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现金贷是消除高利贷的利器 , 请监管刀下留情!

杨立 · 零壹财经 2017-04-21 阅读:1278

P2P网贷已走过十年风雨春秋,传统的借贷公司逐渐由线下转移至线上,过往的高利贷在业务发展过程中逐渐被如今的现金贷取代,许多各类线下理财公司、不良放贷公司业务受到影响最终倒闭。随着现金贷业务在全国范围内的快速扩张,银监会出台相关指导意见首次点名“现金贷”,将“现金贷”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对“现金贷,到底该不该存在?”这个话题,社会舆论展开了广泛的讨论,笔者认为:现金贷是消除线下高利贷的利器,担负着借贷行业良性发展的艰巨使命,有存在与发展的必要,因此监管层出台具体的监管政策时,不能以偏概全,尚需刀下留情。

现金贷自2015年起逐渐成为行业新的话题,一大批平台开拓这块业务。美国的Pay Day Loan算是国内的现金贷业务原型之一,其业务群体主要是工薪阶层。这使得国内现金贷业务的基本形态与国外类似,金额较小、期限较短、利率较高、门槛很低。另一原型是国内由来已久的线下高利贷,因现金贷基于其庞大的用户数据而发展壮大,业务群体已然泛化,业务范围几乎拓展至近6.6亿无法从传统金融渠道获得贷款的无征信记录人群以及低收入人群当中。因此,国内的现金贷业务与国外相比更具有蓬勃的生命力与广泛的业务想象空间。

众所周知,高利贷最显著的两大特点一是高利,二是暴力催收。比如说笔者了解到的某家高利贷平台,借款1000元,为期5天,利息300元,折合年化利率高达2190%,怎一个恐怖了得。而且一旦逾期,利息更是成番增长,利滚利,到最后往往利息比本金还高。此外,更加可怕的是高利贷的“暴力催收”。笔者了解到,线下很多高利贷公司往往与当地黑社会势力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一旦借款人逾期无法还款,后果轻则骚扰不断,重则拳脚相加,极端情况下更可能导致家破人亡,前不久报道的“大学生借高利贷无法偿还被逼跳楼自杀”、“山东辱母案”之类悲剧,无不让人唏嘘不已。

反观现金贷,虽然高利,但确实满足了相当一部分群体的流动性资金需求,并且从本质特征出发来看,其产生的价值远远大于它存在的弊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逐渐发展起来的现金贷,正成为消除民间高利贷的利器。

一是从风险收益比的角度而言,现金贷的“高息”实际上并不高,甚至与高利贷的利息相去甚远。比如说同样借款1000元,为期15天,现金贷的利息可能只需要本金的10%,而高利贷的利息则是本金的10倍,所以,很多人将现金贷视为高利贷并不合适,毕竟与高利贷的“暴利”相比,现金贷的利息则要“温柔得多”。不过目前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在现金贷借贷费用这一块也并没有明确的界定,现实中的现金贷高息实际上并不体现在名义利率上,而更多体现在管理费、服务费等其他名目上,有待后续的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

二是从催收的角度而言,现金贷催收有望改变高利贷暴力催收的现状,促进催收行业的理性化与法治化。诚如报道中所言,在现金贷领域存在着借款人因逾期无法还款最终跳楼自杀的报道,但需明白,这仅是极端个例。目前的普遍现状是,现金贷平台的催收更多是以告知借款人亲朋好友的电讯催收为主,谈不上真正的暴力催收,所以即便最后借款人真的无法还款,现金贷平台也只能将之作为坏账处理,不至于到以命偿债的地步,这点明显有别于高利贷。因此可以预见,当现金贷行业发展到一定深度,有望在法律的框架范围内,如借款人无力偿债,可实行破产清算的办法,最终建立破产即减债或免债的催收边界机制,从而促进催收行业的理性化与法治化,对破坏高利贷恶性的催收土壤具有很大作用。当然,不可否认,在某些不规范的现金贷平台,同样存在着暴力催收的事实,现金贷的催收尚未具备较为完整的法制体系,缺乏政策层面的规范化引导,而这点正是监管层需要迫切引导改进的。

三是从客户来源的角度而言,现金贷通过相对低息与高频次的流量运营手段强势攫取优质客户,进一步限制了传统高利贷的业务发展空间。高利贷客户良莠不齐,基本上是敢借就敢贷,逾期就催收,不还就暴力,高利的同时包含着暴力,在客户群体中实际上存在很大的负面影响;而现金贷通过相对低息的方式吸引大众,并且在线上渠道全方位地开展广告宣传,通过高频次的流量运营手段吸引客户,这使得原本属于高利贷的优质客户逐渐向现金贷平台聚集,传统高利贷的业务范围进一步被压缩,只能倾向资质较差的客户群体,而资质差的客户群体又会使得高利贷的坏账率暴增。近几年,随着现金贷的发展,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原本开展高利贷业务的众多公司与个体,现在纷纷选择转型或隐退,甚至在高利贷的市面上已然出现了有钱不敢贷的常态,可见,现金贷在事实上已然破坏了高利贷生存发展的土壤,高利贷正逐渐变得身无立足之地。

四是从行业发展的角度而言,现金贷的发展有利于最底层征信体系的建立与完善。目前国内的借贷环境缺乏相对完善的征信体系,现有的以央行征信中心为主导的征信体系实际上并不完善,无法覆盖近6.6亿无信用记录及低收入群体的征信状况,而现金贷的存在或可弥补这一空白。征信体系中最难获取的一部分是社会底层群体的信用状况,而现金贷的业务范围恰恰囊括了这一部分基数庞大、借款频次极高的社会底层群体,针对这个群体借贷行为的普遍特征,现金贷平台借助大数据手段可以搜集整理这一部分群体的所有信息,通过建模分析等方式可相对较好地补上现有征信体系中的缺失部分;而征信体系的完善同样也会极大程度上促进现金贷业务的更深化发展,两者形成互惠互利的良性循环。当然,现金贷的客户数据来源方面并非全部合法合规,比如一些现金贷平台从专门的数据公司那里大量采购用户数据,进行电话推销,反复“清洗”之后再转卖他人,借款人一旦逾期,个人重要信息即被外泄,从法律意义上看,这些都是侵犯个人隐私行为,在国外都是被明令禁止的,有的国家甚至对其制定了严厉的处罚措施。因此,为保护个人信息,国家需出台针对个人信息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建立明确的个人信息查询边界。

话说到这里,其实我们不妨再深入试想一下,如果执行“一刀切”的监管方法,关闭所有的现金贷平台,那么市面上那相当大一部分群体的短期资金需求该如何得到满足?得不到满足的话他们会怎么做?答案自然是寻求相应的替代品,而高利贷,也许便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综上所述,现金贷虽有诸多如收费过高、催收杂乱等问题,但其在限制高利贷等不良放贷的交易行为上确实在事实上发挥了较大的积极作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社会底层群体的资金需求,有助于加快我国金融征信体系的逐渐完善。相信只要监管部门配置相应的整改措施,全行业树立规范发展的自律意识,现金贷终将迎来健康发展的一天。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现金贷是消除高利贷的利器 , 请监管刀下留情!”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耗时 218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