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专栏】抢占金交所:巨头的底牌和P2P的“救命稻草”

洪偌馨 · 零壹财经 2016-11-07 09:04:45 阅读:3215

关键词:互金牌照网贷

每一个被一拥而上的“风口”和政策“留白”之地都值得警惕,因为等待他们的极有可能是从神坛上急速的坠跌和行业的彻底洗牌。——馨金融 五年前,银监会的一纸文件让野蛮生长的金交所生意迅速冷却下来。原本分布在全国的上百家交易所在经历“清洗”之后只剩下九家。 可是从2015年开始,巨...
每一个被一拥而上的“风口”和政策“留白”之地都值得警惕,因为等待他们的极有可能是从神坛上急速的坠跌和行业的彻底洗牌。
——馨金融

五年前,银监会的一纸文件让野蛮生长的金交所生意迅速冷却下来。原本分布在全国的上百家交易所在经历“清洗”之后只剩下九家。

可是从2015年开始,巨头开始入场布局非标业务;到了2016年,监管收紧下的P2P平台们迫于转型压力,也把目光投向了金交所。

这门生意重新开始变得抢手起来。

据馨金融不完全统计,全国目前共有41家金交所,分布在20个省市。

最新入局金交所生意的是互联网巨头奇虎360,360金融CEO徐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已经布局了两家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但具体名称并未透露。

时间再往前推几个月,百度金融、京东金融相继于西安成立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两家对金融业务野心勃勃的地产巨头,恒大和万达,也都已经完成了对于金交所的布局。前者于今年4月在陕西发起设立了恒大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后者则在去年11月成为了“天安(贵州省)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会员。

此外,苏宁金融、网易理财等名字也赫然出现在不同金交所的会员名单上。

当然,如果论布局金交所的时间最长、业务最广、模式最成熟,还是要数平安和蚂蚁金服

平安集团除了拥有陆金所外,还先后控股了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和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如今陆金所控股上市在即,两家金交所也对估值贡献不小。

而阿里系的布局路径也大致相同,除了发起成立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下称“网金社”),也入股了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

由此看来,金交所已经成为新金融之战下半场的“标配”,巨头们几乎人手一家。与此同时,中小平台们也相继入场。

日前,江苏开金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和成都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相继成立,股东分别是P2P平台开鑫贷以及第三方支付平台汇付天下



01 牌照的诱惑

在上述平台的布局中,虽然统称为“金交所”业务,但是在名称上可以看出细微差别,按照名称的不同,大致可以把他们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数量较少的“金融资产交易所”,最典型的就是平安集团控股的“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和“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

这一类金交所在国内只有九家,是2011年国务院发布“38号文”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后的“幸存者”。

也正因为从2011年开始监管政策收紧,新设立交易所都由国务院审批,使金融资产交易所本身变成稀缺牌照。

这也就催生了第二类“金交所”,即“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产生,他们多数是近两年随着交易需求的旺盛而诞生。

这一类交易中心从管理和交易规则制定,到所有权、设立权,多掌握在地方政府手中,因此审批相对宽松。

而第三类“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在审批、设立等方面与前者没有区别,只是依托于互联网平台,尤其是互联网巨头可以发挥其技术优势,进行金融资产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交易所”和“交易中心”在服务对象和业务上没有明确的区别,但是综合服务能力和队伍建设差异明显。

相比于年轻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经过整顿和监管洗礼的老九家金融资产交易所在业务经验和服务能力上有着巨大优势,而且从长远来看,不同的牌照资质对业务拓展和未来发展还是会形成区别。

不过即便如此,地方性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仍然对于平台们充满诱惑。

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已然迈入强监管时代,但是互联网金融始终没有单独的牌照,因此每一项新业务的扩张都需要牌照的支持,这一点从最近抢手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就可见一斑。

更重要的是,在互金行业里,无论是巨头还是新贵,都有着全领域、大布局的野心,所以但凡与业务挂钩的金融、类金融牌照都成为了稀缺资源。

而从目前40几家金交所涉及的业务来看,服务范围包括:基础资产交易(金融国有资产、不良金融资产、私募股权、委托债权投资、应收账款等)、权益资产交易(信托受益权、应收账款收益权、小贷资产收益权、融资租赁收益权、商业票据收益权等)、信息提供和发布(信息发布、中小企业投融资信息服务等)。

从这个角度来看,金交所能够带来的业务范围广泛、市场巨大,这块牌照的“性价比”确实很高。

有专家预测,按当下速度,金交所或将在明年迎来更大爆发,其市场规模将不再限于普通非标产品的数十万亿元,而是将囊括消费金融、资产管理、P2P等过百万亿元的前景。

这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陆金所愿意接受重交所股份转让时的苛刻要求。

中国平安受让的重交所股权三年内不得转让,且重交所规模须在2018年达到2万亿元”,这意味着受让方需要在未来一年内使重庆金交所资产规模膨胀643倍,3年内扩大2574倍,相当于三年之内要再造一个陆金所。

如果市场不足够大,平安定然不会欣然接受这样的条件。

此外,由于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审批权属于地方政府,而像百度、京东、恒大等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注册地都在西北、东北等地区,这些地区金融行业的发展本就落后于一线城市,巨头公司的引入对于地区经济发展来说有着前所未有的提振作用,因此这些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发展也将得到更多的政策优惠和政府扶持。

02  P2P的“救命稻草”

就像前面已经说过的,平安集团对于重交所的重视,体现了他们对于市场的预判。

2014年,陆金所推出了针对机构投资者的交易平台Lfex,主打大额债权交易、信托转让等,而对于金交所的布局是其B2B、F2F(金融机构对金融机构)业务的重要支撑。

其中,平安对重交所的定位是“专注于发展地方政府债、跨行业的金融机构间产品交易业务”。 而前海金交所的业务则主要是金融资产交易(金融企业国有产权和不良资产交易平台)、金融产品交易(为金融产品流转提供三方非公开交易平台)、投资银行业务(融资、重组、并购业务等)。

按照2015年平安的年报,陆金所依托Lfex这个B2B平台的机构交易额是8787.80亿元,占了陆金所总计1.5万亿元交易额的57.61%——而在陆金所零售业务还未全面铺开的2014年比重则更高。

巨头们急于通过金交所占领市场、拓展业务,可是中小平台的日子就没这么好过了,他们积极布局金交所的原因更多只是为了活下来。

网贷管理暂行办法的单个借款人借款上限让很多平台面临生死挑战,存量大标如何消化、未来平台如何发展是很多平台不得不考虑的问题。而金交所灵活的业务模式和较少的监管限制成为了很多平台实现合规的“救命稻草”。

通过债权转让、定向融资计划等方式,P2P与金交所合作可以绕过网贷平台的政策红线。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P2P们为了合规而选择与金交所合作,但是合作之后却依然面临合规风险。

根据国务院此前颁布的38号文,“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权益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从目前多个理财平台销售的的金交所产品来看,显然违背了200人上限的限制。

与此同时,类似信托收益权转让等交易,很多平台采取的也是金交所产品收益权转让的方式面向投资人出售产品,这种模式是否可以规避监管也还有待商榷。

未来,P2P与金交所的合作模式能否走远或许还要画上一个问号。

毕竟金交所过去的发展已经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每一个被一拥而上的“风口”和政策“留白”之地都值得警惕,因为等待他们的极有可能是从神坛上急速的坠跌和行业的彻底洗牌。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在上海召开“2019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秋季峰会”。本次峰会特邀全球领先的个人消费信用评估公司FICO教学风控管理课程,1天峰会+2天培训,兵器谱TOP20榜单+奖项,构建数字信用与风控的研讨交流契机。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央行金融科技发展规划解读(共24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全球央行眼中的数字货币(共10篇)

Facebook 数字货币实验(共19篇)



耗时 1009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