融资发布会宣布与民政部紧急救援促进中心控股公司中援应急投资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并将获得其战略投资。

虽然当时大部分的媒体同行和吃瓜群众都弄清楚“中援应急”到底是干嘛的,但这仅仅是民政部几个闪着金光的大字就够唬人了,并且整个战略合作的宣传稿里也处处提示着这位投资方国家部委直属机构的背景。

怎知数月之后的8月26日,民政部紧急救援促进中心发布声明称,“爱投资”借其名义对外虚假宣传,严重干扰广大投资者的判断,中心已向有关部门举报爱投资网站。随后的9月11日,爱投资核心管理团队在媒体开放日上宣布暂停与中援应急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援应急”)的合作,并称暂未获得本轮融资。

时隔大半年,这场融资乌龙才被揭穿。

对于互金公司而言,品牌背书的价值太过强大,所以,明知是昏招也架不住诱惑前赴后继地往上涌。毕竟,这几家被啪啪啪打脸的公司都还好好活着,忽悠一下媒体和大众也不过如此。

在中国,消费公众信任的代价还是太低了。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为何宁可被堂前吊打 互金公司也要强认爹 ”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 金融安全深焦

    金融安全深焦

耗时 1884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