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嗜血现金贷:年化近600%,人死方能债清

一本财经 · 零壹财经 2017-03-01 阅读:909

从2015年开始,消费金融一个重要的分支开始强势崛起。

现金贷正在以熊熊燎原的趋势,席卷而来,一二线城市以线上为主,三四线城市以线下为主,几乎侵袭中国所有角落。

现金贷在业内,形成极为对立的观点,一帮创业者和投资人坚决不碰现金贷,认为商业模式“原罪太重”。

而另一帮创业者,却趋之若鹜,纷纷转型现金贷,生怕错过了一波红利。

现金贷就如一朵双生花,一边是,让一帮人瞬间暴富;一边是,让一些人深陷深渊……

01、疯狂蔓延

2年前,27岁的太原人黄晴,放弃了花80万才能买来的国企铁饭碗,跑去干现金贷。

这在人脉四通八达的小城,迅速传成一个不小的新闻。家人强烈反对,周围的人也嘲讽“她疯了”。

而成为一名贷款销售员的黄晴,居然在一个月内狂挣4万块,并拖着她的弟弟、老公都离开国企,加入这行。

这个家族“爆发式”年收入近百万。

如今,她已是行业“大姐大”,每天在家带着孩子,打几个电话,就能搞定数万提成。

俨然就是人生赢家。

而依然在国企的同事们,辛苦坐班,只拿着3000出头的工资。

从2016年开始,现金贷在全国范围内疯狂燃烧。

一二线城市,以线上贷款端为主;而在三四线城市,却以线下贷款的方式,扎根颇深。

三线城市太原,正在被现金贷的炙热所改变。嗅觉灵敏的人,涌进这个暴利场,开始了别样人生。

去年11月,阴旭阳通过了宜人贷太原分公司的面试,成为一名初级信贷员。

天蒙蒙亮,保洁员在前面扫地、撕小广告,阴旭阳就在后面漫天撒名片;

夜深人静时,阴旭阳和小贼一般,出没在各个小区楼道,去粘不干胶。

一个月,阴旭阳发出两箱名片,多达上万张。
每个月,阴旭阳都会发出成箱的名片

就凭着这种“无孔不入”的精神,阴旭阳第一个月就拿下大区“新人王”,放款100多万,提成3万多。

现金贷也让阴旭阳那样高中没毕业的人,过上人生赢家的生活。大批肯吃苦赚钱,但低学历的年轻人,涌入这个行业。

“太原每年至少有6000人,涌入现金贷行业”,某现金贷太原分公司负责人称,他们月均收入高达6000元,远超当地人均收入。

“太原现金贷公司保守估计有60家,加上车贷,房贷公司,贷款公司总数得有几百家”,负责人称。

现金贷在太原发展急速,就连小公司每月放款额,已从千万发展到上亿。

而这只是现金贷在疯狂蔓延的一个极少的缩影。据好贷网统计称,全国信贷员总数已达100万。

百万大军,浩浩荡荡,这个行业,正在以正在用这种线下疯狂展业方式,在三四线城市猛烈生长。

02、暴利游戏

而更为疯狂的一幕,发生在线上。线上借贷,正在互联网上呈现燎原趋势。

据一本财经不完全统计,线上现金贷平台已多达上千家,但一些公司为了拓展客群,会多个产品同时展业,因此活跃的现金贷平台,有几百家。

线下贷款需要信贷员和销售员,而线上贷款,同样开始出现“中介”。

他们在这条产业链上,扮演着“形象包装”的角色。

陈庆龙去年和几个人成立了一家公司,专门做“网贷中介”。

他们游离在各大“网贷口子”群中,去招揽客户,“每单提成5-10%”。

“中介的存在,靠的就是信息不对称”,陈庆龙深谙各个借款平台的风控规则,而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帮助贷款用户“包装资料”,绕过风控。

他最常用的一招,就是帮助客户包装工作单位。

陈庆龙给公司安装了一台座机,将所有客户的公司电话都留成这个号码。一个专职小妹负责接电话,遇见贷款平台回访的,就回答:“对对,某某就是我们公司的员工。”

另外PS证件、包装通讯录等工作,也是陈庆龙的小伎俩。

这个只有5个人的小公司,每年靠着贷款提成,可盈利数百万。

中介的繁荣,只是线上现金贷火热的一个缩影。

资深从业人员冯秉称,这个行业的集体爆发,其实是从2016年8月之后开始。

“网贷的监管规则出台,很多平台无法绕过企业借款200万的门槛,因此,放给企业,不如放给个人,于是,大量的平台开始转型做现金贷”,冯秉称。

也有一些嗅觉敏锐者,早就盯上这块肥肉。

2014年,一家中型P2P平台,就开始转型做现金贷。

CEO张闯,先将线下微额贷业务扩张到26家分店,而线上贷款端的团队,也扩张到几十人。

从一百万资金起家,目前公司总资产已有十几个亿。张闯说:“带着公司进了现金贷行业后,公司立即起死回生,每年纯利润2千万。”

“我们就是零风控,行业都是如此干的,”张闯公司的借款页面,只需要自己手动输入“芝麻信用分、花呗额度、借呗额度、信用卡最高额度、借贷宝已借额度”,就可以借款。

整个流程,也不需要第三方授权和验证。

张闯称,这个行业中,低于50%的放款率,那都算低的——而相比银行,一般通过率10%都不到。

“我们不关心风控,只要坏账率低于50%,我们就可以盈利”,张闯称,行业普遍的坏账率在20%以上,但依然暴利,“一家知名的大型平台,最开始的坏账率接近50%,居然每个月还可以挣3千万”。

如此的暴利,让所有的人杀红了眼。

不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开始顿悟,现金贷是一个“很难不挣钱”的生意。

2015年开始,不断有现金贷传出融资消息:我来贷融资10亿,量化派5亿,用钱宝1.56亿,快贷8000万,闪银奇异2000万……

2月22日,深市上市公司二三四五发布2016业绩快报称,净利润为 1.1亿元。

而其核心盈利的产品,来自“2345 贷款王”,去年12月发放贷款金额 14亿元。

这就是行业现状,小平台月放款金额上亿,大平台月放款十几亿,急速吸金,呈现燎原之势。

03、暴利的秘密

在产业链前端,似乎所有的人,都在这场金钱游戏中,赚得盆满钵满。

金融就是一场零和游戏,有人赢,则有人输。暴利吸取的,其实是借款人的“高息”血液。

“这个行业正在以畸形的方式发展”,冯秉称,最可怕的,就是高破天际的利息。

现金贷中还有一个重要分支:行业内将金额小,还款周期在一周到一个月的贷款,称为小额现金贷。

而小额现金贷的利率,深藏不露,极具迷惑性。

“借1000元,一周后还1100,感觉只多了100元”,冯秉称,因为金额不多,加上很多平台宣传的,是“日息”、“月息”,用户感知不敏感。

在美国,政府强制要求所有小额现金贷必须以“年化率”展示。按照我国法律,对贷款换算公式也是“年化率”。

一旦按照正规的方式计算,利息就变得惊人了。

我国法律规定,年利率超过36%为高利贷,超过部分,不受到“法律保护”。
 
为了掩盖住如此高额的利息,大多平台都收取“管理费”。“这些都是为了掩人耳目,实际上就是利息”,冯秉称。

这些平台中,有新成立的,如现金巴士、秒白条、魔法现金,也有一些从P2P和校园贷转型而来。

前端时间高调宣布退出校园贷的趣店集团,目前精力放在现金贷产品“来分期”上。其利率也颇为惊人,高达102%,算是大的平台中,利息偏高的。

除了高利息,另一个巨大的陷阱是高逾期罚金。

趣店集团曾曝出“天价滞纳金”,每天的滞纳金是未还金额的1%,只需要100天,罚金就滚动到和本金一样多。

而魔法现金客服称,每日逾期罚款为74元,假设借款金额为1000元,只需要14天,利息就滚动到和本金一样多。

谁会为了提前一周拿到1000元钱,而支付如此高额的利息?

“大多都是黄赌毒”,冯秉称。因此,这个行业中,用户的高危和底层,也备受诟病。

这些人,大多会逾期,赖账,甚至,骗贷。

而谁来为他们买单?

比他们更为优质的用户,用高额的利息,为这群老赖买单。

这个暴利游戏中,吃亏永远是“老实人”。

靠着高额利息和天价逾期费,行业到了即便“坏账率不超过50%,就能盈利”的地步。

而另一边,借款人却在高额的利息下,被拖入黑洞深渊……

04、人死债清

去年年底,玖富叮当贷被媒体曝出“借5万需还17万”。而这样利滚利的新闻,在业内实在不算罕见。

张闯见过最狠的一个案例,是借款一万,输进去一套房。

一个刚毕业的小伙,向现金贷平台借了一万块,一年下来,连本带息加滞纳金,变成了4万元。

催收员给年轻人出了个主意,让他去一个新的平台借款,先还自己平台的钱。

结果,连本带息,滚成了8万。

第二波催收人再次故技重施,让欠款滚成了20万。

滚到第四次的时候,年轻人已欠款40万。

“小伙子快崩溃了,催收的人丝毫不妥协,直接找到了小伙父母”,张闯说,老两口没有办法,将家里唯一的一套房贱卖,还清了债务。

不知从何时开始,催收能力成为了各个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帮助借款人“借新还旧”,是他们常用的手段。

但这个利滚利的游戏,终有崩盘的一天。当新平台的钱,再也覆盖不了利息,就是游戏终结之时。

“我们这行也有规矩,人死债清,欠再多钱,人一旦死了,就不会再骚扰他家人,”从业10多年,张闯的平台上,已经历了两个自杀的借款人。

“其中一个是小企业老板,债上借债,利滚利,最后到了300万,还不上了,他就带着媳妇在宾馆上吊自杀”,张闯说,这个小老板还有一个老母亲,人死后他们再试探性上门问了问:“还能还钱不?”老母亲就疯了一样。

张闯再也没有上门。

这个金钱场,最冰冷的底线,居然是死亡。

对于90后的阴旭阳来说,这样的人,他丝毫不同情,“都是从社会最底层往上爬,我也不在乎这个行业所谓的负罪感。”

已经是“大姐大”的黄晴,看多了“人间惨剧”,却受不了行业“原罪”,打算过两年转行,去做心理咨询师。

如此高的利息和罚金,各个平台却活得风生水起。

说白了,这个行业就是传统小贷、高利贷生意,全面互联网化,并开始线上线下同步蔓延。

“虽然国家规定36%以上不受法律保护,但也没说超了就是违法犯罪呀?”一位现金贷企业高管,对所谓的“高利贷”的指责,表现得轻描淡写。

在国际上,关于小额现金贷是否应该存在,经历了激烈地讨论。在美国,现金贷在十四个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是非法的。

谷歌在今年7月也提出,拒绝“发薪日贷款产品”出现在谷歌搜索引擎中,称这一产业是具有“欺骗性的”和“有害的”,与谷歌价值观不符。

监管部门似乎有所察觉,但管理方式,却是“瓜分油水,雨露均沾”。

“这是一个看天吃饭的市场,吹的是政策风,只要上面不喊停,我们就可以继续赚钱”,张闯称。

遇上监管“严打”,只需乖乖“上供”。

“突然就查,我们也不能跑,执法人员上门,罚多少钱,就乖乖交了,”2016年,张闯公司被罚了50万,此后安然无恙。

而大部分从业人员,认为短期内,监管依然会是“真空状态”。

“我们是政府普惠金融的试验场”,某从业者称。

“现金贷确实能解决一些用户的燃眉之急”,冯秉称,在国际上,从现金贷诞生开始,对于它的争议,就从未间断,“只是,我国的现金贷,发展有点畸形了”。

多位业内人士称,要解决这些问题,无非做到两点:

利率打下来,监管挺上去。如此,行业才能从嗜血的阴影中重生。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部分人名为化名)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嗜血现金贷:年化近600%,人死方能债清”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芳泽言金

芳泽言金

666

回复 赞 (0) 3月2日 15:03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8.24网贷监管办法出台一周年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耗时 2092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