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调研

刘耀儆:趣链的“区块链+供应链金融”独门心法

调研 雨林 零壹财经 2019-11-02

关键词:专访区块链供应链金融

供应链金融的区块链思考。
10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首次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了集体学习。会议指出,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成立于2016年的趣链科技,是业内应用场景落地最丰富的区块链技术公司之一,也是国内首家区块链行业的准独角兽企业。趣链科技目前已经为包括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德邦证券等数十家金融机构提供了区块链技术服务,成为业内与银行等金融机构最熟悉的企业之一,同时在数字票据、供应链金融、电子存证、产品溯源、政企互联等多个场景实现了区块链技术的落地。

日前,在区块链的应用持续升温的背景下,零壹财经专访了趣链科技供应链金融&创新业务总监刘耀儆。

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困境与突破

2015年5月,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提出“到2020年,制造业重点领域智能化水平显著提升……到2025年,制造业重点领域全面实现智能化”。

2016年9月,工信部、财政部印发了《智能制造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智能制造发展基础和支撑能力明显增强,传统制造业重点领域基本实现数字化制造,有条件、有基础的重点产业智能转型取得明显进展;到2025年,智能制造支撑体系基本建立,重点产业初步实现智能转型。”

2018年8月末,浙江省印发了《关于推动工业企业智能化技术改造的意见》。在这份指导意见中,“深入推进‘机器换人’,实施以机器人系统为核心的智能化技术改造”成为了重点方向之一。

作为生产工业机器人的专业公司,金石机器人常州股份有限公司显然不想错过近年来在智能制造领域的一系列政策红利。但对这家上市企业的负责人来说,行业通行的付款方式经常会给企业的资金周转带来巨大的压力。一般客户签订了设备购买合同以后只会支付30%的预付款,剩下60%和10%的款项则分别要等到设备安装完毕以及设备使用一年后才能完成支付。本来唾手可得的订单就因为资金周转的问题而“不能接、不敢接”。

为了满足供应链上类似金石机器人这样核心企业及其上下游企业的融资需求,浙商银行早在2017年8月就推出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应收款链平台,利用区块链分布式记账、链上智能合约以及记录不可篡改的特性,把企业的应收账款转化为电子支付结算和融资工具。企业可以在浙商银行的应收款链上方便快捷地提前将应收款变现并实现无障碍流转。

应收款链平台的底层主要基于趣链科技的区块链平台开发,经过多年在区块链技术领域的深耕,如今趣链科技也有了面向全行业的供应链金融产品和解决方案——飞洛供应链。

初级心法:广撒网

坐落于西子湖畔的浙江大学被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称为“东方剑桥”,竺可桢、陈独秀、路甬祥、李政道、段永平、史玉柱等均为浙大的知名校友。而在区块链领域,“浙大系”的力量也不容小觑,趣链科技创始人李伟、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院长张一锋、万向区块链实验室负责人杜宇、云象区块链创始人黄步添、复杂美创始人吴思进、秘猿科技联合创始人谢晗剑等均为浙大出身,为区块链产业贡献着各自的力量。

毕业于浙江大学软件学院的刘耀儆曾先后供职于阿里巴巴、思科、蚂蚁金服等顶尖企业,2016年趣链科技刚刚创立之初,刘耀儆就成为了趣链科技最早一批员工之一,“虽然当时觉得趣链才刚刚成立,但整个团队的创业氛围很好,同时又有师出同门的师兄弟”,基于这样的契机他毅然选择加入趣链科技。

2017年1月,浙商银行发布了一条消息,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移动数字汇票产品正式上线并完成了首笔交易。为这款数字汇票产品提供区块链技术支持的正是趣链科技,这是浙商银行与趣链科技的首次深度合作,而整个项目的负责人正是刘耀儆。

目前区块链在落地应用至少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方向,哪些场景可以应用区块链以及哪些场景不适合用区块链,对区块链行业的一线从业者来说可能已经变得相对清晰了。但回忆在趣链创业的早期,刘耀儆不禁感慨,“当时趣链内部只有两个组,平台组和应用组,我是应用组的,但当时接触的很多客户,了解区块链的应用除了比特币就不知道区块链还能有什么其他应用了”。所以“早期基本上就是广撒网地各种尝试,跟潜在的合作伙伴什么都可以聊,但真正能落地的应用场景比较少”。

落地心法:联盟链

那么区块链的落地应用可以从哪些方面着手呢?刘耀儆首先指出,“我们现在讲的大部分区块链应用其实都是构建在联盟链上的,趣链将区块链技术一般性地划分为两种,一种是支持类似比特币的公链相关技术,另一种就是联盟链相关技术。虽然这两方面的技术趣链都有关注,但如果从实际一点的角度来看,真正能支持区块链现实业务落地的就是联盟链”。

经过多年的探索,趣链科技于2018年对区块链业务做了方向上的细化,目前已经有了包括趣链底层联盟链、安全计算(BitXMesh)、跨链技术(BitXHub)、开放服务平台(飞洛BaaS)、存证服务(飞洛印)、合约安全服务(MeshSec)以及供应链金融(飞洛供应链)等七大产品和服务线。

刘耀儆介绍说,“每条产品线都是在经过大量尝试以后设置的。一方面区块链技术发展还处于早期阶段,不能说在所有领域都能得到广泛的应用,但至少趣链选择的这几个赛道是行业公认可行的;另一方面从趣链选择的这几个赛道的内在价值来说,即便现在的价值只有1%,但是未来我们可以将其做到100%,毕竟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是未来的一个大趋势”。

产品心法:勤打磨

10月25日趣链科技秋季战略发布会上刘耀儆作为飞洛供应链的负责人发布了该产品的2.0版本。飞洛供应链是区块链技术应用于供应链金融场景的一款产品,通过资产的数字化与标准化,利用区块链达成多方协作,实现资产穿透式管理,便利供应链上企业的融资需求。2018年上线的飞洛供应链平台1.0版本虽然从概念上讲可以支持多种供应链金融模式或场景,但实际运行的只有应收账款一种模式,并且“无论是从操作流程上还是用户体验上都还比较粗糙”。

2.0版的飞洛供应链平台除了对应收账款线做了大幅度的升级,还推出了两条新的平台产品线,分别是“区块链+商票融资”和“区块链+ABS”。从1.0到2.0,飞洛供应链的内部版本至少经历了50次迭代优化,这样的版本迭代频次在同类厂商中都是领先的,“业务的快速发展让很多以前没做过的东西需要现在来尝试,服务一个客户可能是一个版本,等到第二个客户加进来为了增强产品的兼容性就需要更新一个版本,我们在不断吸收新的东西,等到后面再有客户进来产品就可以直接复用了”。对此,刘耀儆还总结介绍了飞洛供应链团队的一大“心法”:“首先是服务别人,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学习,然后将学到的业务模式抽象出来再做通用推广,没有这样的过程单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是无法生造出具体应用的”。

竞争心法:建生态

目前国内在“区块链+供应链金融”赛道上的市场竞争者颇多,例如金融壹账通有“壹企链”,布比区块链有“壹诺金融”,复杂美和万向也分别有自己的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平台,甚至建行等较大体量的金融机构也开始布局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应用平台。那么在这么多厂商都在做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尝试的背景下,飞洛供应链是以什么样的姿态参与竞争的呢?

“从业务模式的角度来讲,一种业务模式大家做得基本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刘耀儆认为,“对趣链来说并不是要对标大型商业银行去做供应链金融,而是要在区块链技术的赛道上打造出示范效应,标杆的建立对趣链来说就是一种成功”。

当市场上存在很多相似的产品时,“性价比”往往会成为客户的首选指标。“同样的东西除了比拼质量和价格,在系统层面考虑可能还要比拼系统的易用性,同样的操作更有效率的系统往往更容易被客户认可和接受。”谈到趣链的飞洛供应链,刘耀儆显得非常自信,他说“趣链是比较早成体系在做区块链技术的,不仅在国内,在全球范围内像趣链这样投入大量人力来做区块链的企业都是少数的,这也奠定了趣链在区块链领域的领先地位”。

面对同业的竞争,刘耀儆还重点介绍了趣链搭建企业生态的打法,“因为我们把自己定位为一家提供区块链技术的公司,所以自然地会应用区块链思维,尤其是供应链金融,单凭一家机构把这件事做成几乎是不可能的,应收账款说起来容易,但真正要把一项应收账款变现可能需要律所来处理法律纠纷,需要政府机关做登记,还需要做与应收账款相关的管理,比如货物的确权、电子合同的签署、贸易背景调查等,整个流程要经过很多环节,这时候就讲求一种联盟性质的协作”。在刘耀儆看来,区块链的落地应用“其实是一个生态问题,真的有多方参与的时候才行,如果一个场景内只有一两家企业的参与,那这个场景的区块链应用就是个伪命题”。

刘耀儆认为,“一旦一家企业在某一个体系内走不下去了,它必然会选择走向一个更大的开放体系以获取更多的外部资源,同时把自己的优势输出出去。但这个过程中会有社会摩擦,区块链是把社会摩擦转化为技术摩擦。当前很多企业之间的合作还要靠老板之间拍胸脯来完成,尽调工作也还是需要许多人来完成。未来随着技术的发展,不需要再通过人来证明一切,未来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可以做到映射,如果数字世界需要一个坚实的基础,那这个基础可以是基于区块链的。”

风控心法:立体化

对供应链金融模式来说,风控是极其重要的一环,供应链上企业间如果相互勾结骗取金融机构的资金将对整个供应链的健康发展造成不良影响。2016年9月至11月,大连机床就通过虚构应收账款、伪造合同和公章等方式从信托机构骗取资金7.59亿元,该经济犯罪事件败露后随即引发了多起债项违约。

对此,刘耀儆认为区块链供应链金融的风控和互联网时代的风控手段其实是差不多的,飞洛供应链更强调“立体化风控”。“我们会要求跟企业的ERP系统对接,同时跟一些地方政府合作拿到与企业的生产经营息息相关的其他数据,比如企业所在园区的水电缴费数据、税务数据等。”但他同时也指出,“ToC(面向个人)的风控可能还做得不错,但ToB(面向企业)的风控没有人敢说做得好,因为数据太难拿到了。而且一些企业可能IT化程度非常低,无法做评估”。

IT化程度较低的企业在刘耀儆看来也不是不能做合作,他提到飞洛供应链团队也在做一些业务延申,比如为企业提供轻量级的ERP系统,同时为了让区块链上的数据尽量丰富,可能还会开发一些其他功能,虽然这些功能跟团队做的供应链金融业务本身可能并不相关。

“未来物联网、5G一定会更多地面向供应链场景,区块链只能解决供应链金融的一小部分问题。趣链虽然是做区块链的,但我们不认为只能通过区块链来解决问题。我们可以把很多东西组装起来,最终把有价值的东西放到区块链上”。刘耀儆补充说到。

12月2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年度峰会“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即将召开。本次峰会将打造50+银行与消金、100+媒体传播、2项榜单、1000+嘉宾的行业盛况。12月20日,北京东方君悦大酒店,期待您的莅临!报名通道:http://hdxu.cn/iqGSK

上一篇>李伟庆:智能投顾大行其道 技术使得私人银行客户覆盖更广丨兵器谱访谈录

下一篇>RealAI刘荔园:数据进入了下半场,模型方兴未艾 | 兵器谱访谈录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18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