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市场需求仍存 Fintech目标何处?

郭大刚 · 零壹财经 2017-03-08 阅读:650

美国东部纽约2017年上午8:30LenditUSA再次召开,有幸受邀参加,本来安排了主持一个有关中国金融创新的圆桌论坛,可是由于上周末写了一篇文章涉及了国内现金贷业务风险的个人观点,遭到一家中国企业负责人以放弃参加后续会议的抵制,个人出于保护论坛组织机构和其他机构的目的,最终选择放弃了这次向全球同业传递信息的机会,不能不说遗憾。

所幸,参会的各个机构绝大多数对于行业的发展还是有清晰的认识的。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民间借贷领域的发展状态和现实挑战。两天的时间里,静心聆听世界各地的民间借贷机构的观点和思考,颇受启发。中午和晚上,也和参会的企业多有沟通,对于正在当下进行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大家还是保持着理性客观的积极心态投身合规和能力建设。

我依然坚信中国民间金融的未来,依然坚信互联网、大数据、AI、ML、区块链这些技术对于中国金融体系的完善和发展是有效的。

学习,思考。//

Fintech的目标应该是市场定价的浮动利率、充分流动以降低融资成本、普惠可达性、可持续的盈利能力和模式。

大家在“互联网技术有助于降低市场成本”上似乎有共识。我的问题是,该如何实证分析看看客户规模、信贷规模和获客成本的数据变化,是否可能有一定的规律。

AI/ML并不能在已有的数据基础上用已有的模型改变结果,除非更多的数据和改善算法、持续的学习不断的改善,迭代修正也会改变结果。考量如下:更多维度数据描述标的对象与已知信用体系的对比和关联,使得大数据基础上的AI/ML找到锚点。所以,大数据需要的不仅仅是黑名单的行为,也需要白名单的行为,以及两者之间的关联性。高维大数据下形成的结论是否完备收敛导致了结论的不可解释性。

Betterment John Stein谈咨询顾问未来发展。给出了一些上凹的曲线,我很感兴趣这个阶段把美国二级市场作为标的的话,标的市场的自然成长是怎样的呢?还是那个老话题-是阿尔法?还是贝塔?或者伽马?形成了最终的收益率呢?没有经历过周期的智能投顾,对于ROE的解释是否是真实的呢?大数据和AI本身需要对结论进行解释吗?也就是说,大数据是用来做解释的,而不是给出结果,也就不存在所谓结果解释性的悖论了。

只能说,在定量节点和固定时段之内,不确定性在无杠杆之下,或许是可以获得边界的,来衡量系统风险。

做互联网的,怎么会不懂的摩尔定律呢?可是又有几位知道摩尔定律的有效边界的?

有个问题冒出来:为何美国的持牌机构也和中国的持牌机构一样,没有那么激进地fintech呢?

中国是由于监管缺失带来了不确定导致的。美国却是由于监管强化导致的。这或许就是中国金融创新超越美国的原因吧。再一次说明了,制度和行政体系比技术更敏感有效。

Prosper讨论资产证券化。如何把表外资产回表,是提高杠杆的关键。这已经和P2P无关了。资产的标准化自动化是核心。

问题是,在强监管体系下,规则清晰。反而容易创新。因为有体系的信任,中国,则不然。所以,在中国,制度的创新和完善,是创新的最终驱动和利润来源。这和单一维度的技术创新有差别。

观察中国互联网金融创业团队的平均年龄和美国Fintech团队的平均年龄,差别明显。

听prosper的创立者,也经历过痛苦的互联网外部性。互联网的特征不一定是共享和开放。那需要特定的外部环境,需要重建这些行为框架,需要量化建立这些体系......

反欺诈目前比定价重要。反欺诈的核心是机构间的数据交换机制。外部性带来的比较优势会导致第三方服务机构更具有数据优势。在当前激励机制下,如何约束他们介入交易呢?北京现在组织建立的信息共享机制也许能够依赖互联网技术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社会的商业化过程,将伴随着可支配收入的区间扩大和中值上移,原有的特定合规投资人的群体在扩大。他们需要更多专业化的建议来保有资产规避风险,相对于特定合规投资人之外的群体,他们对于资产更加有压力,也更需要专业化投资建议,互联网技术由于覆盖公众成本趋于零,使得这种服务更容易使非特定投资人获得这些建议从而实现普惠。但为非特定投资人的建议如果差异化更强,则形成悖论。两者的差别在于是否个性化。

大数据和AI/ML对于普惠更有效呢?还是对于高净值更有效呢?交易成本对于AI/ML而言,更加敏感。

作为法人主体,参与商业活动,面向公众提供服务,所以,网贷机构也面临经营不善带来的倒闭风险。这一点和一般企事业工商法人主体面临的是相同的。负责人地为了保护信息中介平台机构上进行直融活动的借贷交易双方的合法交易结构,有必要设立风险准备应对这一风险。这是保障投资人利益的适当安排。这与用于提供刚兑的保证金有本质的区别。当然,这也需要独立第三方托管,独立第三方监管,公开透明的运作。

保护不了投融资人就保护不了平台自身。保护不了平台自身还谈什么保护投资人呢?

Don深刻检讨了互联网的特点,多中心导致的垄断、信息过载带来的信息不对称的强化…他的解决方案是区块链!IoT+BC=?

跨境信用传递,伴随着全球化,需求衍生出了这种业务。区块链作为底层 跨业务、跨区域。想起了ENUM和IPv6。

两位讲者都提到:要改变大家的看法,需要重视教育,使大家的认识达成一致。那么,教育的对象是什么呢?市场交易中的主体?市场中的服务主体?市场中的监管主体?还是都包括呢?如果都包括,立场不同,求同存异的挑战会伴随着市场规模而增大。这就说明了终归监管的必然性。这和互联网技术本身的特征并不矛盾。反倒是,简单地把市场和监管对立起来的观点值得商榷。

按照Peter观察的情况,中国的民间借贷规模今年将会下降,利率将会上升。中国经历的市场变化,符合其他成熟市场的规律。虽然,中国有机构多年参加lendit globe,但感觉上没有和世界融合,在自说自话。中国的企业更多把它当作秀场,更多是希望得到全球的认可来国内进行背书,而不是学习和交流的平台。建议lenditchina肩负起国际交流的使命,在中国政策确定之后,民间重启投资的阶段,更多地给大家建立平台,把技术和业务模型、团队的交流学习常态化。中国的资本也有投资全球的需求,中国的市场也需要全球的支持。可以做的事情真的很多,大家一起努力。

全球fintech机构面临的问题有共性的特点。中国的机构应该创新发展走出来,这需要行业领头羊俺们承担更多的社会历史责任,而不是简单的商业成功。别忘了外部性,劣币驱逐良币始终会存在,关键是你做了什么?

指责别人并不能使自己更好。国内外fintech机构都指责监管的政策不确定和宏观环境。这些对于改善自己,都没有意义,更像辩解的口舌之劳。政策确定需要大家努力。既然你们觉得更了解业务和创新,为何你们不自己建立有效的长效监管机制呢?业务创新的同时要给出风险评价和边界,这样的创新才可以持续。

需求确实很大,市场就在那里。可是入场的不都是一样的主体。best primer他们有真正的理想作为主观动因,有充足的资源保障,有强大有效的团队和组织效能,他们不仅仅要一个生意,生意的成功只是表象和结果,他们要的是最终凭借技术和市场来满足社会发展的需求改变社会的现状,他们不仅仅寻求经济价值,更追求社会价值。这样的机构至今我没有找到。primer的就是想做个生意 挣点而已,搭个便车,他们找各种借口,只做好自己,但最终罔顾外部性的结果会导致他们最终会失去机会。他们可能会做大,但并不一定会持续,因为这是个风险累积的过程。near primer的机构,更多是投机者。绝大多数是这个群体,他们基本上没有机会,但他们会构成相当一部分泡沫和成本,由于互联网的外部性,他们会成为关注点。最后,是bad, 他们立意不良,有资源,有效能,但他们来就是要掠夺和欺诈的,是全民公敌。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市场需求仍存 Fintech目标何处?”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网贷资金存管指引正式下发

  • 金融安全深焦

    金融安全深焦

耗时 189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