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零售金融

34家上市银行中间业务排行榜:工行最高、招行仅次于四大行

零售金融 李薇 零壹财经 2019-09-20

关键词:上市银行四大行排行榜

中间业务规模与营收占比的高低,已成为体现一家银行“轻型化运营”水平的典型特征。
中间业务规模与营收占比的高低,已成为体现一家银行“轻型化运营”水平的典型特征。2019年以来,伴随着金融脱媒、利率市场化的持续推进,各家银行均寻求数字化转型的突破口,其中提升中间业务收入占比就是一大关键任务。关于中间业务的定义和范畴,最早可追溯至中国人民银行2001年6月在发布的《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暂行规定》,其中指出:“中间业务是指不构成商业银行表内资产、表内负债、形成银行非利息收入的业务”。同时,2002年下发了关于落实《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通知,包括支付结算类、银行卡、承诺类、基金托管等9大类。因此,本文选取Wind数据的“非利息收入”这一指标,作为统计各上市银行中间业务收入排名的核心依据。

在实践中,我们发现34家上市银行对于中间业务的统计口径不一,名称差异较大。综合来看,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理财业务、银行卡业务、结算及清算业务、债券承销业务、顾问咨询业务、担保承诺业务、托管及其他受托业务、代理及委托业务、电子银行业务、外汇买卖业务等。究竟哪家银行的中间业务总规模最高?哪家的发展速度最快?本文结合我国上市银行披露的2019年上半年财报数据,为您展现银行业中间业务整体排名情况。

零壹智库选取的上市商业银行合计为34家,本文全方位展现出6家国有大行、8家上市股份制银行、13家城商行与7家农商行的中间业务整体发展成绩,使银行同业机构了解自身在行业中的排名,以便今后有针对性地产品创新与开拓市场。

一、中间业务业绩总排名:工行第一,营收占比平均值为29.4%

2019年上半年,从我国34家上市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规模排名来看,四大国有大行排在行业前列,其中工行的非利息收入规模达到1436.14亿元,位居榜首。同时,另外两家国有大行在中间业务收入水平上,被股份制银行赶超,其中交通银行排在第六位,而邮储银行仅排在第12名的位置,已经接近了股份制银行中间业务规模的“垫底”位置。

在上市的股份制银行之中,招商银行的非利息收入为508.94亿元,仅次于四大行,排在第五名,并且是股份行之中规模最高的。

中小商业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绝大多数均处于100亿元以下,超过100亿元的仅两家城商行,即上海银行108.57亿元、江苏银行107.04亿元。在所有上市银行之中,非利息收入总额最低的是张家港行,仅为1.53亿元。

此外,从“中间业务收入/营业收入”这一指标来看,34家上市银行的平均占比为29.4%。对比海外国家的非利息收入占比已达40%左右,中国银行业尚存在较大的差距。2019年上半年,非利息收入占比在40%以上的银行包括6家,即江苏银行48.84%、民生银行48.42%、兴业银行44.50%、上海银行43.17%、宁波银行41.33%、交通银行40.72%。

整体来看,多数银行实现了20%以上的占比。伴随银行业加强“轻型化”转型力度,将深入探索不占用资本金的中间业务发展方向,以此作为盈利增长点。
图 1:34上市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中间业务收入规模与总营收占比(单位:亿元、%)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整理

按照商业银行所属类别进行划分,我们对于上市银行2019年上半年中间业务的平均收入与平均营收占比进行统计,发现国有银行的平均收入规模优势明显。然而,在平均营收占比上,股份制银行的36.26%与城商行的31.82%均高于国有大行30.1%,可见在中间业务的发展速度和创新力度方面,以股份制银行为首的一批银行大力进行市场开拓布局,取得了较好的业绩成果。
图 2:6家国有大型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中间业务收入规模与总营收占比(单位:亿元、%)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整理

二、国有大型银行:工行、建行规模超千亿,交行占比高于40%

6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排名,在2018年上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两个时点上,均未发生变化。工商银行与建设银行保持收入规模在千亿元级别,在业界处于领先地位。在非利息收入占比方面,2019年上半年6家国有大行的平均水平为30.10%,较2018年同期的27.89%,上升了2.21个百分点
表 1:6家国有大型银行2018、2019年上半年的中间业务收入与营收占比(单位:亿元、%)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整理

三、股份制银行:招商银行领先优势明显,光大银行下滑幅度大

我国A股上市的8家股份制银行之中,招商银行与民生银行排名靠前,而光大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非利息收入为169.56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77.47亿元,下滑了7.91亿元。此外,在非利息收入的占比上,8家股份制银行在2019年上半年的非利息收入占比平均值为36.26%,较2018年同期下滑了1.81个百分点。其中,五家股份制银行出现同比下滑,其中光大银行的下滑幅度最大,达到8.34个百分点。
表 2:8家股份制银行2018、2019年上半年的中间业务收入与总营收占比(单位:亿元、%)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整理

为何光大银行的非利息收入同比下滑幅度如此大?我们查阅该行2019年上半年财报,从相关表述中得知“根据财政部《2018年度金融企业财务报表格式》重述了2018年同期数据。同时,该行对信用卡分期收入进行重分类,将其从手续费及佣金收入重分类至利息收入,并重述了2018年和2017年同期数据,包括将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债券利息收入重分类至投资净损益和公允价值变动净损益,将外汇衍生金融工具产生的损益由公允价值变动净损益调整至汇兑净收益”。

结合光大银行划分的下述两大类中间业务收入结构来看,可看出投资规模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是造成该行2019年上半年中间业务整体“缩水”的主因。

1.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

2019年上半年,光大银行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27.49亿元,同比增加22.71亿元,增长21.67%,主要是银行卡服务手续费收入同比增加15.36亿元,增长28.33%。
表 3:光大银行2018、2019年上半年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单位:百万元)

资料来源:光大银行2019年上半年财报

2.其他非利息收入

2019年上半年,光大银行实现其他收入42.07亿元,同比减少30.62亿元,主要是投资规模下降。
表 4:光大银行2018、2019年上半年的其他非利息收入(单位:百万元)

资料来源:光大银行2019年上半年财报

四、城市商业银行:上海银行与江苏银行总收入同比增长迅速

在上市的13家城商行之中,上海银行与江苏银行的非利息收入规模最大,并且相较于2018年同期,两家银行的同比增幅也最大。尤其是江苏银行,从2018年上半年的44.92亿元,增长至2019年上半年的107.04亿元,实现了近两倍的增长,主要原因在于投资收益大幅增长,从2018年上半年的13.22亿元增长至2019年上半年的76.37亿元,实现同比增长477.53%,该行在财报中指出“受到基金投资收益增长以及新准则施行后,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持有期间形成的收益计入非利息净收入的影响”。
表 5:13家上市城商行2018、2019年上半年的中间业务收入与总营收占比(单位:亿元、%)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整理

在非利息收入占比方面,上市城商行在2019年上半年的平均水平为31.82%。其中,郑州银行青岛银行两家的收入规模与同比变化均呈现负增长。同时,从收入占比的同比变化来看,增幅超过20个百分点的有两家银行,即江苏银行与苏州银行。尽管苏州银行的非利息收入总规模不如江苏银行,但在占比增速上较为迅猛。

我们查询具体的收入增长点,发现其一是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由2018年上半年的1.51亿元增长至2019年上半年的6.24亿元,增幅高达31.87%,该行财报披露“稳步推进中间业务的转型升级,银团贷款、零售代销业务、零售贷记卡业务、自营理财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均有所增长”;其二是投资收益的超高速增长,由2018年上半年的0.81亿元增长至2019年上半年的10.31亿元,同比增长1168.59%,该行在财报中解释是受到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的核算指标变动影响,具体投资的财务指标数据同比变化情况如下:
表 6:苏州银行2018、2019年上半年的投资收益情况(单位:千元)

资料来源:苏州银行2019年上半年财报

说明:苏州银行在2019年上半年财报中,指出投资收益大幅增长的原因在于——根据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要求,对部分不能通过合同现金流测试的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和应收款项类投资重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该类资产在报告期内因持有所产生的利息收入需列报计入投资收益。此外,报告期内该行把握市场交易性机会,通过债券买卖价差赚取投资收益。综上影响,报告期内该行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实现投资收益9.43亿元,同比增加9.28亿元。

五、农村商业银行:青农商行规模最大,三家营收占比负增长

青农商行在2019年上半年的中间业务规模总量,在7家上市农商行中,具有绝对的领先优势,达到9.54亿元。通过对比分析,我们发现该行在2018年上半年同期的收入仅为1.73亿元,仅一年时间实现了快速增长,规模翻了5倍多。
表 7:7家上市农商行2018、2019年上半年的中间业务收入与总营收占比(单位:亿元、%)

资料来源:Wind,零壹智库整理

究其根源,青农商行在2019年上半年财报中指出了该行下述两大类中间业务收入的增幅变化:

1.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

2019年1-6月,青农商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2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0.41亿元,增长47.05%。该行在半年报指出“高度重视中间业务收入,通过推出开放式理财产品等产品创新举措,并加大保险、国债等代理类业务发展力度,提升业务规模,不断促进收入增长”。
表 8:青农商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情况(单位:千元)

资料来源:青农商行2019年上半年财报

2.其他非利息收入

根据青农商行对于中间业务的划分标准,其他非利息收入具体包括投资净收益、汇兑净收益/(损失)、公允价值变动净(损失)/收益、资产处置收益、其他收益及其他业务收入等业务类别。2019年1-6月,青农商行其他非利息净收入8.2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7.40亿元。其中,投资净收益增加主要是由于采用新金融工具准则后,根据有关金融资产分类和计量规定,分类为交易性金融资产增加,相应投资收益增加;汇兑净收益增加主要是结售汇损益增加;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减少主要是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带来的影响。
表 9:青农商行其他非利息收入情况(单位:千元)

资料来源:青农商行2019年上半年财报

综合来看,7家农商行之中仅一家呈现中间业务收入同比下滑,即张家港行,从2018年上半年的1.64亿元,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1.53亿元。在非利息收入的占比上,七家农商行的平均占比为16.47%,但有3家银行的收入占比出现同比下滑,分别是江阴银行、常熟银行以及张家港行。2019年上半年,非利息收入占比最高的是江阴银行,尽管出现了同比小幅度下滑,但仍以26.03%的占比结果在上市农商行之中夺冠。

六、小结

我国银行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中间业务是发展重点之一,它决定着一家银行的“轻型化运营”程度高低。通过本文对于各上市银行2019年上半年中间业务收入的盘点分析,可发现各行在该业务上的整体规模实现同比提升,仅少数银行出现下滑。我们注意到,增幅比较大的江苏银行、苏州银行、青农商行,这些银行值得同业机构关注并学习借鉴;而部分银行呈现出中间业务收入负增长或营收占比快速下滑现象,譬如光大银行、郑州银行、青岛银行与张家港行,它们发展中间业务的收入下滑问题值得警示。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的中间业务营收占比,相较于2018年上半年,呈现为负增长,这与监管层规范理财等中间业务政策导向有关。随着银行理财业务向净值化转型,导致相应手续费收入也出现一定下滑,并且银保监会加强了中间业务收费项目的整顿规范。展望未来,商业银行将加速发展新型中间业务,在信用卡、电子支付与代销保险等领域,拓展更多的外部合作伙伴,挖掘更多的中间业务发展机遇。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在上海召开“2019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秋季峰会”。本次峰会特邀全球领先的个人消费信用评估公司FICO教学风控管理课程,1天峰会+2天培训,兵器谱TOP20榜单+奖项,构建数字信用与风控的研讨交流契机。

上一篇>手机银行2019年上半年排名:工行总量第一,建行活跃户多,招行两大App追赶国有行

下一篇>零壹金融周报:第19家民营银行获批成立,京东金融App涉嫌超范围采集用户隐私信息被点名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主编精选

more

专题推荐

more

消费金融十周年:风口上的竞逐(共5篇)


资讯排行

  • 48h
  • 7天



耗时 256ms