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逃离北上广,互金人才就业地图

洪偌馨 · 零壹财经 2017-04-07 阅读:1867

虽然这些年来投资不过山海关的道理一直没变,创业却早就不只北上广了。尤其是互联网金融公司们,近年来都在蚂蚁搬家,慢慢分解外移。
——馨金融

过去几天里,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朋友圈能有一个关键词屏蔽功能,然后我马上设置一个“雄安新区”,如果可以多设一个,那就是“限购”。

雄安就像一个投资的巨大IP,被反复炒作和解读着:一天十城限购、雄安概念股、雄安概念基金。在最近深沪交易所互动平台上,投资者关于“雄安”的提问已经有数百条。甚至有人跑去问全聚德,“你们在雄安有店么?”

政策引导当然是影响房价和股票价格的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其实是产业发展和人才流动。在这一点上,雄安作为政策引导下的新晋“网红”,在产业布局上也很贴近热点。我看到有新闻说,雄安新区已经传递出了明确信号:大力扶持智能制造行业的发展,打造智能城市将是新区的使命之一。

所以也有人猜想,许多难以承受北京的高运营成本和低质量空气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们,或许会在政策的号召下,成为新区里的早期“移民”。但事实上,虽然这些年来投资不过山海关的道理一直没变,创业却早就不只北上广了。尤其是互联网金融公司们,近年来都在蚂蚁搬家,慢慢分解外移。

像雄安新区这样用政策吸引的手段,这些年来许多地区都用过了,除此之外不同地区还有一些独特的优势。这也形成了互联网金融企业不同的迁徙路径,总结一下,我把它们总结为:南下、北上、西进和东出。

南下

所谓南下,是自北向南的迁移。对于互金企业而言,也就是离开北京,一路向南寻找一个更合适的地方,把自己的一部分业务转移过来。其中最典型的城市有两个:贵州与武汉。

这两个城市的特点又各有不同,贵州胜在专一,武汉则贵在全面。

贵州之前是中国有名的贫困地区,据说全国一共有1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贵州就占了三个。所以现在贵州心心念念把自己打造成全国的大数据中心,通过各种优惠政策吸引互联网巨头们把数据中心迁到贵州。

数据中心最大特点是高耗能,电力成本占整个支出成本的50%-70%,其中一半机器设备散热需要的空调费,所以天气凉快、电价又便宜、人力资源成本又低的贵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到现在,据我所知,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南方数据中心都在贵州,蚂蚁金服将客服中心放在贵阳,有利网的呼叫中心也落户在贵阳。

贵州的专一在于把脱贫任务都押宝在了数据中心一项上,否则他们的十三五战略也不会是“大扶贫 大数据”了。相比之下,武汉好像一直有野心把自己打造成北上广之外的第四个互联网金融中心。

2014年,武汉市政府批准成立了“华中互联网金融产业基地”,后来这个地方也被称为武汉CBD。2015年还出台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产业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从财政、人才、配套设施等九个方面支持互联网金融产业发展。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除了政策支持以外,武汉也确实具备一些其他的优点,比如城市本身经济较为发达、高校聚集容易招聘和留住人才,但相较于北上广幸福指数又高很多,生存和买房压力都更小一些。

所以,除了华中互联网金融产业基地孵化出的公司之外,宜信也在武汉建立了审批和电核中心。

北上

南下的例子里,公司更注重考虑的是人力成本、政策优惠,但另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是异地办公带来的沟通成本上升。

所以还有一些公司更愿意考虑就近原则,在总部附近选址,“北上”的公司有很大一部分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尤其是电催中心和呼叫中心这样的人力密集型业务,选址的首要条件是人力成本低,而这一点其实北上广周边的一些地区同样能达到标准。比如,河北和东北的部分地区是北京互金公司的最爱,合肥则是上海互金公司转移电催中心的首选。

不过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虽然把这些相对低端的业务迁出去很容易,再进一步搬迁技术中心、风控中心这样的核心团队却很难。因为在高端人才方面,北上广的优势很难在短时间被超越

西进

如果沿着贵阳继续往西去,重庆和成都是互联网金融重镇。

众所周知,重庆几乎是互联网金融的“牌照中心”。重庆本来就在支持金融创新上的力度较大,尤其是地方金融办就能审批的板块,就明显更积极。

从最早的小贷牌照开始,阿里巴巴集团、苏宁集团、京东集团、海尔集团、百度、乐视等巨头陆续在重庆地区申请互联网小贷牌照,重庆成为了全国互联网小贷当之无愧的高地。

这主要与重庆小贷牌照的特性有关,持牌者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线上相关业务,所以互联网巨头对此趋之若鹜。一直到现在,重庆也一直在争取全国性金融牌照,以巩固金融中心的地位。

还有后来的金融资产交易所、以及重庆富民银行的筹备都在重庆对金融业的规划之中。

重庆在金融方面的优势已经很明显,但这并不妨碍成都要在西部做金融“一哥”。

成都的想法和武汉有点像,武汉要打造华中互联金融中心,成都要做西部金融中心。在成都2016年的具体规划中,有推动设立成都股权众筹交易所、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所等一批创新型金融要素交易机构,在政策扶持上也力度不小。

东出

说到东边,互联网金融分布的城市数量及多,几乎遍布整个江浙沪包邮地区。其中的原因除了前面说过的上海周边业务迁移之外,另一个关键因素在于阿里巴巴。

江湖传言,真正的创业之都并非北上广,而是阿里盘踞多年的杭州。据说阿里上市后财务自由的人很多都做了天使投资人,而另一部分则去创了业,所以无论是创业环境还是人才储备,杭州都不逊于北上广。再加上围绕阿里这个庞然大物,还有很多B端业务可以开发,机会也就更多了。

不过最重要的,可能还是房价压力小吧。

就我身边而言,逃离北京的朋友,一半去了深圳、一半去了杭州。

东出,大概是高端人才的落脚之处。

总结了这么多,也想感叹一下,无论是公司还是年轻人,都不要把自己困死在这北京城里,看着房价长吁短叹。所谓互联网企业,至少还是要有打破隔绝和限制的能力。

只是在不断迁移的过程中,公司还是要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取舍。最后的目的终究还是是让企业过的更好,活的更久。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逃离北上广,互金人才就业地图”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耗时 204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