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互联网保险估值泡沫出现,远超房市

一本财经 · 零壹财经 2016-09-28 阅读:800

2015年,互联网保险的元年,2016年,互联网保险的融资新闻开始刷屏,动辄融资上亿,估值十亿百亿。整个创投圈,都认为互联网保险刮起了飓风。

行业的实际情况如何?某互联网保险的高管称,今年一年,他们员工从几十人增长到几百人,并试图通过广告拉动销售,结果转化率极低,大部分员工无事可干。“P2P之后,整个互联网金融的温度已降下来,趋于理性,唯独互联网保险,居高不下,泡沫尚未破裂”,涟漪投资的合伙人夏翌称。

这里是风起云涌的蓝海,还只是资本的浮华游戏场?

1、估值幻影

和大部分互联网公司不太一样,某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工作氛围,显得轻松安逸。客服中心的办公室,除了能听见寥寥几声电话铃声,大部分员工都在面面相觑,无事可干。公司最忙的团队,就是广告部和市场部,急于用广告和营销,将保险产品推广出去。到了下班的点,尽管大部分员工没事可做,也不敢离去,“怕老板和领导不安,伪装得很忙的样子”。为了强撑住估值的美梦,员工都在贡献自己的力量。

该公司高管陈霖(化名)对现在的状况,极为不安。“一年的时间,我们从几十人到几百人,按照这样的人员扩充,业务量应该翻十倍,实际情况是,业务量只增长了3倍“,陈霖说。一年以前,在市场疯狂、资本追捧的年代,陈霖无论如何想不到,“现实如此骨感”。

2015年,被业内誉为互联网保险元年。这一年,互联网保险规模迅速上升,全年保费收入2234亿元,比2011年增长近69倍。

2016年,这种增长势头依然强劲。仅上半年,互联网保险市场累计实现保费收入1431.1亿元,是2015年同期的1.75倍。与此同时,资本也渐渐向互联网保险领域聚拢。据互联网保观统计,2016年上半年,共有10家互联网保险公司获得融资,亿级融资3起,千万级6起,百万级1起。

互联网保险公司能获得如此之高估值和融资,有多种因素作用。这几年,整个互联网金融的环境,都处于狂热状态。相比其他互联网金融产品,保险兴起较晚。原因是,一开始保监会政策过紧,不允许保险“异地销售”,导致大部分互联网公司,无法逾越这个门槛。直到2015年7月,保监会发布《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才扩张了部分险种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经营区域。闸门一放,所有的玩家入场。其次,国外保险公司的融资,盛况空前,也拉动了国内市场。保险科技,是FinTech重点应用场景之一。美国健康保险公司Oscar(奥斯卡),在今年年初完成了4亿美元的融资,估值高达27亿美元。

夏翌回忆,在14、15年,互联网保险行业竞争不是很激烈。在众多因素的拉升下,互联网保险开闸放水,资本也开始大量涌入,估值一路上涨。“真的是资本追着我们跑,知名的投资机构,我们才见见,小投资人找上门来,我们都婉拒,说再约再约”,陈霖说。团队的心理预期不断被拉高,“最开始,我们以为会有拉锯战,讨价划价,但最后敲定的估值,比我们预设的,居然还高了一些”。上半年,陈霖和整个公司,都是打鸡血的状态,他们四处发布“英雄招募贴”,急速扩充团队。

正当所有人准备撸袖大干一场的时候,发现一切并非如开场那么美好。

2、骨感现实

市场虽是蓝海,但高估值仍然需要良好的业务模式和发展来支撑,否则,高估值往往伴随着巨大的泡沫。比如曾经估值450亿美元的小米,在业务发展面临一系列难以克服的挑战后,如今已盛名难副,有媒体评估,小米估值迅速缩水,不到先前的十分之一。

其实,互联网保险的业务发展,并不如估值一样光鲜。上半年,陈霖和团队的规划是,通过硬广,迅速铺满全国,以获取大量用户。“投了几轮硬广,电梯、地铁、公交,铺了几个城市,发现转化率低得不像话”,陈霖说,这只是第一盆冷水。团队不得不想各种办法获客,不管是线上广告、线下活动,都收效甚微。“很多用户即便注册了,也不会购买,也就是说,真正的消费用户,再打个折扣,所剩下,已微乎其微了”,陈霖有点担忧,如此少的真实用户,如何撑得起公司的估值?“资本对保险项目有不切实际的期望,忽视了保险的本质”,夏翌说,保险都是一个低频、弱需求产品,对于消费者来说,可有可无,不是硬性痛点。因此,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保险都是销售来驱动。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保险产品的广告流量转化率低,仅为3%-5%左右,也是因为其“弱需求”的实质。“保险是有难度的市场,不论是传统保险公司,还是互联网保险平台,都在疲于寻找一个行之有效的方式,来破解。”夏翌说,可惜,清醒认识到人,并不多。

有人会用美国健康保险公司Oscar(奥斯卡)的例子来反驳,奥斯卡行,为何中国不行?中美两国国情不同,夏翌认为, 奥斯卡模式,很难在中国复制。美国不设国民健康险,除了弱势群体外,其他国民需要自己购买商业健康保险,因此,健康险成为全美国民支出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除了市场的支配,加上奥巴马政府医改的推动,美国健康险每年以远高于通货膨胀的速度在增长。而中国有“社保”,在这种情况下,商业健康保险,并不是一种刚需。

中国互联网保险平台的模式,也备受诟病。目前采取最多的模式,是“比价”和“超市”类,将价格作为竞争利器。这种模式,让保险公司“深恶痛绝”。某保险从业者称,这样比价出现后,用户最终会“谁便宜买谁”,而保险产品最关键的,是后端的服务,这些平台都无法展现。而这种方式,压缩了利润空间,且竞争模式过于单一。一旦失去价格折扣,这些平台还剩下什么?

保险中,唯一一个属于刚性需求的品类,是车险,并占互联网保险85%的市场。今年年初,国家费改之后,不管是网销、电销、传统保险价格,都需要保持一致。当电网销售优惠15%的优势不再后,以车险为主的互联网财险保费,7月下滑近半,前半年整体下滑20%多。这个尴尬的事实,证明大部分互联网保险平台,只是沦为一个销售渠道。

模式单一、突围无力、流量有限,导致现在大部分互联网保险平台,都处于亏损阶段。今年上半年,3家巨头互联网保险公司均为负值:泰康在线实现净利润-12558.57万元;安心保险实现净利润-297.93万元;易安保险实现净利润-2457.00万元。

作为公司的核心骨干之一,陈霖不得不一边说服团队,一边说服自己,任何互联网公司发展的早期,都是亏损的。他们本想迅速做大,快速获取流量,这样就有了和保险公司谈判的“底牌”。但陈霖开始意识到,在保险行业,流量模式,是个伪命题。最终发现,他们不过在玩一场“赔本赚吆喝”的游戏。

3、资本游戏

陈霖算了一笔账,几百个员工,每个月的人工支出,都要几百万。就算融资一个亿,也只能烧一年多。“没有顾客,店里的大部分服务员都无事可干”,陈霖说,这就是现在公司所面对的现实,客服、技术、产品人员大量闲置。

“裁员?我们不敢对外放出这个信号,大家会怎么看,资本会怎么看?我们是不是不行了?”陈霖感觉,如今已有点骑虎难下了。“有些创始人也看到这个趋势,为了避免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已开始套现”,陈霖说,已有创始人操作成功。

这大概,才是最危险的信号。

一边是,互联网保险的发展掣肘尚未解决,一边是,资本的疯狂追捧,让创业者自己也意味,所有的事情,用钱就能解决,迅速做大再说。

夏翌也看到了这点,在今年,互联网信贷、证券、理财的团队,心态都趋于平和“但与保险团队一交流,能明显感到,他们还在维持在泡沫时期的心理”。

很多从业者和专家,都提出了一种观点,认为利用大数据,对用户进行定制化保险推荐,将成为互联网保险的最大想象力。不可否认,大数据的力量是惊人的。小雨伞平台通过数据分析,将一款意外险的保障范围提高到85岁,而传统保险最高仅能保障到75岁。但数据的积累、迭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可能会出现各种问题。比如,最早与阿里巴巴退运险合作的华泰保险,有报道称, “自从2010年底华泰财险与电商合作推出该险种以来,退运险直接赔付率在93%左右,因此该险种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仅当年就已经亏损1400万元。”而亏损的原因,华泰自己认为,一方面是华泰拿到的数据有污染,导致定价系统是错误的;二是运营的经验不足,退运险的统一定价方式并不适应业务的特征。

“依靠大数据来改变行业,提供特殊的顾客价值,这也需要一个时间周期”,夏翌认为。“很多创业者都会讲一个故事,列举中国保险渗透率才多少,市场很大。”但尽管如此,时间仍是一个刚需,这位涟漪投资的合伙人认为,中国市场需要发展十年、甚至几十年,才能达到西方市场的状态。市场必有其逻辑。互联网保险能火起来,并不全是虚火,“只是高估值的背后,大家低估了中间路径难度”。

前两日,赛富亚洲基金管理合伙人阎焱,放出一高调演讲,称目前中国创业公司估值泡沫之大,远超房地产。阎焱说,他发现中国之3大怪现状:第一,身边的钱变得越来越多,赚钱的机会却在减少;创业的人越来越多,讲故事卖吆喝的人却占了多数;都在说资本寒冬,但创业公司的估值始终居高不下。“比起房价来,中国最贵的是创业公司的估值。” 阎焱说道。

回观互联网保险,如今已驶入了风平浪静但暗礁密布的海域。过高的估值,绑架了行业的从业者,他们被裹挟到一个纸醉金迷的资本游戏,而忽视了商业的本质。

这个泡沫多久能破?夏翌说,他以为2016年就能破,结果毫无趋势。

资本最终必有出口,如果持续攀升,谁来做最后的接盘者?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互联网保险估值泡沫出现,远超房市”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解码金融科技上市潮

  •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中国贷后风险管理及资产处置峰会

  • 零壹数据新金融排行榜

    零壹数据新金融排行榜

耗时 233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