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丹青的巴铁吸金术:打PPP旗号,玩私募融资担保一条龙

互联网+ 包雨朦 周炎炎 · 澎湃新闻 2016-08-11

 

号称全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宽体高架电车项目“巴铁”火了,这也让它背后的“金主”白丹青以及华赢公司浮出水面。

 

8月7日晚间,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拨通了白丹青的电话,未等记者说明来意,白丹青就抢过话头:“我知道你是记者,最近找我的媒体特别多,我应接不暇。”

 

此番让白丹青重回聚光灯下的,是8月2日“巴铁1号”试验车在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启动的综合实验。

 

这场试验过后,舆论重新聚焦巴铁,对其宣称的技术含量提出质疑,而巴铁公司的投资方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赢凯来”),更是被指涉嫌公开宣传私募,涉嫌“自融”。

 

这一切,已经让巴铁项目背后真正的老板白丹青,以及他的吸金术露出冰山一角。

 

白丹青和他为巴铁公司搭建的三驾马车

 

可见的是,白丹青早期的资本版图里并无巴铁。

 

网络流传的信息显示,白丹青系河北邢台人,原名白志明。据称,白志明改名成白丹青,是为了彰显其家学渊源。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白丹青拥有一个尾号是5个“8”的手机号,颇有老板派头。

 

白丹青从房地产开发起家。查询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最新结果,由白丹青担任企业法人、高管或股东的公司超过40家,分布于北京、河北、上海、广东,行业覆盖互联网、房地产、金融、餐饮、农业等多个领域。

 

白丹青和巴铁车上关系是在2015年。

 

当年11月,白丹青从巴铁发明人宋有洲手中,买断了巴铁项目。并在1个月后的2015年12月24日,注册成立了巴铁的项目公司——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巴铁公司”)。巴铁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亿元,其中,白丹青认缴9000万,朱红斌认缴1000万元,并出任法人代表。

 

在成立了巴铁公司之后,白丹青在微博上自称是“巴铁之父”,他身后早已运作多时的各类资本平台公司,开始全面展现吸金能力。

 

澎湃新闻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在白丹青参与的众多企业中,有3家公司与巴铁公司关系密切,分别是:华赢凯来、北京天尔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天尔基金”),以及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联”)。这三家公司分别在巴铁公司的融资关系中,扮演着贷款方、基金管理方和担保方的角色。

 

三家公司与巴铁公司的办公地点,也都在北京市东城区银河SOHO内。

 

在新华社的一篇报道中,白丹青(白志明)曾这么形容这几家公司之间的关系,华赢集团(华赢凯来子公司)购买了宋有洲的巴铁技术专利,成立了巴铁科技;中建联是华赢凯来的独立担保方。

 

华赢凯来和华赢集团的法人代表均是白丹青。白丹青也是华赢凯来的主要股东。

 

 

白丹青担任企业法人、高管或股东的公司超过40家。澎湃新闻 张泽红 制图

 

公开资料显示,中建联是在香港注册的一家集团公司,注册资金10亿港币,白丹青担任公司的法人代表及董事长。北京代表处的注册信息显示,其经营范围为从事与隶属外国(地区)企业有关的非营利性业务活动。

 

天尔基金乍一眼看上去和白丹青并无关系,其股东和法人代表为李喜军。但天尔基金的14个子公司中的4个——天尔元丰资管、天尔丰沛资管、天尔益通资管、天尔汇赢资管的自然人股东皆为白丹青。除此之外,白丹青持股的另一公司“北京悦香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中,也出现了李喜军的名字。同时,天尔基金的监事白志刚也正是白丹青的弟弟。

 

澎湃新闻记者在天尔基金官网上看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及执行董事均为李喜军,网页还特别提示:“高管李喜军无基金从业资格”。

 

而李喜军的履历显示,他最早是邢台一家装饰社的秘书,之后做过水泥厂的行政助理,2004年至2013年,其个人工作经历都与市场销售类工作有关,先后卖过保险、房产和理财产品。但2013年9月以后,李喜军就突然跃升成为了北京天尔的法人代表。

 

巴铁基金

 

有了华赢凯来、天尔基金和中建联,白丹青围绕巴铁的筹资大计就可以开张了。

 

在华赢凯来位于北京东城区的总部,澎湃新闻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受到了公司业务员的接待。在得知记者有投资意向之后,业务员首先向记者介绍了公司的“巴铁基金”项目。业务员称,巴铁基金是当前公司销售紧俏的一款产品,已经完成了两期筹款,目前的在售的是第三期。该产品属于私募基金,100万元起投,以10万元为单位递增,分为一年期和两年期,年化收益率可达12%。

 

所谓巴铁基金,按新华社8月7日的一篇报道中援引白丹青(即白志明)的说法是,“巴铁”项目总募集资金1.047亿元。其中,白丹青作为股东出资4000万元,委托北京天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行了两期私募基金,针对有投资能力和抗风险能力的人群发售,100万起投,年化收益12%。一期募集2280万,二期募集4190万。资金用途是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00余人的开支和前期车辆制造、道路建设等费用。

 

目前还不清楚这前两期巴铁基金的使用情况。

 

面对澎湃新闻巴铁项目尚未正式运营,收益从何而来的质疑时,该业务员的解释是,巴铁基金的收益前期来自于企业分红,待巴铁项目上路之后,线路运营、站台商铺、车厢广告、站台传媒及其他衍生出租产业都可以成为还款的来源,并且今后的收益会远超12%。

 

该业务员还向澎湃新闻记者保证,巴铁项目产业化指日可待,因为“巴铁已经在秦皇岛跑起来了”。但实际上,根据记者从巴铁公司和秦皇岛市政府了解的情况,秦皇岛的巴铁项目仅为测试,并将于本月底拆除。

 

为了消除记者的疑虑,该业务员多次强调巴铁公司与地方政府采用的是PPP合作模式,项目有政府信用背书,不用担心还款的问题,并称“现在人们对P2P的信任很低,但我们不是P2P”。

 

所谓PPP模式(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指的是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合作提供公共产品或服务,根据社会资本参与程度、承担风险。

 

以PPP之名兜售融资产品

 

除了巴铁基金,华赢凯来员工还在以PPP项目之名,兜售其他融资产品。

 

被记者问及除巴铁基金之外,公司是否还有别的理财产品,华赢凯来的业务员遂将记者带到一面展示墙前,上面挂着六七份基建项目合同。业务员说,这些是公司正在进行或已经完成的PPP项目,其他一些融资产品的收益就来自于这些项目的分红。

 

与巴铁基金不同的是,这些项目投资门槛较低,为1-3万元不等,三个月、半年期、一年期分别对应8%、10%、12%的收益。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些合同甲方多为县一级的地方政府,包括山东单县、金乡县、东临县,湖北南漳县等,项目内容涉及棚户区改造、园林景观建设、路桥建设等。而所有的合同都有一个共同的乙方,即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

 

工作人员介绍称,中建联负责这些项目的建设和施工,同时中建联也是华赢凯来的“兄弟公司”,“都是集团自己的公司,项目质量肯定有保证”。

 

在这些合同的旁边就是一张巨大的展板,上面是对PPP概念的详细介绍。业务员一再向记者声明,这些项目也不算是P2P,而是风险性更低的PPP。

 

但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华赢凯来一再声称不是P2P,有偷换概念之嫌。PPP是华赢凯来与政府合作方式的名称,但它的融资手段本质上与P2P无异。

 

中老年人成为兜售对象

 

记者在华赢凯来看到,不断有业务员从外面带来客户,而这些客户几乎全部都是中老年人。同时公司对于突然到访的年轻客户则表现出了相当的警惕。

 

一位住在华赢凯来北京分公司附近的张大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是在出门买菜的途中,被华赢凯来的工作人员在天桥上拦下来的。工作人员邀请他一同前往公司领取一份礼品。张大爷向记者出示了这份礼品券,上面写明该券的持有人在登记了个人联系方式之后可以在公司领取一盒鸡蛋或一瓶油或一副老花眼镜。

 

“我就是想来拿眼镜,他们之前也没有告诉我是推销理财产品。”张大爷说。

 

记者在华赢凯来公司门口遇到的姚大妈称,她接到业务员电话让她8月6日上午到公司参加一个理财的培训。记者佯装帮父母咨询,想和姚大妈一同参加,却在门口被工作人员拦下。该工作人员见记者不像是他们的目标群体,立即称“没有培训这回事”。

 

姚大妈说:“听说是被巴铁闹得,最近他们公司负面消息挺多,估计怕你是伪装的记者。”但又表示巴铁的负面并不会影响她的投资决策,“华赢这家公司我听说过,这几年都没出过事,应该没问题”。

 

记者在华赢楼下遇到的不少老年投资者都告诉记者,华赢凯来向他们介绍过“巴铁基金”。一旦有人表现出对巴铁理财的兴趣,就会被工作人员从华赢凯来17层的办公室带往位于3层的巴铁公司展示厅,进行详细的介绍。

 

然而根据记者获得的项目书显示,“北京巴铁项目基金”的性质是“有限合伙制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根据证监会要求,“私募基金应当向合格投资者募集,单只私募基金的基金份额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

 

其中“合格投资者”是指,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要求个人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

 

自融风险

 

除了宣传私募产品涉嫌违规,华赢凯来向投资者出具的借款合同显示,华赢凯来为服务方,而借款方则为巴铁公司、担保方为中建联,基金的管理方为天尔基金,而这四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白丹青。业内人士称,这事实上已经涉嫌自融。

 

上海市朝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徐培龙向澎湃新闻表示,从这一融资的结构上来看,多个公司的股东和法人代表出现重合,虽然私募对于“自融”没有严格的限制,但也存在一定的道德风险,因为它就使得投决制度形同虚设,管理人就没办法做到该制度中的“勤勉尽责”一项。

 

上海一位从事私募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自融是一项很大的“罪名”,最严重可被定性为“非法集资”。现在一些公司为了规避自融的嫌疑,都是给项目成立一个空壳公司,其实背后的控制人为同一派。

 

自融嫌疑被媒体曝光以后,华赢凯来在给投资者的一封解答信中,写道:针对媒体报道“华赢凯来”不同公司法定代表人同属一人的问题,这仅代表公司之间的关联性,不代表同为一个实际控制人。关联公司在《公司法》上 都是独立经营实体,在民事法律范围内承担不同民事责任, 且其经营范围各不相同,拥有独立财务核算体系及业务模块。公司之间相互投资是正常的商事行为,不违反国家相关法律 法规之规定。

 

华赢凯来在回应中强调,巴铁基金之所以与e租宝等自融违规案例不同,就在于巴铁公司并不是一个空壳公司,而是一家真正拥有产品,专注于创新发展的科技企业。

 

上述私募业内人士还表示,一般私募基金是不需要担保方的,在国外同行的做法是风险自担,因为国外的私募基金通常没有保本收益率的说法。但国内环境不同,基金公司通常会引入很多担保方。一般来说只有当担保方是第三方企业时才能起到担保监督的效果,若担保方为自己人就会使得监督失效,不排除一起跑路的可能。

 

山寨协会

 

在卷入巴铁事件之前,2015年华赢凯来就被《北京商报》曝出曾被列入违规基金黑名单。

 

在北京华赢凯来旗下还有一家名为华赢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据2015年《凤凰周刊》的报道,华赢集团旗下的北京世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曾发明出一款“超级水稻”,号称一公顷最多可以达到24000斤的高产,而且这种水稻的蛋白质含量超过鸡蛋。宝清县的多位农民在县农业局的协调下,试种该“超级水稻”,最终颗粒无收。

 

而白丹青名下的“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出现在了今年民政部更新的山寨协会名单中。官网信息显示,白丹青为这一协会会长,宣传过协会的指导单位为国家财政部、住建部、发改委。而媒体报道指出,白丹青通过该协会帮助入会企业在政府项目中“走暗标”,从而向入会企业收取数百万的入会费。

 

相关阅读

巴铁背后的理财平台:华赢凯来会是下一个e租宝吗?


0

相关文章

我来评论

评论“白丹青的巴铁吸金术:打PPP旗号,玩私募融资担保一条龙”

取消 提交 请输入内容!

评论

  •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零壹财经金融科技百人谈

  • 汽车金融新版图

    汽车金融新版图

  •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零壹智库新金融闭门会系列

耗时 109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